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盛夏的礼物
作者:黄春华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小说|儿童文学|原创|礼物

  长歌当哭:513,GOD,离重点线只差2分,你这个更DM,我好歹还差十来分!!
  风云飘飘:同是天涯伦落人,相逢何必要讥笑???
  长歌当哭:太上皇对你可曾有笑?
  风云飘飘:有,绝对的冷笑,像极大话西游里的老唐,成天废话堆成山,念得我直想寻短。
  长歌当哭:你这个臭妈,为她死,还不如赖活着。
  风云飘飘:不准这样称呼母亲大人!
  长歌当哭:SORRY,我一定加个DEAR。
  风云飘飘:非也,我叫她法西斯。她对我是绝对的高压,特别是这次中考失利,我就没有跨出大门半步的权力,连喘口气都得向她打报告。这会儿,她要不是去买菜,我哪有机会和你吹。
  长歌当哭:同情!英雄,你真敢这么叫她?
  风云飘飘:废话,我当然是在心里默默地呼唤。
  ……
  咔喳——主机电源被强行关闭,显示屏一片死黑。赵小光心里火冒三丈,脸上一点没脾气,还要小偷被抓了现行似地,灰溜溜地离开电脑桌,去捡一本该死的课本挡在面前。他在心里只恨自己怎么没听见老妈开门进来,她从菜场回来总是大袋小袋动静很大,这次莫非练成了轻功?
  老爸倒是不干涉他什么,有时候还暗地支持他,这个长歌当哭就是老爸和他一起找准的一个网友。自从有了长歌当哭,赵小光有什么心里话都和他聊,两人虽没见过面,但已经是绝对的铁哥们了。
  老爸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赵小光突然对他有点气:你也真是的,老妈进门,也不给我通个风报个信。
  赵小光正这么怨着,就见老妈冲到老爸面前,一把夺过报纸,指着他鼻子说:“是我一个人的儿子,是不是?他在房里干什么,你知不知道?”
  “知道,在聊天,中考完了,你也不让他出门,和网友聊天,有什么不行?”
  听了这话,赵小光直想喊老爸万岁,可刚把书挪开,就撞见老妈喷火的目光,他连忙用书本隔开,可谓一书障目,大家安全。
  “中考完了,就算完事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他这分数,就算用钱堆着,别人也不会让他进重点中学的门……”
  赵小光最怕老妈念这本经,幸好老爸勇敢地打断了:“进普高嘛,依你的看法,上普高的那些学生以后都得饿死?”
  老妈有点语塞,老爸把手一伸,说:“报纸给我,我平时忙,就今天有空看看报。”老爸是公司经理,那派一下就把老妈镇住了。老妈没什么可说,只好把报纸还过去。
  赵小光见老爸取胜,就跑出来说:“是呀,我们班有三分之二的人上普高,大家都能接受,就你……”
  话还没说完,老妈动用武力,招式叫反手巴掌,这是她惯用的,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出其不意,来势如风,杀伤力五星级(每次打完,都会留下五个指印)。这次好在赵小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顺势用书一挡,尽管落到脸上的是书本,但赵小光还是感觉到力透纸背,脸上火辣辣的。痛倒在其次,他觉得丢尽了脸面,记忆中,小学毕业,就再没挨过耳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把书往地上一扔,把脸伸过去,说:“你打吧,让你打够,打解气!”
  这一招反而把老妈给吓傻了,巴掌半天落不下来,她浑身抖动着,大喊:“不长进的东西,给我滚——”然后,一个仙人指路,用食指直指大门。
  赵小光心领神会,二话不说,拉开大门就往外走,他见老爸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总觉有点缺憾,就回头对他说:“你在奥斯维辛,多保重!”然后,就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老爸一下笑了。老妈迷惑地看着他,问:“他说什么?你笑什么?”
  “奥斯维辛是法西斯的集中营。”老爸边笑边解释。
  “好啊!亏你还笑得出来,你们这两个没良心的……”老妈话没说完,就跑到房里大哭起来。
  老爸无奈地耸耸肩,自言自语:“我招谁惹谁了?”
  屋外的烈日照得人无处躲藏,在这座素有火炉之称的城市里,盛夏是让人生畏的季节。幸好马路边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撑起一道长长的浓阴。马路边几乎没有行人,赵小光在树阴下没有目的地走着,看着飞奔而过的汽车,想着家里清凉的空调,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知走了多久,肚子也提出抗议,赵小光抬腕看看手表,GOD,已经是十二点半。他下意识地伸手到口袋里摸了摸,大事不好,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找同学去借吧,大中午的,怎么开口?太丢份了,还是忍一忍吧。
  佳丽广场就在前面,那里面购物条件是全市一流的,先进去享受冷气吧。宁可饿死,也不能热死。主意一定,赵小光就直奔天桥,横过天桥就进了佳丽广场。里面是另一个世界,赵小光顿觉浑身凉爽,思路清晰,他想:如果长歌当哭能到这里来,多好啊!可惜现在没有钱和他联系。
  赵小光在空位上坐一会儿,觉得没劲,就到处逛一逛,更没劲,特别是撞到那些诱人食品,他只有吞口水的分儿。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他正饿得难受,意外地发现同班的黄雅丽也在逛,真是天上掉救星。他台词都想好了,就说自己的钱已经花光了,借点零花钱。他相信她就算身上只剩下一分钱,也会借给他的。他们俩的关系,可以说还有那么一点不一般。
  那是中考前一个月,有一天,黄雅丽突然找到赵小光,说让他下晚自习一定陪她一起走。赵小光觉得一阵心慌,怕别的男生知道了笑话,但面对漂亮MM的请求,拒绝显然是不明智的。下了晚自习,赵小光硬着头皮陪黄雅丽走,一出校门黄雅丽突然挽住赵小光的胳膊,搞得他一阵紧张。黄雅丽小声说:“放松点,记住,我是你女朋友。”话里透出地下党的气派。赵小光心领神会,偷眼观察,见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名大男生。那天,赵小光一直把黄雅丽送到家,分手时,黄雅丽才说:“你都看见了,那个外校男生非要送我回家,我根本就不认识他。”赵小光说:“我认识,他是六中高三的,刚被学校开除。”黄雅丽轻叫了一声,说:“那你今后的担子就重了。”赵小光说:“乐意效力。”赵小光站着不走,黄雅丽提醒他,他才抬脚,刚迈出半步,又被黄雅丽叫住:“记住,刚才的那句话不要当真。”赵小光故意说:“这么说,你不是我女朋友?”黄雅丽推了他一把:“看把你美的,你要敢乱说,我告诉你妈。”赵小光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就笑着走远了。
  这段往事一直成为他们俩的秘密,共同拥有一段秘密的人,心总是贴得很近,所以,赵小光深信黄雅丽一定会借钱给他。可是,正当他想走过去吓黄雅丽一跳的时候,他却发现还有两个人陪着她——她父母。一家三口在给黄雅丽买裙子,黄雅丽一件一件地在身上比着,赵小光觉得哪件都漂亮,可她总是不满意,仿佛要一直挑下去。而她的父母也是不厌其烦地帮她参考着。
  看着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赵小光突然打消了借钱的念头。黄雅丽是班上的种子选手,这次的考分远远超过了重点线,现在就等着通知书送到家里来。可自己,上前怎么说呢?她父母肯定要问到中考,最后再给一点同情的安慰。
  黄雅丽的脸似乎向这边望了一下,赵小光连忙躲到一根柱子后面,再探头,看见黄雅丽并没发现自己,仔细一想,她是个近视眼,哪能看这么远?
  为了躲开黄雅丽,赵小光决定离开佳丽广场。走出佳丽,赵小光才想起刚才应该到礼品柜台去看一看,他和同桌张放商量过,毕业之后一定要送班主任一份礼物。不如现在就去找张放,先商量买礼物的事,顺便搞点东西填肚子。他知道张放家的情况,爸爸早些年去世,妈妈没有工作,走路还得靠双拐,在街边摆了个报摊维持生活。每天早上,张放先帮妈妈把报摊摆好再去上学,放学之后,再跑回来帮妈妈收摊。就这样,张放的学习硬是不落下,一直是班上第一名。这次中考,他的分数足够上全市最好的实验中学,可家里出不起学费,好在另一所重点中学提前就要了他,并答应给他一万元奖学金。
  赵小光想先让张放把礼物买了,等家里战火一灭,他马上把钱给张放,实际上不要他出一分钱。赵小光相信张放一定会这样做,因为他们俩三年同桌,张放在学习上帮了赵小光不少忙,赵小光在经济上明里暗里都支持着张放。大家心里都明白,所以铁着呢。
  事不凑巧,还没到张放家,赵小光就见张放出门了。赵小光连忙追上前,张放脚也不停,边走边说:“有点急事,时间来不及了。”
  赵小光说:“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正闲得慌呢。”
  张放连忙摆手,说:“这次是去办正经事。”
  赵小光一下就不高兴了,没想到张放会这么不够意思,谁求谁呀!他干脆站着不走了。张放反而慌了,返回来推了他一把,说:“边走边说话吧。”
  赵小光就和他并肩走着,问:“该不会是去请老师搓一顿吧?你这回还真得好好感谢老师一番呢。”
  张放摇头,说:“我请过,老师说吃谁家的饭也不能吃我家的,让我省着钱上学。”
  赵小光想想也是,脑袋一转,问:“是不是和MM约会?”
  张放脸一红,说:“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
  “那可难说哟,你现在进了名校,还得了奖学金,连我都羡慕得流口水,何况……”
  “行了行了,你的想象力总是超级丰富,绝对是个搞艺术的料,不过千万别用在我身上,小心我告你虚构有罪。我这事暂时保密,还是说说你吧,什么时候请老师小坐呀?”
  “嗨,别提这一壶,我老妈说要我考上重点,就请老师到全市最挺的酒店搓一顿,可这回偏偏没够着线,自己的肚子还没着落呢。唉——”
  “我可知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含义了。”
  “不,这叫成者为王,败者为狗呀。”
  “寇,不是狗。”
  “知道知道,你有事先走吧,我自己慢慢溜一会儿。”赵小光说着就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屁股烫得难受,但他浑身无力,懒得站起来,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张放走远了,消失在街的拐角处。他的心情沮丧极了,抬头看看刺眼的阳光,不知为什么,两行泪水流了出来。
  不知愣了多久,突然有人叫:“风云飘飘,我没认错的话,你就是此人。”
  赵小光吓了一跳,侧头一看,是个陌生的GG,就坐着懒得动,说:“我不认识你。”
  “我可认识长歌当哭。”GG神秘地笑着。
  赵小光一下弹了起来,问:“你是……”
  “这里天热,不如找个地方慢慢聊。”
  “我还没吃饭呢。”
  “那好,我们到前面的长江酒店边吃边聊。”
  “可是我没带钱,你肯借我吗?”
  “谈什么借,我买单。”
  爽人!GG说着,招来一辆的士,没两分钟就到了。进了酒店大厅,身上一阵清凉,他们在角落里找了张小桌坐下,GG拿着菜单对服务生说了一番,服务生就走了。他们边喝冷饮边等菜。赵小光渴极了,猛吸两口,差点呛着,觉得有点丢分,又连忙坐正,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网名?”
  “你不是说爱把T恤反着穿吗?你到街上观察一下,保准没有第二个。今天相遇,这就叫缘分。”
  “你真的是长……”
  GG笑着点头。
  “不会吧,你不是说你也中考吗?可你根本不像中学生。”
  “对,那是我的过去,我是用我的过去和你的现在对话,事实上,我已经是上班族了。”
  赵小光惊讶得张大嘴巴,没想到和长歌当哭会在这种情况下暴光。好在菜已经上来,赵小光说声得罪,就虎吃起来。长歌当哭没怎么动筷子,显然他已经吃过饭了。赵小光埋头苦干一番之后,一抬头,又差点儿晕过去——他看见张放正朝这边走来,身上穿着工作服,手里托着个空盘子,刚刚送完一道菜。
  与此同时,张放也看见了赵小光,他走过来说:“本想保密一段时间,没料到今天就被你发现了。”
  赵小光站起来,擂了张放一拳,说:“好样的,我更佩服你了。来,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桌张放,成绩超一流,不仅上了重点,还得了一万元的奖学金呢。”
  长歌当哭一抱拳,说:“佩服,如果可以,一起坐一下?”
  张放连忙摆手说:“对不起,行规不允许。”
  赵小光说:“改天吧,这是我常跟你说起的那个网友,长歌当哭。”说着,还故意拍了长歌当哭一下,显出很亲密的样子
  张放说:“是嘛,你们今天见光了?你真行,能交这么铁的网友。”
  这时,大堂经理在冲张放招手,张放连忙跑了过去。赵小光和长歌当哭坐下来继续聊,聊着聊着,赵小光觉得心里亮堂多了,他从长歌当哭身上明白了许多人生的道理,感觉自己一下成熟了不少。
  不知不觉聊了几个小时,长歌当哭说怕赵小光的家人惦记,必须回家。他打的一直把赵小光送到楼下才说再见。
  赵小光推开家门,老妈一人坐在电话机旁发愣,不用说,老爸又被公司的人叫走了。老妈一见儿子安然回家,长出了一口气,问:“一整天都跑哪去了?同学家的电话我挨个打了,都说没见着你。”
  “你要查户口呀?没报110吧?”赵小光心情好,做了个鬼脸。
  “少废话,快吃饭吧。”
  “吃过了。一名网友请的客,就是被你骂得狗血喷头的那个。”赵小光一脸的得意。
  “你别气我了,你看看,一整天就我一人担心你,你那个百事不管的爸爸,屁股一拍,又上公司加班去了……”
  说曹操曹操到,老爸推门进来,满脸笑容地问:“儿子,离开集中营的日子可快活?”
  “哪还用说,你猜我碰到谁了?长歌当哭,他还请我美餐了一顿呢。对了,有件事,我和张放商量过要送老师礼物,你是不是支援我一点MONEY?”赵小光觉得老爸好说话,就想找他突破。
  谁知老爸手一指老妈,说:“这是我们家的一件大事,得由她作主。”
  老妈觉得再敌对下去对自己不利,就说:“一百两百都不是问题,不过得等一个星期。”
  “为什么?”
  “得看我本周心情快乐指数能不能达到五星级。”老妈也学会用这种话刺激人。
  赵小光说:“好,我保证让你的嘴天天成O型。”
  赵小光说到做到,一周时间,他没跨出门半步,天天在家里温书,背英语单词,好像又要迎接中考。一周后,妈妈兑现诺言,而且是取上限,给了赵小光两百元。
  拿到钱后,赵小光并没有去叫张放,而是自己到礼品店挑了一件精美的礼物,包装好,在上面写上了他和张放的名字。这件事他想一直瞒着张放,就算自己最后一次在经济上支持他吧。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把礼物交给班主任的时候,班主任惊讶地说:“张放昨天来过,送来一份礼物,说是你和他一起买的,今天怎么……”
  赵小光连忙说:“这不奇怪,我和他不分彼此,他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他的,你明白吗?”
  老师望着他慌乱的样子,欣慰地笑了。
  晚上,赵小光把张放叫出来,两人跑到江边坐了很久,聊着一起经历的事和未来的新学校,心中有一种淡淡的伤感。一直到分手,两人也只字未提礼物的事,赵小光觉得藏在心里更好,就像是送给对方的礼物,大家都会永远珍藏。
  那天,赵小光回家很晚,他本以为爸妈都睡了,刚准备轻手轻脚地开门,却听见他们正在客厅里聊天。
  老爸的声音:“儿子已经长大了,有思想有自尊,中考没考好,你知道他心里不难受吗?不要再给他加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想想你下岗的时候,我是怎么安慰你的,现在不又找到工作了吗?人都难免有失败,给他一点自信心,他就会重新站起来。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有体会,可你为什么要一天到晚训斥他呢?你说我不管他,有件事我一直没对你说:儿子爱上网,我也担心,可又不能硬来。我们公司有个新来的大学毕业生,是个网虫,我就专门托他上网和儿子交友,就是儿子最喜欢的长歌当哭。他的任务有两个,一是把儿子引上正道,二是让儿子快乐。事实正是这样发展的。上次儿子跑出去,你急,我比你更急,你以为我是到公司加班,其实我是去找儿子了。我发现儿子一个人坐在马路边,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他很孤独无助。但我当时没有自己冲上去,而是让长歌当哭去和他联系……儿子在长大,你不要把他总当作三岁的孩子来管教……”
  老妈一直在沉默,显然她在听老爸说。赵小光心里一惊,但更多的是感动,他觉得老爸真的很了不起,不声不响地送给了他最珍贵的礼物。但他不想暴露这种心思,最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他悄悄退下几级台阶,然后重重地上楼,哗啦啦地掏出钥匙开门。一进门,爸妈都愣愣地看着他,他也假装一惊:“你们还没睡?”
  老妈连忙上前把拖鞋递过来,说:“到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和张放到江边坐了一下,等开学了,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
  老爸说:“快洗澡吧,一身臭汗。”
  “老爸,”赵小光盯着老爸看了半天,“你又胖了,从明天起,我带着你减肥。”
  “哈哈,”老爸摆摆手,“只怕我坚持不了三天。”
  赵小光也想笑,嘴却有点变形,连忙转身进了洗澡间,把水放到最大,然后靠在另一边,愣愣地盯着水向下喷,一脸的疲惫。他真想借着水声的掩护,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难

  • 下一篇文章: 少年自私事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