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秋风吹面
作者:谢倩霓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我没想到我会被一碗方便面伤害,而且伤得这么深。
  本来这是一个开开心心的日子,阳光明媚,秋风送爽,我们初二年级集体到海边秋游。
  说是海边,其实只是一大片烂泥滩,和烂泥滩尽头的一大片灰色的水域。不过,比起那些抽疯一样的老师以及他们抽疯一样朝我们扔过来的一叠叠试卷来说,我们当然宁愿选择这一大片烂泥滩了!
  何况,这一大片烂泥滩里面还有螃蟹在爬呢!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螃蟹!虽然很小很小,但你不能否定它确实是螃蟹!当党辉拽着那小东西的一条细腿,高声叫唤"螃蟹啊螃蟹啊这里有螃蟹啊"的时候,我们全体沸腾了!
  "给我!"吴紫瑛激动地尖叫。
  "给我!"林叶红激动地尖叫。
  "给我!"我也激动地尖叫。
  我的尖叫声引来了一片奇异的眼光,我也被自己吓了一大跳。我这是怎么啦?怎么会昏头昏脑地跟在吴紫瑛她们后面出风头?
  可党辉一点也没觉出不正常,他一转身,将螃蟹放在了我手里:"給你吧。"
  党辉转到我们班级才两天,除了认识我这个同桌,其他人他一概搞不清楚状况。
  "神经啊!凭什么给她不给我们?"吴紫瑛双手叉在腰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咄咄逼人地瞪着党辉。
  党辉显然吓了一跳,什么女生啊,这么嚣张!他不客气地说:"我高兴!你管得着吗?"
  好在我现在已经清醒过来了,我朝党辉抱歉地笑一笑,在吴紫瑛正要进一步发作之际,赶紧拎起那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小东西,一直送到她眼皮子底下:"诺,给你吧。"
  吴紫瑛伸出一只纤纤素手,满意地接过去,鼻孔朝天地朝党辉哼了一声。
  党辉不满地瞪了我一眼。
  唉,党辉,对不起啊!你知不知道吴紫瑛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挖到的螃蟹当然是应当送给她,而不是送给我的。
  我脸上挂着怯怯的笑容,在心里对党辉这样说。
  我不知道我脸上的什么表情触动了他,党辉看看我,竟然挥了挥手,用一种大哥哥宠爱小妹妹的口吻说:"算了,你高兴送人就送人吧。一会我再挖到再给你好了。"
  党辉他这是在对我说话吗?一个从来都只穿着妈妈十年以前的旧衣服,从来都低眉顺眼,从来都只会在心里滔滔不绝、却从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发出半点声音的丑小鸭?
  我蹲下身去,低头用手指在烂泥地里乱挖起来。没有人看到我突然间汹涌至眼角的泪水。
  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一直到方便面事件发生以前,我都自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生。这种幸福感就来源于党辉的那一句话。
  这一点也不夸张。有的人天生是公主,所有的好话堆到她面前她也毫不在意,比如吴紫瑛。有的人天生是弃儿,有时只要一句话,就能够让她泪流满面。比如我。

  2、

  不,我并不是孤儿。我有爸有妈。
  爸虽然是后爸,妈可是我货真价实的亲妈,这一点有我的外婆作证。如果仔细地看,藏在我眉眼间的那一点点清秀也是得自我妈的遗传。小时候,我跟外婆一起生活,外婆干完了一天的活,锤着自己酸痛的腰背的时候,经常会自言自语地说这样的话:"你妈念中学的时候可漂亮着呢,精灵着呢。不像你,半天闷着没有一句话。"可有时她又会长长地叹一口气,说这样的话:"女孩子太精灵也不好啊,还是你这样老实点好。你给我记着,别到外头去跟那些流里流气的男生疯!"外婆说这样的话的时候眼光突然变得凶凶的,每次都要吓我一大跳。
  在我还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我的亲爸就死了,大人告诉我是发生了车祸。我念六年级时,妈妈重新结婚了,然后将我接到了她身边。
  后爸人并不坏,奇怪的是我的亲妈。我到她身边已经三年了,在这长长的三年时间里,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我的亲妈她为什么要将我接到她身边来虐待我?
  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进入初中,我的身高一下子蹿到跟妈妈一样高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我穿的全部是我妈妈在箱底翻出来的她十年以前的旧衣服!妈妈说:"这些衣服都好好的,一点也没有坏,怎么不能穿了?你少给我在外头沾花惹草的!"
  我气得哭起来。妈妈这是什么鬼话!她不知道我进入中学以后,几乎连说话的朋友都没有几个吗?
  今天秋游,我穿的就是她以前的一件旧夹克,两片小小的可笑的尖领翻开在脖子那里,下面的一圈松紧早就没有了弹性,松松垮垮地在我的臀部晃荡。这一点还不是令我最难堪的,令我最难堪的是,我的身上没有一分零花钱!
  不光是今天,在往常,我的身上也从来没有一分零花钱。每次要买本子、圆珠笔、尺子等等小文具,我都得跟妈妈艰难地讨要那一点点小零钱。妈妈像盘问一个狡猾的惯偷一样仔细地盘问我钱的用途,晚上回到家里,她也决不会忽略检查一下我用她的钱买回来的物品。
  我知道家里不算富裕,但也决不是赤贫阶层。不然,我怎么可能进到这样一所每个学期要交5000元学费的民办学校就读?所以我想破了脑袋,也无法理解我的亲妈为什么对我要比一个后妈更吝啬、更过分,何况家里就我一个孩子。
  在往常,我的身上没有零花钱也没什么大关系,我不用钱就是了。今天我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反正吃的也带了,喝的也带了--说句公平话,我妈给我准备的野餐食品还是很丰富的,在吃喝上她倒是从不亏待我--我就想没有零花钱同样没关系,我不用钱就是了。可是,谁也没想到会出现意外。
  事情是这样的,下车的时候因为嫌拎着不方便,我将我的装着午餐食品的马甲袋留在了车上,只是带上了喝的水。可是,到中午老师通知吃饭的时候,我和几个同样将食品留在车上的同学站在车门外傻眼了--车门被锁上了,那个旅游公司的司机不见了踪影!
  "别着急,可能到附近什么地方转悠去了,大家稍微等等吧。"老师安慰我们。
  "搞什么啊!饿死人了!"吴紫瑛和林叶红气得跺脚。她们的食品包也留在了车子上。
  我也强烈地感觉到了来自腹部的饥饿。本来知道走过来几步就可以吃到东西,肚子还不觉得饿,可现在肚子发现上当了,就加倍强烈地发出了饥饿的信号。
  "那边有个小卖部哎,我们先去买点东西填填肚子吧!"
  吴紫瑛的提议得到了围在车门前的几个同学的一致响应,大家一窝蜂地朝不远处的小卖部涌去。
  我也不自觉地跟在他们后面。快到小卖部门口的时候,我命令自己停住了脚步。我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问同学借的话,向妈妈讨钱来还是一件比饥饿更让人烦心的事情。
  我转身朝小卖部边上的一棵香樟树走去,这里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树下有一块平坦的大石头。如果我的午餐现在在手里的话,我就可以把这里当作饭桌,好好地享用了。一想到被锁在车上的那一大包吃食,我的肚子里好像有一只动物的爪子在抓,饿得更厉害了。
  吴紫瑛和林叶红朝这边走过来了,吴紫瑛的手里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方便面。肯定是小卖部帮她们倒好开水泡上了。
  "咦,钱小从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没到小卖部买东西吃吗?"吴紫瑛一边将方便面放在大石头上,一边扭过头来问靠在树后的我。
  我摇摇头:"我再等等吧,我还不太饿。我带了好多吃的呢。司机肯定马上就要过来了。"
  一股方便面特有的香味直冲我的脑门,我尽量小心地咽了一口唾沫。
  吴紫瑛不再理我,她看了看手里抓着的钱,突然叫起来了:"唉呀不好,小卖部的人好像少找我钱了!"
  "是吗?"林叶红抓过她手里揉成一把的钱,一张一张摊开来数,"啊!真的少了啊!赶快回去问他们讨!"
  两人撒腿就往回跑,吴紫瑛跑了几步,回过头对我喊:"钱小从,帮我们看着方便面啊!"
  "好的。"我嘴里答应着,走过去坐在了石头上。
  好像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吴紫瑛她们一直没有回来。天哪,再等下去,方便面都要被泡烂了!我最不喜欢吃泡烂了的方便面!
  我的手自作主张地将插在碗沿上的塑料叉子拿下来,掀开了纸盖子。方便面铺天盖地的香味无可阻挡地弥漫在周围的每一寸空气里。
  "哈,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吃方便面啊?"侧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我吓得一哆嗦,塑料叉子掉在了石头上。
  "唉呀对不起,我帮你擦一下吧。我正好还剩一袋消毒棉球。"说话的人转到了我前面,是党辉!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袋,撕开口子,拿出一个湿漉漉的棉球,将叉子用劲擦了两擦,递给我:"快吃吧。方便面泡烂了不好吃。"
  "是。我也不喜欢吃方便面泡烂了的。"我接过叉子,深深地插进碗里,搅起一大把方便面,毫不犹豫地塞进了嘴里。
  几个小时以后,我一个人在黑夜笼罩的街头游荡,我使劲地回忆自己的手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那猪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可是,无论我怎样回忆,我也回忆不起来。我那猪脑子那时整个就是缺席的,它不在现场!
  可是没有人会这样想。他们好像不知道脑子和手有的时候是会分离的。当气喘吁吁的吴紫瑛和林叶红站在我的眼前,看着我叉起又一把方便面正送进嘴里的时候,她们一起尖叫起来:"钱小从你居然偷吃我们的方便面!"
  "什么啊?"党辉莫名其妙地看看她们,再看看我,"二位小姐搞错了吧?明明是她的方便面啊!"
  "哈!"吴紫瑛气得笑起来。
  "钱小从你想吃就说一声,不就一碗方便面吗?干吗要这么偷偷摸摸的?"林叶红难以置信地瞪着我。
  我那猪脑子终于回来了。我的第一感觉是有一罐煤气在我脸上爆炸了,第二感觉是必须赶快逃离现场。我扔下叉子,含含糊糊地说一声"对不起",站起来飞快地跑走了。
  我身上那件旧夹克的那一圈已经松掉的松紧带可笑地拍打着我的屁股。
  这天剩下来的时间,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掉的。不过我知道党辉又挖到了一只小螃蟹,他送给了林叶红。我听到了他们高声说笑的声音。

  3、

  我不想回家。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憎恨过我的亲妈。
  我将那件该死的旧夹克脱下来,塞进了马甲袋里。就让秋天的晚风狠狠地吹在我的脸上吧!反正我已经什么脸面也没有了!
  我在风中晃荡,穿过一条又一条亮着灯光的小街。
  马甲袋里鼓鼓攘攘的全是吃的东西。可我已经没有了饥饿感,我的嘴里和胃里一直充斥着那种令人恶心的方便面的怪味道。我拼命喝水,拼命喝水,可是,我喝再多的水也冲洗不掉。
  "咦,小从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过来看外婆?"对面一个人影突然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抬起双眼,迷迷糊糊认出是住外婆家对门的邻居。我朝她笑笑,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绕过她,走了。
  我抬起头来看看周围的景色,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外婆家居住的那条街道。也是自己小时候一直居住的街道。
  不,我也不要到外婆家去。外婆对我很好,但她从来不会帮我说话。她对她的女儿,也就是我那亲妈,从来不会说半个不字。有时候我跟她嘀咕我妈虐待我,她就骂我胡说八道,说你妈在心里爱着你呢,她这样做是为你好,怕你出事情。
  真是奇怪,妈这样做是为我好,是爱着我!我想不明白,我想得头都晕掉了!
  头晕。风好像越来越大了,周围的东西都被它吹得转起了圈圈……
  突然,我的胳膊被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
  "小从,小从,你真在这里!你要急死我们了!"
  我模模糊糊地辨认出这是外婆。我倒在了她的怀里。

  4、

  我的体质很好,从不轻易生病。但一生起病来,就是波涛汹涌的那种。
  这一次,我高烧了三天三夜,在睡梦里,我拼命哭泣,骂人。有一个声音试图安慰我,可是,只要一听到那个声音,我的胃就一阵痉挛,那种可怕的方便面的味道就布满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拼命地朝那个声音蹬脚,扔东西,大喊大叫,我不要那个声音靠近我!
  终于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一只手轻轻地按住在我的额头。我知道那是外婆。
  我睁开了眼睛。
  "终于醒过来了!"外婆坐在我身边微笑,满脸倦容。"我去打电话告诉你妈妈。她刚离开一会。"
  "不要!"我的声音大得把我自己和外婆都吓了一大跳。
  外婆看着我,眼睛里半是责备,半是忧虑。
  我垂下了眼皮。
  "你发烧的时候一直在骂你妈你知不知道?你还朝她扔东西,打她!"
  是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个声音让我无法忍受,只要一听到那个声音,我就有一种要疯掉的感觉。
  "外婆我饿了!"我抬起眼睛说。
  我的话成功地转移了外婆的注意力,她欣喜地站起身来:"有吃的有吃的!早就做好了的!"边说边忙不迭地朝厨房间走去。
  我坐在床上,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外婆端过来的一大碗皮蛋瘦肉粥。
  吃完了,外婆将碗接过,却并不放进厨房,而是随手放在床头柜上,自己坐在床沿看着我。
  又来了!
  我往下躺了躺,闭上了眼睛。
  "以前,有一个跟你一样大的女孩子,非常活泼可爱,聪明机灵,每个人都喜欢她。"
  我以为外婆要接着教训我,没想到她竟然讲起了故事!
  "她的妈妈没有什么文化,不知道该怎么管她,一切就都由着她的性子。她要穿红的就穿红的,要着绿的就着绿的,要零花钱也尽量满足她。即使做错了什么事,她也有本事弄得妈妈没办法责怪她。"
  我的眼皮跳了两跳。外婆是在讲她自己和我妈妈的故事?我妈妈以前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终于到要高考的那个学期,她赖在家里不肯去上学了。还三天两头躲在被子里哭。等她妈妈发现真相的时候,她已经怀孕6个多月了!"
  我一下子坐起来,恐惧地睁大了眼睛。
  外婆伸手过来握住我的手,朝我点点头:"是的,这就是你妈妈。她就这样稀里糊涂结束了自己的姑娘时代,成了一个脾气很坏的古怪的小妈妈。"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落山了,窗外已经是昏暗一片。外婆佝偻着身子坐在床沿,整个人突然缩小了一圈。
  "别恨她吧,她后来吃了很多很多苦,她被自己的过去吓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外婆的声音已经变成了耳边轻微的叹息,带着窗外秋风扑面的寒意。

  5、

  我穿着水磨蓝的牛仔裤,淡蓝的带帽子和拉链的休闲上装,一个人站在镜子跟前。
  啊,这样的一套衣服,我向往了有多久!在妈妈刚刚将我接到她身边的时候,她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我就告诉了她我想要这样的牛仔裤和这样的休闲上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喜欢那样的一身穿着,感觉穿在身上一定会又清爽又干净。可是,本来笑盈盈的妈妈却突然变了脸,说你给我闭嘴!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打扮!以后你给我老实点,我不会给你买新衣服的!
  妈妈说到做到,将近三年时间里,她就这样将我裹在各种与众不同、令人发笑的外衣下面,一直将我裹得没有了一点声音。
  "哎呀,换上了?真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我们小从换上这样的衣服都要变成大美女了!"外婆从外面走进来,眉开眼笑地说。
  外婆一下子将我心里正在想着的话嚷嚷出来了!我脸红心跳,转过身来追打外婆。
  外婆抓住我的手,问我:"知道这是谁买的吗?"
  我没哼声。
  "你妈昨晚十点多钟的时候赶着送过来的,她刚加完夜班呢。那时你已经睡着了。"
  我还是没哼声。
  "你妈说了,要是你想在我这里住上一阵子也成,但明天一定要去上学。"
  我的肩膀一下子垮下来。上学,上学,我怎么还能去上学啊?
  我将衣服三把两把脱下来,扔还给外婆。
  外婆的脸拉下来了:"这衣服你穿不穿我不管,这学你一定得去上!不就一碗方便面吗?就能将你吓成这样?"
  我一下子全身冰凉。我惊恐地看着外婆。外婆她怎么会知道一碗方便面的事情?!
  外婆张着她布满皱纹的嘴笑起来了:"你生病的时候一直在发疯,一直在对什么人说对不起,我没有偷吃方便面!谁赖你偷吃方便面了?你就这么老实,不会把事情跟人家说清楚?"
  唉,外婆,外婆,如果这事情说得清楚,我还用得着您老人家来教导?
  "没有什么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就怕你自己不肯站出来说,不敢站出来说。"外婆好像听到了我心里的话,她不再笑了,一双小小的眼睛像一只知晓一切的老猫那样盯着我,盯得我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千万千万别学你妈当年的样子。躲起来肯定不是一个好主意。" 外婆将那件带帽子和拉链的上装轻轻披到我肩膀上,凑在我耳朵边,像真正的老猫那样呼噜呼噜喘着气,"没有什么可怕的,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
  一直到外婆的脚步声在门口消失了很久,我才回过神来。
  我重新将那套衣服穿在了身上。镜中的女孩披散着头发,眉眼淡淡的,鼻子有点往上翘,嘴巴很小,紧紧地抿着在那里。
  我慢慢咧开嘴,给了自己一个试探性的微笑。
  感觉好像还行。
  明天去上学,我会把头发梳起来,梳得高高的,让它在脑后晃悠,就像班上其他女生一样。

  • 上一篇文章: 一个心中的秘密

  • 下一篇文章: 你凝视过我的眼睛吗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