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月球进行曲之前奏
作者:王晋康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两日一新|

  施天荣扫视了一下屋里的五个人,对董事会秘书安妮说:“这边的人到齐了,把全息视频接通吧。”
  他是昊月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昊月公司是一个跨国公司,注册地在基里巴斯,但股东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七个董事中,除施天荣处,还有有中国人陈大星,沙特人阿米兹,美国人罗伯特,印度人拉赫贾南,德国人施罗德,以色列人莫法兹。公司从事在月球开采及销售氦3业务(注一),也是全球经营此项业务的唯一公司。今天是应施总要求召开的临时董事会。安妮打开全息视频的开关,立时一个穿工装的人闪现在会议桌旁――当然这只是罗伯特的全息影像,他本人还在月球呢,罗伯特董事又兼月球基地的总管。
  施总向他抻出手,说:“人到齐了,开始吧。”
  过两三秒种后罗伯特才伸手同施总相握(因为信号传递的时滞),点头说:“开始吧。”
  施总说:“今天是一次很重要的会议,议题已经提前一星期发给各位了。说正题之前,首先得回顾一下昊月公司的历程。21世纪初十年代,各大国竞相开始登月工程,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月球上丰富的氦3资源。天下逐鹿,唯高材捷足者先得之,谁也没想到最后的胜利者竟是我们这家私人企业。这有力证明了私有企业的优越性,以及国营企业的僵化,不管它是在中国还是美国,哈哈。”各个董事也都笑了,只有美国人罗伯特的笑容因时滞晚了几秒钟。“出身草莽的中国企业家一向注重‘捞第一桶金’,我们正是这样做的,这10年来可是捞了个钵满罐溢。主要得益于三点:一,月球从法律上说还是无主地,不用向谁交资源税;二,公司注册地基里巴斯是个低所得税国家;三,一吨氦3的开采及运输成本为3亿2千万元人民币,也就是大约8000万美元(注二),而目前市场价为100亿元人民币,利润为3000%。我们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想不发财都不行。但是,”他扫视大家,面色变得凝重,“我们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也难怪,我们赚钱赚得太疯,谁都会眼红的。日前联合国已经通过了‘世界反垄断公约’,将迫使那些尚无反垄断法的国家,如基里巴斯,尽快通过本国的反垄断法。按我的估计,最多一两年之后,昊月公司将被迫拆解、分立。”
  其它董事都知道这些情况,平静地听着。
  “想到这么好的公司,我们20年呕心沥血的结晶,就要被分解,实在于心不甘哪。”施总笑着说,然后复归严肃,“但我不愿公司被分立,还有更深刻的原因。其实,科学的发展必将导致技术垄断,这是无法更改的趋势。这是因为,新技术开发的费用越来越高,比如当电脑芯片的线刻宽度缩小到0.05微米即超紫外光加工时,研发费用将达上万亿美元,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无力承担的,它自然要导致技术独裁。氦3开采也是一样,且不说它所需要的巨量资金,只说产能,我们一个公司的200吨产能足以应付全球的能源需要,哪里用得着再成立一个公司!在过去,垄断常被看成万恶不赦,因为垄断若和人类的贪婪本性联手,就将大大阻碍社会的进步。这是对的,也已经被过去的历史所证实。但人们忘了,人类也是在进步的,开明的、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家们已经不再把利润作为唯一的追求目标,比如比尔•盖茨在生前就把所有财产回报社会了。所以,只要企业家能高度自律,垄断完全无害甚至有益,因为它避免了无序竞争或恶意竞争,消除了人类社会的内耗。所以,我想努力促成这件事:在保证企业家高度自律的前提下,把反垄断法扔到历史的垃圾堆里。”
  这个意见他私下已经同大家交流过,几个董事虽然同意他的观点,但认为这个想法太超前了。不过看来施天荣已经决心推行它。施总接着说:
  “当然,我还达不到盖茨的境界,让我全部捐献财产而把儿子弄成个穷光蛋,我还下不了狠心。我估计各位也大都如此——可能罗伯特除外。但我们至少应做到,把本来应交的资源税全部回报给社会,这样能有效减少社会对我们的敌意。这也就是我今天要说的意见。”
  下面是各个董事发言。由于已经有了充分的会前沟通,所以董事会很快就以下两点达成一致:
  1、  1、 昊月公司必须建立高度的自律,包括主动大幅降价,和投身大规模的公益事业。
  2、借助舆论,尽量抵制对公司的拆解――即使办不到,也要把这一天尽量推后。
  下面施总说:“很好,关于这两点董事会已经通过了,至于公司要做的第一个公益项目,和近期应抓的舆论宣传,陈大星董事有一个很好的提议,让他说吧。”
  陈大星走到屏幕前:“这个想法是我在中文网站上浏览时偶然见到的。那是个青少年网站,网上经常提一些娱乐消遣的主意。有一个主意牵涉到我公司,而且有很多尖刻的话,所以我仔细看了两遍,看后发现,我们其实可以借用它的构想。现在请看有关内容的摘录。”
  黑板上投影出以下内容:
  ……
  乖乖龙的冬(网名):我忽然有个想法:到月球上举办一次青少年夏令营!蓝色“地光”下的月面漫步,低重力跳高跳远比赛,操作太空挖掘机挖洛格里特――知道不?这是月壤的正规叫法……一定爽呆了!
  华西丽莎:好主意!吻你!我头一个报名。
  小天狼星:你们傻啊。去月球旅行一次的费用是一亿美元,谁掏得起?也许你们谁谁是亿万富翁的公子?
  乖乖龙的冬:你才傻!你说的那个费用是20年前的老皇历,如今昊月公司的货运飞船运费低多了,大约每吨重的运费是1亿元人民币。咱们要是坐货运飞船去――当然条件简陋一点啦,我估计每人的花费不会超过1000万人民币。
  小天狼星:1000万还算小数目?那是我老爹100多年的工资。
  红莲花:是我老爹老娘加起来180年的工资!乖大侠站着说话不腰疼!
  乖乖龙的冬:你俩这种土鳖,我真懒得开导你们!谁让你们掏钱啦?让昊月公司掏!他们从不交资源税,利润率3000%,钱多得没处花。让他们出这点血是便宜他们。要是一毛不拔,哼,咱们合起来收拾它!
  华西丽莎:好主意!咱们联合起来逼昊月公司出血,否则骂他们个七荤八素。
  小天狼星:能这么着倒也不错,那我也算一个!
  ……
  陈董事关闭了投影仪:“就看到这儿吧。这是三天前的事,如今那个网站上还在鼓噪这个月球夏令营呢。说不定他们真能鼓噪成气候,那时我们就被动了。我和施总商量,干脆借力打力,举办一个免费的月球夏令营,参加人员大致为50人左右,花费嘛也就是让嫦娥一号货运飞船空跑一趟的费用,再加上货运飞船改客运的改装费,我和工程部门合计过了,50亿肯定能包圆。这样下来,也就是每个营员1000万,那个乖乖龙的冬的估算相当准确。”
  即使对于昊月公司这样的公司来说,50亿人民币也不是小数。其它几个董事沉吟着,没有立即回答。陈大星解释道:
  “施总还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我们可以先规定一个条件,即月球夏令营的参加者必须是有志于太空开发的青少年。换句话说,这次夏令营可以看做昊月公司的黄埔一期,这50个青少年将是昊月公司未来的中坚,50亿元可以当作我们预投的实习费。这么一来,虽说是公益项目,但我们花的钱还是会有收获的。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月球基地的罗伯特最先把他的意见送过来:“董事会既然已经决定把未交的资源税全部回报社会,50亿元就不算什么了。我同意陈董的建议,这件事如能操作成功,一定能吸引全球的眼球,对公司也是个很好的宣传。”
  德国人施罗德和身边的沙特人阿米兹低声商议片刻,说:“我对陈董的提议也大体同意。但请认真考虑安全问题。虽说我们的货运飞行已经相当安全,故障率不超过1%,但毕竟还有1%的危险。一旦失事,50个人的赔偿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施总替陈董回答:“这点我也考虑到了。因为这是公益活动,万一飞船失事,公司不承担额外的赔偿责任,只负责丧葬费。我打算在组建夏令营时就要先签好有关的法律文书。”施罗德轻轻摇头,觉得董事长的想法有点一厢情愿的味道。施天荣知道他的想法,笑道:“当然,这样的规定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要和他们乘坐同一班次的飞船,享受同样的待遇――我如果意外死亡,同样不要求公司的赔偿。这样一来,营员们应该能同意吧。还有一点,由货运飞船改客运,条件一定相当简陋的,我和营员们同甘共苦,就不会有人提意见了。”
  大家觉得这个安排还是可行的,施总既然身体力行,与营员们共担风险(其实他乘坐嫦娥一号去月球已经是家常便饭),估计那些热血青年们都会做出“不要赔偿”的承诺。而且董事们也从施总的打算中看到他决意推行此事的决心,于是很快就形成了董事会决议。
  安妮把决议稿打印出来,各位董事签了字。施总对秘书说:
  “立即在网上发布吧。你安排个时间,我要在网上接受采访。”
   
  昊月公司董事会决议第二天在网上公布。公司对月球夏令营的营员只有两个要求:
  1、 1、 周岁12岁以上、18岁以下,身体健康;
  2、 2、 立志从事太空开发。
  其它不做任何限制,实施完全的网络民主,由网民自己报名,自己组织评选。这个决议立即在网上引爆了原子弹,一时间好评如潮。这是很难得的,网评的苛刻众所周知,网民们在真实生活中可能都是谦谦君子,一到网上就变性了,个个尖酸刻薄,狂得没边,天老子第一我第零,越是名人越容易挨砖头,所以凡是名人都怕网上舆论。但这次网上却几乎是一边倒的赞扬!几个最先撺掇此事的孩子们没想到昊月公司这么快就有了反应,而且一出手就是50亿的大手笔!且不说这事能否最终实现,单说自个“受重视” 的感觉,也让他们沾沾自喜,所以也就投桃报李,不吝啬对昊月公司的赞扬。
  这天施天荣回家,儿子施吴小龙主动迎上来,嘻笑着说:
  “老爹这回干得不错!不愧是世界首富的气魄!如今在网上你的崇拜者可不少啊,老实说,连我都有点崇拜你了。”
  这正是施天荣想要的社会效果,不过他没想到还有附加的家庭效果。常言说丈八烛台照远不照近,世界首富在自己儿子眼中可从来不是伟人。施天荣在朋友中自嘲,说他在公司中是一把手,在家里是三把手,要受妻子和儿子的双重领导。这会儿他笑道:
  “能得到我儿子的夸奖,真是太难得了,太难得了。“
  “这说明我对你没有偏见嘛,只要你真有优点,我还是能及时给予表扬的。”
  “是吗?那我太感谢你了。你也打算报名吗?”
  “当然!这种热闹事能少得了我?”
  施天荣略略沉吟,从心底说,他不想让儿子报名。昊月公司这次出血50亿举办夏令营,最重要的目的是抵制拆解公司的压力,如果媒体抓住儿子做文章,说他利用职权让儿子坐顺风车,那就难免干扰大方向。不过他考虑片刻,决定不干涉儿子的自由。反正儿子要参加网络评选,几亿网民中选中50个,轮到他的机会太小了。施天荣决不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帮儿子入选,既然如此,乐得随其自然。于是他衷心地说:
  “好的,祝你能入选!”
  儿子自信地说:“我绝对会入选的,你等着好消息吧。”
   
  七天后,施天荣在网络上接受了视频和语音采访,这和电视采访的形式不同,采访中他始终位于屏幕上,而提问题的网民的头像则随时切换。他为这次访谈做了充分的准备,回答起来思路清晰,娓娓而谈,举重若轻。
  施:大家已经知道的我就不多讲了。昊月公司成立15年,的确来没交过资源税。并不是我们偷税,而是无处可交。从国际法上讲,月球属于无主地,其实应该由我们这些月球常住民成立一个月球共和国,自己给自己交税。但今天我不打算扯什么法律,不想和社会玩太极推手。我愿代表昊月公司宣布,本公司所有应交而未交的资源税全部回报地球社会,用于公益事业。这次的月球免费夏令营只是第一步。
  西风瘦马:欢迎昊月公司的决定,全世界的青少年都会感谢你们。但你们选营员的条件太苛啦,长大后不从事太空开发的人就不能报名参加?不公平。
  施:很遗憾,这个条件不能放宽,务必请你理解。私人公司的金钱也是社会的财富,同样应精打细算充分利用。如果办夏令营同时又能培训太空开发的技术管理人员,等于为这50个孩子的人生提前准备了一架天梯,于社会、于个人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Nasser:施先生说把未交的资源税回报社会,我看远远不够。上一任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在去世前已经把所有财富回报社会,请问施先生,作为今天的世界首富,你能做到吗?
  施:有可能做到,但我还没有最终决定。我是想以此为筹码为所有创业者争取平等。你希望成功者捐出财富,可失败的创业者有人关心吗?太空开发初期风险极大,不光是经济上的风险,还包括生命上的风险,我们的第一次货运飞船发射时,竟然找不到保险公司来承保!如果当时我失败了,我本人倒是一死百了,儿子将变成一个衣食无靠的孤儿。所以我希望社会能做到以下的公平:凡创业者如果能事先承诺,以所赚得的利润全部回报社会,那么,他如果破产或死亡,其家属有权得到较高的社会救助,比如:其损失投资额的三分之一或更多。我希望这成为21世纪新的行为规范,创业者与社会形成良性互动。
  千年虫:很佩服你的直率,也佩服你的超前设想。问一个问题:这次月球夏令营除了跳高跳远比赛等,能否来一次月球漫游?我很想逛逛冷海、澄海、酒海和宁静海。
  施(微笑):恐怕这一次不行。在月球漫步需要50件舱外太空衣,这又是50亿投资。目前月球基地上多使用低廉的舱内太空衣,因为舱外太空衣太贵了,每件1000万人民币。我想,你不会忍心让我因本年度财务亏损而引咎辞职吧。再说,月面漫游还有一个安全问题,月球上的流星可没有大气层保护。
  乖乖龙的冬:我们当然不希望施总辞职啦,还等着你来推动第二届月球夏令营呢。不过安全问题不用太多虑,凡是敢上月亮的人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真要被流星击中,就请在月球进行太空葬,更不要赔偿。
  施:要不要赔偿,我们都得追求绝对安全。很遗憾,月面漫步只能等下一次了。如果大家没别的意见,这事就算定了,请网民们自己组织报名和选举,一个月后把名单报到昊月公司来,
  自网上访谈之后,施总有七天没有回家。他一向是这样,凡公司的重大举措他是要一抓到底的。夏令营项目已经开始实施,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货运飞船的改造,安全问题的检查,营员活动与正常生产的衔接等。这天他回来,妻子吴雪茵笑着问:
  “远方客人回来啦?这次打算在这个旅馆里住几天?”
  施天荣笑她:“瞧,你怎么变成一个怨妇啦?这可不像往日的吴女士。”
  “哼,你忙,儿子也忙,一放学就呆在网上,在家就像不在家。如今屋里只有我一个人形影相吊了。”
  妻子身体不好,45岁就退休了。如今她的生活重心全在两个男人身上,尤其是儿子。她总想把儿子仍护到羽翼下,但17岁的儿子已经不需要这些了,这让当妈的很有失落感。饭桌上施天荣问儿子在忙什么,儿子说:
  “那还用问?网上评选呗。网民们先推举了几个联络员,我是其中之一。”
  施天荣有点意外――没想到儿子能被推为联络员,沉吟着没说话。还是那个原因,他不想让儿子在此事上参与太深。小龙非常敏感,立即问:
  “有什么问题?是不是你说过的‘瓜田李下’?”
  “没错。商场如战场,脑筋不复杂不行。昊月公司举办这次夏令营,确实是心地坦荡,没有暗箱操作。但你如果参与太深,难免遭人怀疑。咱们何必落这个话柄哩。”
  小龙立即反驳:“既然心中无鬼,为啥要担心别人怀疑?我又没打你的旗号,一直是使用网名参选。难道一定要加一条:施天荣的儿子没有参选资格?这是另一种形式的不公平,是对名人子弟的歧视。”
  施天荣摇摇头,没有同儿子争论下去。当然儿子说得都在理,但世上的事并不都是按牌理出牌的。好在儿子是匿名,就由他去吧。
  有关月球夏令营的一切都顺利进行。货运飞船已经加装了可拆式简易座椅,工程师们精打细算,使改造费用低于原来的估计。罗伯特负责夏令营活动的安全,他在精心筹划之后对施总立了军令状,说可以保证万无一失。那边,网上的评选进行得如火如荼,全世界有两亿青少年参与报名,各媒体竞相报道,对昊月公司的社会责任感大加赞扬。公司宣传部门喜洋洋地说:多少亿的宣传费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啊!鉴于公司设的“夏令营网站”点击率极高,不少企业想在上边做广告,下边人不敢做主――这是公益网站,他们怕把广告扯到一块儿,造成不良影响,于是来请示施总。施天荣略略考虑,干脆地说:
  “做!不过,所收广告费不用交昊月公司,直接捐给国际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就行。”
  几天后施总到月球基地去了一趟,亲自检查基地上的准备工作。月球总部设在月球南极,因为这儿差不多常年有光照,便于使用太阳能。不过他去的那天恰逢这儿的夜晚,蓝色的大月亮(地球)把水一样的明亮蓝光洒在月球的荒漠上,是那种如梦似幻的光华,漂亮极了。基地外,几十台太空挖掘机在进行露天采挖,操作手在密封驾驶舱里向施总招手致意。挖掘机非常安静――即使有噪音,在没有空气的月球也不能传递。坚硬的月壤被挖起来,送往基地的提炼厂,在那儿,太阳风46亿年来吹洒在月壤中的氦3将被提取,送往地球,成为干净高效的能源。施天荣对陪他视察的罗伯特说:
  “这样的蓝色月光真是百看不厌啊,相信对那50个营员来说,这次月球之行将是他们终生的记忆。”
  罗伯特笑着说:“我记得你的生日是1969年7月20日吧,很巧,正是阿波罗登月的那一天,你的一生注定要和月球为伴。”
  施总感慨地说:“57年的变化太快了,尤其是对中国人来说。半个世纪前我还是山里的穷孩子,只知道吴刚嫦娥的神话。现在呢,孩子们都能在月球举办夏令营了!噢,对了,听说你准备学比尔•盖茨,不给孩子留遗产,去世前要把所有财产全部回报社会?”
  “嗯,我打算这么做,内人和孩子都无异议。”
  施总由衷地说:“我很佩服你,我觉得美国的富人是真正的开明,什么时候全世界的富人都像盖茨和你就好了。老实说我还做不到,并不是守财,而是不忍心剥夺儿子的幸福。”
  罗伯特笑着说:“也许你儿子比你更开明呢。”
  “但愿吧。”
  太空车内的电话响了,说地球上总部安妮秘书来电话,有急事向施总汇报。电话转过来,安妮急急地说:
  “施总,网上评选出的50个营员名单已经出来了,你猜第一名是谁?是乖乖龙的冬,那个最先提出月球夏令营建议的网民!”
  “这很正常啊,他是发起者,当然容易被选上了。”
  “但施总知道乖乖龙的冬是谁?我们已经同入选的各人通了电话,了解了他们的真实身份,他是你的儿子小龙!”
  施天荣愣了。他一直不愿让儿子在这件事上参与太深,但他绝对想不到,原来儿子既是始作俑者,又成了第一名营员!难怪这个“乖乖龙的冬”对公司的情况如此了解。他心中隐隐作疼――父子之间太隔膜了,儿子这么多活动,当父亲的竟一概不知,连儿子常用的网名也不知道。而且――第一个在网上鼓噪“昊月公司不交资源税”、要公司“出血”、否则就要合伙收收拾昊月公司的家伙,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这些且不说它,现在他最担心的是:这个消息如果捅出去,肯定有人怀疑父子俩是在演双簧,公司精心策划的这个宣传,效果肯定大打折扣。他问安妮:
  “乖乖龙的冬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了吗?”
  “没有,目前只有我知道。”
  “你做得好,请继续保密,我尽快赶回去处理。”
  他苦笑着挂了电话,罗伯特一直同情地看着他,劝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小龙既然是按正当的程序被选上的,就让他参加吧。”
  施天荣直摇头:“不行,你们西方人的脑筋太简单了。你想想,当儿子的带头拆老爹的台,逼老爹的公司出血,外人怎么能相信?他们肯定认为是父子串通,小骂大帮忙。不行,我得让他赶紧退出,匿名退出去。”
  罗伯特警告说:“这不一定是好办法,纸里包不住火。”
  施天荣叹口气:“反正不能让他参加,我考虑一个万全之策吧。”
  飞船返回时,等发射窗口耽误了几天,等到他与儿子见上面时,小龙已经是严阵以待。父亲说:
  “原来是你提的建议啊,是你第一个鼓噪昊月公司不交资源税,要逼着我们出血。”
  他说得很平静,但难免带一点酸味。小龙嘻皮笑脸地说:“是啊,我这是大义灭亲。”
  “哼,原来施天荣的儿子也有仇富心理?当年我若是失败,你小子正在捡垃圾哩。”
  “捡垃圾也饿不死我。不过毕竟你是成功了,对富人要求严一点并不为错。”
  “这些不说了,但你一定要退出夏令营,编个理由,仍用那个网名退出。虽然在这件事上咱们没有任何暗箱操作,但瓜田李下,不得不防。你别忘了,美国的登月行动还曾被怀疑为造假呢,怀疑论者竟然为此鼓噪了50年。你要去月球等以后再说,我给你提供旅费。”
  他估计儿子肯定会反抗的,但出乎意料,儿子的眼睛转了两圈,非常干脆地答应了,弄得施天荣准备了一肚子的理由没了着力处。儿子答应后就平静地离开了,回到自己书房。施天荣心中一块石头落地,驾车去公司。但途中他已经隐有不安,依多年的商战经验,凡事若太顺利,常常暗藏玄机。这一回问题会出在哪儿?施天荣一向以思维敏捷著称,但――如今网络上事件进行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还没等他思考成熟,安妮秘书已打来电话,让他赶紧上网看看,说小龙已经把10分钟前两人的谈话捅到网上,网上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他赶紧停下车,用手机上网。原来儿子对这次谈话早有预谋,把谈话秘密录下,在网上做了直播。直播中施吴小龙坦然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保证他的所有行事(包括那个建议)父亲并不知情。他说,如今父亲大人逼我匿名退出,但我不会屈服于施总的权威。君子坦荡荡,心中没鬼,我不怕别人的怀疑。现在我把所有实情全部公开,究竟我该怎么办,听大家的公断。
  砖头很快就拍上来:
  “欲盖弥彰!一定是你们父子合谋!”
  “鬼才信你的坦荡荡!”
  但正面的意见远远超过反方:
  “相信乖乖龙的冬!”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然后把矛头对准他的父亲:
  “姓施的什么玩意儿,竟敢篡改两亿网民的选举结果?他以为自己是谁,秦始皇?成吉思汗?希特勒?”
  “施天荣是假道学假正经外加伪君子!”
  网上的进程就像是添了时间加速剂,被选上的另外49人私下进行了串联,仅仅两个小时后,施总回到办公室时,一份49人联合声明已经登在网上:
  相信乖乖龙的冬的清白;
  施天荣董事长看似高姿态的决定,其实是对网民意志的亵渎;
  49人与乖乖龙的冬同进退,如果昊月公司仍坚持让乖乖龙的冬退出夏令营,我们也将退出。
  施天荣还不大习惯网上的尖刻,让这些砖头(正面的和反面的)拍得面红耳赤。不过心中也很欣慰,儿子这么一闹,歪打正着,反而给出一个满意的结果。细想想自己的做法确实不妥,假如儿子真的匿名退出,事后又被捅出来,那才是屎不臭挑起来臭,到那时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了。正在这时,他看到了儿子的帖子:
  施总老爹大人阁下,这会儿你是不是在网上?你还让我匿名退出吗?哈哈,匿名也来不及啦!
  施天荣只回了三个字:
  臭小子!
  三天后,被选上的50名幸运者在昊月公司总部集合。施天荣在公司门口亲自迎接,夫人吴雪茵也来了。由于这件事最先是在中文网站上折腾起来的,所以50人中,中国人比较多,竟占到21名。施天荣曾觉得这个比例太大了,很想“高姿态”地平衡一下,但想想此前的教训,这句话一直没敢提起。事后证明他不提是对的,因为没有任何人对“中国人比例过高”提出异议。网民们只关心评选是否公正,不关心什么“比例”、“平衡”之类因素。其它29名营员来自各个国家,黑白棕黄各色俱全,当50个营员把施总围在中间时,人人眼中跳荡着对太空之旅的向往。
  施吴小龙作为营员的代表,向爸爸郑重地呈交了50人签名的承诺书,内容是:
  所有参加人承诺,成年后将从事太空开发事业。
  如果活动期间发生意外,各参加人都不要求任何赔偿。在不造成太空污染的前提下,请就地实行简易太空葬(我们愿永远守在寒冷的外太空,默默守护着过往的旅人!)。
  他们还非常周到地在50人中做了专业分配,有人搞太空采矿,有人攻太空运输,有的研究太空营养学,有的研究太空生物学,等等。这里面有一个学文的,即网名为“华西丽莎”的那位小丫头,以雄辩的理由挤进这堆理工学生中。她说:凡认为太空开发不需要文学的人,都是无可救药的技术至上主义者。月球基地需要飞船船长和挖掘机工程师,同样需要太空诗人!她说她来自唐朝著名边塞诗人岑参的故乡(南阳),岑参的许多著名诗句,如“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等,虽2000年后读来,仍使人血脉贲张。而她愿步岑参之后尘,为人类留下壮丽的新边塞诗歌。
  施天荣被她的激情打动,痛快地裁定,太空诗人这一职业符合公司先前定的条件。
  儿子做事总是出人意料,在送交这份承诺书后,他随即又宣读了一份个人声明:放弃对父母财产的继承权,大学毕业之后他就自立,拒绝父母的抚养。
  这个声明太突然了,施天荣和妻子都颇为怅然。从骨子里说,他俩是很传统的中国人,家业都是为儿孙挣的,其实他们自己的日常生活一直比较简朴。现在儿子突然来这么一手,让他们的父爱母爱没了着力处。当妈的尤其心疼,如果儿子大学毕业就自立,他的日子至少在若干年内会相当艰苦。她劝道:
  “今天只谈月球夏令营的事,放弃遗产的事日后再说吧。”
  儿子不答应:“不必了,我今天宣布的决定不会再更改了。妈你放心吧,总不能我不如比尔•盖茨的儿女们?”
  施天荣也想开了,笑道:“那我和你妈总不能比不上比尔•盖茨夫妇?行,我答应你。我也宣布,我们夫妻俩的财产将在去世前全部回馈给社会。我将很快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负责这些善款的使用。希望我们退休后,这个基金会由你接班。”他转向大伙,“好啦,到这儿为止,可以说是结束了月球进行曲的前奏,下面要进入主旋律了。请大家到公司培训中心,开始太空之旅的正式培训!”

  注一:氦-3是氦的同位素,含有两个质子和一个中子,可以和氢的同位素氘发生热核聚变。在这一过程中产生的中子很少,所以放射性小,易于控制。估计100-200吨氦-3可满足地球上一年的全部能量需求。但地球上氦-3的已知储量只有约15吨,难以满足需要。科学界对月球氦-3储量的估计,从数百万吨到上亿吨不等。按保守估计,够地球使用数万年。
  注二:这儿假定美元对人民币的比值已经调整到1比4左右――2026年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对这个结果一定是相当满意。

  • 上一篇文章: 隐身人的技倆

  • 下一篇文章: 雨夜怪事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