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智鼠
作者:牧 铃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Ⅰ
  我们居住的镇子叫“鼠岛”。
  对,首先,它是一个海岛;其次,这地方老鼠特多。多到什么程度?有人测算过:岛上每人平均能摊上一千只!
  而且,随着不堪其扰的人口陆续外迁,这个比率还得增大。
  更为可怕的是,鼠岛的鼠类非同一般。与它们相比,别处所有鬼怪精灵的耗子全都得归入“智障”之列。据我们老师说,四十年前,一艘核潜艇路经这儿时发生了燃料泄漏,从此,小岛上的鼠科动物脑细胞间的组织发生了“超导变样”。那以后,鼠岛的耗子们变得格外聪明,公然与人类为敌了!
  一部分居民离开了。留下来的当然不甘心败在小小耗子手下,便跟耗子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斗争。我们这帮小不点儿也从小接受捕鼠技能的训练,镇长还花了重金,从大陆聘来了一流的化学家当我们的先生。从此,“化学灭鼠”也成了我们最重要的必修科目。
  老鼠们——别猖狂,等着瞧吧!
  Ⅱ
  每天一节的灭鼠课多半在野外进行。
  物理老师教我们安装“光敏式触发杠杆灭鼠笼”。这种笼子巧妙极了,老鼠不进去,那门使多大劲儿也关不上;只要老鼠打门口蹿入,笼子咔哒一声就关死了,然后老鼠每往里面跑几步,都会触发一扇门,等老鼠被关到下一扇门之后,前面的门又自动打开,在等候下一只老鼠了!
  生物老师教的方法主要是繁殖猫、蛇、鼬这些食鼠动物,按照他的计划,只要这几种动物兴旺起来,岛上的耗子简直不够它们吃的。
  化学家则将投放毒饵的技术研究所得登峰造极。我们上课时投放的饵料没有一种是有毒的,但只要两种以上的饵料被同一只老鼠先后吃下,那家伙肯定连写遗嘱的时间都没有啦……
  我们一边学习一边灭鼠。我们坚信,等我们完成中学学业,“鼠岛”的名称该成为历史了。
  Ⅲ
  然而,耗子数量并没有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逐日减少。它们不但很快识破了捕鼠笼,还总结出战猫斗鼬的群殴战术;趁蛇冬眠,耗子们一举灭绝了岛上引进的全部蛇类,然后集中智慧来跟化学家作对——
  它们在识破了的食饵边洒下某种气味,警告后代不得误食,又开始了新的报复。毒剂被它们弄进粮仓和菜地、农田,学校的饲养场和老师的厨房里,也时常出现新合成的隐性毒饵……
  某一个深夜,从老鼠的诡计中侥幸逃得了生命的化学家独个儿悄悄逃离了鼠岛……
  Ⅳ
  接下来的情况更为恐怖了!
  ——学校的海啸警报仪接收到一组又一组次声波信号。据电脑侦探破译,这些次声波信号是老鼠之间交流信息的语言。老鼠交流信息并不奇怪。令人惊讶的是,这儿截获的信号极其复杂,远远超出了以往科学家们对“鼠语”的掌握。
  ——男生的探险小队在老鼠开凿的地下通道里,发现了鼠爪子抠破的颜料罐之后,又在近旁的石墙上找到了这些颜料制作的壁画——其中有一幅,居然画出了五种最新捕鼠机的式样,和耗子受困的情景。显然,这些智商高度发达的“变异”型老鼠懂得了利用画面形象地向后代传递某些教训,懂得了直观教学……
  ——女生的发现更令人胆战心惊。圣诞之夜,她们听到音乐室里传出不寻常的响声。鼓足勇气侦察的结果,竟是鼠辈的一次联欢!
  音乐老师证实:她听到的耗子用四肢弹奏的乐曲已具备相当的“音乐素养”,似乎它们早懂得了“十二平均律”。
  岛上治安官的电脑文件被几只出类拔萃的耗子改写后,心有余悸地递上辞职报告……
  Ⅴ
  无疑,鼠岛上的智鼠们决心与人类斗智,来争夺这块地盘了!
  被激怒的居民忍无可忍,大家全体动员,使用了从火攻到激光等一切原始的现代的手段,甚至不惜让庄稼、住宅和工厂跟耗子们同归于尽……如此不计成本不择手段地大战了数月之后,岛上的鼠科动物似乎被斩尽杀绝,大白天再也见不到招摇过市的鼠群,夜里也听不到它们的狂欢喧闹。
  我们都松了口气。
  可惜,还没等我们从欢庆胜利的陶醉之中清醒,新一轮更为猖獗的鼠害又卷土重来——
  耗子出生六十到八十天后,就能生出更新的一代;它们每月能生出一窝,每窝六至十五只不等……这样繁殖了半年,耗子的数量反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更可怕的是,现在这一批鼠辈全是在大剿杀中逃过了厄运的那一小撮超级智鼠的后代,从优生角度来说,它们的体能和智力更胜于前辈;而我们进行的一切捕杀,无非是帮助老鼠作了一次优胜劣汰的选种,促使它们更加强盛罢了!
  我们向老师请教。不是说耗子两到三年的短暂寿命,制约了它们的经验积累和智力发展吗,它们根本来不及学习和向后代传授经验,就匆匆辞世了啊。
  “可是,神经细胞之间的‘超导传递’能够极大地加速老鼠的思维。”老师愁眉不展地说,“在这种情况下,生活一年,也许会比正常思维速度下生活的十年更显得漫长些。”
  啊,怪不得它们的智力提高那么快!两三年的“物理时间”,到了耗子们“超导”的大脑里,会拉长成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此外,异常快捷的思维和反应,又能使它们考虑周到,行动更敏捷,它们可以从容地对付人类的攻击,从容地把经验教训传授给同样拥有超导神经,同样具备超常接受能力的后代……
  Ⅵ
  更多的人撤离了鼠岛。
  终于有一天,学校也决定随最后一批撤离者疏散。校长把我们集合起来,草草举行了一个“休学典礼”。
  “……放弃鼠岛,跟父母离开这儿吧,孩子们!”校长说,“我们只好向耗子们认输了。”
  “不,海岛不能让给耗子!”我们抗议,“我们愿意留下,跟耗子决一死战!”
  “没用啦,同学们!”校长垂下满头苍苍白发,“我们对老鼠的每一次打击,都逼使他们更加聪慧。数十年的观察,我算是弄明白啦——智鼠,正是在与人类斗智的经历中进化的。长此下去,我怀疑它们将逐步掌握人类的全部知识和技能,到那时,人类后悔也来不及了!因此,现在撤退,倒不失为一种理智。”
  真的吗?
  那么,能不能采取更为“理智”的手段呢?
  Ⅶ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离开鼠岛了。要采取行动,这是最后的时机。
  我们的行动方案,却八字还没有一撇。
  聚集在一起,我们这班中学生苦苦地思索着。
  是的,任何方式的“剿灭”,都无非是促使穴居的耗子更加聪慧。那么,我们应该……
  “我们应该向老鼠妥协!”黑暗中不知谁喊了一声。
  “对,妥协!”
  我们一下子明白过来。
  我们商量了计划的每一个细节,第二天一早,就分头去发动同学们。
  所有的中学生都行动起来。
  我们不辞辛苦,把带不走的食物都撒到野外,把所有的粮食种子都种下地,为老鼠们爱吃的果木施足肥料……
  “唉,这些孩子,简直给教傻了!”成人们远远看着我们叹息,“他们所干的,全是为了让耗子们生活得更加舒适,更加富足啊。”
  对,事实如此。
  可是,谁又能预言这种富足这种舒适后面将出现什么呢?
  我们知道!
  我们没有忘记校长的话。
  干完这一切,我们回到家里,随各自的父母家人一起登上巨轮撤离了鼠岛,把那片肥美的土地拱手让给了鼠辈……
  Ⅷ
  不久,两位前往鼠岛探险的记者,在电视节目中为我们展示了那儿的新景象:
  人类离去后的鼠岛依旧草木葱茏庄稼茂盛,没有人类保护,那儿的鼠类居然没有再损害庄稼(这早在我们预料之中。否则,它们就不是“智鼠”了);
  曾经在人类围攻打击下骨瘦如柴鬼鬼祟祟的耗子一个个心宽体胖,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模大样的采食,追逐嬉戏……
  岛上的良田沃土为它们提供着丰富的多种美食(如果不是我们“提供”,饥饿的智鼠们很快学习种植的!但我们没有留给它们这一个进化的阶梯。而跨不出这一步,它们便永远只能当“耗子”!)
  鼠岛,成了老鼠真正的乐园!
  这一切早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我们在大人们恨恨不已的叹息声里充满希望地等待着。
  Ⅸ
  过了一年。
  我们结伴回鼠岛春游。岛上的繁荣已大打折扣。没人耕耘播种,庄稼地里只剩下稀稀拉拉的自生稻,野外的老鼠多得可怕,它们学会了像松鼠般的攀爬,于是,树上那些尚未成熟的果实成了它们的首选大餐。看到我们,一群胖嘟嘟的大家伙追了过来。早有准备的我们逃上快艇,才没有成为耗子们的美餐。
  第二次上岛春游,我们发现它们的数量仍在增长。无果实可啃,老鼠们的爱好转向了草根和树叶。躲在啃秃了的枝干上偷窥我们,老鼠们眼中已失去了那种智慧的狡黠,只剩下一片混沌,一片茫然。
  第三年——我们没有上岛。从飞机上远望,岛上草木几乎啃尽,饥饿的老鼠们在自由残杀。有三五种海鸟开始了对它们的捕杀。
  第四年我们把猫和鼬送上了鼠岛,却惊讶地发现,有些笨鼠连打洞的本领都丧失了,被猫鼬们追咬,它们只会吱叫着在地面上乱跑……
  我们在这一年回到海岛重建家园,“鼠岛”真的成了一个历史名称,从地理书上消失了。我们的故乡恢复了先前的名字:绿霞岛。
  智鼠们做梦也没有料到,它们在人类残酷追杀下获得的智慧,竟会丢失于吃喝无禁的安乐之中!
  • 上一篇文章: “天坑”之谜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