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永不消失的爱
作者:王鸽华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1
  男友斯格森去太空出差的日子里,我不知怎么地,总是心神不宁。斯格森是国际宇航局的勘察员,每一次出差平安归来,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惊喜。晚上,我好几次都被莫名其妙的噩梦惊醒。我坐在床头抹着额头上的冷汗,突然有和斯格森联络的冲动,但是我努力地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怕分散他的注意力,真的给他带来不测。
  以往我习惯于等待,但是这次我怎么都静不下心来。我知道,按计划,斯格森应该在56天后归来,可是我实在忍不住了,忍不住给国际宇航局打了个电话。
  “喂,是国际宇航局吗?我是斯格森的女友,我想问一下……问一下,斯格森什么时候能回地球?”打电话时,我的心跳得特别厉害。
  “哦……您是瑞娜小姐吧?对不起……是这样的,斯格森他……他……请您一定要坚强一点,我们刚刚才得到消息,他、他不幸因公徇职了。您不要太伤心了,他是勇敢的,也是光荣的,他为了救4个同事而牺牲了自己。您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不可能……不可能的……斯格森一直是最优秀的,他不会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愿意相信,呆呆地瘫在地上……
  “瑞娜小姐,您没事吧!您要坚强一点!”电话的那边,接线员小姐还在苍白地安慰着我。
  2
  我丢下电话,飞一般地冲到门外,往斯格森的宿舍冲去。此时,天空中正下着倾盆大雨,就像我脸上淌下的泪水一样。
  我走到斯格森宿舍门前,停下了步。希望像以往一样:我的脚步声一停,那扇银灰色的门就突然打开,迎接我的斯格森那张带着孩子气的笑脸。可是,我站了好久,门都没有打开,我只好无力地伸出我的手,去触摸那基因识别锁,门自动打开了。半年前,斯格森把我的基因密码输进这把锁时,他还笑着对我说:“呵,以后你就是这栋小屋的半个主人了。”可是如今,这把锁的另一半主人却……我的眼泪又流下来了。
  屋子里很冷静,一切好像都在为它们的主人在默哀,只有墙上斯格森那张照片在调皮地对我笑着。
  “斯格森,你、你……出来!”我一边发疯似地大叫着,一边把他用过的东西全部揽到怀里。这里的一切都还散发着他的气息,仿佛他根本没有离开过,可是现在,他已经看不到我的伤心了。
  我扑倒在他的床上大哭起来,就像我平时受了委屈时在他怀里大哭一样。现在他再也不会像以往一样,用温暖的大手抚摸着我的长发,轻轻地对我说:“傻丫头,没事的,没什么大不了的!笑一笑就没事了。”
  我哭累了,不知不觉在他的床上睡着了。醒来时,刺眼的阳光正照在我身上。我全身发软,努力地睁开哭肿的眼睛。头发!乌黑的,微卷的,那不正是斯格森的头发吗?
  我全身一下子有了力量,我腾地坐起来,把能找到的头发全部放在白纸上,1、2、3……一共找到7根。我把这些头发如珍宝一样收起来,直奔克隆科学研究所。
  3
  接待我的是我大学时的教授桑德博士。
  “瑞娜,你想过没有,你要的是斯格森——你的男朋友。而我们能提供给你的只是一片空白的、与斯格森一模一样的躯壳。到时候,也许你会更痛苦。”桑德博士语重心长地说。
  “我早就想过了,我会对他负责,也会对我自己负责的。”我斩钉截铁地说。
  “那好吧,请你在这份协议上签个字吧!你这孩子也真够倔的。”桑德博士叹了口气,“30天后来领人吧!”
  30天过去了,我怀着既激动又喜悦的心情来到克隆科技研究所。
  “瑞娜,你来了。”桑德博士领我来到育婴室。一个漂亮的护士小姐马上抱着个婴儿走了过来:“小姐,您看看吧!这孩子多可爱,多漂亮呀!”
  “哦,让我好好看看!”我小心翼翼地接过婴儿,仔细地端详着这孩子:乌黑的头发有点儿卷,深褐色的眼睛正滴溜溜地转动着,好奇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斯格森,哦,我的斯格森!”我忍不住激动地叫了起来。
  “小姐,我们这里还可以帮你把他带到6岁,也就是说,6个月后,你来领他时,他就有6岁了,那时候,他不但会笑,而且能和你说话了。”穿白衣的护士小姐热情地对我说。
  “哦,不了。我现在就把他领回去。”
  4
  哦,我可以看着我的斯格森一天天长大了。
  斯格森长得很快,不到一个星期,衣服就显得短小了。不到三周,他便开始牙牙学语了。他每次见到我拿牛奶或营养液给他喝时,嘴里就会本能地叫“妈”,这下我可不高兴了。我马上纠正:“叫我瑞娜,瑞——娜——”
  “瑞——娜——”斯格森跟着我笨拙地叫着。
  我的心中不禁掠过一丝阴影,长大以后还会是那个憨厚又有点可爱的斯格森吗?还会一听到我的脚步声就为我开门吗?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我安慰着自己,只要我努力,一切都是可能的!因为斯格森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他应该知道我是多么地爱他呀!
  6个月时间过得真快,由于我给斯格森服用了“基因婴儿超浓缩营养剂”,才6个月他就长得和6岁的孩子差不多了。我早就有心理准备,我和他都要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他能适应这个社会吗?其他的孩子用了6年的时间来适应,而他只用了6个月。尽管他的智商不比任何一个6岁的孩子低,可他的社会阅历和其他孩子差异太大了,他不得不以极快的速度了解并接受这个复杂而又美丽的世界,真难为他了。我在心里不断地说:“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以后,我会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去认识这个世界的,再也不会给你服用‘营养剂’了。”
  于是,我以十二份的勇气把斯格森送进了学校。
  5
  “瑞娜,我回来了!”斯格森放学回家一进门就和我打招呼。
  “开心吗?”我接过他的书包,笑眯眯地问。
  “嗯。还好啦!瑞娜,明天我们班下午要开家长会,你要准时参加哦!”斯格森一下子就吊到我的脖子上来撒娇了。
  “放下,是男子汉就不许撒娇!”一听到“家长”二字,我的心里冒出一股无名的火。
  “瑞娜,我……我……没做错什么事嘛!”斯格森一下子被我的无名火吓愣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对不起,斯格森,你没的错,是我错了。我是说,我没有时间参加明天的家长会,我要加班……有什么事我会与你们老师联系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向他撒谎,但此刻的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想以家长的身份出现在他的家长会上。
  “瑞娜,你不要生气了,你明天没时间去也没关系的……”斯格森似乎感觉到我在骗他。
  也许,我应该对他讲出他的身世。
  晚上,我拿出相册,坐在床上,和他一起看我和“斯格森”的照片。
  “这位是……你的男朋友?”斯格森看到我和“斯格森”的合影时,指着“斯格森”说,“好漂亮呀!”
  “嗯,是呀。”我又想起了很多甜蜜的往事,“你不觉得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和我?”斯格森睁大着眼睛望着我,调皮的表情掠过“斯格森”的影子,“是不是我的……爸爸?”
  “哦不,”看来是讲明他身份的时候了,我知道我这样是很自私,也是很残忍的,“是这样的,这就是过去的你!”
  “过去的我?难道我越长越小?”斯格森更加惊讶了。
  “你是按照他的克隆基因克隆的。”我忧伤地低下了头,“他在一次宇宙勘察中牺牲了……他很勇敢,也很优秀,我为他感到骄傲!”
  “啊!是这样啊!哦……”才6岁的斯格森一下子呆住了,这对他来说太突然了,但是这是他必须面对的啊!
  “克隆,你知道吗?克隆就是……”我仔细地跟他解释着克隆以及我这样做的原因。
  他似懂非懂地看着我问:“你是因为爱他才克隆我?你希望我能像他一样爱你?可是,我是我,他是他,我一点都不发解他,我们是两个人呀!”
  看着他迷茫的样子,我突然意识到我所预料的悲剧开始了。
  6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10年过去了。斯格森16岁了,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
  “斯格森,下周六就是你的生日了,要不要在家里开个生日Party,庆祝庆祝呀!”我建议。
  “嗯,好的,我也想和同学们聚聚。那就要你费心了。”斯格森把双手按在我的肩上说。
  “只要你开心就行。”我微笑着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周六,我把家里好好布置了一番,并准备了很多食物。做好这一切准备,我特地去美容院做了一个头发,化了个妆。在镜子中,我猛然发现我已开始显出一丝苍老,不再是十几年前的模样。
  “唉!”我叹了口气,忍不住把眉头皱了起来。
  “小姐,有什么不妥吗?”化妆师问。
  “你看我今年多大了?”
  “小姐最多不超过26岁吧!挺年轻!”化妆师笑着说。
  “谢谢!”我心里有点发虚,付了款赶快走出了美容院。唉,也许我可以留住一切,却留不住时间。我今年已32岁了呀!
  我回到家里打开门,斯格森已经回家了。
  “生日快乐!”我走过去,搂着他的腰说。
  “谢谢。瑞娜,你今天真漂亮。”斯格森把我的手从他的腰上很自然地拿下来,握在手中,很冷静地说,“我约了同学们7点钟到。”
  这10年来,我和斯格森的关系很微妙。彼此间相敬如宾,不愠不火的。斯格森从来没让我生过气,无论是学习还是在生活上。每当我有什么不快的事,让我找他倾诉,我希望他能像前的“斯格森”一样,能想着法子逗我开心,让我一笑了之。可他不会,他只会沉默地听完后,轻声地说:“瑞娜,想点开心的事,这些不开心的事自然就会走开的。”然后,就回到他的房间里去了。他甚至很少在我面前流露出他的喜怒哀乐。我常常试着与他交流,他总是报一笑,然后借故离开。
  7
  6点半不到,门铃就响了。斯格森去开门。
  “伊莎,是你?”斯格森热情地招呼着来客,“快请进吧!”
  我迎上去招呼客人:“欢迎你来参加斯格森的生日晚会。”
  伊莎微笑着和我拥抱了一下,说:“阿姨,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得多!”
  “哦?谢谢!”我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哦,就叫我瑞娜吧!”
  “嗯!”伊莎笑的时候嘴角微微地向上翘,眉毛轻轻地向上一扬的样子很眼熟,也很漂亮,“瑞娜,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我心里暗暗在想:“这个女孩好生眼熟,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哦……没什么!”我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又失态了,我调整了一下心态,镇定地说,“我都已准备好了!咱们坐下聊聊?”
  “嗯,瑞娜。我有一个奇怪的念头,正想对你说呢!”伊莎大大方方地坐在我身边,“我觉得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而且你和我有某种联系似的。”
  “哦?怎么说呢?”我故作镇定,“说说你的想法。”
  “我也说不清,我觉得我俩的联系跟斯格森有关,但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伊莎垂下长长的睫毛,想遮住眼睛里的忧伤。
  “当然,要不是斯格森,我们怎么会认识呢?”我站起来,拍她的肩说,“别想得太多,玩得开心点!”
  热闹的生日Party结束了,伊莎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我特意送她到门口,问:“伊莎,你住得远不远,要不要斯格森送你?”
  “不用了。我住在克隆科学研究所,我自己开车来了,很快的。”伊莎再一次和我拥抱,不过这一次是告别。
  “克隆科学研究所?”我惊讶不已,“我有个老师在那里呢!”
  “老师?谁呀?说说,说不定我认识呢?”伊莎很惊讶。
  “桑德博士。”
  “啊,真巧,他是我爸爸耶!”
  “你爸爸?这么巧?你今年是不是也是16岁?”我知道,这也许不仅仅是巧合的事情了。但是不愿意把我的猜想告诉才16岁的孩子。
  “对,16!下个星期六就是我的生日,欢迎你也来参加我的生日晚会哦。”伊莎边说边上车。
  “嗯。代我向你父亲问好。”
  8
  伊莎走后,我的心情很难平静,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桑德博士。
  “桑德博士,我有件事想问问您。”
  “有关伊莎的事?”桑德博士开门见山地问。
  “没错,伊莎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希望得到的回答却不愿意听到真的从桑德博士口中说出来,这对的我打击太大了。
  “我想你也猜到了百分之八十吧,在家里不方便说,我们找个时间到外面聊聊?”桑德博士十分平静地说。
  “好吧,咱们就在学苑咖啡厅见。”我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尽管我有点害怕我的猜想是真的。
  我匆匆忙忙地来到学苑咖啡厅,桑德博士早就坐在那儿了。我走到博士身边的座位边上坐下来。博士轻言细语地对我说:“瑞娜,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冷静,因为科学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样你能轻易控制。你也是一名科研人员,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我们能够克隆一个肉体,但我们怎么可要克隆思想呢……”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什么大道理,我只想知道伊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很不礼貌地打断了桑德博士的解释。
  “好吧,我坦率地告诉你吧,伊莎是你的又一个克隆品,就像你所克隆的斯格森一样。”
  “看来我也没必要把这一情况再隐瞒下走了。没错,伊莎是你的复制品,但是我把她当成我的女儿一样,让她像正常的孩子一样成长,可是她不像你那么倔强,其实这也是我预料之中的,我们能够复制的永远只有物质而不是思想……”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解释什么了。我只是想请你告诉我,你克隆伊莎的目的何在?”我听不进任何解释。
  “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想给斯格森一点精神的慰藉。要不他会孤独的。”
  我有点绝望了。我真希望斯格森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其实,我知道就算我问出什么所以然来,也不可能让我的绝望变成希望。我不得不去面对一个事实,其实我的斯格森已在十年前离我而去了,而在现在的斯格森心中,我永远只会是一个妈妈,绝不是恋人。
  “我潜意识里想证明,你的目的是达不到的,或许你得到了,是亲情,而不是爱情,爱情是一种两情相悦。很遗憾,这是一个残酷而值得兴奋的事实。”教授深重地排着我的头说,好像此时的我就是一个受伤的孩子。
  我回到家中,已是零点了,斯格森还没睡,一脸忧郁地坐在客厅里。
  “你怎么还不睡?明天不是还要去参加一个学校的活动吗?”我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装作心平气和的样子坐在他身边,为了掩饰我心中的不安,我在顺手端起了桌上的一个杯子。
  “你拿错了杯子,那是我的杯子。”我觉得斯格森的目光是有点可怕,“我想问你的是伊莎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也是你的克隆品吗?你们是想拿我们做实验,对吗?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以前我总觉得伊莎很亲切,今天你俩站在一起我才发现你们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就像你当年说我和另一个斯格森一样,那瑞德教授克隆伊莎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我们没有什么目的,我真的只是因为……为了延续我和斯格森的爱!”这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不敢看他。
  “爱?你的爱太自私也太残酷了!你们有没有为我们着想?难道你不明白爱是相情相悦吗?”斯格森的声音不是很大,语气很重,也很冷。
  “你可以恨我,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爱你!”我近乎求他不要再逼我了。
  “恨你?你把我都弄糊涂了,我为什么要恨你?你说你爱我?可是你爱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一个在十六年前离你而去的斯格森,而我根本就不是你要的斯格森。难道不是这样吗?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寄托的工具而已!这样也罢,可你们为什么还要克隆一个伊莎?难道你觉得有一个我这样无根无源的人还不够?”
  “斯格森,你听我说。在今天晚上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伊莎。”我知道我现在的任何解释都是苍白的。
  “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了,只想对你说一句:你放过我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回地回他的卧室了,给我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令我的心感到一丝寒意。
  我错了吗?可是我真的希望斯格森能够继续活在我的世界里……我这样做也许是太自私了……我没有再思考下去的力气,无力地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9
  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呢。我不禁微笑起来,一定是斯格森,其实他还很关心我的。
  我赶紧从床上起来,走到客厅,发现斯格森卧室的门还是关着的,我想,他一定还在睡觉吧!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呢。我到厨房去做早餐。早餐做好了,我轻轻地敲着斯格森的门:“斯格森,吃早餐了。”可是我叫好好久,都没有回音。我只好推开他的门,进去叫他。令我惊讶的是,斯格森已经不在他的卧室里了。他的书桌上有一张给我留的纸条:
  瑞娜:
  我知道你对斯格森的感情,这没有错。可是你的所做在伤害你自己同时也伤害了斯格森和我。我想,我的离开会让我们之间的这种伤害,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淡化的。
  不用找我,我只是想和你分开。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妈妈,我会时常牵挂你的。
  斯格森
  看了这张纸条,我心里一下子空了,仔细想想,却没有当初失去斯格森时那种天崩地裂的感觉。也许,对斯格森的爱早就在这10年的时间中变成了一种母爱吧,而我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
  我赶紧上网,给斯格森发了一封E-mail:
  斯格森:
  我知道你决定离开我的那一刹那间,我才发现,我的感觉和你是一样的,我对你的感情就像母亲对儿子一样。通过这些年对你的照顾,我失去斯格森的伤基本已经愈合。只是,在此之前,我还一直以为我对你的感觉还像从前那样,是你让我明白了,爱永远不会消失了,而会发生转化,就像能量守衡一样的道理。但是,有的东西一旦失去,就不会再回来了。你还会像从前一样回到我身边,对不?
  永远爱你的瑞娜
  我发完信,长长地舒了口气,好像了却了却一个一生的心愿似的。
  我想,我该开始新的生活了。我拉开厚重的窗帘,发现窗外的阳光很灿烂,照在身上很温暖……
  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 上一篇文章: 订制鬼的陌生人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