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约架
作者:简 平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都说狗急了也会跳墙,那么,熊急了会不会跳墙呢?
  熊不知道。
  熊只知道不断地跟自己说,忍吧,再忍忍吧,不忍又能怎样呢?别人也不都是一样吗?反正,自己就是这么个熊样了。其实,别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大帮“熊出没”呢。
  熊是盛强大的绰号,这个绰号已经叫熟了,如果现在有人不叫熊这个绰号而叫盛强大的大名,一准会让大家笑得前俯后仰。当然,笑得最响,响到直刺耳朵的就是路文轩了。
  在路文轩面前,盛强大总是战战兢兢,从来不敢抬起头来,路文轩想要什么,他不敢不给,要是他稍稍犹豫,路文轩的拳头便马上就会挥过来。
  说起来,盛强大的个头还比路文轩高呢,手大脚大,壮壮的样子。跟盛强大比起来,那路文轩简直就是一只小猫了。老师和家长们都说,路文轩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文文静静,皮肤白白的,圆圆的脸上架了副眼镜,是个很斯文很书生气的孩子。班里的同学听了,都默不作声。
  路文轩长得文静瘦小,但不容置疑,他有着极大的气场,这气场强大到就像十二级台风,可以将所有的同学都掀翻在地。这是因为路文轩握有生杀大权——他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老师们授权他负责每天检查同学的作业。学习成绩是老师们最最关心的,考试分数不仅决定着学生的命运,同时也决定着他们的命运,所以,老师们当然会严格把关,绝对不会选错人的。没有人不承认,路文轩是班里的尖子生,属于公鸡中的战斗机。那天,老师宣布路文轩负责每天检查同学的作业,而任何同学不得违抗时,路文轩激动得当场掉泪,结果,老师也掉泪了,同学们也掉泪了,教室里窸窸窣窣,抽抽嗒嗒,一片用力吸鼻子的动人声音。
  哭得最唏里哗啦的是盛强大,他一边吸鼻子,一边想,现在这世界上有两个人最可怜了,一个是路文轩,他瘦小得像一只猫,却要担负如此重大的责任,换了他吓也要吓死了;一个是他自己了,他知道自己功课马马虎虎,中不溜秋,有时,为了玩他最喜爱的拼图游戏,他是宁愿不做作业的,以后碰到这种情况,还不知路文轩会怎样对他呢。
  很快,盛强大就知道路文轩可以怎样对待他了。
  周末,学生们照例获得特别福利,那便是加倍的作业,真正是题海汹涌,淹死人都看不见。从星期六早上开始,盛强大一直在做语文老师、数学老师、英语老师、品德与社会老师、科学自然老师布置的习题,这次,甚至体育老师、音乐老师、书法老师也来凑热闹了,要撑100个俯卧撑,要唱100首串烧主题歌,要写100个“天”字毛笔楷书。盛强大为了支持路文轩的工作,强迫自己坚决不想拼图游戏,脑子里除了作业还是作业。到星期天晚上,写完作文、做完俯卧撑后,盛强大已经实在招架不住了,一边胡乱地边唱边记下100首串烧主题歌的歌名,从《我的未来不是梦》到《梦想起航》到《梦一场》到《梦的翅膀受了伤》,一边昏昏欲睡地打开习字簿写下100个胖头胖脑的“天”字。他都不记得最后自己是怎么爬上床去睡觉的,但他感到很欣慰,这下对得起路文轩了。
  新的一周开始了。
  盛强大刚要走进教室,路文轩一下拦住了他,“把作业交了才能进教室!”
  担负起检查同学作业重任的路文轩几乎变了一个人。比如,他穿起了增高鞋,个子因此显得高了不少,很有些威武。比如,他说起话来非但提高了音量,还提高了力度,原先只传到第三排的声音现在可以穿透到隔壁教室。又比如,他摘掉了原先吊在书包带上的可爱的小铃铛,说这太幼稚了。
  盛强大从书包里掏出一大摞的作业。路文轩严肃地一一过目。突然,他大叫一声:“你的毛笔字没有完成!”
  盛强大脱口而出,“怎么可能,我肯定写了的,而且我妈还帮我数过,不多不少正好 100个字!”
  路文轩的声音更响也更严厉了,“你别想蒙我!你看看,你写的字又胖又肥,这是颜真卿的颜体,不是柳公权的柳体,老师布置的楷书是柳体,是那种精瘦精瘦的字体,很骨感的!”
  盛强大不甘示弱,“我就喜欢肉肉的胖子,不喜欢骨感的瘦子,不可以吗?”
  只见路文轩瞪大了眼睛,声震如雷地吼道:“什么?你敢违抗我?”说着,他将盛强大的习字簿狠狠地撕了个粉碎,然后,朝他脸上扔过去。
  盛强大顿时愣住了,他根本没有想到路文轩会这样待他。他伸出手去想抓住那些碎片,但没站稳,一个趔趄,摔了个四脚朝天。
  路文轩瞄了盛强大一眼,轻蔑地说道:“瞧你个熊样!”
  班里其他的同学一开始显然也跟盛强大一样被吓懵了,都不敢出声,有的捂住嘴巴,有的闭起眼睛,有的捏紧鼻子,可不多会,不知谁先起的头,对着躺在地上的盛强大大笑起来,还学着路文轩说:“瞧你个熊样!”
  这时,有人叫了一声:“老师来了!”
  路文轩立刻转过身去,向老师敬了个礼,“早上好!报告老师,今天的作业我全都检查了。盛强大没有完成书法作业,我批评了他,他就耍赖躺地上了。”
  还没缓过神来的盛强大再次愣住了。没有想到,路文轩回转头来,向他伸出手去,同学们再次哄笑起来。待盛强大被路文轩拉起来后,他才忽然感到气愤难当,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去接住路文轩那只汗津津的手,他骂了自己一句:“瞧你个熊样!”此时,上课铃声响了,他看见路文轩抬头挺胸地坐在位子上,还用一只手按摩着心脏,仿佛倒是他受了惊吓。
  如今,盛强大就是一头窝窝囊囊、看见路文轩就会浑身发抖的熊了。
  “熊,今天路文轩会不会整我啊?”
  问这话的是李小白。
  现在,别的同学也跟熊一样,每天早上跨进教室的时候总是战战兢兢的,怕遇上路文轩这只拦路虎。
  李小白语文很好的,还会写诗,他说他将来要做像李白那样的大诗人。所以,听到他的问话,熊反问道:“你会像李白那样喝酒吗?”李小白摇摇头,一派茫然。熊说:“喝了酒就有胆量了,叫来李白帮你,用黄河之水天上来浇他个落汤鸡。”李小白说:“我哪敢啊!”熊笑笑说:“你还叫我熊呢,你不也是熊吗?”
  真叫是怕啥来啥。李小白果然被路文轩拦下了。路文轩一科一科地检查起他的作业来。李小白站在教室门口,脸色都发白了。熊则低下头来,加快步子,溜进教室。
  熊看见路文轩把李小白的作业簿一本一本地看过去,好一会,才还给他。没想到,李小白一边去接,一边迫不及待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下可不得了,路文轩立刻发飙了,他的声音那么尖利,熊觉得就像刀子一样。“你给我站住!把语文作业本再拿出来!”李小白抖抖索索地去掏本子,不知怎么回事,熊也觉得自己发起抖来。路文轩吼道:“我本来想放过你的,可你竟敢叹气,你是不是对我不满?告诉你,你的语文作业根本没完成!老师让写周记的,你看看你写了什么,不是周记而是诗歌!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李白了!”
  熊伏在桌子上,把头深深地埋在胳膊里。他在心里说:“老师又没有说过写周记不可以用诗歌写。”这句话明明是他在心里说的,可天晓得怎么会让路文轩听见了。路文轩朝他冲了过来,他还没把揪他的手伸到他跟前,熊自己就已经乖乖地站了起来。
  路文轩说:“我要罚你款!十块钱!明天早上带来给我,不带来的话,哼哼!”
  熊毫无反抗地跌坐回椅子上。
  这一天,熊一直深陷恐惧之中,脑子里全是路文轩的“哼哼”声。路文轩索要十块钱,熊是不敢不给的,可这钱到哪里去弄呢?问爸妈要肯定不行,他们会打破砂锅问到底,非得要弄明白这钱派什么用场的。上次,他问爸妈要钱买电影票,爸妈立刻抛出一大串的提问:看什么电影?在哪个电影院看?跟谁去看?为什么要看这部电影而不是别的电影?这部电影适合未成年人看吗?电影里演男女主角的是谁?有没有被国家广电总局列入劣迹艺人名单的?里面有没有早恋?有没有暴力?有没有变态?……没完没了的问题像四面八方涌来的潮水,将熊给淹没了,他捂住耳朵,扑倒在了沙发上。没有想到的是,后来,当初约他一起去看电影的李小白跟他说,那天他去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看见他的爸妈就坐在电影院对面的麦当劳快餐店里靠窗的位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玻璃窗外,显得鬼鬼祟祟的。熊叹了口气,心想还好最后放弃了偷偷去看电影的计划,不然就会被逮个正着。可是,他觉得有一种非常沮丧的感觉。要是现在问他们要钱,并告诉他们是因为受到班里同学的欺负和威胁,那打死他也不会干的。他绝对不会让爸妈知道这一切,要是他们知道自己是个熊包,那还有什么脸面!他们会说他没有出息,没有男子汉的味道,甚至还会说没有做人的尊严。其实,这些话他妈妈已经说过一回了,当然不是说他,而是说他爸爸——他爸爸有一次抱怨他的顶头上司无端朝他发火,劈头盖脸破口大骂,但他怕报复怕惹上更大麻烦,只能忍气吞声。
  晚上,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直到最后决定明天不吃早饭了,把爸妈给他买早点的钱给到路文轩,这才精疲力竭得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熊果真没有吃早饭,当他经过平时他买早点的那个摊位时,他远远地就闻到了茶叶蛋、生煎包和黑豆浆的香味,甚至他以前很讨厌的炸油条都没了油腻味,飘散出清香来。他听见自己的肚子里发出咕咕的声响,他快步奔跑起来,还不断地将冒出来的口水嘶嘶地吸进嘴里。
  熊走进教室的时候,路文轩话也不说地朝他伸出手来。熊将一张被他捏得皱巴巴的十元纸币放进路文轩摊开的手掌里,他的手有点颤抖。路文轩看了一眼,皱起眉头,发出一声“哼哼”,“你是不是很不心甘情愿啊?一张钞票都快被你捏烂了,这还能用?明天再拿一张新的来!”
  熊当天晚上做完作业后,开始拼装他的地球仪。学校搞艺术节,要求人人参加,熊既不会唱歌跳舞,也不会乐器绘画,所以他决定还是玩他的拼图游戏,这次可不是一般的平版拼图,而是立体的,要一块一块地拼出一个圆溜溜的地球仪来,这可真有难度和挑战性的。好在熊在这方面是个超级玩家,他从一堆散乱的拼板里,眼疾手快地挑出可以组装拼接在一起的,然后准确无误地一块块嵌扣起来,眼见着一只可以转动的地球仪在他手下逐渐显现出来,七大洲四大洋各就其位,毫无差错。熊看着自己的成果,开心不已,将别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在熊又一次经过早点摊位时,他猛地想起了路文轩昨天对他的要胁。他憋住呼吸,不闻不嗅,免得让那一股股飘散着的香味动摇自己。他拎着地球仪,头也不回地飞快跑过摊位,他一步都没有停歇,一口气跑进了学校。
  路文轩在教室门口拦住了他。
  还没等路文轩开口,熊却莫名其妙地自己先说了一句毫无来由的话,“我没吃早点。”
  路文轩用冷冷的眼光看着他说:“你吃不吃早点我才不关心呢,把东西拿来就是!”
  熊把拎着地球仪的手换过来换过去,左掏右掏的,总算在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元的纸币来。当他将纸币交给路文轩时,他还是颤抖了一下,以至此刻他抱在怀里的地球仪也震动了一下。
  路文轩二话不说,眨眼间飞快地一把将熊的地球仪抢了过去,他说:“你的钱还是又破又脏,这地球仪就算抵了归我了!”
  熊当即伸手去抢,路文轩的拳头马上就挥了过来。熊歪头让开。路文轩高高地拎起地球仪问已在教室里的同学:“你们说,这只地球仪是不是我的!”熊叫着:“是我的!这地球仪是我的!是我拼出来的!”可是,没有一个同学发出声来。这时,路文轩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刺痛了熊的耳朵。
  熊摇摇晃晃地走进教室,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座位上。
  现在,熊知道了,狗急了会跳墙,熊急了同样也会跳墙。
  熊决定奋起反抗。他要鼓起自己全部的勇气和力量,向路文轩约上一架,决一雌雄。
  周末,从来不愿意与爸妈一起逛超市的熊,一反常态,对爸妈说,他要陪他们去超市买东西。爸妈睁大眼睛,仿佛看到太阳真的从西边升了起来。每到周末,他们总会去超市购物,然后把家里的冰箱塞得满满的。他们以前还会叫上熊,可后来叫不动了,熊不是说来不及做功课,就是说自己不舒服,头痛胃痛,手脚和肚脐眼都痛。
  熊跟随爸妈在超市里看过来看过去。爸妈是看哪样东西便宜,看是不是在保质期内,而熊则是看哪样东西拿在手上更有威力——他要买一件最为强大的武器。
  在厨房用品处,熊看中了一把菜刀,但妈妈说,我们家里的菜刀又没钝掉,把他给拉走了。
  在五金和小家电处,熊看中了一把榔头,但爸爸说,你做手工活不就是拼个图吗,哪需要用得上这么大的家伙,把他给拉走了。
  在健身器材处,熊看中了一只哑铃,但爸爸妈妈齐声说:“你还会锻炼?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算了吧!”可熊站定了脚步。他说:“从今天起,我会好好锻炼的,我要用哑铃练出力气来,挥出去能砸得烂路……”妈妈睁大眼睛问道:“什么路?”熊想了想说:“不管是柏油路还是水泥路!”妈妈一下子笑出声来,“你就吹牛吧!”可熊还是坚定地站在那里,挑了个最大的哑铃,不容分说道:“我就要买这个,我要练出八大块腹肌,还要练出硬梆梆的手肌和臂肌!”说着,他抬举手臂,握紧拳头,突起胳膊。这下,爸爸也笑了起来,用手敲敲他的手臂说:“什么手机、笔记,这叫肱头肌!”
  爸爸妈妈最终没能拗过来了倔劲的熊,给他买下了那只沉沉的哑铃。
  这只哑铃真沉啊,熊没有气力一直拎着,只能用两条手臂把它托在胸前。他想,他要马上开练,他要在与路文轩约架决斗时,将这只沉沉的哑铃狠狠地向他砸去。
  就在他们走向收银处的时候,熊突然发现路文轩与他的妈妈也在超市里。路文轩像一只小猫一样软软地靠在他妈妈的手臂上,他的眼镜碰着妈妈了,他不断地去扶正,他的手里还抱着一只显然是新买的还没拆去塑料包装袋的长毛绒小熊。他一点没有了在教室门口检查同学作业时的一脸凶相,他抱着那只长毛绒小熊,一会儿摸摸它,一会儿拍拍它,无限温柔,让熊看得彻底傻了眼。
  熊关上房门,开始练起哑铃来。
  举起。放下。举起。放下。再举起。再放下。
  他呼哧呼哧地跟自己说:“再来一次!”
  终于举不起来了,熊满头大汗地累倒在了床上。不过,他感觉自己真的开始有了力量了。
  熊闭上眼睛,想象起他跟路文轩约架的情形来。
  那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斗!路文轩使出了全部招数,当然,熊也决不罢休。刀光剑影。干戈霹雳。学校操场的场景渐渐拉开了,有了更加广阔的战场。沙丘,竹林,栈道。风沙漫漫,竹海翻动,天堑危难。路文轩和熊越战越勇,越战越烈,呼啸着向空中腾起。这时,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动画片《功夫熊猫》里的熊猫阿宝和雪豹大龙,只是分不清他俩究竟谁是谁。只见阿宝和大龙一个飞身,大龙一脚踹毁了楼屋,碎片四溅,掀起的尘埃引发了爆炸,阿宝则接住乱飞的砖瓦反投过去,并向大龙射出暴风雨般的弓箭。这时,大龙咆哮着向天空深处蹿去,阿宝乘上火箭急起直追,并扔出了最最厉害的武器——一只巨大无比的哑铃。世界突然间沉默起来,随后,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大龙被砸落在地。
  整个世界再次沉默了。无声无息。
  不知过了多久,阿宝和大龙都卸下沉重的战衣,拉下了盖住脸面的头盔。他们对望了一眼,发现已经不是彼此,而是路文轩和熊。
  路文轩手里抱着长毛绒小熊,温柔斯文。
  熊提着转动着的拼图地球仪,昂首挺胸,自信满满。
  如梦方醒。
  熊觉得豁然开朗,一下子明白了许多:原来,路文轩也好,他自己也好,先前的样子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就像刚才的阿宝和大龙,便是他想象出来的,而想象出来的东西又总是像真的一样,往往分不清真假,人是很容易将想象中的自己当成现实中的自己的,因为常常需要凭想象来面对现实,让一切变得可以有利于自己,帮到自己。这就颠倒了,一颠倒,什么就都乱了套,真的变成假的,假的变成真的了。所以,现在的路文轩和熊也不是真的,都是他们自己想象出来的,真的路文轩和真的熊其实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样想着,熊心里就有底了。他浑身来劲,他知道该怎么战胜路文轩了。他决定明天一到学校就向路文轩约架,同时,他也想好了决战时刻应该带上哪件武器——这可是他的制胜法宝。
  路文轩完全没有想到,今天,熊放在他手里的不是崭新的十元纸币,而是一封挑战书,上面写着时间和地点:午饭之后,大操场。熊竟然没有了平时的战战兢兢,畏畏缩缩,他站得那么挺直,那么气势不凡。
  路文轩不屑地瞄了熊一眼,说:“你不就是想约架吗,我还会怕你?瞧你个熊样!哼哼!”
  熊和路文轩约架的事情像风一样在班里立刻传开了,大家交头接耳,纷纷摇头,都预测此战熊必输无疑。李小白着急地不断示意熊放弃这等愚蠢的行为。整个上午,教室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人人觉得心跳加速,只有站在讲台上教课的老师浑然不知。
  吃了午饭后,大家就急不可耐地朝大操场涌去。
  熊已经等在了那里。
  路文轩从操场那头走过来,看架的同学立刻让出一条道来。
  路文轩直直地走到熊的面前,用挑衅的口气说:“来啊,你不是约我打架吗?”
  熊的两只手背在身后,他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得砰砰响。
  “怎么啦?没有胆量了?熊!”路文轩轻蔑地叫了他一声。
  “谁是熊?我叫盛强大!”
  路文轩立刻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
  有同学也跟着笑起来。
  盛强大大喝一声:“路文轩,你不要再笑了,你以为我们都是可以被你嘲笑的人?我告诉你,你错了!”
  路文轩的笑声更加刺耳了,“算你强,那你来啊,别躲躲闪闪的,把你藏在背后的手伸出来,让我看看究竟有什么秘密武器!”
  盛强大呼地将两只手甩到身前——他摊开空空的手掌说:“你又自己想象了,想象我会拿什么武器攻击你,但你的想象欺骗了你!”
  路文轩一下子有些发懵。
  围观的同学也面面相视。
  路文轩不一会便回过神来,他将拳头捏得紧紧的,一副准备动手的样子。他朝盛强大逼近一步,圆圆的脸胀得通红,镜片后的眼珠瞪得好像要爆出来。
  盛强大没有退缩。他看着这个要向他挥拳过来的男孩,想起在超市里看到的情景,那时他抱着长毛绒小熊,温柔地依偎着妈妈。可现在他咬牙切齿,扭曲着自己的脸,尽量显得面目狰狞可怖。是什么让他以为在学校里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他要把自己想出来的答案告诉他!
  盛强大依然摊开着空空的手掌,他一字一顿地说道:“路文轩,其实你知道自己并不强悍,你是为了镇住大家,让大家服从你,听命你,而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个小霸王,可你的威力,你的强大,都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你把想象出来的自己当真了,而我们也犯了错误,也把一切想得跟真的一样了,是你,是我们,一起把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觉得自己很强大,人人都怕你,没有谁能阻止你,结果你连自己也阻止不了了,这是一种盲目的力量。而我们怕你,是因为人人都这样做,成了习惯,也就真的怕你了,觉得这么做才明智,所以我们也是盲目的!其实,你回家后,因为没人相信你是个小霸王,你就变回你自己了,可我们却看不见!”
  路文轩的额头渗出汗珠来,汗水滴落,他的眼镜不断地从鼻梁上往下滑,他的声音也开始掉落了,他皱着眉头发问:“你什么意思?”
  现在是盛强大朝路文轩逼近了一步,他把脸凑过去,紧盯着他看,忽然,他嘲弄般地说道:“你不就是一只粘粘乎乎的小白猫吗,还架了一副小眼镜!”
  围观的人群里发出了笑声,“架了一副眼镜的粘粘乎乎的小白猫……”
  趁着路文轩还没发作,盛强大乘胜追击,“我在超市看见过你,温柔地把脸贴着你妈妈的手臂……”
  人群里的笑声更响了,“哈哈哈哈,温柔地贴着妈妈的手臂……”
  “你胡说,根本没这事儿!”路文轩奋起反击。
  “我还看见你手里抱着一只长毛绒小熊,摸啊摸呢!”盛强大知道自己的话说得刻薄而残忍,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路文轩已经不是真实的了,就如同一张不存在的废纸。
  “哈哈哈哈哈哈!”嘲笑声越来越响了,“还抱着一只长毛绒小熊,摸啊摸!哈哈哈哈哈哈!”
  哪个孩子不喜欢长毛绒小熊,有人晚上还得抱着睡呢,但这个不可一世的小霸王原来也是这样,那可真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在一片嘲笑声中,路文轩无力地放下了挥起的拳头。
  就在这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路文轩一下趴倒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他毫不掩饰,哭得昏天黑地,眼泪鼻涕混在一起,把他圆圆的脸弄得脏兮兮的,眼镜顺着泪水彻底滑落了下来。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整个身体因为挣扎而颤抖不已。但是,围观的同学根本不肯放过他。
  “小呀么小熊熊啊……”
  “小熊熊找妈妈啊……”
  “找到妈妈要抱抱啊……”
  大家嬉笑着一哄而散。
  约架以盛强大的完胜而告终,他不费一刀一枪,连个小指头也没动一下,便让平时逞凶称霸的路文轩趴倒在地。
  盛强大成了英雄,他在同学们的簇拥下跑回教室。
  可路文轩依旧在不停地哭泣,他用手捂住脸,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他的想象已经破灭,那个小霸王也随之消失了。现在的他,可怜而无助,他甚至没有力气站立起来。这时,闻讯匆匆赶来的老师搂住他的肩膀,一个劲地问他出了什么事情,有没有受到委屈,是不是被人欺负了。路文轩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拨开了老师的手。
  整个下午,盛强大都看见坐在他前面的路文轩耷拉着头,蔫蔫地伏在课桌上。渐渐地,他感觉心里不安起来,他在约架中嘲笑了路文轩依偎着妈妈,嘲笑他是一只架着副眼镜的小猫,还嘲笑他抱着长毛绒小熊。他本来只是想捍卫自己的尊严,教训一下霸道的路文轩,没想到,结果让他成了全班同学嘲笑和蔑视的人。如果跟直接将哑铃砸到脸上相比,他的那些刻薄、残忍的话其实杀伤力更加严重。他击败了路文轩,难道现在要改成由他来做小霸王?
  临近下课的时候,盛强大往路文轩的课桌里丢了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再约一次好吗?课后踢场足球,我和你在同一个队里!”
  路文轩回过头来,对盛强大微微一笑。
  • 上一篇文章: 犬祭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