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会捉迷藏的IC卡
作者:周学军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就在我和月月都有意回避铃铃的伤心话题时,一件令我费解的事情悄然发生了。
  
  一天午睡时,一翻身觉得有什么东西咯了我一下,坐起来发现是一张IC卡,上面绘有一对翅膀图案。记不得是几次看见它了,它总是突然出现在我的枕边、床头、床头柜上,我把它扔到桌子上,过后,它又悄悄过来,就好象自己长腿了一样。
  
  我拣起IC卡,正思考着这是为什么呢?对床的月月看见了,“那是什么?”
  
  我随手扔过去,“不会是你扔过来的吧!都好几次了。”
  
  “我?都好几次了?我怎么头一次看到?”月月端详着IC卡上的漂亮图案,“像是一张新卡,还封着塑料套呢!不会是哪个靓哥送给你话聊的吧?噢……”随着,她嚷了一句更带电的的惊人发现,“塑料套上有字――LL!小雨,是李林吧?”
  
  李林是我们的班长,也是女生心目中的标致帅哥。我跳下床,抢过IC卡,上面真有LL两个字母。我很快冷静下来,“那不可能,我和李林都没有单独说过话!会不会是卖卡的人,做的什么标记?哦,我明白了,要过愚人节了,有人包装了废卡,拿咱们开心吧?”
  
  “还算你有头脑。”月月点点头,一把掠过IC卡,扔掉了塑料封套,“给我吧!明天我也如法炮制,大大方方请别人打一把卡。不过,请谁呢?”她说着,把IC卡塞到了枕头下面。
  
  起床铃还没响,月月就把我弄醒了,她说:“你给我!我想好请谁打卡了。”
  
  我愣愣地看着她,“你说什么啊?”
  
  月月把我拉起来,翻动我的的枕头、衣服,翻不到,大声喊:“好啊,小雨,你跟我玩上了?”
  
  我还是愣愣地看着她,“什么啊,我一直在睡觉。”
  
  她扑过来,狠狠地咯支着我,“你把那卡拿出来,我有用处!”
  
  我笑着上气不接下气,大声叫着,“啊,啊……饶了我吧,要出人命了……”
  
  月月闹够了,扔下一句,“给人家的东西,还偷回来?等着,我饶不了你!”走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怎么回事?那张IC卡会没了?我先去了她的床,枕头、被子、褥子,来个翻天覆地,然后,又把我的床上上下下折腾一遍。
  
  那张IC卡真的没有了,捉迷藏一样!
  
  晚自习,班主任林老师宣布上月班级测验成绩。宣布之前,她语气沉重地解释说:“本来这次测验早就应该公布了,单子也早就拉出来了,但,我一直不忍心挂出来。这让我又一次想起了铃铃……”
  
  铃铃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也是我的同桌。一周前,她过马路对面电话亭打电话,被一辆超速行驶的卡车撞上了。后来交警检查后说,那位司机是酒后驾车。但交警也说,铃铃为什么要急着过马路呢,当时是交通高峰期啊!言外之意是铃铃当时应该避开这段时间。
  
  关于铃铃急着给妈妈打电话的事,我总试图去解释:听铃铃说她没有见过爸爸,从她记事起,就和妈妈相依为命。还有,铃铃妈妈是百里以外的一个条件不算好的山村小学老师。当然,她很听妈妈的话……
  
  林老师把排行榜挂在黑板上了,第一名又是铃铃。
  
  大家看见铃铃的名字,都有些难过,好多女生眼圈都红了。我咬咬牙,把眼泪咽下去了,我知道,铃铃不喜欢掉眼泪。过去她不在时,我总要把通知她的事,写成纸条,放进她的书桌膛里。现在她的桌子还空着,我依照惯例,把她的测验成绩工工整整抄下来,轻轻放进书桌膛。算是纪念吧!
  
  我边抄边想着铃铃。也许是因为过于专注,当我把这些工作做完时,班里的人都已经走光了,也没有发现。
  
  我最后看一眼排行榜上的铃铃名字,收拾一下作业,准备回宿舍。就在这时,那张绘有一对翅膀图案的IC卡悄无声息地在桌子上出现了。我回头看一眼,不会是月月在捣鬼吧?身后什么人也没有。我叫了一声:“月月,你出来,别吓唬我!”空旷的教室里有一丝嗡嗡的回声,但没有人回答我。
  
  我有点害怕了,顾不得收拾桌子,跌跌撞撞地跑出教室。就在我带上教室门的瞬间,我听到有一声叹息,我慌张地往身后看一眼,长长的走廊空荡荡的,拐角处的昏黄灯光散射过来,透着几分神秘。我惊骇极了,撒腿就往楼下跑。
  
  也许是急于回宿舍,也许是慌不择路,我一下子钻过木障,跑上了回宿舍的近路――在两座旧楼中横穿。月光下,楼的阴影压过来,甬路也变得很幽暗。跑了几步,我听到了身后有脚步声。我不敢回头,只是拼命地往前跑。
  
  忐忑不安中,我突然想起班里的大调皮,曾在铃铃死后,戏谑地叫这条路为铃铃小路。铃铃平时总是风风火火的,回宿舍从来不走大路。而旧楼是待拆的危楼,学校在两侧钉上了木障,但铃铃总能避开老师的眼睛从空隙中钻过去。
  
  我心里暗暗祈祷着:My,God!不管是铃铃,还是月月,可不要再吓唬我了,看在同学的份上!刚祈祷完,就走到甬路尽头,脚步也消失了。
  
  跑到宿舍,月月看着我,“你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我尽力屏着呼吸,拿起毛巾揩额头的汗。
  
  月月跑过来,看着我的脸,“不对吧,出了那么多汗?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实在没办法,我就说了甬路上觉得身后好象有人跟踪的事。我说,我一直以为是你呢!但关于那张在桌子上出现的神秘IC卡,却丝毫没有和她透露。
  
  月月听了,问:“小雨,你走的是铃铃小路?”月月脸色先是泛红,随后又变得有些苍白。她走到门口,把门“哐当”关上,认真地锁好。又到窗前,找几张旧报纸,把窗子遮个严严实实……
  
  第二天早自习,我发现桌子上的作业还在,只是那张IC卡却不见了。我的心骤然怦怦紧跳起来,转过头去看铃铃的书桌膛。在我抄的测验成绩单上,看到了一张纸,我问:“月月……”随后就惊慌失措地向月月摆手,示意叫错了。我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封信,我触摸到上面有凹凸不平的感觉,以前我和铃铃曾通过这样的密信。
  
  我用铅笔在上面平涂了几下,一行白色的字迹出现了,
  
  “小雨:
  
  感谢你帮助我抄了月测验成绩单,但你还是把我忘了。”
  
  会是谁写的?很像是恶作剧!
  
  下面的字有些潦草,“你不认识那张带有一对翅膀图案的IC卡是谁的吗?我怕你不明白,还在那上面写了我名字的两个缩写字母――LL!
  
  你不明白它为什么一再出现吗?我是想请你给我妈妈打电话,报告一下我的月测验成绩。我是一直这样做的。所以求你,而不是由我打,是因为我不想吓着妈妈。而你是我的好朋友,我知道你的胆子也还可以……”
  
  哇,竟然会是这样?在昨天月月发现卡塑料封套上的LL字母时,我就有些猜到了,但我一直不敢相信。
  
  “当然,最后你还是被吓着了。但,我的确是采取一些循序渐进的方法的,要不,早就给你留这封信了。”
  
  啊,我又打了一个噤噤。
  
  很像是猜到我的举动一样,信中写到,“吓着了你,真是抱歉!但你为朋友做出点牺牲也是应该的。”
  
  信的最后,还做了一番解释,“妈妈把我视为她生命的延续,她希望我将来出人头地,所以很关注我的学习成绩。长时间听不到我的成绩报告,就寝食不安。当然,我也用这种方法不断督促自己的学习。
  
  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抢在交通高峰期横过马路,其实原因很简单,我家里没有安装电话,我要把电话打到妈妈的学校,当时要过下班的时间了……”
  
  按铃铃信中约定的时间,下第四节课,我带着铃铃的月测验成绩单,准时出了学校大门。马路上车水马龙。我憋住嘭嘭的心跳,跑过马路,来到IC电话亭。
  
  我大声喘息着,试着摘下手机,紧张地看着周围,我不知道铃铃是不是还是那样守约。但随后,我就松了一口气,那张绘有一对翅膀图案的IC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插进了话机卡口。
  
  我轻轻地按动了电话键子。
  
  好一会儿,电话那边有人惊异地问:“谁啊?”
  
  我听出来了,是铃铃的妈妈,我忙说:“阿姨,我是铃铃的同学――小雨,你身体还好吗?我想告诉您,铃铃的月测验成绩――”
  
  铃铃的妈妈在电话中,“啊”了一声。
  
  我掏出成绩单读起来,读到最后,铃铃的妈妈带着哭声说了一句,“谢谢你,小雨……”
  
  电话打完了,我也紧张到了极点,毕竟,毕竟铃铃已经不在了啊!我后退一步,看着IC卡 “喂,铃铃,那张纸上的字是你用什么划的吗?”
  
  IC卡说话了,我看到了它在振动,“是啊,是我用尖尖的角划出来的,你能想到用老办法看明白,算你聪明。但我要告诉你,我不是铃铃,我是一张会飘移的IC卡,也可以叫我魔卡。”
  
  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你不是铃铃?那怎么能用铃铃的口气给我写信?”
  
  IC卡安慰我说:“别生气,只有那样做,你才更容易接受啊!”
  
  我问:“你说的会自动飘移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们说的飞啊!”说着,IC卡从插口中跳出来,略略弯成V字形,在我眼前转了一圈,“其实,我不过是一张装了特制芯片的IC卡,是铃铃在魔卡网站邮购的,你也想邮购一张吗?”
  
  “不,不!”我可不想碰这么怪异的东西,“那你怎么能想铃铃所想……”
  
  “这很简单啊,根据约定,邮购时网站就把我按铃铃的思维定式做了设置,我是一张真正的智能魔卡。只是铃铃为了保护我,给我搞的塑料封套有点沉重,让我的飘移功能大受限制!”
  
  我长吁出一口气,但又有些担心,“这些天,你一直跟着我吧?那,以后呢?还会跟着我吗?”
  
  “我正要向你告别呢,按照网站指令,我完成任务后,还要回归魔卡网站。再见吧!”IC卡说完,又在我眼前转了一圈,然后,从容地飘移出了电话亭。
  
  等我跟出电话亭,IC卡早没了踪影。
  
  我跑到学校饭厅,月月已经吃完饭了。她拉住我说:“小雨,你干什么去了?”
  
  我抑制着心跳说:“我在教室了,有一道题我不太会,多想了一会儿。”
  
  “IC卡呢?你快给我!”月月坏笑着说,“我煞费苦心,终于让大调皮上当了。啊哈……”
  
  我惊恐地大喊着,“别说!别说IC卡的事!”喊完,我马上就捂住自己的嘴巴了。
  • 上一篇文章: 使命

  • 下一篇文章: “撒哈拉之眼”探秘记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