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藏獒巴特尔的爱(动物小说)
作者:乃 亭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阿吾勒的牛羊屡次遭到狼劫,哈萨克牧民们坐在一起商议,让经常狩猎的卡木里江和妻子叶尔克西停止放牧,专门驻守到喀纳拉提谷口,职业打猎,大家从每年的牧业收入中抽出一小部分钱,积起来付他工资。使他生活有了保障,也可从打猎中得到些收入。这样,既可圆卡木里江喜欢打猎的梦,也使阿吾勒的牛羊安宁了。
  卡木里江拆了在阿吾勒的毡房,将它建到离阿吾勒十数公里远的喀纳拉提谷口。真的,自从他把住这个关口,很长时间以来,狼再也不曾骚扰过大家的阿吾勒。
  几个月过去了,卡木里江打了许多兔子,几条狐狸,甚至打了两头野猪,可是,他还不曾见过狼。
  可能也是因为他不曾深入到山的更深处吧。
  其实,几个月来,他一直想遇到狼。
  打了狼,他会在阿吾勒有面子的。
  这一次,他下了决心,不打别的动物了,他想往山的更深处深入,他想找到狼。
  真的走得很远了,到中午时,太阳最毒的时候,到了济蕴拉斯绝壁处,他遇到了狼。
  不遇则罢,一遇竟遇到了狼群。
  在那个断崖壁处,狼们以一个弧形排列着,至少有十四五条,都用绿森森的眼睛朝他和他的猎犬看着。
  以狼们的经验,一看到他们这样子,就知道,他们是专打狼的猎人。
  因此,它们的眼光里充满仇恨的烈焰。
  而他们,卡木里江和他的两条猎犬,现在正处于极其不利的位置上。为了好走路,他们是顺着悬崖顶上那条无草的被人脚踏硬的路走过来的。现在,他们的身后,是深不可测的渊底。
  它的两条猎犬,一条是藏獒巴特尔,一条是狼犬斯拉里。
  是藏獒巴特尔最先发现狼的,它一叫,卡木里江和狼犬斯拉里及他的坐骑枣红马才看见了狼。虽然,枣红马跟随卡木里江狩猎好多年,经历过无数危险,可是,当它看见那么多条狼出现在眼前时,却有一点惊慌了。
  幸好卡木里江走进深山很有警惕,他没有将枪背在背上,而是将枪横放在马背上。因此,当他一看见狼,在狼未发动攻击之前,他先端起了枪。他本能地朝着狼群里最中间那条高大的灰狼射击而去。
  他判断,这条狼就是狼首领。
  砰,步枪子弹飞出时发出一声脆响,子弹头飞速朝大灰狼的脑袋飞射而去。
  几乎同时,那条高大灰狼旁边一条三条腿的狼跳起,用身子保护那条高大的灰狼。
  瞬间,子弹打穿三条腿狼的脑袋,它一落地,立刻死去。狼群中绝大多数的狼,是领教过人类子弹的厉害的,只一见三条腿的狼死在那儿,马上四散逃去。可是,就在同时,有三条狼像箭一样向他们射了过来,带着狼的愤怒的嘶鸣声。
  一条就是那只高大的灰狼,还有一条健壮的白狼和一条健壮的黑狼。
  分明,它们都不怕死,而且愤怒。
  它们飞扑过来的速度太快了,且飞扑时身子一上一下,一至于卡木里江后来射出的两颗子弹全打飞了,等他想射出第三颗子弹时,三条狼已经飞扑过来,到了他们跟前。藏獒巴特尔和狼犬斯拉里自然迎扑上去,一个截住了白狼,一个截住了黑狼,而更加高大的灰狼,则直冲向卡木里江,只见它突然从地上跃起,张着大口,向骑在马身上的卡木里江攻击而去。
  卡木里江本能地用枪身向飞扑上来的狼推去,狼虽然没有咬住他的身子,而他,被狼的冲力掀翻到马下,枪也离开手,掉到离马屁股两米远的地方。灰狼在搏斗中一跟头翻下来,但是它行动敏捷,一滚,就站起来,它一转身,就朝还没有坐起身的卡木里江扑去。
  枪一离开手,卡木里江在往下掉的时候,就拔出靴子里的匕首。因此,当灰狼扑上来时,正要坐起来的卡木里江一匕首就扑来的灰狼刺去。
  看见匕首刺来,本来咬向卡木里江脖子的灰狼嘴,赶紧向旁边一歪,可是身子因为惯性,扑到卡木里江怀里,将快坐起来的卡木里江又扑倒。
  可是,灰狼不及躲避,屁股在此刻挨了一匕首。
  顿时,血流了出来。
  那边的藏獒巴特尔对付白狼,狼犬斯拉里对付黑狼。巴特尔身材高大,跟白狼斗,显得十分轻松;可是狼犬斯拉里身材较小,它和比它高大凶猛的黑狼斗,有点力不从心。
  看见你死我活地撕咬打斗起来,枣红马躲到一颗树下,安静地观望。
  在这一片绿草荆棘之中,狼吼狗吠,声音极其惨烈。
  灰狼流了血,伤口剧烈疼痛,它在那里迟疑了一刻,甚至屁股疼得抖了两下,可是当卡木里江借空儿站起来的时候,它又向卡木里江扑来。
  只见狼影飞闪,匕首的白光明灭。灰狼正当年盛,越战越勇,卡木里江却越来越是费劲吃力。
  忽然,灰狼一嘴咬住卡木里江执匕首的胳膊,不等卡木里江另一只手过去抢拿那匕首,灰狼嘴巴一抖,匕首落在草丛里。
  卡木里江和高大的灰狼僵持起来。
  藏獒巴特尔全部心思正集中在与白狼的作战上,没有注意到现在卡木里江的危险。
  而恰在这时,黑狼一口咬在狼犬斯拉里的脖颈上,只见它大嘴一撕,脖子上那块肉就像被刀切掉一样,剧烈的疼痛使狼犬斯拉里晕厥过去了。
  黑狼看见卡木里江和灰狼的僵持状态,丢了斯拉里,向卡木里江扑来。
  几乎同时,藏獒巴特尔发现了这个情况,它猛然咬住白狼的脖子,狠的一甩,将白狼甩出去两丈开外,赶紧向这边奔跑而来。
  黑狼早了一刻,它纵跃起来,向僵站在那里的卡木里江攻击而来,它的嘴在天空中已经张开,那样子,会在落向卡木里江肩膀的时候,一口咬向卡木里江的脖子。
  如果它真的咬住了卡木里江的脖子,那么,只需要一抖,卡木里江的喉管就会断裂。
  卡木里江的生命危在旦夕。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藏獒巴特尔纵跃起来,它的力量太强大了,它从四米远的距离起跳,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弧,居然在黑狼将要咬住卡木里江脖子的一瞬间,触到黑狼的身上。
  巴特尔太用力了,精神过于投入,它忘记了卡木里江和灰狼僵持的这个地方,正是悬崖边儿。
  劲儿太大,惯性就大,它让它和黑狼都不能安全降落在能够承接它俩身体的悬崖边儿上,而是飞到天空,向万丈深渊坠去。
  只听见黑狼掉下去时嘶鸣的声音。
  太惊险了!一至于使僵持中的卡木里江和灰狼,甚至在很远处的白狼,还有枣红马,思想全专注在刚才那一幕上,竟然在几秒钟不能回过神来。当卡木里江最先清醒过来,发觉步枪就在自己脚下,他的脚将枪杆使劲往上一勾,枪立了起来,他的空手顺手一抓,抓住了枪杆。
  也许是刚才恐惧的作用,也许是人类武器对狼的震慑,总之,当灰狼发觉卡木里江又获得了枪的时候,它立刻松了口,马上飞也似的向那草丛和荆棘中蹿去。
  远处的白狼,看见灰狼的行动,同样向草丛和荆棘中溜去。
  顺着草丛和荆棘的掩护带,它们飞跑进了森林。
  卡木里江先简单地包扎一下自己的伤口。此刻,他也很恐惧。只走到悬崖处向下看了一两分钟,只见崖下白云滚滚,看不到底,哪里还有藏獒巴特尔的影子呢?他知道,那些个狼,就在附近,就在这大森林里,不会走远,随时都有可能返身回来。敌众我寡,不可久留。所以,他招呼一声站在远处的枣红马,它奔跑过来,他又将伤得很重的狼犬斯拉里抱到马背上,自己也骑上,遂赶紧向山下来时的路走去了。
  
  藏獒巴特尔坠落在图瓦禾木峡谷了。
  和它一起坠下的,还有那条黑狼。
  这是一个绝对荒野的峡谷。说它荒野,是因为人迹罕至。它太遥远,太偏僻,海拔极低,山势险峻,因此亘古以来,几乎无人问津。可是,您如果真的来到这里,您会为这里的美丽而感动。它山势挺拔峻立,树木葱茏,漫山遍野鲜花盛开,香气扑人,河流宽阔纵宕,处处溪流,鸟儿歌唱,动物嘶鸣,充满生机。
  从数千米的高空坠下,一般来说,是无生机了。那条黑狼,运气不佳,掉下来落在一棵枯死数十年的松树上,松树的尖顶像枝剑似的穿过它的肚腹,它几乎没有挣扎几下,便魂归西天了。
  巴特尔没有它倒霉,向下坠落时,崖壁横空生长出的几棵大树冠儿,将它拦截几下,大大减缓了它向下冲的速度。另外,它不曾掉落在那么一棵似剑的枯树上,快着地时,又在一大树冠上弹了一下,才掉到一块松针包围的石板上。
  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在树冠上树木撞击的缘故,它掉落下来昏死过去。
  并且,它一条后腿被摔断了,身体到处是伤。
  如果没有人或者别的什么动物救助,那么,它肯定也活不了,光饿,也饿死它了。
  说它运气好,也包括,有另外的生命关注着它。
  藏獒巴特尔摔昏厥在那块石板上,可是,当它醒来的时候,竟处在一个美丽的山洞中。这是一个石头山洞,很干净,很凉爽。它睁开眼睛,先还迷迷登登,慢慢感觉有谁仿佛用舌头舔自己的身子,它挣扎着回过头,看见是一条漂亮的白狼。
  猛然,它想起自己从悬崖坠下来之前的事情,想起与狼群的搏斗,想起它的对手是一条白狼,有一条黑狼和自己一起坠下深渊。可是,分明,眼前这条白狼不是那条跟自己搏斗的白狼,这条白狼比起那条白狼要小,要漂亮。而且,跟它搏斗的那条,是公狼,这条,像是母狼。
  但是,它是狼,不是别的什么动物。
  巴特尔想站起来,可是它一动,身体疼痛难忍,站不起来。
  小白狼感受到它醒了过来,转过头,走到它头这边,友好地呜呜呜地向它打招呼。
  因为是狼,巴特尔不想回应,只是尽量抬起头,用两个眼睛注视着它。
  小白狼看着它,呜呜了一阵儿,走进洞的老里头,叼出一块鲜肉,放到它的嘴边。
  它的自尊心叫它迟疑了一会儿,可是饥饿使它抑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它很快就张开大嘴,吃起来。
  它吃得非常香。
  吃完,它觉得舒服了好多。同时,它也感觉身上的伤渐渐地不太疼痛了,看看自己身上,虽然有伤处,可是,毛已经被清洗了一遍,干干净净。
  它知道,这些,都是这条小白狼的所作所为。
  它的眼睛里流露出感激的神情。
  感受到它这种神情,小白狼高兴极了,它轻轻走到它旁边,卧下来,呜呜地叫,轻轻地咬它的身子,它的脸面和它的嘴唇。
  一条小白狼和一条藏獒相爱了。
  当然,在藏獒受伤这段时间里,小白狼悉心照顾它的生活。无论是吃的、喝的,它的个人卫生等等,小白狼都将它照顾得妥妥贴贴。
  它们是动物,不可能像人,要问对方的身世、历史、家庭出身等等。它们就是这么简单,只凭感觉,就相爱了。
  没有吃的了,小白狼得出去狩猎。藏獒巴特尔这段时间以来,因为病伤,受到别人照顾,不知不觉身子懒下来,睡眠特多,直到天已大亮,太阳挂在东面山峰顶上时,它才睁开眼睛。
  它伸伸懒腰,忍着痛,一狠劲儿,站起来。这些天,它的外伤已经完全痊愈,只是身子内部还不能自如动弹,后腿更不能使劲儿,稍微动得不对,身子就像是刀割一样。
  可是,它知道,它必须动,不动,恐怕一辈子就不能动了。
  藏獒是有毅力的,并且,它还想享受外面的空气和阳光。因此,不管接受多么大的疼痛,它一定要站起来。
  巴特尔趔趔趄趄挪动着脚步,忍着剧烈的疼痛,心里想象着洞外的树木、花草、景致、阳光和空气,十分愉悦。
  可是,当它刚一走出山洞,便看见三条狼从河流边的树林里迎面向它这儿走来。
  显然,它们三个不是友善的,这从它们的眼睛里可以看得到。
  巴特尔知道,现在折回山洞里也没有用,被它们发现了,你就在劫难逃。想到这儿,藏獒反而表现得十分沉静,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用眼睛直直地看着它们向它走来。
  走到跟前,它认出了,三位中的两位,正是和它交手过的高大灰狼和白狼,另外那条,是一个像小白狼那么年轻的灰狼,只是它的样子,和高大灰狼的样子仿佛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它想,这条年轻的灰狼,可能是那个狼家族里的大公子。
  在这个美丽的山洞前,两方你死我活的仇敌相见了。
  看见巴特尔动都不动,三条狼也不急于攻击。只是那条白狼忽然狰狞了脸,发出呜呜的仇恨声,另外两条,全用绿森森的眼睛望着它。
  藏獒想,今天恐怕是它巴特尔的末日了。
  它等待着。
  大概因为白狼曾经和藏獒交过手,两条灰狼没有抢功的意思,虽然也几次狰狞了脸,并没有打算对藏獒进行攻击。白狼当然觉得,今天幸遇敌手,解决这个藏獒,非它莫属。尽管那次与藏獒对敌,自己处处占着下风,如果时间再久,有可能死在这条藏獒手上。可是今天情况不同,它的身后有两个强大的帮手,同时,藏獒从数千米的山顶坠下,虽未死,但一定伤势很重。这个机会,既可挽回自己的尊严,同时,也可以干一次大功。
  白狼的脸狰狞了两次,呜呜地吼了几声,正要纵跳起来向藏獒发动攻击。突然,啪的一声,只见一只白兔从山洞顶上飞下,跌落在它们三个面前。
  细看,是一只被咬死了的白兔。
  正在疑惑之间,只见一条白白的身影,嗖的一闪,也从山顶上飞下,站在它们三个面前。
  清晰了,三条狼才看见,飞下来的这白身子,正是它们三个在找的白狼里特齐的女儿娜尔丽。原来,这小白狼娜尔丽是那狼族中一员,从小和狼家族的公子艾布力青梅竹马,狼家族的首领——高大灰狼库布斯也十分喜欢娜尔丽,早在心目中将它看成自己的儿媳妇。因此,将白狼里特齐一家看待得要比别的狼亲切许多。像是亲戚一样。
  分明,小白狼娜尔丽跳下来,是站在藏獒巴特尔一边。因为,它的脸对着它们三个,身子保护着藏獒。
  狼首领库布斯和它的公子艾布力很是不解,娜尔丽的父亲,白狼里特齐就更是不解,难道娜尔丽吃错药了吗?在狼的族群里,谁不知道,猎犬是它们的仇敌。而它,小白狼,难道不明白自己是在干什么吗?
  父亲里特齐气坏了,它呜呜地向女儿吼,命令它,躲到一边去,让它好解决自己的问题。
  可是女儿并不服从它的命令,反而几次狰狞它的小白脸,呜呜地向它吼。意思是,请你们走开,离开这儿。
  白狼冲了上来,并不张开嘴,它想用自己的力量将女儿撞开去。正好,女儿也不服气它,用同样的方法,向它撞去。
  嘭,一下,两条白狼的肩膀撞在一起。
  分明,父亲已不再是女儿的对手了。就在那瞬间,白狼里特齐被撞出去有两丈开外。
  它恼羞成怒,再一次撞过来,可是仍然让女儿将它撞出去数米,
  三五次撞,都是这样。
  旁边两条灰狼,首领库布斯表现得十分沉静,处理家族中事,它一向都很理智。而它儿子艾布力,也许因为身在其中,内心里早就愤怒了。它不是傻子,难道看不见自己的女朋友移情别恋了吗?现在,它的心里,一心就想杀了藏獒巴特尔。当然,它如果是一条无赖狼,借着两条白狼此刻的纠缠,完全可以轻松地干掉藏獒。可是,它是一位狼公子,自尊心让它没脸这样做。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先去征服小白狼娜尔丽,再去杀掉藏獒巴特尔。
  于是,它猛然禁不住一个纵跃,跳到两条白狼之间,它用两个仿佛要喷出火的眼睛看了小白狼一时,突然间直立起来,用长长的声音,呜呜地叫了三声。
  这个仪式表示,它向小白狼提出挑战,以生命为代价。
  如果娜尔丽示弱了,妥协了,它就可以躲了这一劫。但是,它必须无条件地接受对方的条件,对方想要怎么做,它都不得阻拦。
  小白狼娜尔丽一点都不曾犹豫,它也马上直立起来,呜呜地叫了三声。
  它接受了狼公子艾布力的挑战,愿意为自己的爱人——藏獒巴特尔,做一次你死我活的搏斗。
  白狼里特齐退后了,站在首领高大灰狼库布斯的旁边。
  两条小狼,小灰狼艾布力和小白狼娜尔丽,它们两个的眼睛里都喷出了火,它们互相怒视一阵儿,然后,稍稍退后,转过身来,面对了面。
  尽管仇恨,愤怒,它俩还没有忘记决斗的礼节,互相看着,先举起右前爪,向对方致敬一下,然后,再向对方点头,鞠了三躬。
  然后,它俩全嘶吼一声,张开大口,向对方扑去。
  都用了全部的气力,向对方的脖子咬去。
  都没有使用诡计,都没有预防,完全用的是纯粹的力量。因此,一点悬念都没有,一点戏剧性都没有,一瞬间,两个都咬住了对方的脖子。
  只见两个同时将头一抖,就像刀割一样,两个脖子上一块狼嘴形的肉,被切割下来。
  两个都怒吼一声,各自向后退了一步,又面对了面。
  愤怒中的狼,受了伤,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可是,站在旁边观看的两个父亲,却心疼万分,它们多想将它俩制止,可是,在狼的社会里,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哪怕是孩子在决斗中死去,有尊严的父亲也不能够去干涉。
  这一次,两个小狼不再硬碰硬了。因为受了重伤,愤怒也减去好多。现在,它俩的心思,都是怎样战胜对方。于是,它俩全改变了战斗策略,各个看着对方,慢慢地绕着圈子,仔细观察对方的漏洞,想抓一个时机,朝对方攻击而去。
  忽然,狼公子艾布力向小白狼娜尔丽扑了过来,娜尔丽向左一躲,艾布力扑了个空,娜尔丽顺着它的影子就扑过去,咬住它的屁股。
  艾布力一回头,咬向娜尔丽的肚子。
  它俩边吼边咬。
  一阵儿,两个嘶咬在一起,一阵儿,两个又挣脱开来。
  忽然,狼公子一口咬住小白狼的脖颈,正要将头一抖,咬断对方的喉管,就在此刻,小白狼的两个前爪朝它的眼睛刺去。
  不得已,狼公子用力一摔,小白狼竟飞了出去,恰好落在藏獒的前面。
  小白狼一根血管断裂了,血液向外涌,刚才狼公子的一咬,咬到了它的紧要处,它努力挣扎地站了几次,都跌倒了。
  狼公子杀红了眼,扑过来,要结束小白狼的生命。
  这时候,只见藏獒巴特尔抖抖索索地扑过来,用它特大的身子,将小白狼覆盖了。将自己的大脑袋向上一扬,展开脖子,让狼公子来咬。
  多么好的时机,现在杀了这个情敌,尊严一点都不受伤害,完全是它自找的。狼公子将全身所有的力气集中在嘴巴上,将全部的仇恨集中在嘴巴上,将全部的愤怒集中在嘴巴上,向藏獒的方向扑去。
  就在它的嘴巴将要咬住巴特尔脖子的一瞬间,一个庞大的灰影子撞过来,将它顶向了一旁。
  原来,是狼首领库布斯扑了过来,它禁止儿子杀戮。
  猛然间的行动,让在场的狼,包括藏獒,都大惑不解。
  狼首领库布斯疯了吗?
  是一种什么心情让它这样做的?
  在这一瞬间,连狼首领自己也不曾搞清楚,但是,分明有一种力量,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推涌着它,使它身不由己,坚定地那么做了。
  并且,它呜呜地向儿子吼着,让它到此为止。
  儿子不解,愤怒而委屈地呜呜叫着。
  狼首领库布斯先扭过头,朝森林的方向走去。
  狼公子艾布力最后愤怒地看了藏獒和小白狼两眼,很不情愿地跟在父亲身后,朝那个方向去了。
  白狼里特齐也向这个方向看两眼,然后,朝森林方向跟去了。
  
  受了重伤的一对情侣相濡以沫,互相照顾,竟在几月之后,完全痊愈了。
  它俩感觉幸福极了,在图瓦禾木峡谷这个世外桃源里,有很多小动物供它们狩猎,有吃有喝,有蓝天白云,有河流溪水,有美景有爱人,这样的生活哪里去找呢?
  太幸福了,人会贪心不足,动物也会贪心不足。
  好好地在峡谷里生活,什么事情也不会有。可是,它们偏偏呆不住,走出了峡谷,攀缘到峡谷之上的大山里去了。
  走出去的第一天,就出事儿了。
  吃饱了,它们在山坡上追逐嬉戏。
  砰,砰,砰,连续三枪,子弹全朝着跑动着的小白狼射来,一颗子弹从它的耳朵尖儿上穿过,一颗从它的肚子下穿过,一颗从它的尾巴后穿过。小白狼娜尔丽被吓坏了,在那一瞬间,它甚至感觉到了子弹打在山石上溅起的碎石,幸亏它的身前恰有一块巨石,它马上钻到那个巨石背后,躲避子弹。
  当时藏獒巴特尔正在坡的下方,它当然听见了枪声,看见子弹差一点就打在娜尔丽的身上。凭着巴特尔的经验,一转头,就看见了打枪人所在的位置。马上,它就看清了,是它的主人卡木里江,正骑在马上,端着枪,正望向小白狼所在的方向。
  藏獒扯开嗓子,向它的主人吠叫。那意思是,我是藏獒巴特尔,你要枪杀的那条小白狼,是我的爱人,是自己人,别开枪了。
  听见它的吠叫,卡木里江朝它看了几眼。实话说,卡木里江听不懂它的语言,即使听懂,他也不会听从它巴特尔的劝告,因为他是一位猎人,它只是一条猎犬,即使狼是它的爱人,它也仍然是狼,作为猎人的卡木里江,他见到狼,有机会,是不会不想消灭它的。
  因此,卡木里江看它几眼,认出了它,心里自然十分高兴。但是,此刻他没有时间跟它亲热,马上给枪里装上子弹,准备再次开枪。
  巴特尔十分焦急,向主人那个方向跑了几步,又昂起头用尽气力叫了数声,不仅没有看到主人态度有什么改变,而且,忽然看见狼犬斯拉里从前面树丛中飞也似的向小白狼呆的方向跑去。它马上头一转,也向那个方向追去。
  斯拉里照直追到那块巨石背后,它和小白狼撕咬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巴特尔赶了过来,它冲上去,一口咬住正在和小白狼撕咬的斯拉里的屁股,狠劲儿一摔,斯拉里竟直直飞了出去,撞在山崖石板上。
  藏獒的劲儿太大了,就那么一撞,狼犬竟被撞昏厥过去了。
  小白狼看着藏獒,藏獒看着小白狼,正在想着主意,这时候,卡木里江骑着马已经赶来,他竟不顾藏獒和小白狼在一起,砰的一枪,朝小白狼射来。
  小白狼不能犹豫了,它向山坡下冲去,顺着沟道,向前飞奔而去。
  砰砰,又是两枪。
  没有打中。
  卡木里江两腿一夹马肚,鞭子朝马屁股一挥,马就朝着狼的方向追随而去。
  娜尔丽用尽全身力气飞奔,它被吓得已经失去理性了。本来,它如果向山坡上的丛林里逃,卡木里江的马是不好追它的,可是它被吓懵了,朝好跑的沟道里逃。它只知道沟道的路好,自己跑的方便,不知道它跑的方便了,卡木里江的枣红马也跑得方便了。
  砰,砰,砰。
  卡木里江边追,边向前面飞奔的小白狼射击。
  没有什么选择了,小白狼只能向前跑。它跑着,感受子弹从身边飞过和那清脆的枪声。它拼命地跑,只见沟道越来越小,越来越窄,两边的山越夹越紧。小白狼感到,马蹄的声音离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幸好,前面两座山夹在一起了,在山的交汇处,是一巨大的石头山洞。
  在卡木里江快要追上小白狼的时候,娜尔丽冲进山洞里了。
  因为不知道山洞里的状况,卡木里江勒住马头,停在山洞前面了。
  可是,卡木里江并不甘心。他想,也许这是个死洞,前面要是堵住了,狗日的狼就出不去了。这样想着,他朝山洞里仔细地观察一阵儿,便打马进入洞里。一边给枪膛里装上几颗子弹,一边警惕地看,一边慢慢地往里摸。
  刚进洞里觉得挺黑,可是,走进来一阵儿,就显得亮堂了许多,而且里面凉嗖嗖的。
  卡木里江是个十分谨慎的猎人,他不会莽撞,而是十分小心,用眼睛到处看,用耳朵细心听。枣红马偶尔喷一下响鼻,轻轻地走,发出得得得的马蹄声。
  可是,走进去二十多米远,一直走到了头,没有发现小白狼。
  卡木里江觉得不对。
  他回转过马,心里有点紧张,比刚才更加仔细地观察,见这洞壁很不整齐,有的地方突出,有的地方凹进,凹进去深了,就是一个小洞,他想,小白狼一定藏进这些小洞里,但是,他不敢下马,到那些小洞跟前去找,于是,他照着几个小洞放了几枪,想将小白狼吓出来。可是几枪放过,狗日的还是不出来。
  他不敢每个小洞里都放枪,这样的话,他的子弹放光,要打完每个小洞,也是不够的。
  见小狼不出来,卡木里江还吼了几声,可是,娜尔丽不知道害怕了,还是和他动心机,就是不出来。
  卡木里江的心里打退堂鼓了,不想再搜索,他想出了洞,埋伏在洞外某一处,将枪口对着洞口,等狗日的走出来。
  可是,等他走到洞口外的一瞬间,万万不曾想到,小白狼会从洞口上方山坡那一片茂密的松林里跃出来,那么准,从他的背后一下将他扑到马下,将枪从他松了的手中夺去,一嘴扔出两丈开外的山坡上,马上向爬起来的他扑去。
  狼与人,在这个山洞口,肉搏起来。
  看见这个状态,枣红马吓得小跑到几丈开外。
  且说藏獒巴特尔见卡木里江追着小白狼而去,它真不知道该怎么阻挠他,一时之间竟有些懵住了,它呆呆地在那里站着,无可奈何地想着,希望能有一个好主意。
  可是,很久,它也没有想出一个好主意。
  它的心里很难受,呆了一会儿,还是朝它们跑过的方向跑过来。
  这里小白狼疯狂地向卡木里江攻击,它要将卡木里江刚才对它的杀戮全还回去。你死我活,一点余地也没有。卡木里江虽然还有一把匕首,但是,跟一条狼肉搏,对于四十余岁的他来说,实在太吃力了。只四五分钟的光景,他身上的衣服几处被撕烂,手上和脖子上,被狼的爪子划开大口子,血已经汩汩地冒出了。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力不从心,而狼,却是越来越有力气。
  狼已经两次将他扑倒。
  忽然,他从腰间抽出小匕首,嗖的甩出,匕首像子弹似的朝小白狼的咽喉处飞去,眼看就要扎中,就在此时,一条身影从空中飞来,一嘴咬住那匕首,翻一个跟头着了地。
  原来,是藏獒巴特尔赶了过来。
  卡木里江要气死了,恨死了,他真相一枪蹦了这个忘八小叛徒,可是在这一刻里,他没有能力做任何事情,主子的威风一点也用不上,何止如此,就在此时,不等藏獒第二个行动出来,小白狼早已飞出,扑向卡木里江,一口咬住了正在大口喘息的他的肩膀。
  卡木里江失去武器,已无法与小白狼抗衡,他用拳头捅打,用手去拽,可是小白狼咬住他就是不放口,眼看那块肉就要被拽下来,正在危急关头,藏獒扑了过来,咬住小白狼的脖子,那么有力,小白狼不得不松开了嘴,藏獒一甩大头,嗖,一下,将小白狼扔了出去。
  小白狼疯狂了,狰狞着脸,朝巴特尔吼,藏獒也狰狞着脸,朝娜尔丽吼。忽然,小白狼再一次朝失去了武器的卡木里江扑去。
  巴特尔也朝小白狼扑去。
  几次,小白狼都得了手,咬得卡木里江几处受伤,都被藏獒巴特尔甩了出去。突然,小白狼一口咬住卡木里江的咽喉,只要它的脖子一抖,卡木里江就毙命了。
  藏獒疯狂了,它嗖的一下,咬住小白狼的脖颈,只见它的大头一抖,小白狼娜尔丽的嘴就松开了,它嗖的一下,将小白狼扔出两丈开外。
  这一次,小白狼落到地上,却没有站起来。
  因为,它站不起来了,它的咽喉断裂了,血液像泉水一样向外涌流。
  心在胸腔里猛烈跳动的卡木里江坐起来,看着它身边像傻了一样的藏獒巴特尔,抚摸它的脑袋,喃喃地说:“可爱的朋友,你又一次救了我,要不,我现在已经见了安拉了……”
  巴特尔像傻了一样,它甚至不明白自己刚才对它最亲爱的小白狼娜尔丽做了什么,它想着,回忆着,突然感觉自己闯了祸了,慢慢转过身子,走到娜尔丽身边,娜尔丽脖子上的血将一大片雪白的毛染红了,伤处那股血像水泵一样向外濨。看见它走过来,娜尔丽的眼睛睁了几睁,流出了泪,突然,眼珠子不动了。
  巴特尔的眼泪流了出来,它用舌头舔小白狼的身子,脸面,舔了很久,把它周身都舔过了,直到娜尔丽所有的血流完了。最后,巴特尔用舌头将它的眼睛合住了。
  藏獒回过头看了卡木里江一眼,然后,它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的朝山洞口的崖壁撞去,只听江的声,它的大头撞得皮开肉绽,流出了血,同时,它也昏死过去了。
  卡木里江感觉累极了,像全身的血液被抽去一般,他努力从地上站起来,使劲向枣红马吹了一声哨子,声音并不洪亮,可是枣红马听见了,它跑了过来,卡木里江将昏死的巴特尔放到马背上,然后自己骑了上去。突然,他看见半山坡上松林里有一条大灰狼站在树荫里,两个眼睛朝这里看着。
  他想,它可能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另外,狼群有可能就在附近。
  恐惧突然向他袭来。
  他慌慌张张地将子弹装进枪膛里,赶紧打马朝前走。
  狼犬斯拉里苏醒过来了,在前面的路口等着他。
  他非常非常害怕地离开了这个山谷。
  
  晚上,狼群出动了,朝着卡木里江的毡房围抄而来。
  月明星稀,从毡房的小窗户往外看,一条一条狼的身影清晰可辧。
  它们的数量在十数余条,它们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绿森森的。
  白天,卡木里江将子弹几乎用光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三颗,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用。另外,他来不及到毡房前后找柴禾,只得抱一床破被,泼上仅有的两瓶汽油,将其点燃。
  火光在毡房前烈烈地照耀。
  狼畏惧火,它们远远地站成一列,朝这里观望。
  马厩在离毡房的十数米处,枣红马看见那么多狼,大声地嘶鸣,发出恐惧的叫声。
  卡木里江的妻子叶尔克西白天就听到了卡木里江和藏獒杀戮小白狼的过程,看见狼群冲着毡房而来,她就明白其中八九分的道理了。
  叶尔克西说:“今夜,它们不是冲着猎物来的,枣红马在那儿,它们不袭击。它们这是在寻仇,它们一定冲着巴特尔来的!”
  卡木里江在毡房里准备武器,听见叶尔克西的话,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狼犬斯拉里最先发现了狼群,看见那么多的狼,它吓坏了,先向主人报告,后来,它钻在一张红桌子下面,不敢出来,身子瑟瑟发抖。
  巴特尔清醒过来了,可它仍然沉浸在失去小白狼的深深的痛苦中,只感觉懵懵懂懂,像傻了一样,对于狼群的到来和卡木里江的忙乱无动于衷。
  狼群在逼近。
  一场杀戮在所难免。
  汽油渐渐燃尽了,毡房前的火光由亮到暗,最后消失了。
  狼们逼到毡房跟前,它们呜呜吼叫,开始向毡房攻击。
  最早将门打烂的是一只灰狼,它的头刚一伸进来,就被卡木里江一棒子打了出去。可是,紧接着另一条狼伸进来了爪子。
  打断了这条狼的爪子,另一条狼从窗户伸进来了头。
  叶尔克西执着一把大砍刀,到处和狼搏击。
  看见狼势锐不可挡,突然,叶尔克西心中早有的打算下决心实施了。
  藏獒巴特尔始终像傻了一样卧在那儿,眼前发生如此惊险的事情,它无动于衷。突然,它的眼前出现了女主人叶尔克西,她端着一杆枪,在它眼前晃了两晃,倏忽枪口对准它的脑袋。
  它恍恍惚惚,有点不解,不知道女主人叶尔克西要干什么。
  呯,一声,一股青烟散开来,接着似乎一点火药味儿传到鼻子里。
  接着,藏獒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此后,那个它曾经生存过一辈子的世界对它来说,不存在了。
  在它生命最后一刻的印象里,就是那股清烟,就是那清脆的枪声。
  • 上一篇文章: 女娲复活

  • 下一篇文章: 两相望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