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黑子
作者:许迎坡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黑子也叫老黑。一般女生叫黑子,男生叫老黑,很少有人叫他的真名。至于为什么叫老黑,我们都记不清了,好象不光是因为他长得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总爱"嘿嘿"地傻笑。
  在我们班里,黑子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平时不爱吱声,很少引起大家注意。只有在上课时值日生忘了擦黑板老师严厉地问谁是值日生吓得没人敢站出来时,我们才会想起黑子。每次黑子都挺身而出,走到前面把黑板擦干净(其实并不是他值日),每次老师都训斥几句。黑子也不辩解。
  黑子的确是好人。
  黑子可以在你需要钱的时候毫不忧郁地把口袋里的钱都给你,自己宁可步行回家;黑子可以在你伤心的时候陪你掉一天眼泪;如果你是值日生碰巧有事想早走只要喊一声,黑子就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黑子的行为虽然得到了班里所有同学的称赞,但我们还是很少注意他,因为我们似乎都习惯别人做事,所以黑子在我们班是个小角色,完全没有胡三炮(打架出了名的)和大仙(写情书出了名的)他们有名气。
  黑子真正出名是在运动会上。
  运动会报项目一直是令我们老师头疼的一个问题,除了几个体育特长生外,别的同学很少报名。特别是3000米长跑,每次运动会这项都空白,每次也因为这项,我们班总是比不过二班。
  老师问:"今年谁能报3000米,给我们班争口气?"
  我们一个个都低下头,生怕被老师点名。
  "难道你们真的都是熊包吗?"
  还是没人吱声,气氛相当尴尬。
  "老师,我,我可以试试吗?"这时我们听到一个怯怯的声音,声音很小。
  顺着声音望去,天哪!是老黑!
  有没有搞错?就他也能跑3000米!老黑是我们班的体育课上的"困难户",体育老师经常指着老黑说:"你是我教过的学生中最笨的一个!"
  可是班里还是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毕竟有人给我们挡灾了嘛!
  "好样的,黑子同学(我们老师也被我们同化了,也管老黑叫黑子)是咱班同学的榜样,关键时刻敢于站起来,这种精神就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运动会那天,最后一项是3000米,那时我们班的成绩只和二班差1分。也就是说如果黑子能够取得一个好名次,那么我们就能超过班,取得了冠军。但我们根本就没报希望,参加比赛的有八名选手,取前六名,不用说黑子准第八。
  比赛开始了,果然不出所料,从比赛一开始,黑子就一直在最后跑着,跑到2000米的时候,倒数第二的二班的马良都拉他一圈了。他在跑道跟走没啥区别。
  黑子仍然在坚持着。
  下来吧,丢死人啦!胡三炮喊,但他一看老师的眼神又闭上了嘴巴。
  黑子的头上热气腾腾,通过我班的时候,可以听见他急促的喘气声。
  这时奇迹出现了,二班的马良下场了。又有两个选手也因为坚持不住下场了。也就是说只要黑子能坚持下来,就能获得第一。
  这时的黑子的跑步姿势就像在放慢动作。第四名已经冲线了,他还有两圈儿,跑道上只有他一个人!
  黑子还在坚持着!
  "我们要像跑道上这名同学学习,他体现了奥林匹克精神,大家为他加油!"广播里传来播音员员清脆的声音。
  全场响起热烈掌声。
  黑子"走"到终点,就瘫了下去。
  那天,我们第一次夺得冠军。


  黑子的那次行动,使他成为了学校的名人。可是在我们班却引起了不小震动。有赞扬的有批评的。女生们认为黑子给班级争了光,可胡三炮和大仙们却认为黑子给班级丢了脸。理由是被倒数第二的拉了两圈。
  "丢人呀,丢人呀,要是我早下去了。"胡三炮振振有词。
  黑子还是老样子,那件事儿好象没发生过。
  可是到班委会换届选举时,胡三炮突然提名黑子当班长。
  开始我们都感到奇怪,后来很快就悟出了其中的奥妙:那时班长一职的竞争在王伟和刘涛之间激烈地进行着,两人不相上下,都是打"小报告"的高手。我们很快明白了胡三炮的用意,立刻群起响应。
  老师犹豫了一会儿,看看黑子,显然黑子上次赛场上的表演给老师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老师多次在班会上表扬过他。然后点了点头,说:"既然大家选的,我没意见。"
  老师让黑子上前发表就职演说。
  黑子站在讲台上结巴了半天说:"我、……我不是那块料,别、……别让我当。"
  "黑子最适合当班长,大家说是不是啊?"胡三炮大声喊道。
  "是--"大伙一致响应。
  黑子站在那里手不停地揉着衣襟,满脑门子上满是豆粒儿一样的汗珠儿,样子滑稽极了。
  老师说:"你试试嘛,不行可以再换人。"
  黑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勉强点了点头,说:"我试试,希望大家给我支持。"这家伙居然给全体同学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
  "好!"同学一阵欢呼,那架势不亚于欢迎刚刚竞选成功的美国总统。
  特别是我们班的女同学更是极力支持黑子。她们说:这年头像黑子这样老实的男人越来越少了。这让我们男生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眼红归眼红,我们还是喜欢黑子当班长,因为我们前几任班长都是"小报告专家",我们班的每一件事都牢牢被老师掌握得一清二楚。我们相信黑子不是这样的人,这样我们就可以过上安静的日子。
  可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黑子上任第一天就在讲台上郑重宣布:要彻底治理我们班的卫生。
  我们班的卫生一直是全校最差的,每次卫生检查后我们班都被广播点名批评。老师为此也常常把我们骂得体无完肤。可是骂归骂做归做,你骂你的,我做我的。我们班级一直是全校得小红旗最少的。
  其实不是我们班的同学都坏的不可救药,主要是有几个像胡三炮之类的乱搅和,你一做好事就在一旁起哄,说风凉话。
  黑子的第一次活动就受到阻挠。
  在黑子分配胡三炮打扫分担卫生时,胡三炮连眼皮都没抬,只硬硬地说了一句:"老子没空!"
  "请你到分担区去打扫卫生!"黑子重复了一遍。
  "老子没空,你耳朵聋了咋的!"胡三炮的眼睛瞪得溜圆,看着黑子。
  "请你到分担区去打扫卫生!"黑子又重复了一遍。
  "你这是故意找茬呀,你的班长还是老子给你提名的呢,你不但不报恩,还给老子耍威风,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胡三炮的眼睛里已经闪过一丝怯意,不过他仍然举起拳头照着黑子的前胸就是一拳。
  黑子措手不及,一下子被打倒了。
  胡三炮拍了拍手,鼻子哼了一声,扭头要走。
  "请你到分担区去打扫卫生!"这时黑子像头牛一样又站了起来,挡住了胡三炮的去路,还是那句话。
  班里的同学都围了上来。
  "你真是欠扁!"胡三炮又举起了拳头。
  "老师来了!"小芳喊道。
  胡三炮已经被黑子的气势吓住了。
  "行,老黑,有你的,咱走着瞧!"说完他愤愤地那起扫帚到分担区扫除去了。
  胡三炮让黑子给治住了!这在我们班真是"破天荒"的事。胡三炮都干活了,我们谁还装蒜!我们都乖乖地拿起扫帚扫除喽。
  但我们谁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兴奋,反倒为黑子担起心来。胡三炮可不是好惹的。
  "黑子,以后可要留神呀!"其中一个人拍了拍黑子的肩膀提醒他。
  黑子仍然昂首挺胸,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老师走了过来,看见我们都站在一起,问:"出了什么事?"
  我们都屏住呼吸看着黑子。
  "没事,我在给大家分配任务。"黑子轻描淡写地说,不过他还在不停地揉着胸脯。
  老师看没什么事就走了。
  这时走出几百米远的胡三炮回头看了看黑子。

  当一个月后我们发现当初的选举是极大的错误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黑子已经成了悬在我们每个人头上的一把利剑。黑子已经完全取得了所有老师的好感,特别是得到了班主任的信任。黑子可以在你上自习课说话时,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对你做个停止的手势;黑子可以在你劳动偷懒时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帮你干活让你感到无地自容。
  散漫惯了的我们,哪受得了这份罪。
  "一定要搞掉他!"胡三炮狠狠地说,这时他已经被黑子治得简直要疯了。"想当初选他时怎么没想到他回来这手,原以为他会非常听话,唉!"
  "那还不是因为你……"大仙刚想埋怨胡三炮,一看见胡三炮眼睛正瞪着他,半截话又咽了回去,"对,是得想个办法整整他!"他话锋马上一转,这小子!
  以后一个星期里,有几个人一直在想办法把黑子搞下台。可是想搞掉黑子这类型的人可不容易,因为他根本就没什么把柄可抓。
  "有了,"这时大仙突然喊了起来,"我有一个办法,一定能搞掉他!"
  "啥办法?快点说!" 胡三炮早已等不及了。黑子已经成了他的眼中钉。
  "咱们给他来个狠的,明天放学的时候,咱们这么这么办……"大仙眨着老鼠一样的小眼睛趴在胡三炮的耳边嘀咕着。
  胡三炮听完马上一竖大拇指说:"高,实在是高!"
  第二天大仙值日,放学铃声一响,这小子马上走到教室前面拿起扫帚喊:"快走快走,扫地啦扫地啦!"
  这小子今天怎么来积极劲儿了,原先每次他值日,像求祖宗似的求他!同学们 一个个莫名其妙地走了。
  大仙装模作样地舞着扫帚,不一会儿,胡三炮像个贼 似的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游戏机。他冲大仙一使眼色。
  大仙接过游戏机飞快地塞进黑子的课桌里然后两个人一拍巴掌:"搞定!"
  第二天第一节是语文课,正好是我们班主任的课。头一天老师向我们吹了风说校长要听这节课,叫大家回家后好好预习一下。
  "丁零零--"上课铃声一响了,校长就迈着大步走了近来,在黑子旁边的 空位上坐了下来。
  那是一堂写作课。那天我们老师讲得十分卖力,旁征博引,既幽默又有风度,听得我们如醉如痴。那时我们真想校长要是 天天来听课该多好。
  "我们大家应该把写作当作乐趣,伟大的文学家鲁迅说过……"
  "臭棋!"突然从黑子的书桌里传出一个很尖的声音。那是一个会说话的游戏机,一到规定时间就说话。
  同学们立刻一阵哄堂大笑。
  老师脸都气白了:"什么声音?"
  这时黑子从课桌里拿出了那个游戏机,满脸通红地说:"老师,这,这不是我的……"
  "好了,把那东西给我拿来,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老师现在根本就没心情听他解释。
  黑子把游戏机放到老师桌上,沮丧地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这时胡三炮和大仙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
  那堂课后来变得很平淡,因为老师的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校长在下课走出去的时候特意看了看黑子。
  黑子脸越发显得黑了。
  黑子被叫到办公室。大仙他们几个偷偷趴到办公室窗口往里看。只见老师正在训黑子。黑子木然地站在那儿。
  胡三炮兴奋得差点儿喊出声来。


  第二天举行班会,主要是针对黑子的这次事件。首先由黑子做检讨。黑子慢慢地走到前面,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站在台上足足能有三分钟没有说出话来。
  "老师,他的态度不端正。"胡三炮站起来指着黑子说,"这样的人怎么能当班长呢!"
  "对,这样的人不能当班长!"大仙也马上响应。
  "选他当班长是你们,不让他当班长也是你们,你们怎么回事儿!"老师看起来很生气。
  "谁知道他会变坏呢,老师,我多次看到黑子拿着那个游戏机上课玩。特别是这次,让校长看见了,丢了我们班级的荣誉,一定不能再让他当班长了!"胡三炮说起话来像放炮似的。
  "那根本就不是我的。"黑子沉闷的说,活该他嘴笨。
  "什么不是你的,大仙你看过他玩过没有?"胡三炮说。
  "我看过至少有N次!"大仙说得像真事儿似的。
  黑子站在那里脸憋得通红,半天也说不出话来。他看看同学们,这时他一定十分希望有人能为他说句公道话,可是我们谁也没有吱声.这主要是 以为大家都慑于胡三炮的威力,另外我们也确实希望黑子下台,因为他实在太认真了。他执政的这个时期,我们都不同程度地感到了压抑和不自在。
  "下面请大家表决,同意黑子继续当班长的请举手!"老师说。
  你可以想象得到,全班只有三四个同学慢慢地举起了手,而且手举得很低。这几个同学当然都是老实,肯学习的。
  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了看黑子。
  黑子的泪水在眼圈儿里转,半天才说出话来:"老师,我,我同意同学们的意见。不过我,我希望,希望同学们--要真诚,真诚待人!"
  黑子这几句话足足说了一分钟,大家还是头一次听见黑子这么表白。
  班里立刻有一个人拍起了巴掌,是胡三炮。
  接着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好吧,既然这样,那么我同意黑子辞职,请大家再选出一名班长来!"老师看着我们说。
  教师里立刻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底下了头。
  足足有一节课谁也没有提名,老师的眉头紧锁着,很生气。"好了,班长的事暂时放着吧,大家再好好想想,等下次班会再提名。"
  下次班会提名?简直是笑话!我们才不会再选一个头头来骑在我们的头上呢!
  所以下一次班会又和这是一样的结局。大家仍然一言不发,老师气得直摇头。这样我们班长的位子足足空了半个多月。大家都感觉还不错,没人打小报告,大家过得自由自在的。
  黑子自然又在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大家又很少注意他了,本来就是个小人物嘛!

  日子就像河水一样,单调地流淌着。转眼秋天就到了,我们那儿秋天是很美的。在 我们学校后边的山上长满了枫树,红红的像火一样。
  "同学们,在我们祖国的南方发生了历史上罕见水灾,希望我们能伸出援助之手,大家明天有钱的捐钱有物的捐物,希望大家不要忘了。"老师放学时对大家说。
  第二天中午休息的时候,大家都把钱拿了出来。这件事儿,我们都是积极响应的。
  因为没有班长,老师就让学习委员小芳收一下。小芳一个一个地收完,用纸包了起来,然后整理名单准备送到老师那里。
  "谁也不许动,都给我坐好!"正在这时,突然窜进来三个小流氓。
  "你们捐的钱在谁那儿?快说,不然给你们一个一个放血!"其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人拿着一把明晃晃的稻子说。这三个家伙一定是听到学校要捐款,特意来抢钱的。
  我们每个人都吓得大气不敢出,谁也不敢吱声。小芳飞快地将钱塞进了书桌里。
  "快说!"小胡子举着刀子像癞皮狗一样叫着。因为还有十多分钟就下课了,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时小胡子一下子就走到胡三炮跟前。胡三炮为逃课方便,硬说自己是近视眼坐在第一排座位上。
  "钱在哪儿?"小胡子的刀在胡三炮眼前晃来晃去。
  胡三炮咧着嘴,他平时的威风劲儿已荡然无存了。他看着大家,大家也正注视着他。
  "你们班谁是班长?小胡子照着胡三炮就是一拳,他也知道应该班长收钱。胡三炮被打了一个趔趄,满脸是血。小胡子拽住他的衣服领字,用刀抵住他的脖子,"再不说老子就捅了你!"
  "在,在--" 胡三炮彻底崩溃了,他把手指慢慢指向小芳那个方向。
  "我是班长,钱在我这儿!"这时一个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是黑子!
  小胡子走到黑子跟前,"在你这儿?快点拿出来!"
  "等一下。"黑子从书桌里拿出一个纸包来,故意掉在了地上。
  小胡子弯腰去捡纸包。就在这一刹那,黑子抡起双拳照小胡子的后腰就是两拳。小胡子哎呦一声倒在地上。
  另外两个一听到叫声,一下子就冲到黑子跟前。其中一个照着黑子身上就是一刀。血从黑子的背部留了下来。
  但黑子用手紧紧掐住地上那个家伙的脖子不放,他试图抱住黑子的腿,另外一个家伙又在黑子身上扎了一刀。
  "来人啊!"这事班里平时最但小胆小的小芳跑到教室外大声喊了起来。
  歹徒一听立刻慌了神,想挣拖黑子逃跑,但是黑子就是死死抓住不放。
  黑子的身上又被扎了一刀。
  "打死他们!"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这一喊立刻激起了我们的斗志。五六个男生立刻拿起凳子向歹徒砸去。
  歹徒很快就被我们制服。这时保卫处的老师来了,把三个歹徒都绑了起来。
  当我们再看黑子时,他已经浑身是血,倒在了地上。
  "黑子,黑子!"我们飞快地把他抬到外面的救护车上。
  车走了,"黑子,黑子!"我们不停地在后面喊着。
  我们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胡三炮正坐在椅子上发呆。我们大家都恨恨地注视着他。
  胡三炮在我们的注视下显得优点狼狈,却还嘴硬地说:"其实何必呢,不就是为那点钱吗,给他不就算了……"
  "啊--"还没等他说完,我们大叫着一齐冲着他,一下子就把他按在地下,拳头像雨点儿一样落在他的身上。

  又到了班会,老师站在讲台上,在我们每个人脸上扫了一遍。
  "各位同学,今天我要说的还是班长的事儿,咱班不能没班长,希望大家选出一个好班长来,。"
  大家还是没人吱声。
  "大家真的选项不出一个班长吗,有没有毛遂自荐的?"老师眉头皱起来。
  "老师,我。。。。。"大仙发言。
  不会吧,他想当班长,绝对不行!
  "我,我选一个人!"大仙表情挺严肃。
  "你选谁?"老师问。
  "老黑,不,黑子!"
  全班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你们这回不是在搞恶作剧,发自内心的?"
  "yes,sir!"声音整齐洪亮。
  "可是黑子还在医院呢。。。。。"老师说。
  "报告,初二(3)班班长黑子向您报到!"这时门开了,黑子走进来,一个立正。
  那样子像一个武士,不,更像一个将军,一个充满自信的将军。

  • 上一篇文章: 现实主义的天堂

  • 下一篇文章: 最后一枪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