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雁叫寒林
作者:薛 涛     来源:儿童文学    点击数:

  1

  再见到老人时,他明显变老了。他似笑非笑地爬出地面迎接他的客人。他的苍老在雪地的背景下藏不住了。

  皱纹满脸都是,连耳垂都堆积了褶子;胡须泛滥成灾,从下巴一直蔓到鼻子两旁,占据了大半张脸。他的样子越来越像一个普通的导演,比如朱导演、马导演、牛导演、杨导演,或者签名潦草的二三流画家。

  山中的寒来暑往还是把他的年龄捎走了。他是一点点变老的,身边的高大乔木都知道。它们的眼睛长在腿上和胳膊上,专门看见细微的东西。

  2

  他的癖好没变,常年远离人烟,在山林中寻找几年前坠落的一颗星星。

  他懂些天文知识,那颗星星在坠落时肯定燃烧殆尽,变成了一块不大的陨石。他不太会辨别陨石,只要是造型特异、留着腐蚀纹理的石头就带回来。石头越来越多,渐渐地把他的营地圈起来,远远看去很像一座神秘的石头阵。这还不算,他的石头还悄悄摆到几条秘密小道上,不知不觉形成了路标。少年就是凭借断断续续的石头找到他的。老人用石头为少年摆出了一条路,这条路线在雪地上模糊可见,外人却不易察觉其中的奥妙。

  老人的行踪是个秘密。除了同桌、学习委员、劳动委员和麻辣烫的服务生,少年没有跟外人讲过。用劳动委员的话说,这个老人的来历确实惊心动魄。一个化工厂污染了方圆数里的空气和水,陆续有人患癌症死去。那年春天,老人的孙子也得肺癌死了。老人去化工厂讨说法,被暴脾气的保安打伤。老人回家喝闷酒,喝到半夜怒火中烧,索性摸进化工厂放了一把火。江苏的老板成了穷光蛋,他成了纵火犯,逃进山林。山林里的生活一点都不枯燥,老人一边逃避追捕,一边寻找天上掉下的那颗“星星”。

  “地上死个人,天上掉颗星儿。我孙子死的时候,天上就掉下一颗。我得把这孩子找回来……”老人仰望星空,浑浊的双目闪着亮光。

  这句话少年听了不止一遍。它是老人的精神支柱,也是他的生命哲学。少年对这个说法一直表示怀疑。假如这个说法是对的,天上的星星早就掉光了。少年很想跟他讨论一下,可是他的表情固执,少年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星空冷寂,又一颗星星掉下来,砸向大地。他马上示意少年,“嘘……”目光紧紧锁住星星下落的轨迹,他想听见星星砸出来的动静。

  片刻没有回声,寒夜依旧冷寂。连续降雪,大地铺上厚厚的白被子,把所有的声音都吸了进去。少年猜测流星是砸在谁家的草垛上了,怎么可能发出一点回声?老人叹了口气,“又死一个人,这回是谁家的孩子呢?”说着便缩回冰屋不出来了。这时,远方传来两声懒懒的狗叫,算是代表大地致天外来客的欢迎词了。两声狗叫,也慰藉了老人的孤寂。

  雪漫山林,一切变得冰冷、简单,连嘘寒问暖都省略了。

  “瘦子跑到哪儿去了?他不是一个好侦探,总是南辕北辙……”老人把冰屋的门封死,压上一块狗皮。

  老人很担心瘦子。这样的天气连大地都冻裂了,能把人冻僵。这些年,瘦子成为他唯一的陪伴。其实他俩就是你死我活的死敌,可是一旦长时间没有瘦子的踪迹,他居然会空虚,心里没着没落。这个秋天里瘦子又“失踪”了,可见他又一次误入歧途,越追越远了。

  3

  瘦子的生活轨迹从来没变过,继续走在寻仇的路上。

  他的化工厂被烧,当天就破产了。他走上了配合警察追捕纵火犯的道路。就这样,他从一个胖老板变成一个瘦子,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干脆自称瘦子。他踏遍东北的山山水水,今年秋天到达漠河。望着黑龙江对岸的俄罗斯,他绝望了,最终他选择顺黑龙江朝着下游疾走。后来,几个弟兄给他透露过一点信息,在二道江一带的老林子里有个捡石头的怪人。他一分钟都没耽搁,赶紧从黑龙江赶过来,顶着第一场雪钻进老林子。

  一个水潭成为他重点监控的区域。这次,猎人和猎物先后发现了对方。

  水潭是老人的水源。他不独占它,它同时还属于几只老鸦、途经这里的雁与天鹅、鹿,一头野猪也曾经来这里宣示主权。第一场雪的当夜,水潭的边缘便结了一层薄冰,比迅速凋零的草木还敏感。老人再去打水时,水潭变寒潭,一只老鸦小心地立在冰上啄水喝,很不痛快。老人轻轻踢开冰层,打了一桶水走了。老鸦赶紧飞回来,痛痛快快喝了个饱。

  瘦子从那块破冰发现了令人惊喜的迹象,这里来过一个人,或者是一头野猪、豹子、狍子什么的。瘦子兴奋坏了,这是他进入林区后最大的收获。就这样,瘦子在寒潭附近徘徊数日。附近的石头阵也让他颇费思量,在那里足足坐了一天,他几乎是坐在了老人藏身的地窖上面。老人头顶不时发出沙沙的巨响,重重击打着老人的心脏。那是瘦子踩踏落叶的声音。

  瘦子最终没有发现人的痕迹,便改到别的林子里转悠。接下来的几天,老人不敢妄动,彻底断了烟火,猫在地窖里生吃土豆。生土豆吃起来更甜,这是他的一个发现。

  有一天傍晚,瘦子鬼使神差又转回到寒潭附近。瘦子脚步还没站稳,便听见潭水哗哗的响声,避林间一看,是一头梅花鹿领着小鹿静静地舔食冰饮。他呆呆地望着,温暖的瞬间冲淡了失望的情绪。他突然理解了纵火犯当年的冲动。他早就听说了,那个老人是为了孙子才失去了理智。等梅花鹿离开,他在潭边一直坐到天亮。半夜里他离开过一会儿,把潭水让给几只途经的狍子。天亮了,一头獾刚走,他也决定离开这片林区,去正确的地方看看。

  瘦子离开时,一双眼神目送着他。那眼神有些得意,也有些失落。

  瘦子当然不知道身后的目光,所以走得很决绝,也很孤单。

  4

  少年的计划是住一周就离开老林子,他的寒假要结束了。

  一场大雪从天而降,一下就是两天,把山林封死了。这场雪下得没有道理,立春一个多月了,这里的天气还在跟春天苦斗。一道厚厚的雪墙把春天的脚步挡在森林外面。

  少年折腾了两个小时,走出营地还不到二里远。那座冰屋默默蹲在身后,等他回来。冰屋的顶端镶着一块冰,闪耀银光,像一座灯塔指示着方向。他瞄一眼白茫茫的林子,转回身朝“灯塔”爬回来。

  这个结果老人早料到了,他笑眯眯地帮少年搓手搓脚。大雪封闭了山路,连豹子都很难出去,何况是一个孩子呢。在冰屋下面老老实实待着,等待天气好转,这才是聪明的选择。毕竟立春一个月了,寒冬的势头应该继续向北退却才算正常。

  这座冰屋与爱斯基摩人的冰屋没有区别,它是深冬的产物。几场大雪下来,落叶和木板挡不住严寒了,老人索性在地窖上方修了这座冰屋。冰屋在林中特别显眼,很容易暴露他的行踪。他顾不上太多了,他甚至盼着瘦子早些发现这座冰屋。可是没谁知道这座漂亮的冰屋。山高林密,连鸟都不多见,那只老鸦也不知去了哪儿,瘦子更是走在“正确”的方向上。仅有的一次暴露,对象却是梅花鹿。老人刚探头出来,两头鹿马上跟他讨吃的。梅花鹿领着小鹿在冰窖外面蹲了一夜了,不能空手而走。他把几个土豆送给梅花鹿母女。

  两头鹿陪他度过两个夜晚,第三天早上没了踪影,冷寂重新渗透进来。

  地窖在冰屋下面隐藏着,他在地窖下面藏着,两层保护让他远离严寒。梅花鹿走了之后,他轻易不再上来,学一棵人参把自己深埋地下。地窖和冰屋之间的木梯成了摆设。地窖还是当年他和少年一起挖的地窖,空间比当初大了一号,角落还搭了一个火炉,有烟囱通向外面。地窖成为老人的卧室,也兼作厨房的储藏间。

  储藏间里的积蓄不多了,还剩一把黄豆、三个地瓜,外加几串干蘑菇。今冬多雪,大雪几次封死山路,把老人购置食物的打算也封死了。

  老人感激地看着少年,“你要是不来,我真过不下去了。”

  少年说:“我答应给你带吃的,不来的话就是个浑蛋。”

  这是老人跟少年说的第一句话,算是很隆重的欢迎词了。老人比上次沉默,常常望着远处的山林思索。他还在琢磨那块陨石降落的位置。他暂时放弃了远处的林子,把搜索的重点又转移到附近的几片林子。雪太大,他的活动半径受到限制了。别的林子只能等春天再说了。

  减少活动半径的另一个好处是节省粮食。少年带来的干粮确实不少,为营地增加了不少口粮。老人最喜欢吃压缩饼干,对酸菜味方便面也情有独钟。当然,因为少年被困在这里,他带来的口粮不够供应自己的。这让少年很尴尬。不过老人没说什么,可见他是个大度的人。他只跟化工厂的老板过不去。

  5

  几天之后,老人很严肃地宣布,他们断粮了。

  少年不信,在地窖掘地三尺,只找到几颗发霉的豆子。他又把背包翻个底朝天,居然搜到一块口香糖。

  “我俩不会饿死吧?”少年其实并不懂断粮意味着什么。

  “没那么简单。”老人说得轻描淡写,心里却非常清楚,必须出去寻找食物,不然真要没命了。

  两人分了口香糖。甜味给身体增加了力气,随后便爬出冰屋。在林中爬行很久,老人却在一棵山楂树下停下来。少年不明白这棵树的价值,回头看着老人。

  老人指着树下,“信我的,一起挖!”

  老人拨开厚雪,最先泛上来的是一些落叶,泥土的气息紧跟着散发出来。老人把落叶扬起来继续向下深挖。后来,老人的身体突然僵住,发出一声惊叫。少年吓了一跳。

  “有蛇吗?手被蛇咬了吗?”

  “不是蛇,让果子咬了一口。”

  老人双手捧出几颗红果子。少年明白了,学老人的样子开始挖雪。半天下来一共得到十六颗红果子。

  “我俩暂时死不了啦。”老人说。

  回到冰屋,下了地窖,老人烧开一壶雪水,把八枚红果子煮烂。当晚,他俩喝到了酸甜的山楂粥。然后,两人躺在木板铺上睡觉。到了半夜,少年的胃开始反酸,大口呕吐,把山楂粥吐了出来。

  老人一边给少年倒杯开水,一边说:“可惜了,可惜了。多好喝的山楂粥啊。”

  老人说着,自己也开始反胃,险些吐出来。

  6

  第二天去一片针叶林里找蘑菇,一无所获。蘑菇们都去了哪里,老人也说不清楚。在老林子里,蘑菇深受喜爱,鹿、狍子、老熊都不会放过它。几颗松塔让老人激动了一下,仔细一看是空的。不用猜,松子十有八九是让松鼠掏走的。松塔还是带回来做了燃料,填进火炉取暖。老人还带回一把鲜嫩的松针。少年第一次品尝到煮松针的味道。他敢说,这是世界上最古怪的汤菜。

  老人明白,松针不能顶替粮食,只能补充少量的营养。老人常年住在林子里,松针缓解了他的关节炎和气管炎,补充了维生素。

  第三天,老人和少年又虚弱地躺在地窖里,起不来了。

  “记住,假如我死了,你坚持喝热水,吃山楂,胃疼也要吃。还有松针,味道不好也要坚持吃。这样的话,你能活一个月,再有一个月春天就来了。”

  “你别死……”少年说。

  “现在还不能死呢,我说的是假设。记住我的话了吗?”老人问。

  “记住了,山楂、松针、热水……”少年重复着老人的话。

  “谢谢你来看我,给我带来方便面……”老人的唠叨让地窖里充满了暖意。

  “我死了你也能看见一颗星星落地,它是来找那颗小星星的……”

  “我能找到两块石头……是吧?我说的也是假设。”

  “假设成立。”老人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赶紧拾起几根松针嚼起来。

  老人果然没死。后来老人还爬起来往火炉里填柴。少年醒来时柴火不多了,这比没有粮食还可怕。少年把被子盖在老人身上,带上斧头爬出冰屋。少年爬进一片灌木林。咔嚓!咔嚓!斧头无力地落在树枝上,再无效地弹起来。少年绝望地重复着这个动作,他太需要一份鼓励了。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救命……”少年张望了一下,没看到人影。少年只当是饥饿产生的幻觉,继续挥动斧头。这次,一根枯枝被砍断了。少年叫了一声好,庆祝第一个胜利。

  “救……命……”又是一声求救,声音从少年身后传来。少年回头看去,一个人下半身深陷雪窝,头无力地垂在胸前,大概冻僵了。多了一个同伴,少年内心充满狂喜。

  少年爬过去,把这个人慢慢拖出来。经过漫长的爬行,休息,再爬行……他们终于挨到了冰屋的门口。

  7

  他像一根冰棍滑进地窖。他身材干瘦,满脸胡须,气质跟老人相似。

  最初他全身冰冷,后来开始发烧。少年让火炉重新燃烧起来,地窖里洋溢着温暖的气氛,足以让昏厥的人产生一个幻觉:春天来到了。

  他说着梦话。

  “春天……开工吧。”他说。

  老人似乎听见了他的话,歪倒在一旁应答着,“该种豆子了……”

  “我得继续找他,他毁了我的工厂。”

  老人沉默了,许久才说:“你还不知道吧?你找到他了……瘦子。”

  他喉咙里发出一阵混沌的响声,说不出话来,彻底昏厥了。老人的脸抖了抖,像一个冷笑。

  少年推了推老人,“嘿,我救了他,别怪我。他不行了,要死了。”

  老人闭着双眼,对地窖里发生的一切心知肚明,“喂他几匙山楂粥,别让他死。”

  少年舀了山楂粥给他喝。他的嘴角动了动,山楂粥渗入口中。他突然干咳几声,从昏厥中爬了出来。

  “我在哪儿?”他虚弱地问道。这句话显然不是梦话。

  “这地方不赖,离阎王爷挺近,我随时能送你下去。”老人说完也咳嗽起来。

  两人同时咳嗽,少年却昏睡过去了。

  8

  少年醒过来才知道他喝的不是可乐,还是那种倒胃的山楂粥。老人用汤匙喂给他的。

  地窖里又多了一些柴火,老人歪在火炉旁边看着他笑。老人的笑很疲倦,却是发自内心的欣喜。

  “你睡了两天。瘦子还睡呢,像猪一样……”老人的声音虚弱无力,不过在狭窄的地窖里非常清晰。

  瘦子造访,老人的精神好多了。

  瘦子已经成为老人生活的一部分。最初,寻找坠落的星星是老人生活的全部。这个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停止过。后来,寂寞找上门来。他会追赶闯入森林的小火车,直到心肺要炸裂了才罢休。一群南迁的大雁在水潭旁边休整了几天,水潭里的鱼虾营养丰富。他兴奋得彻夜难眠,后半夜摸到水潭旁边,为它们撒下一捧粮食。他的粮食金贵,只能献出这么多。大雁飞走后在他心里留下一块空白,他在水潭旁闷坐了一天。再后来,连远方的狗叫都能让他激动不已。有一天,瘦子的身影终于又出现了。瘦子正一瘸一拐地走上山脊,眼看又错过找到他的机会。其实他很愿意陪瘦子周旋几天。他故意挥着木棒敲打一棵椴树,瘦子居然没听见,转眼不见了。老人索性大声喊起来,喊声在群山中回荡,瘦子也没再现身。老人明白,这一别又要很久才能再见。瘦子是个没有方向感的路盲。

  瘦子确实一直 “迷路”。瘦子本来打算收工了,明年春天再重返林区。可是那场大雪把他也困在了这片林区。瘦子风餐露宿,在几片林子之间暴走,几乎耗尽了体能。后来,一缕青烟为他指出了“正确的方向”。他全力朝那缕烟的方向爬过去。找到冰屋时,他终于冻僵了。

  瘦子高烧不退,连梦话都说不出来了。老人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要等他苏醒过来。在没看到“纵火犯”之前,老人不允许他下地狱,更不允许自己死在他的前面。老人用山楂粥和热水拉住瘦子,让瘦子卡在地狱门口。少年却不停地坠落,虚空、失重……朝地狱的方向走了两天,也被老人拽了回来。

  “你别落下去,挺住。”老人趴在少年耳边说。

  “我太累了,落下去就轻松了。”少年终于明白了星星们的苦衷——没有依傍的悬停太累,流星选择的是放弃也是解脱。

  “你能走出去。春天快来了……”老人说。

  老人也一度陷入昏迷。后来,梦见瘦子狠狠地敲打冰屋,老人终止了坠落。

  “你又活过来了。”少年跟老人打招呼。他对老人无能为力的时候,奇迹自己发生了。

  “那个伙计把我吵醒,救了我的命。他还没抓到我,不会放我去见阎王爷。”老人看着瘦子,悲喜交加。

  “他现在没力气抓你,我都替他着急。”少年想笑,却笑不出声音。

  9

  一天、二十天,或者一个月过去了。瘦子的呼吸大概已经停止,追赶的脚步却没有停下。少年在昏睡,看不到那颗流星的坠落,它的坠落显得犹疑不决。一阵清越的鸟鸣把老人唤醒了。

  老人侧耳细听,微弱地说:“大雁,大雁回来了!”

  少年睁开眼睛,问道:“谁回来了?”

  老人说:“春天回来啦!快出去接……”

  少年积攒力气,好不容易爬上木梯,却很容易地滑下来。他没放弃,攀住木梯继续向上爬。后来,老人趴在木梯上把他托举上去。这个瘦小的孩子现在比一头熊还重。少年很快把几个消息送回到地窖,是几个自相矛盾的消息。

  “雪薄了,没化尽呢……”少年说。

  “哦,它们回来早了。”老人叹了口气,为那些性急的鸟担忧。如今的气候怎么了,大雁都回来了,为什么还有雪。老人愤愤不平。

  “天上没大雁,又下雪了。”少年说。

  “大冬天的,哪能有大雁的叫声呢?我听错了。”老人想,饿晕了,听觉出了问题。

  好消息和坏消息都模糊,互相打了折扣,让老人和少年纠结再三。

  10

  一簇嫩绿的豆苗在角落盛开。

  去年秋天撒落的一把豆子,竟然发芽了。老人爬到豆苗旁边,热泪盈眶,喘着粗气说:“春天,是春天了!”

  老人把豆苗一根一根拔出来,塞到少年嘴里,“吃下它,爬出去。雪化了,你能爬出去……”

  少年紧紧抱住老人,细细咀嚼着豆苗,一股绿色植物的味道在地窖里弥漫。

  雪停了,新雪映照寒夜,四周一片惨白。少年爬出林子却闯到寒潭来了。他累坏了,蹲在岸边喘息不止。冰雪依旧覆盖寒潭,倒是岸边蹲着一片灰褐色的大鸟。一场雪下来,它们打扮成白天鹅的样子,个个身披斑斑点点的白纱。大鸟们似乎在睡觉,头藏进翅膀里面,姿态非常安详。少年屏住呼吸,生怕惊动了大鸟。

  一阵寒气袭来,少年憋不住,咳嗽起来。可是,那些大鸟还是一动不动,保持着从容的阵形。少年试探着拍打身边的那只大鸟,大鸟竟然无动于衷。其实,所有的大鸟都冻僵了。那件薄纱只是好看,却挡不住寒气。

  它们确实回来早了,偏偏又赶上这股寒流。它们打算在水潭旁休整半宿,这个水潭它们很熟悉,去年南飞时在这里休整过。可是它们刚刚落下,一阵风雪紧跟着也落下来。最初,它们之间互相欣赏雪白的薄纱。后来,它们都睡着了……

  少年很难过,把大鸟一个一个抱起来,放在一起。分开睡太孤单了,挤在一起睡才踏实。做完这些,少年耗尽全身力气返回冰屋。老人说过他在某个地方藏着一个爬犁,少年打算用爬犁把大鸟们运到冰屋里面。让这些大鸟陪着老人,老人就不寂寞了。

  漫长的爬行,少年终于爬回冰屋。他喘息一会儿,才对着地窖口里面喊道:“大雁回来了!十八只!”

  老人抬起眼皮,用力问了一句:“那我怎么听不见叫声了?”

  少年无语了,不忍心把大雁冻僵的坏消息告诉老人。少年问老人爬犁藏在哪里,老人一时回答不出,他刚刚积攒的力气用光了。

  这时,地窖上面偏偏传来一阵清越的雁叫。

  “我还是说对了,春天来了……”老人说完这句话,便朝着大地更深处坠落下去。他坠落时的表情安详、幸福。

  11

  嘎!嘎——

  雁叫响彻林区,把冻僵的树木也叫醒了。少年怀疑这是幻觉,他明明看见那些大鸟都冻僵了,是他把它们堆放在一起的。难道刚才看见的全是假象,大鸟们是故意装死,逃避了他的“袭击”?他把它们抱在一起的时候,它们的表演继续进行,又一次瞒过了对手……少年的心中涌动着屈辱。

  其实,大雁不会设计骗局。大雁拥挤在一起,冻僵的身体互相取暖。它们都梦见一座闪着银光的冰屋,冰屋里温暖如春。头雁第一个醒过来,它唤醒了其他同伴儿。十八只大雁回味着温暖的梦境,陆续升入夜空,围绕那座冰屋盘旋辗转。冰屋闪耀银光,如一颗巨大的星星。最后一个危险的寒夜熬过去了,它们离家越来越近。

  少年仰望夜空。大鸟飞临屋顶,在幽兰的夜空低回、盘旋。它们开始表演飞行技巧了。大鸟们的演技让少年的内心夹杂着屈辱和惊喜。

  一颗流星擦亮北方的夜空,朝大地坠下来。雁群似乎得到了提示,迅速组成人字形的阵势,做出一个簇拥的姿态朝那颗流星飞去。流星从容地坠落,砰地砸在少年心头,发出一阵响亮的回声。天,唰地亮了,一片浅绿的山野在少年眼前打开。

  选自《儿童文学》(经典)

  • 上一篇文章: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