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风筝滑过太空
作者:杨 鹏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科幻小说
 
 
  “多多,大风筝飞得起来吗?”
  眉子拉着杨歌的衣角,仰着头稚气十足地问。透过那小小头盔的透明玻璃,可以看见她那大大的眼睛纯净地一闪一闪,犹如远方平静如镜的湖泊。
  “当然”,杨歌小心翼翼地回答,他害怕妹妹说出什么不吉祥的话。接着,他又纠正眉子的发音,“不是多多,是哥哥。”
  眉子刚六岁,最近才掉两颗牙,说话总漏风,“哥哥”两个字她一不小心就说成了“多多”。
  远处有几对情侣和几位老人站在茂密的树林边向这两个孩子张望。他们都戴着头盔。眉子很聪明地不说话了,她的目光萦绕着杨歌手里的风筝,她怕把哥哥惹急了杨歌不让他看放风筝,赶她回家和布娃娃玩,那多没意思。
  天空是钢蓝色的,没有云,雪白的阳光发洒下来,影子缩到了孩子的脚底下,他们的头盔有些发烫。有一条小溪从远处蓝色的湖里流淌而出,哗哗作响,银亮银亮。杨歌牵着眉子的手跳过小溪,青草柔软地拂弄着他们的脚踝,六瓢甲虫和花蝴蝶在他们脚下的草地上飞舞,嗡嗡的声音使人顿生眩晕之感。
  “自(这)里的风紧(景)真好看!”
  眉子小小的脸蛋呈现出成人一般陶醉的神色。
  “好看什么,都是假的。”
  杨歌不屑地说。他今年13岁,上初中,是个小小男子汉了。早在他上小学四年级的时,电脑老师就告诉他这个城市里所有的花草树木都是塑料制品,天空是一个巨大的塑胶罩子,它的钢蓝色是利用了光学原理通过结构复杂的机器人工合成的,而那日复一日朗照城市的太阳,也只不过是挂在城市上空的一个很大的聚光灯。湖泊和小溪里的水都是自来水。至于森林、飞鸟、甲虫、蝴蝶,只不过是用来妆点城市的、海市蜃楼一般的全息幻影。它们看起来很近,其实像地平线一样,看得见却永远走不到。
  “假的?多多(哥哥),你说自(这)里的风紧(景)是假的?”
  眉子疑惑地问。她太小了,当然没法理解眼前的一切,她又问:
  “森宁(林)里有小白兔吗?多多(哥哥)?”
  杨歌不吭声了。小白兔,那是童话里才有的动物,早就绝迹了。这个城市,除了人是活的,一切都是没有生命的。杨歌懒的再回答眉子没完没了的提问了。
  “你站住别动,把风筝举起来,我叫你放手你就放开来。”
  杨歌把风筝交给了眉子。这可是一架真正的风筝,它的骨架是用真正的竹子做的,它的形状是一只大鸟,浑身被漆得乌黑发亮,只有两个眼珠子是白的,威风凛凛地傲视着周围的风景,有几个戴头盔的老人与孩子走过来,他们好奇地想看看这两个小家伙手中的玩意儿是什么?有一个比眉子大点的男孩甚至问:
  “这是鸟吗?它为什么不飞呢?”
  眉子将大鸟高高地举过头顶,甜甜地,神气十足地说:
  “再过一下子大风筝就要飞了,飞得好高好高。”
  杨歌却没有理会那些好奇的人,他左手举着雪白的线团,右手牵引着在阳光里一亮一亮的白线,在柔软的草地上迎着阳光飞跑起来,他听见呼呼的风声,他在心中热切地喊着:
  “飞吧,飞吧,飞吧……”
   
   
  两个星期以前,杨歌和这个城市里大多数孩子一样,不知道风筝这种古老的玩具为何物。
  那天下午,杨歌帮助妈妈收拾房间,眉子在一旁和布娃娃玩,在这个城市,每一位公民,无论男女老少,都是从试管婴儿生长起来的。他们一出生就被年轻夫妇领养,和他们名份上的父母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那天他们等妈妈走了就在房间里胡闹,眉子眼尖,看见墙角里一大堆一起上面有一样白花花的东西,于是她问杨歌:
  “多多(哥哥),你看那是什么?”
  杨歌跑过去将那白花花的东西捡起来,那是一本书,一本旧书,沾满了尖垢,杨歌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书,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嘬着嘴将灰尘吹去,又用手轻轻摩挲,软绵绵的书在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好奇地打开书,纸香扑鼻而至,勾起他内心深处对远古时代朦朦胧胧的憧憬和向往。
  旧书的书页有些发黄,上面印着一排排整齐的、黑豆子似的文字,全部静止不动,不像他们通常在电脑荧光屏里看到的那样,顺序总是移动。并且,读到后面,翻回来看前面一页时,刚刚读过的那些字仍然原封不动地停留在那里,这可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旧书上的文字是远古时代的方块文字,如今除了专门钻研古汉字的专家,真是没人看得懂了。
  杨歌读天书似地一页一页好奇地向后翻。书上有许多图片,图片上有森林、峡谷、沙漠、冰山。不知为什么,杨歌相信图片上的都是真的。另外,图片上还有早已绝迹的动物,比如说大象、鲸鱼、老虎、长颈鹿、鳄鱼,还有眉毛一天到晚挂在嘴上的小白兔。杨歌看它们就像看到侏罗纪时代的恐龙一般稀奇古怪。
  下午的光阴悄然流过,书像磁铁一样吸住了杨歌,一张彩色的图画使杨歌感到惊讶,他看见画上有两个孩子,他们看上去和他差不多。不过他们并不穿银灰色的太空服,也不戴防宇宙射线的头盔。不,男孩穿着白色T恤和深蓝色短裤,女孩穿着米黄色裙子,显得很凉爽。他们的脸上,都荡漾着微笑。
  “他们穿那么少,不怕被宇宙射线击伤吗?”
  杨歌心里暗暗吃惊,不过这还不是最奇怪的事情,他看见书里的那个男孩子手拿一个大白线团,一根长长的白线从他手里飞出,白线的另一端牵引着湛蓝的天空中的一只大鸟。大鸟展翅飞翔,显得很惬意。
  “这是真的鸟吗?如果是真的鸟,它的脖子上为什么要用线拴着如果是假的鸟,它又是怎么飞起来的?”
  整个下午,杨歌坐在阳光里苦苦思索这个艰难的问题。
   
   
  这一天是休息日,窗外的天空蓝得像水晶,鸟儿的幻象叽叽喳喳的飞过,不留一点痕迹。杨歌今天不用坐在电脑前面学习了(现在的孩子都不上学校,城市里也没有叫学校的地方,电脑就是孩子们的老师)。杨歌起了个大早,带着他的那本书,到科学博物馆找到了林白爷爷。林白爷爷是杨歌的忘年交,杨歌没事就找林白爷爷玩,林白爷爷没是就带则后他参观博物馆。杨歌对博物馆里的防盗、监测系统了如指掌,他能将馆中所有系统的口令和密码倒背如流。
  杨歌见到林白爷爷时他正在摆弄一盆塑料玫瑰花,她的香味是人工的,据说和真花一模一样。当杨歌把书递到林白爷爷面前时,林白爷爷大吃一惊,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咧开合不拢了,他说:
  “你从哪里弄来的‘书’?这可是珍贵文物啊!”
  “书?这东西叫书?什么是书?”歌顿时懵了。现在的孩子学习、生活、联络都是用电脑,他们当然不知书为何物了!
  “书是一种文物,我们的古代人主要通过书来记载历史、了解世界、传播技术……”
  林白爷爷的话杨歌似懂非懂。他很羡慕古代的孩子,他们那时多有趣啊,用不着一天到晚围着电脑转,听电脑老师用干巴巴的声音训话,他们可以随便地看书,爱从哪页开始看就从哪页开始看,看不过瘾可以翻回去再看,不想看就搁一边拉倒。可惜现在办不到了。不过,杨歌更感兴趣的是书中的那页彩页,他将书翻到了那页彩页上,指着画中在天空中游动的怪物问:
  “爷爷,这会飞的是鸟吗?”
  林白仔细看了看,沉吟半天,摇摇头说:
  “不是,不是鸟,它的名字叫‘风筝’,是古代孩子的玩具。”
  “风筝?!”
  杨歌重复了这个词语。多么美妙的词啊,这个词语,像一颗小小的五彩石,投进了他的心潮,他的心中便泛起了层层涟漪,波光荡漾起来,蓝色的幻想,伴随着那涟漪,一圈一圈地扩散。
   
   
  这个城市的博物馆又多了一件珍贵文物:书。杨歌也因此受到了电脑老师的嘉奖:允许放一个星期的假,在这一个星期里,杨歌不必坐在电脑前背单词、做习题、写作文。这真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杨歌是个聪明的孩子,要搁在古代,不是爱因斯坦也是爱迪生了。他很紧凑地用了这一星期的假期,想办法搜罗来一些锤子、小刀、小锯子、钢丝(现在要找到这些古代人石器似的工具,真比大海捞针还难。)他将书里风筝的形象牢牢地印在了脑子里,又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和创造能力,制作起风筝来。他是如此地渴望拥有一只自己的风筝。
  眉子在这整个过程中始终抱着她的布娃娃站在一边观看,时不时地用她漏风的小嘴问这问那,当哥哥的下手,为他递锤子、锯子、剪子。
  在假期的第六天,一个和画上一模一样的风筝,经杨歌灵巧的双手,从画里挣脱出来了。这是一顶黑鹞子风筝,是用塑料纸蒙着钢丝制成的。那天晚上,人造的月亮高挂城市上空,月光明媚,杨歌激动得久久难以入睡。
  当他终于摇摇晃晃进入梦乡时,他看见自己和眉子一起,带着那只黑鹞子,到了一个幽深晦暗的峡谷里(这个城市一马平川,峡谷是杨歌所向往的地方),那里有真正的山涧流水,有真正的花和草,参天大树,太阳也是真正的太阳,真正的阳光从峡谷上方照射下来,照得他的脊背暖烘烘的。
  他朝着狭小的天空,高高地举起了黑色的鹞子,一阵清凉的风吹来,黑色的鹞子竟然活了,变成了一只真正的大鸟,向着如箭一般射下来的光线,拍着翅膀,无比轻盈地飞起。
  这使他感到害怕,他紧紧地拽住了白线,并拉着眉子的手。他另一只手里的线团开始骨碌碌滚动起来,白色的线飞快地从他手里飞出,线团变的越来越瘦,越来越小。
  要是线没了怎么办呢?要是线没了怎么办呢?要是线没了怎么办呢?……
  他焦虑起来。
  终于,最后一圈线从线团上飞起,线轱辘不转了,一股力量牵引着他,将他带了起来。
  “哥哥,哥哥……”
  眉子的手从他手上滑脱开了,她站在小溪边,朝他大声地喊。他想喊,却喊不出,那根白线,已将他带起来,带上了蓝色的天空中。
  黑色的大鸟越飞越高,飞出了峡谷,飞向了湛蓝的天空,他也像纸片一般,被那股力量拉着,和大鸟一起飞翔……
  眉子离他越来越远,缩成了一个点,终于被峡谷的缝隙淹没……
  他依然在飞翔着……
  突然,一股大风吹来,白线绷的紧紧的,断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沉重,像石头一般,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坠向大地,大地敞开胸膛,朝着他扑来。
  “救命啊——”
  他呼喊着,幻想消失了,窗外月光如水,他感觉到背上冒汗,冰凉。
  果然,第二天他带着眉子到城市中央的广场上放风筝,风筝没有飞起来,而是沉甸甸地跌落在地上。他使劲地拉线,风筝就像一只肚皮贴着草地的大乌龟,向他飞速滑过去,它的肚皮挨着的地方,塑料小草被压下去了,它经过的地方,塑料小草又倔强地挺立起来。
  然而杨歌是不会死心的。
   
   
  杨歌在博物馆的大厅里找到了林白爷爷,林白望着杨歌手里的大黑鹞风筝,目光里透出惊讶的神情。他问:
  “杨歌,你这是什么呀?”
  “爷爷,这是风筝。我的风筝飞不起来,你说是怎么回事?”
  杨歌将风筝递给林白,林白接过风筝翻过来一看,眼睛马上眯成一条缝,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时候,雪白的胡子一颤一颤。
  “傻孩子,风筝的支架是用竹子做成的,钢丝那么沉,他怎么可能飞起来呢?”
  杨歌眼睛一亮,又问:
  “竹子,什么是竹子?”
  林白先是默不言语,后来手一招,对杨歌说:
  “走,到博物馆一看就知道了。”
  杨歌透过有机玻璃,看见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根竹子,它是墨绿色的,顶端还长着几片尖尖的叶子。杨歌想竹子的绿才是真正的绿色,它不同于那些颜料的绿色,颜料的绿,是没有生命的,而竹子的绿,却是饱吸了空气、阳光和水份而形成的生机勃勃的绿色。多么美丽,多么诱人。杨歌不知不觉中伸出了手,想去触摸一下那生命的绿。然而,一声断喝却阻止了他:
  “别动,这是城市的最后一段竹子,也是城市的最后一点绿色了。”
  杨歌很是不情愿地把手缩了回去,目光却像被胶水粘在了竹子上似的,久久不肯离去,他在想:难怪用竹子做的风筝能飞起来。因为竹子本身就是生命。
   
   
  连杨歌自己都想不到他会变成一个小偷。
  这天晚上,他开着他的磁力漂行车借着月光来到了博物馆,将飘行车停在了停车场里,径直向博物馆的偏门走去。他的心怦怦直跳,然而对竹子的渴望战胜了心中的恐惧,他用工具将门撬开,猫一般潜入了博物馆大厅。他十分娴熟地解开了博物馆中的每一扇门的密码,对所有防盗与监测系统的询问对答如流。当他终于敞开了放置竹子的橱窗时,他的手颤抖起来,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竹子的表面水一般滑润冰凉,杨歌的手触在上面,感受到有一般清泉注入他的心田,他不禁如痴如醉。
  当晚,科学博物馆发生了一起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文物失窃案——丢失了一根竹子。而作案者,是不满14岁的中学生杨歌。
   
   
  清晨,人工阳光从窗外泼洒进了林白的资料室,如丝织地上。林白坐在他的电脑面前,阅读着一段微缩历史文件。
  “……作为每一个城市的公民,我们都应当记住,我们的祖先是生活在地球上的,我们的老家是地球……地球,曾经是一个没有污染,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纯净的星球。可是,人们对此熟视无睹,他们以毁坏宝贵的环境资源为代价,发展自己的工业文明,大气被污染,河流里流淌着工业废水,大海里泛着肮脏的白沫,温室效应使全球温度日渐升高,沙漠一天天扩大,蚕食着陆地……终于有一天,人类自食其果,严重的环境污染毁灭了地球上除了人以外的所有生物,地球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垃圾场,‘脏球’,再也无法住人了,人们被迫在公元3030年开始了大规模的迁徙……
  “……我们这个城市,是一艘长60公里,载客一万人的大宇宙飞船,这艘飞船上的每一位乘客,都是真正的人类的种子,是伟大文明的传播者,再过一千年,他们的后代将抵达太阳系以外的另一颗行星……打我们离开了太阳系的疆域以后,在飞船上已经繁衍了七代……”
  林白正看得入神,这时,屋外传来了喧哗声,那声音越来越大,像澎湃的潮水一般从窗外汹涌进来,充斥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将林白教授淹没。他站起身,飞快地向门外走去。
   
   
  风筝终于飞起来了。
  眉子高高地举着风筝,杨歌举着白色的线团飞跑起来,远远近近的行人都奇怪地看着他们。
  “一、二、三……放。”
  杨歌激动地喊道,眉子松开了手,她的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眨一下,那风筝便“呼”地一声,从她头顶上飞了起来,一团黑影从她身上掠过,她看见大黑鹞子全身呼呼直响,借着清风扶摇直上。
  梦中的景象出现了:风筝就像一只大鸟,在空中一节一节地上升,越爬越高,也越来越小。她飞翔的姿势是如此潇洒自如,仪态万千,杨歌也看得如痴如醉,甚至像他的妹妹那样大声嚷着:
  “大风筝,飞起来;大风筝,飞起来……”
  整个城市都沸腾起来了,人们看见钢蓝色的天空中,有一只黑色的大鸟以优美的姿势浮动着,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然而所有的人都被那迷人的飞翔吸住了,陶醉了。
  “快来看哪,快来看哪……”
  人们呼喊着,潮水一般从家里、工厂、商店、写字楼、办公室……奔跑出来,争相一睹大黑鹞的风筝的风采,他们奔跑着、呼叫着、挥着手、热泪盈眶……
  城市沸腾起来。
  天空中飘飞的风筝,有一刹那,也使林白教授为之着迷、陶醉,然而,他马上恍然大悟,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博物馆里,他既愤怒又惊恐地看到:城市最后一段绿色不翼而飞了。他顿时脸色变得苍白……
  “飞吧,飞吧……”
  杨歌的手紧紧地拽着线,在心里呼唤着,天空中滑翔、翻滚、飘行的风筝使他进入了一种梦幻般的状态,恍惚中,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根羽毛,悠悠地飘飞起来……
  “瞧你干的好事!”
  一声怒喝使他从恍惚中跌回了现实中,他看见了一张因为愤怒而扭曲、苍白、苍老的脸,那张脸上一对眼珠喷出的怒火几乎要把他给融化。
  是林白爷爷,他无比激动地从杨歌手里抢过了线,用力一扯,只听“啪”的一声,线断了,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看见天空中那只大鸟忽然一个跟头,便胡乱飘忽起来,像喝醉了酒似地打着滚,向下坠落……一阵风吹来,又将它托起,它在风中时沉时浮……
  接下来,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脆弱的大黑鹞突然被一阵强风猛力向上推,一声巨响,大黑鹞突破了钢蓝色的天空,天空出现了一个诺大的黑洞……
   
   
  城市飞船的天空,不是钢铁制成的,而是塑胶制品,大黑鹞一个冲刺,撞破了天空,冲向了茫茫的宇宙深处,而城市飞船里,一场大灾难降临了.
  天空中的钢蓝色刹那间褪去,露出了钢铁的斑斑锈迹,巨大的龙卷风席卷而起;将城市建筑连根拔起,带到空中,又摔向大地。森林、草地、飞鸟的幻象消失了,惊恐的人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四处奔逃,无助地呼喊着、哭泣着、祈祷着……然而,他们将同整艘飞船一起,无比脆弱地陷入死亡的阴影当中……
  很多年以后,另一批人类驾着飞船经过这个天区,他们看见了一团黑暗的影子在空间里飘飘悠悠,犹如一个飞舞的幽灵,没有人知道那关于风筝、关于城市、关于地球的不堪回首的往事。
  • 上一篇文章: 百里眼

  • 下一篇文章: 老妈的嘴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