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我真的喜欢你
作者:王巨成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一
  衣老师站在第二组的课桌前,把手中的试卷扬得呼啦啦响,眼睛望着大家,很不高兴地说:"你们都这样,怎么能学好英语?特别是李朵……"
  衣老师的眼睛四下转着,大概要找出这个李朵。这是开学以来的第一次英语测试,不知道是没有完全从暑假里走出来,还是一时不适应初二学习的节奏,全班大多数同学都没有出色的表现。
  这时,衣老师的前面站起来一个男孩,是比较矮小的一个男孩,至少比教室的其他男生矮一头,像一个小学生不小心走错了地方。他站起来的时候,脸微微红了,看了衣老师一眼,马上把头低下。
  "你站起来干什么?坐下!"衣老师说着,手还在男孩的头上按了一下。
  男孩迟疑地坐下。
  衣老师的眼睛继续炯炯地看着下面,严肃地说:"谁是李朵?站起来!"
  刚坐下的男孩又站起来。
  "你,怎么回事?"这句话衣老师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用目光问了。
  有同学在下面用手捂着嘴巴笑。
  "我是……李朵……"男孩结结巴巴地说。
  "你是李朵?"衣老师的双眼皮跳了一下,似乎不相信面前的这个小男孩是李朵。衣老师把最上面的试卷给男孩看:"这是你的试卷吗?"
  男孩的目光虚弱地瞟了试卷一眼,那鲜红的"46",一下子跳进他的眼里。男孩的脸腾地红了。
  男孩确实是李朵。
  衣老师愣愣地看着李朵,过了一会儿,她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你怎么这样?要多花点时间学英语……坐下吧。"衣老师没有多么难为李朵,是不是对李朵失望了,还是觉得不忍心过分严厉批评李朵?没有人知道。
  不管怎么说,有了这件事,李朵的名字被衣老师记住了,说不定是永远记住了。衣老师教两个班级的英语,二(3)班和二(4)班,有一百多名学生。在一百多名学生中,能这么快记住李朵,这是李朵的幸运。李朵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男孩,很容易被人忽视,幸好他有一个特别的名字。
  "你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名字?是什么意思嘛?听起来像一个女孩子……"每进入一个新的班集体,都有许多同学对李朵的名字产生兴趣,从小学就这样。
  因为名字,李朵总是很快被人记住。
  但李朵的不幸也因为名字,不少男生拿李朵开玩笑,并且爱把"李朵"两个字叫出百般的滋味,较为著名的是在叫李朵时,故意捏着嗓子,将"朵"字叫得格外女孩化,甚至有些娇娇嘀嘀的意味。连李朵进厕所,也有别人夸张地说:"李--朵--,你怎么能进来?你没看错吗?"
  为此,李朵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进入中学不久的一天,在晚饭桌上,李朵憋了半天,问爸爸妈妈,为什么给他起个莫名其妙的名字。爸爸说名字是爷爷起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爷爷已经去世,李朵自然是没法问爷爷了。
  妈妈睁大眼睛盯着李朵,她觉得李朵不会无故问名字,尤其进入中学不久。而在小学,好像从来没有问过。所以妈妈有些紧张地问:"你怎么忽然对名字不满意了?"
  李朵张了张嘴,却找不出理由。
  妈妈严肃而认真地说:"名字不过是一个人的符号而已,你怎么会对自己的名字不满意?我们觉得挺好,上口好记,叫起来亲切。在中学里可得好好学习,别把心思弄到别的地方去!"
  考虑到李朵看上去是个小不点,妈妈就没有把话朝明了说,但意思在里面了。
  李朵还能说什么?他含糊地说了一句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的话。
  就是这么一个李朵,身上却发生了一件连李朵都想象不到的大事--他卷进了一个爱情故事里。
  二
  听到出租车的喇叭声,田广村无意间一回头,眼睛便直了。也不只是田广村,在校园门口,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只要视力正常,眼睛都要不可避免地直一下。
  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人,是一位女孩,她穿着黑色的裙裤,上身是无袖衬衫,超短的,主色是淡绿色,并点缀着淡紫的碎花。她的脚下是乳白色的休闲鞋。她端庄而不失时尚,苗条而不失挺拔。女孩的美丽晃了所有的眼睛。不知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还是看到那么多的人注视着她,她的脸云霞般灿烂地红着,并下意识地捋了捋头发,那是黑亮的长发,如黑色的瀑布从头上倾泻下来。的士下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不少东西:有两只箱子,两只包,有书,有盆、水瓶等物件。
  的士接过女孩的钱,开车走了。女孩看着面前的一大堆东西,又朝校园看看。
  那一双双直了的眼睛里也闪起了担心,如此多的东西,让这么一个娇美的女孩,如何是好?难道要她像一个搬运工,把箱子扛在肩上,把包吊在胸前,手上再拎着什么?想想都不敢想。即使让她一趟一趟地搬运,每次只拿一两样东西,那也是罪过。想是这么想,,却没有人过来帮忙。也许她太美了,又穿着那么靓丽的衣服,那些目光大概是想看看一个如此娇美的女孩能有什么办法弄走这些东西,或者在她拎着东西的时候,又该是一副什么样子。
  田广村跑了过来。
  "你是新来的老师吧?我们认识一下……"田广村说,他还伸出了手,可能想礼节性地握握手。不过,还不等女孩做出反应,他就把手缩了回去。是失去了勇气,还是觉得不妥?"我姓田,田广村,也是今天刚来的。"
  "我姓衣,衣纯。"女孩的声音很动听。
  田广村老师挑了一只最大的箱子拎在手上,衣纯要去拎另一只,田广村老师忙拦住了她:"你什么也别拿,我多跑几趟就是!"
  "这,这怎么行?"田老师的热心,使衣纯老师不习惯。
  "这有什么,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衣纯笑了,笑的是那么甜美。她还是去拿小件的物品。
  "我说了,你什么也别拿!你先到校长那儿报到,顺便到总务主任那里把宿舍钥匙领来。"
  衣纯老师想想也对,她总不至于拎着盆、水瓶之类的东西去见校长吧,衣纯老师放下手里的东西,歉意地冲田老师笑笑,感激地说:"真谢谢你了!"
  "不用谢,不用谢……"田老师的样子好像该谢的应该是他。
  于是,衣纯老师什么也不拿,婀娜多姿地走在田老师的身边,一边回答着田老师的问话,一边打量着这所将使她开始教师生涯的学校。因为她的手上什么也没有拿,她的美被充分地展示在别人的面前,所到之处,一双双眼睛追随着她。
  可能由于对比的作用,田老师简直像是衣老师雇佣的苦力。但田老师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很兴奋,他的脸红着,尤其那些小痘痘。
  那一双双眼睛里有了笑意。这些人觉得田老师热情得过分了。
  这就是田老师与衣老师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他们分别来自不同的师范院校。按照这所学校约定俗成的做法,新来的教师必须从初一年级开始教起。衣老师教两个初一班级的英语,田老师任班主任,教一个初一班级的语文,同时兼教三个班美术。
  衣老师和田老师不在一个办公室。因为他们第一天的交往,以后双方见了,都笑着熟人似的点点头,甚至说上一两句话。
  田老师不知道衣老师怎么样,他心里的一种平静被打破了,或者说田老师的心湖里荡起了涟漪。好多次,衣老师美丽地走进田老师的梦里。
  田老师直到圣诞节前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美女走到哪儿,都会成为别人的中心。衣纯老师也不例外,她的身边很快有了热血青年。圣诞节那天,除了学生送的贺卡和鲜花,衣老师收到了来自青年教师的礼物,有四支玫瑰,有两份精美的带音乐的贺卡。另外,衣老师还收到手机短信十条,电子邮件六封。据说,在合资企业工作的校长的儿子送了玫瑰,而且是九十九朵。
  所有这些中,都没有田老师的。
  田老师在经过英语办公室时,看到了衣老师办公桌上的鲜花,他的心被一只无形的手拽了一下,田老师这时石破天惊地明白他爱上了衣老师,这种爱在衣老师第一次走进他的梦里就产生了。
  田老师爱上衣老师是无可非议的。田老师需要做的是,他应该和别人一样去努力。田老师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了,然而田老师知道,对于美若天仙的衣老师来说,别人的这些做法只能加深衣老师的高傲--美女总是高傲的。田老师觉得要做就得与别人不一样,那些看上热热闹闹、花里胡哨的做法,他是不屑做的。
  应该说,在所有对衣老师有好感的男士中,田老师是没有多少优势的。且不说别人能想到鲜花贺卡短信什么的而田老师却想不到,要命的是田老师长得欠些质量,他的嘴唇厚了点,皮肤有些黑,头发上竟有了些许白发。最缺少美感的是他的鼻子,他的鼻子过于大,而且油亮亮的。如果撇开这些不谈,田老师的爱情道路上还有一个致命的障碍,就是没有强大的经济基础,他生于普通家庭,还有一个妹妹读高中。
  所以,爱情的竞争还未开始,田老师就处于劣势。
  可是田老师居然有自信!他的自信来自于他与衣老师的第一天结识--这算什么呀!人说爱情能冲昏一个人的头脑,这大概就是了。
  田老师的爱情牵动着他的学生的心。他们的关心甚于好奇,他们倒要看看他们的老师在这场战役中如何一败涂地。是的,他们不相信田老师会取得胜利。
  田老师跟衣老师扛了煤气罐。衣老师一个人做饭,能烧多少气?所以要扛第二次得等到三四个月后。
  有一次停水了,而衣老师的衣服还没有洗。田老师见了,二话没说,一口气跟衣老师从学校食堂的水塔那儿拎了七八桶水。不可能天天停水,所以这样的机会也不多。
  田老师的单相思到第二学年有了重大的发展。这时田老师教了初二年级(4)班,继续担任班主任。衣老师也教了初二年级,是两个班级的英语,其中有(3)班,另一个班级是田老师的(4)班。这样,田老师与衣老师有了直接的交往,这种交往被"工作"的外衣包裹着。在衣老师给二(3)班或二(4)班上早读课时,田老师会来,陪衣老师说一些话;有时在衣老师上完一节课,正要走出教室时,田老师又出现了,自然与衣老师要再说几句话。说什么呢?两个班级的同学说好像也只是学生的成绩啦,谁谁学习存在什么问题啦。不过有一点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每次同衣老师说话,田老师都很兴奋,那鼻子更油更亮了。
  衣老师怎么样呢?二(3)班和二(4)班的同学觉得田老师是枉费心机,他们从没看见过衣老师瞧田老师的目光"带电",那目光是同事式的,是公事公办的。
  这样,时间到了国庆节。这时有一条传闻对田老师非常不利,有人说衣老师已经与校长的儿子确立了恋爱关系。
  三
  李朵习惯性地掏出书,他掏出的是英语书。那天试卷上的分数是全班最少的,李朵自然很难受。李朵的难受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分数全班最少,而是衣老师没有严厉地批评他。还有,好像衣老师不相信他就是李朵。后来的几次考试,李朵的英语成绩仍然很差,但带给他的难受都没有第一次那么强烈。
  李朵并没有把他的难受挂在脸上,别人看上去的他,还是那么温吞吞的样子。一直以来,李朵对学习没有多少的热情,尤其英语。差不多可以说,李朵对自己能否把学习搞好,不抱任何幻想。尽管如此,李朵还是按时到校,按时完成作业,在属于他自己支配的时间里,李朵规规矩矩坐在书桌前,温习功课。
  自从那天获得了一个"46"以后,李朵看英语书的时间多了些。
  李朵打开英语书时,从书里掉下一样东西--那是一张被叠成小船一样的纸条。李朵并没有把什么纸条夹在书里,而且他对有些同学热衷于用心型或千纸鹤模样的纸条,传递一些悄悄话,不感兴趣。李朵好奇地展开纸条,上面有一句话。这句话吓坏了李朵,并且使李朵呼吸急促起来。
  虽然这时是在家里,而且是晚上,李朵还是慌张地四下看了一眼。
  这张纸条是谁给他的?为什么要这么说?在经过一阵慌乱后,李朵想到了这样两个问题。他的两只不大的眼睛亮亮地盯着纸条,脸上爬上了红晕。李朵用手轻轻地朝纸条摸过去,似乎感到那一行字轻微的颤动以及所散发出的温暖。
  李朵站起来,轻轻把门关上。
  这实在是李朵无法想象的事,竟然有女同学写这样的纸条给他。别人不知道他李朵,难道李朵自己还不清楚吗?他有一个若人笑话的名字,他没有出色的成绩,在班级个子最矮,出操、上体育课、参加升国旗仪式,他总是站在最前面。他身上没有一件名牌,身边没有一个朋友,男生不把他当回事,女生的目光落不到他身上。连李朵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比如有时候看到几个男生在一起闲聊,李朵很想参与进去,也口若悬河地讲一气,可是真过去了,他怎么也开不了口,只能站在人群的外围,充当看客。
  那么这个女生为什么写这样的纸条给他?他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她送了这样的一张纸条?李朵已经认定纸条是女生写的,而且认定是写给他的。李朵从没有欺负过女生,包括在小学,倒是他常被一些女生"欺负"。坐在他后面的女生陈洁,每次有书或文具掉下来,总大呼小叫,要李朵跟她把掉下去的东西拾起来,哪怕李朵再忙。要是李朵迟一会儿,陈洁会用脚蹬他的凳子。
  李朵对女生的态度算不算一条优点呢?是不是因为他这样,才使有女生对他产生好感呢?
  有可能!李朵下了这样的结论。接着而来的问题是:这纸条是谁送给他的呢?
  于是班级的二十四位女生一个一个走进李朵的头脑里。
  李朵觉得没有一个女生有写这张纸条的可能。那么,这张纸条难不成从天上掉下来?是带有魔法的纸条?
  李朵被各种问题纠缠着。
  突然有人敲门。李朵被吓得魂飞魄散,他连忙把纸条藏起来,定了定神,才去开门,是妈妈。
  "你干嘛哪?为什么把门关上?"妈妈狐疑地问,眼睛睃了一下,好像李朵在房间藏了什么东西。
  "读英语。"李朵说,眼睛没有敢看妈妈。
  妈妈虽然奇怪,还是比较满意:"读书就是要一心一意……"
  妈妈走了,她并没有把门关上。李朵若是再去关,就不适合了。李朵便去读英语。他又怎么能读进去呢?
  这一晚李朵久久不能入睡。他实在是太激动了,太惊奇了。
  因为这一张纸条,李朵的国庆七天长假过得有滋有味。当然他又希望七天早一点结束。
  结束假期,再回到学校,对李朵而言,已经有了崭新的意义。
  李朵没有把纸条带到学校,他把纸条藏在了家里的台灯底座下。这是充满智慧的藏法,真亏了李朵能想出来。无论妈妈怎么收拾房间,都不可能发现的;就是妈妈把台灯拿起来,她也不会发现什么,除非她把台灯的底座翻上来--如果有这种可能,妈妈会看到台灯的底座用胶带纸封着;如果妈妈把胶带纸揭开,这样才会发现纸条。
  毫无疑问,纸条被发现的概率几乎为零。想出这种藏法,是因为李朵喜欢这样的感觉:在他做习题或读书时,那台灯底座下的纸条会幻化成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与他息息相关,心心相印。
  在学校,李朵没有看出具体的某个女生给他写了纸条。但李朵知道写纸条的女生就在班级,在留意着他,在关注着他。这应该是一双温柔的眼睛,善于发现别人不能发现的眼睛。他不能辜负了这双眼睛。
  四
  田老师终于要采取行动了。他可以有多种选择:送鲜花,送巧克力,发手机短信或电子邮件,相约去公园或电影院,去吃饭喝咖啡,从中寻找最佳时机,直抒胸臆,向对方表露心扉。
  前面说过,田老师不屑于别人常用的方法,可是如今的爱情能逃脱这些方法吗?这些方法连某些中学生都能操作自如了。
  田老师选择了纸条。
  这实在大煞风景。在成人世界里还有人玩纸条吗?只有中学生才乐于此道。
  田老师的纸条只有一句话,连署名也没有,属于投石问路。倘若衣老师心里装了他,他一定会认出他的笔迹,何况两个人教一个班。从这张纸条不难看出,田老师不是个浪漫的人,说不定还有些自卑。
  在国庆节的前一天,田老师把纸条夹进了衣老师的教科书里。从此以后,田老师就怀揣一颗惴惴不安的心,陷入了一种漫长的等待中。
  田老师在放进纸条的那一刻,已经不是原来的他,爱情的火焰在他的心里熊熊燃烧。衣老师的一笑一颦牵动着他脆弱的神经。
  衣老师却依然是衣老师,她对田老师的说话语气,对田老师的笑容,包括对田老师的眼神,还是那种同事式的。
  时间在田老师的等待中,到了元旦。
  元旦,是法定节日,放假一天。这一天正好与双休日相连,于是学校放假三天。这三天对情侣来说,是增进感情的好机会,田老师却不喜欢,因为三天里他将没法看见衣老师的身影,没法听到衣老师的欢声笑语。若是在家里呆上三天,那会是多么无聊的事呀!他很想知道衣老师是如何安排这三天的,可他又怕知道,怕知道她与一位男士共度美好的三天。
  田老师把他的三天安排透露给了衣老师,他说他三天里哪儿也不去,就呆在学校,出两份试卷,备课批改学生作业,读一本小说。把这些信息透露给衣老师的目的,是希望衣老师知道他没什么事,可以接受任何人的邀请,也希望衣老师能提前到校,与他共同拥有一段时光,哪怕只有几个小时。
  三天里,天公并不作美,下了一场大雪,皑皑白雪,把校园装扮得银装素裹。满眼的白雪,也把田老师的心灵照亮了--田老师忽然有了主意,这实在是一个新奇大胆的想法,一经产生,田老师就激动得不能自制,他要用玉洁冰清的雪,雕一个衣老师的全身像。当全校师生,尤其是衣老师看到这个雪雕时,会怎么想?
  田老师立刻行动起来。他手中没有衣老师的照片,但衣老师的音容笑貌早已刻在他的心里了。三天里,他废寝忘食,一门心思扑在他的伟大的作品上。
  校园里是有别的老师的,那都是家住校园的老师,并且拖家带口。他们看见田老师堆雪人玩,总是宽容地笑笑,觉得这个年轻人好像没有长大,像个孩子,精力太旺盛。等看见雪人成功了,他们才惊异地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个雪人,更是一个人的雪雕,那眼睛,那嘴唇,那长发,那身姿,像极了一个人,就是那个让一些年轻的男教师神魂颠倒的衣纯老师。雪雕就在大门口的一侧,在两棵雪松的中间,那是悠闲散步的样子,一只手臂像要触摸一下雪松上的积雪。
  真是栩栩如生!想不到田老师竟有这样的才能。
  "你们谁也不能把她弄坏了!"田老师对教师家的孩子说。没事的时候,田老师就在雪雕旁散步。
  "你应该用相机拍下来!"别的老师知道了田老师的心思。
  田老师当然会想到拍下来。
  这件雪雕轰动了校园,许多同学(特别是女孩子)改变了对田老师的看法,他们说看不出来田老师还是个浪漫的艺术家。这些同学觉得田老师太痴情了,太教人感动了。好多女孩子心中都隐秘地有着对白马王子的描绘,从田老师的身上,女孩子隐约地觉得白马王子首先要有田老师一样的痴情。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光痴情有什么用?美貌和金钱一样不能少!"
  可惜,最最应该看到雪雕的人反而没有看到,直到雪雕融化成了一滩水。
  五
  衣老师住院了。
  这场大雪成就了田老师的雪雕才能,赐予了他表白爱情的独特方式。但这场大雪也给衣老师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她发生了一起车祸。衣老师的嘴唇摔破了,缝了几针。更主要的是她的腿受了重伤,而且很可能带来后遗症,最理想的结果是将来走路会一瘸一拐的,严重的则是从此她需要拐杖支撑她前行。
  知道这个消息,田老师是心焦如焚,他像失了魂一般。那些天里,他脸色灰暗,上课常常讲错话,而课后一动不动地能坐半天。他在心里说:"我情愿用我的两条腿去换你的两条腿!"
  田老师去看望衣老师了,并带去了她的雪雕照片。如果衣老师是一个健康的人,她看见照片无疑会大受感动。
  衣老师看着照片,手抖了,晶莹的泪从眼眶里溢出来,突然她狠狠地用手撕着照片。田老师眼疾手快,忙夺回了其余的照片。
  "你为什么要把它们给我看?你是不是想看我的笑话?"衣老师被痛苦折磨得失去了理智。
  田老师在路上想好的安慰的话,一句也没说出来。
  田老师仍然一趟一趟地朝医院跑,买鲜花,买水果,买奶粉,还带去自做的鸡汤排骨汤甲鱼汤以及各种校园故事。
  除了亲人,还有谁像田老师这样呢?没有了。那些平时说得比谁都甜言蜜语的人,有的来过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来了,而有的干脆一次也不来。
  田老师有机会说出了他的纸条。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你的纸条!"衣老师说。
  "怎么会没有?我夹进了你的书里!"
  衣老师惨淡地一笑:"我非常感谢你来看我,照料我,可是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我怎么是同情你?我真的写了纸条,我是爱你的,绝对不是因为你这样才爱你的!"田老师急了。这么一急,他反倒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爱?"衣老师冷笑了。她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她的嘴唇使她失去了美貌,她的双腿使她失去了正常人的功能,她还奢望爱情吗?当初那些追求者,如今都跑到哪儿去了?
  纸条对田老师来说,有了物证的重要意义。他的爱始于车祸前,可谁看见了他的纸条?即使他能马上从什么地方找出纸条,衣老师会相信吗?会不会觉得他是造假?
  田老师想到了这样一种可能:纸条被衣老师无意中弄丢了。至于丢到了哪里,二(3)班或二(4)班,或英语教师办公室,或衣老师的宿舍,都可能是纸条的失落地。
  田老师开始寻找纸条。
  "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个纸条?是叠成小船模样的,那是我写给衣老师的。"田老师向英语办公室的老师打听。
  "噢,纸条?没有呀。"别人惊讶地说。
  田老师对二(3)班和二(4)班的同学说:"你们当中有谁拾到过这么一样东西,它是一个叠成小船样的纸条,上面有这样的一句话,我真的喜欢你。它是我写给衣老师的,是在国庆节前夹在她的英语书里的……你们就是把它撕了也不要紧,只要你们有谁确实看见了,就行。知道吗,它对我很重要!"
  二(3)班的李朵听见这句话时,脸白了,后来又红了。
  六
  就在李朵的脸红红白白的时候,李朵的家里发生了一件事:妈妈在跟李朵整理书桌,她的胳膊不小心把台灯拌倒了下来,还把灯泡打碎了。
  妈妈看见了台灯的底部。台灯是妈妈买回来的,妈妈当然记得台灯的底部是什么样子,那么台灯的底部现在出现了胶带,好像给伤员包扎纱布一样,这是什么意思呢?
  妈妈好奇地撕开胶带,于是她看见了船型的纸条。
  妈妈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展开纸条,妈妈倒吸了一口气,纸条上写着:我真的喜欢你!
  居然有女孩子给儿子写纸条了!这是妈妈的第一反应。接着,妈妈有了第二反应:难怪儿子变了!
  如果不是这张纸条,李朵的变化是让妈妈高兴的,李朵的脸上有了自信的微笑,学习也认真了,英语历史性地与不及格告别了。妈妈对儿子的变化原因,归为是她教育的结果。现在看见白纸黑字的纸条,妈妈觉得她被李朵愚弄了,由此她发现了儿子另一方面的变化,具体地说,儿子讲究穿了,衣服整洁了,头发顺了,洗头的次数多了。
  妈妈冲纸条"哼"了一声。她的气愤和紧张可想而知。
  李朵的父亲回来了,妈妈把纸条拍在他面前:"你看你儿子,你看看你儿子做的……"妈妈还把李朵怎样藏纸条也说了出来。
  父亲看了纸条半天,说:"看笔迹,好像不是一个女孩子写的嘛……"父亲还算细心。
  "你还替他辩护,这种事能开玩笑吗?"妈妈很不满地说。
  父亲只好说等李朵回来问清楚。
  李朵一回来,就看见坏了的台灯,他大惊失色:"你们谁拿了我的东西?"
  妈妈不动声色地拿出纸条,冷笑着说:"你怎么急,是因为它吧?"
  "你怎么能随便动我的东西?"李朵脱口说。
  妈妈想不到李朵会这么跟她说话,她呆望着李朵,忽然冲李朵的父亲喊:"你看你儿子,你看你儿子!"
  李朵梗着脖子,把手伸向妈妈。
  父亲走到儿子的身边,摸着李朵的头,问:"是谁写给你的?"
  "没有人写给我,是田老师写给衣老师的。"李朵说。
  父亲"噢"了一声,看了妈妈一眼:"我说嘛,这笔迹不像一个女孩的。"
  妈妈紧跟着问:"纸条怎么跑到你这儿来了?"
  李朵没法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谁也说不清。衣老师有一个习惯,有时到班级来不带书,她往往随手拿起李朵的书,布置完了作业便又随手搁到讲台上,也有时候把李朵的书带到二(4)班。遇到这种情况,李朵只好自己去把书拿回来。因为是老师,李朵也没有什么怨言。陈洁却笑话李朵说:"谁要你起了这么个名字!"名字又跟书有什么关系呢?
  是不是田老师阴错阳差,把纸条误放入李朵的书里了?有可能的。
  当知道纸条是田老师的时候,李朵心理说不出什么滋味。说实话,他舍不得交出纸条,有了纸条,他热爱了学校,每一天走进校园,走进二(3)班,想到纸条,想到有一双眼睛在看他,他就步伐轻盈,身心愉悦。他的学习成绩也跟着往上蹿。这些都是纸条带来的吗?说是,说不是,都不是李朵愿意承认的答案。他不明白了自己,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呀?没有了纸条,他还会怎样呢?那么这张纸条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是幸,还是不幸呢?
  没有了纸条,也就没有了想象中的女孩子了,更没有了那双神奇的眼睛。李朵多么不愿意这样呀。可是不这样,他难道乐意这样自欺欺人下去吗?不管怎么说,纸条必须交给田老师,冲田老师的那件惟妙惟肖的雪雕,也得给他!李朵佩服田老师,他敢去爱衣老师,在衣老师受伤后,仍然去爱,这是一种真正的爱,而不是同学们中的那些所谓的"爱情"。
  "这是田老师托我保管的,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问田老师!"李朵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言。
  李朵把纸条交给田老师时,田老师像看到了稀世珍宝,他紧紧地握着李朵的手:"李朵,你真好!"这一刻,田老师完全忘记了李朵是一个学生。"你愿意把这张纸条告诉衣老师吗?"
  "愿意!"李朵有力地点点头。
  衣老师看见纸条,又流泪了。她摸着李朵的头,说:"谢谢你,李朵!"
  春暖花开时,在校园里,人们常常看到这么一副情景:田老师推着轮椅走在校园的角角落落,轮椅上坐着衣老师。两个人的脸上都荡漾着甜蜜的笑容。有时在他们的身边,会看见一个男孩,男孩的名字叫李朵。
  李朵已经长高了许多。
  • 上一篇文章: 再笨一点多好啊

  • 下一篇文章: 鸟儿快快飞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