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汤 汤 伍 剑 艾 禺 刘清山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我的朋友杜木
作者:鹿 鸣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一晃与我的朋友杜木已经有好多年没见了。那时候,那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好像已经很久了,只记得那时我刚读初中,那时我的成绩一塌糊涂,特别是数学,红灯总是高高挂着的,英语也不行,我怕背单词和课文,只有语文算好一点,我也搞不懂,语文我从来不认真学,却没问题,为什么到了数学和英语那里就没有那样的好事了呢?说真的,数学和英语学不好,我还是知道点原因的,因为我不喜欢它们。那时候,爸爸妈妈忙着鱼塘上的活儿,只知道拿钱出来让我去上补习班,可是我在补习班上总是昏昏欲睡,我也不傻,一直没有跟他们坦白讲这件事,现在想想,我那时候也真是太混账了。
  
  我和杜木一样喜欢诗词。
  
  那时候我真不懂事,总是想问他:“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怎么可以问他理想呢?当我第一次问他,而他没有回答我时,我很后悔,我想,问他理想这个问题是对他最大的伤害,因为他纵使有理想,就他那个要钱没钱,要房没房,要健康的身体没健康的身体的条件,再伟大的理想也很难实现啊。他没有家,他也不需要家,那只小小的乌篷船就是他的家。他虽然和我的爸爸妈妈是同一辈的人,但是他那得小儿麻痹症遗留下来的后遗症,也就是那矮小的身体,让我一直恍惚地觉得他是我的同龄人。真的,那时候我就把他当作我的一个朋友,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的年龄问题。
  
  是的,他住在阳澄湖边的一只小小的乌篷船上,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孤零零一个人住在湖边,后来从爷爷那里知道了,原来他是看阳澄湖的,就是看住那些到阳澄湖里偷偷捕鱼的人。爷爷跟他很熟,因为爷爷的鱼塘就在湖边。
  
  我忘了说那个湖了。
  
  那个湖的名字叫阳澄湖,是我家乡的一个大湖。在我懂事以前,那个湖还没有什么名气,不过在我心里,那可是一个了不起的湖,我常常在作文里写它。不过,那时候我也想过,想过一步一步走进阳澄湖里死了算了,那是在我几次精神崩溃的时候瞎想的。别以为我们那时候贪玩,头脑里没有什么精神之类的东西,说真的我记得有很多次,特别是期中和期末考试之后,精神简直被他们弄得要崩溃了。什么功课不行就补什么功课,甚至妈妈竟然还帮我报了该死的奥数班,那时候我真是被他们弄得焦头烂额了。跳湖或者走进湖里的念头是时不时会有的,不过那些事,其实那些事我一次也没有真这么干过。我知道自己淹不死,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会游水了。
  
  那是个聚宝盆一样的湖。
  
  现在,我完全明白这个湖和我的朋友杜木是连在一起的。我的朋友叫杜木。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他究竟读了多少年的书,他的小船上居然有一本一本的诗词书。怪不得他说起话来总是文绉绉的,满腹经纶的样子。因为那些诗词书,弄得我很崇拜他。真的,最开始的时候,有几次我还怀疑他会不会和唐代大诗人杜牧有点关系,或者干脆就是杜牧本人,当然那是在我没弄明白他名字中那个“木”字的时候。我那时候真是太天真了,那个杜牧怎么会跑到我们这里来呢?
  
  那时候爷爷奶奶特别宠我。可是后来我的奶奶就离开了我,奶奶离开我的那一刻,我如梦初醒,就像,就像一个在一所监狱里服了十年刑,有一天终于幡然醒悟的人一样,感觉自己虚度了以前所有的时光,感觉自己对不起奶奶,辜负了奶奶,辜负了爷爷,爸爸妈妈,老师……很多很多。奶奶走了以后,我像变了一个人,真的,我变了,是因为我一直想起奶奶才变的。
  
  你们谁也不会想到奶奶宠我宠到什么程度,谁也想不到的。爸爸妈妈一直说,奶奶的背特别弯是背我背的。我信的。后来在我读着书或者写着作业的时候,奶奶弯着背的样子一直会浮现在眼前。爷爷奶奶放钱的地方我是知道的。爷爷不时会把卖掉鱼虾的钱放在那个抽屉里,钥匙放在哪里我也是知道的,他们随便我从那里拿钱。那时我花钱大手大脚,要吃什么就买什么,要玩什么就买什么,爷爷奶奶从来不会说不允许,有时候爷爷发现钱少了,问奶奶,奶奶就会说,飞飞拿的吧,然后就没有下文了。自从奶奶离开我后,尽管我知道钱还在那里,钥匙还在那里,但是我再也不乱拿了,再也不了。人们说,飞飞这孩子,奶奶死后变好了。
  
  要说说这个聚宝盆一样的阳澄湖了。
  
  我每次去爷爷的鱼塘,总会到杜木的乌篷船上玩一会儿,杜木也从不拒绝,相反他还会拿出一些我没吃过的好吃的给我吃。柿饼啦,芝麻糕啦,大多数时候是拿一大把花生,带壳的那种,他自己炒的,又香又脆。开始的几次,我很拘束,不敢随便乱问,因为他有那么多诗词书啦。说实话,那时候我还没认认真真读过一首诗呢。我对他的那些书着迷极了,有几次都想开口问他借来看看了,想张口了几次还是不敢开口借。他把书整整齐齐地排在睡觉放枕头那个位置的前面一点点,不是竖着,而是平平整整一摞一摞摆放在擦得油光锃亮的船板上。那些书其实很旧了,却没有一个角是翘起来的。想到自己的那些皱皱巴巴的书,心里更涌起了对杜木的崇拜。
  
  后来又去过几次,慢慢地与他熟了,我看他不比我高,但是看脸上的神色比我要大,所以我叫他杜木哥哥。他笑笑,算是答应了。我很高兴。有一次我问他:“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看阳澄湖?”
  
  他眨了一下眼笑着反问我:“飞飞,你知道我们的阳澄湖里有什么宝贝吗?”
  
  “宝贝?”我一听,眼睛都瞪大了。
  
  “你知道吗?”他笑着卖关子。他的牙齿细细的,不很整齐。
  
  我绞尽脑汁也说不出那些宝贝。那时候我只想着湖底的宝贝,什么金银财宝啦,什么陶瓷器皿啦,根本就没想到鱼呀蟹呀这些的。
  
  他说:“飞飞,你知道我们阳澄湖里有哪‘八鲜’?”
  
  “‘八鲜’?”
  
  “八种味道鲜美的水产。”他明确了一下。
  
  我恍然大悟,脑子里飞快地闪过自己吃过的鲜美的水产。
  
  “螺蛳。”我喊道。
  
  他点点头。
  
  “鳗鱼。”
  
  他又点一下头。
  
  “白鱼、黑鱼、鳊鱼、青鱼、虾。”
  
  “是清水虾。”他补充说,“还有吗?”
  
  “蟹。”我转了一下眼睛说。“我猜对了吗?”
  
  他点点头,笑着说:“这里还有一个故事呢。”
  
  我紧紧地盯着他。
  
  “话说,有一天,吕洞宾、张果老、何仙姑等八位大仙从阳澄湖经过,他们在阳澄湖的莲花岛上逗留了几天,看到渔民们在阳澄湖上辛辛苦苦靠打渔为生,就想给阳澄湖留下一点能造福黎民百姓的东西,于是他们各显神通,八位仙人每人为阳澄湖留下了一样水产,他们是螺蛳、鳗鱼、白鱼、黑鱼、草鱼、青鱼、清水虾,还有一样是大闸蟹。”
  
  “耶,我猜对了!”我雀跃。
  
  “可是,”他话锋一转,说,“那八位大仙留下的这‘八鲜’并没有能造福于黎民百姓,原因是什么呢,你知道吗飞飞?”
  
  “不知道。”我摇摇头,瞪着眼睛看他。
  
  “自从阳澄湖里有了这湖‘八鲜’之后,不只是渔民们捕它们,农民们也来补,工人们也来捕。它们捞螺蛳的捞螺蛳,捕鱼的捕鱼,捕虾的捕虾,每个人都恨不得一口气把阳澄湖里的鱼虾捞个精光。一时间阳澄湖里热闹得简直到了船与船挤来挤去的地步。后来,阳澄湖里的水产越捕越少,最后竟然捕不到了。”
  
  我吃惊地瞪着眼睛看他。
  
  “后来,阳澄湖就封湖了。”他说。
  
  “封湖?”
  
  “就是不让捕捞了。”
  
  “那湖‘八鲜’呢?”
  
  “封湖以后,阳澄湖里的水产才慢慢地又有了,但是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多了。”
  
  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他。
  
  “我守着阳澄湖已经好多年啦,”他笑笑,垂下眼睛说,“还会守下去的。”
  
  我点点头,敬佩地盯着他。他的脸上是写着一脸的沧桑。他不知在这湖上风吹浪打多少年了。
  
  他的船头有一个土黄色的瓦罐做的简易炉灶,他的船上找不到一丝丝网,也没有一支鱼叉,他在岸边种菜,养着几只鸡。他与岸上的农民们关系非常好,常常拄着拐杖到岸上与他们闲聊。他们会不定时地给他送米过来,然后他付给他们钱。
  
  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我时不时会问他:“你的理想是什么?”因为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我自己的理想问题,所以老问他这个问题。我真想他能问问我的理想这个问题,我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他问我的话,我就告诉他,我的理想是当一个作家。
  
  其实,那时还根本就什么也不懂,只是写作文的时候有点小成绩而已,当时说来也奇怪,就那么一点点的作文成绩竟然激起了我要当作家的欲望,我当时真的是被自己的激情冲昏了头脑。其实要怪应该怪我的语文老师,不知哪一次,是在作文点评课上,还是在一次班会课上,他提到了我的名字,忘了是因为什么事而点我的名,好像是表扬的意思,好像是的。当时我的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那个理想的火苗一下子被点燃了,当时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但是那个当作家的伟大梦想是一直在我心里的。那时候可真是遗憾,连我的朋友也没有看出来,他一次也没有问我的理想。他也从来没有回答过我他的理想是什么这个问题。
  
  那时候的事情已经是我奶奶离开我以后的事情了,在奶奶离开我之前我过的日子一直是浑浑噩噩的。
  
  家里没有了奶奶,我好寂寞。不想一个人呆着。爸爸妈妈每天要忙到天黑才回家,爷爷也是,那段时间我常常到杜木那里写作业。他一点也不嫌弃我,还每次把那张小小的桌子让给我用。那是他的小书桌。暗红色的油漆,闪亮闪亮,一丝儿灰尘都没有。开始的时候,盘腿坐在那儿写作业很不习惯,脚总是一会儿就麻木了,还全身不舒服,写到一半就不得不活动活动筋骨。后来坚持了一段时间就慢慢适应了。那时候我好像真的换了一个人似的,写作业一口气能写到天黑,然后,在爷爷的呼唤声中背起书包匆匆上岸。现在我很后悔,那时我竟然很多次连个再见也忘了回头跟他说一下。那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杜木的感受,我寂寞了可以到他那里写作业,他寂寞了呢,我怎么没有想到陪陪他呢,那么漫长的夜,一湖的寂寞,没有电视,他是怎么过的。
  
  那时候,我写作业的时候,他就坐在一边,不声不响地帮我把卷了角的书一页一页整平,然后用光滑的木板压着。那时我已经开始向他借书读了。我是那么爱惜他的那些书啊,老实说,我把他的书比自己的书还要看重一百倍。那是真的。拿来拿去我总是把他的书小心翼翼地捧在心口的,不让它有一点点褶皱。
  
  后来我们开始谈论诗歌了。
  
  我告诉他我最开始的时候把他当成那个诗人杜牧了,他开心地笑了,说那个杜牧和这个杜木是风马牛不相及呀,他说,杜牧是唐代杰出诗人,他是宰相杜佑的孙子。他的诗歌以七言绝句著称,内容以咏史抒怀为主。他说那时候人家把杜牧称为“小杜”,以区别于杜甫。他与李商隐并称为小李杜。
  
  他说:“杜牧这个人非常有政治才华,十几岁时,在读书之余就关心军事,还专门研究过孙子,写过十三篇《孙子注解》。”
  
  我吃惊地望着他。他说:“有一次他献计平掳,居然被宰相李德裕采用,结果战争大获成功。长庆二年,杜牧二十岁时,博通经史,尤其专注于治乱与军事。他二十三岁时已经写出了著名的《阿房宫赋》。”
  
  “《阿房宫赋》?”
  
  “是的,这篇《阿房宫赋》我非常喜欢,非常非常喜欢,还能倒背如流呢。”他说,他得意地看着我。
  
  我吃惊地望着他。那时,我连《阿房宫赋》是什么还不知道呢。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杜木缓缓地背诵起来,“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三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斗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他背诵的时候神情很复杂,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又停顿很长时间,语气一直是沉重的。我呢,虽然对文章写了些什么不怎么了解,但是对眼前的这位滔滔不绝的朋友早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知道诗人杜牧为什么写这篇文章吗?”过了一会儿,他看着我的眼睛问。
  
  我茫然地摇摇头。
  
  他说:“《阿房宫赋》,这是篇赋体散文,借古讽今,通过描写阿房宫的兴建及毁灭,总结了秦朝统治者亡国的历史经验,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向唐朝统治者发出了警示。杜牧,实际上是出生在阿房宫被烧毁的千年之后,他从来没有见过阿房宫,但是这位晚唐的著名诗人却通过神奇的想象,将他从来没见过的阿房宫描绘出来,他是要向晚唐的统治阶级发出警示。”
  
  “警示什么?”
  
  他很失望地看了看我,我立刻知趣地低下了头。
  
  “没事,”他说,“你如果真的想知道,只要一遍遍去读,读得多了,你就懂了。”
  
  我点点头,咬着唇。
  
  我偷眼看看他。他坚定的眼神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那是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智慧。我深深地敬佩他。
  
  自从听过我的朋友背诵《阿房宫赋》这篇文章后,我再也不敢问他理想这个问题了。能懂《阿房宫赋》这样文章的人,他的理想和抱负会一般么?
  
  后来,爷爷的鱼塘拆迁了,我学习也忙了起来。爷爷的鱼塘拆迁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去阳澄湖边。有一天,当我兴冲冲去阳澄湖边看我的朋友时,突然发现他的小船不在那儿了。湖上多了来来往往的小游轮。我慌张起来,拼命地呼喊,明明阳澄湖边一览无余,没有小船的影子,我还在那里拼命呼喊,我发疯一样地沿着湖边奔跑,一个湾一个湾去寻找,可是,可是哪儿也不见小船的影子。
  
  我不知道我的朋友去了哪里。
  
  我呆呆地、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后来我在梦里一直看到自己在找他。
  
  我四处向人打听他的下落,遥无音讯。
  
  后来,我只能接受现实。
  
  现在,我也能背诵这篇《阿房宫赋》了,可是,我的朋友,你在哪里?
  
  你说,你喜欢阳澄湖的那种荒凉,你说荒凉是美的,荒凉是没有油污的,荒凉是没有喧嚣的,三三两两的渔船,还有散落的点点的风帆……
  
  你说,你喜欢那种荒凉,我的朋友,你不辞而别,是不是就是去寻找那荒凉的地方?那荒凉的地方在哪里?就在那个经常在你梦中见到的小渔村吗?
  
  你说,在很远很远的阳澄湖边,有一个小渔村,村子里的渔民们靠打捞阳澄湖的蚬子为生。那里的蚬子很多,多得能堆成山。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宁静而自由的生活。你说,那里的蚬子永远不会迁移,因为那里没有油污……亲爱的朋友,你是不是,是不是去寻找那个梦中的小渔村了?
  • 上一篇文章: 安徒生童话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