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隐身人的技倆
作者:杨向红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科幻小说|儿童文学|原创|隐身人

  A星球的飞蝶在浩瀚的太空中飞着,它围绕着地球转了三圈,然后朝地球上飞来。 
  它在一座荒无人烟的山顶上停了下来。 
  飞碟上许久许久没有动静。 
  突然,下来了两个外星人,一男一女,男的叫汉林,女的叫金娜。他俩向四周看了看,见没有什么异常,汉林便向飞碟扬了扬手。飞碟上立刻扔下了两个大包袱。干完了这一切,飞碟关上了门,又向太空飞去了。 
   汉林和金娜打开两个大包袱,从里面拿出许多盖房子的材料和工具,开始在山顶上盖起简易平房。平房是绿色的,和四周的树木色调一致,形成一种自然保护色,在远处的山峰和山下是看不见的。 
   他们盖的平房是预制构式的,门窗、栋梁、房顶都是先做好的, 
  像积木似的,一拼就好。 
   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把房子盖好了。他们俩都很累了,各自回 
  房休息去了。 
  汉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的脑子像一张光盘似的放映着A星球的情景。 
   A星球是个王国,很富有,人民也很智慧,几百年来他们一直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他记不清从哪年开始,A星球的人得了一种怪病, 叫肾衰竭病。人一到30岁左右,肾脏就开始衰竭了,不能用了。就必须换一个新的肾脏,否则就会死去。后来,肾衰竭病越来越严重,连五六岁的小孩都会得,如不换肾就会死去。A星球哪来的那么多肾脏呐?所以,凡是得肾衰竭的病人就得上医院去排队挂号,等哪个人得其他病死了,或给车撞死了,或出事故死了……然后摘下他们的肾,按挂号的顺序再给等候的人换肾。 
   可是这些肾永远不够用。 
   得肾衰竭病死的人越来越多。 
   怎么办?怎么办? 
   A星球的人着急万分! 
   那个天庭高的、聪明的国王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对下面的人说:“去!上地球上去取地球人的肾脏,用他们的好肾脏换下我们的坏肾脏。” 
   这个提议,第一个出来反对的就是国王心爱的女儿沙沙公主,她说:“父王,这么做太残酷了吧?” 
   “对地球人的残酷就是对我们的仁慈,这样我们A星球人才能得救。”国王说。 
   “父王,我们可以研制人工肾,用人工肾来换下衰竭的肾!” 
   “人工肾不如天然的肾好。再说研制人工肾要花很长的时间,现在来不及了。” 
   “父王——” 
   “别跟我争了,就这么定了!”国王拍了一下御桌,“张首相,传我的命令,派几个人坐着飞碟到地球上去取肾!” 
   “直接取会遭到地球人的反抗的,应该智取。” 
   “智取,好办!”国王眼珠子转了几转说道,“用我们的高科技去智取,现在,我们该用我们的高科技去对付地球人了。” 
   张首相听了,轻松一笑:“国王明鉴,臣就照着去办。” 
   于是就派汉林和金娜坐上飞碟到地球上取地球人的肾脏。 
   临走时,沙沙公主嘱咐汉林和金娜说:“你们取地球人肾脏的时候,注意手下留情。一个人只能取一个肾,让他活着!千万千万不要把两个肾脏都取了,那样会置人于死地的。” 
   汉林点了点头。 
   可是金娜却说道:“国王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尽量取两个肾。” 
   “不!金娜,我们人道一点吧!”公主沙沙用恳求的眼光看着她。 
   金娜的眼光挪向了别处。 
   汉林脑中的光盘放映到这儿便暂停了。他睁开眼,黑暗像潮水一样向他奔涌过来,从头到脚将他严严实实地裹住。他觉得在这陌生的地球上失去了依托,心里没着没落。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门向外走去。月光暗淡,星星也隐去了自己的身影,整个山顶黑乎乎的,摇摆的树影光怪陆离。他是那样的身单力薄。 
   突然,响了一声雷,闪电像劈开了天空,他抬头看了看,立刻回屋去了。 
   清晨,金娜推开门,被大雨清洗了一夜的山景是那样的美丽。树木舒展叶脉,郁郁葱葱,葳葳蕤蕤,绿意浓浓,小风带着野花的微香拂面而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语道:“多舒服的环境!”说完后又轻轻地摇了摇头,“可惜这儿不属于我们!” 
   她嫉妒地球人和地球人所拥有的一切。 
   忽然吹来了一股不大不小的风,将金娜的卷发轻轻吹起,像一朵黑色的花朵,花朵当中镶嵌了一个白嫩的洋娃娃的脸。洋娃娃脸上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像在眼皮上分别拉了两个小小的窗帘。在这副美丽的脸上,惟一不般配的就是那双眉毛,尾部稍稍弯曲,给人一股凶相,这凶相就是她内心世界的流露。 
   她是个很优秀的外科医生。她主刀的时候,很有毅力也很果断,许多疑难的手术她都能做。这次派她来偷偷地切除地球人的肾脏,是很合适的。 
   “金娜,你已经起床啦?”后面传来了汉林的声音。 
   她回过头,微微一笑:“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还可以!” 
   “我也睡得挺好的。” 
   “今天我们必须挖一个深深的大坑,把我们带来的黄金、宝石和钻石等埋在地下,保存起来,等我们需要用的时候再来拿。”他们俩汉林是领导,他在布置任务。 
   “好的,头!我去拿工具。” 
   “先不急,吃完早点再干吧。” 
   他们俩打开了几个罐头,慢慢地吃了起来。 
   “吃完后,我们把空罐头埋起来,免得被地球人发现。” 
   他俩埋完空罐头筒,就干起活来了。山地上的石头特别结实,他们俩挖了很久,也不见效果。 
   金娜有些着急,说道:“我们给张首相发个短信,让他用飞碟给我们送一台掘土机来。” 
   “不了,慢慢挖吧!我们的动静尽量小一点,免得惊动地球人。你要是累了,就歇着吧,我多挖点儿。” 
   金娜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抬头看了看天,她多想让A星球的人来帮帮他们啊!她想,国王把他们俩扔到地球上,多身单力薄啊!她有点儿想家了。 
   汉林毕竟是个男人,没那么多细腻的感情,他搓了搓手又挖起来了。 
   汉林不仅是个名医,还是个运动员,身体很棒。看来,这点挖土的苦力,他是吃得消的。 
   他们俩就这么挖了三天,大土坑终于挖出来了。他们将黄金、宝石和钻石留下一部分备用,剩下的全埋在大土坑里。 
   “总算干完了。”金娜松了口气,她接着又问道,“明天我们干什么?” 
   “明天,我们下山去。” 
   “下山?” 
   “是的,我们必须弄些地球人的衣服来。我们这身衣服是不能穿的。他们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异类。我们必须换上他们的衣服,必须梳他们的头……我们还必须弄两个大墨镜戴上,掩盖我们这双碧绿的眼睛。” 
   “是,头儿!” 
   “我们还需要弄很多的钱!”汉林又补充了一句。 
   “是,头儿!” 
   汉林和金娜是两个特殊的外星人,他们利用了A星球的高科技成就,学会了隐身术。怎么隐身呢?他们在衣服上装上许多微型的摄像机,这些微型摄像机能将要隐身人背后的景象投影到隐身人前面的衣服的表面上来,给人造成隐身的错觉。 
   但是,这种隐身有它的局限性,隐身人只有正面对着别人的时候才能隐身,背面就隐不了身了。 
   聪明的A星球人克服了这个局限性,他们将微型摄像机挂满了全身,将要隐身人的前后左右的景象投影到衣服的表面上来,造成了全部隐身的错觉。 
   今天,汉林和金娜就是穿着这种隐身衣下山了。 
   他俩过了桥,走过了一个村庄,便来到了城里,城里很热闹,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街像一条没有水却挤满了鱼的河。 
   要穿过这条“河”多不容易。 
   他们俩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撞上一个人,然而真是怕什么就有什么,汉林不小心一下子撞到了一个姑娘的身上。。那姑娘大叫一声:“什么东西撞在我身上?”她用手摸摸周围,“真是活见鬼!” 
   跟她一块走的那个姑娘问道:“你怎么啦?你旁边没有人呐?” 
   那个被撞的姑娘很纳闷:“是啊!刚才明明有一个人撞在我身上,怎么看不见?” 
   “大白天的,闹什么鬼?我们走吧!”跟她一块走的姑娘拉了她一下。 
   那个被撞的姑娘不甘心地跟着走了。 
   汉林见了,这才放心下来。 
   他们先后走进了一家豪华的大超市。在卖衣服的架子上分别拿了适合自己穿的衣服,又在卖帽子的架子上拿了适合自己戴的帽子,还在卖鞋的架子上拿了适合自己穿的鞋。 
   办完了这些,他们俩又钻进了一家大银行。乘人不注意,撬开了保险柜,拿走了许多的钱。 
   接着,他们俩又偷了一辆车,开着车逃跑了。他们俩把车开到来时路过的村庄,下了车,过了桥,然后,直奔山顶。 
  这一切,干得都很麻利。 
   朝阳像光波一样流进室内,把室内的灰暗慢慢赶走了。里面家具的轮廓也变得清晰了。 
   该到起床的时候了。 
   汉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胸前长长的、黑黑的汗毛从睡衣前露了出来。让人感到他有一股雄性的威严…… 
   他脱下睡衣,裸露着身体。双臂上结实的肌肉,凸出的胸肌,一身浓重的汗毛,更让人感觉到他是一头雄师。他是力量的象征。 
   他下了床,穿上地球人的衣服、裤子和鞋袜。照了照镜子,拢了拢头,然后打开房门,冲金娜的屋子喊道:“金娜,你起来了吗?” 
   “哦,起来了!”金娜打开门,穿了一身地球人的服装出来,真有一种野性的美。 
   他们俩互相看了看,又互相抿嘴笑了笑,然后一块脱口而出:“真像!” 
   一切都准备好了,他们又下山去了。 
  一回生二回熟,他们很快就来到城里的大街上。他们把一部分带来的黄金、宝石和钻石卖给珠宝商店的老板,得到许多钱。他们顿下 来 
  月亮沉没了,夜色变得浓重起来。 
  这儿的村庄像被一张巨大的灰色网罩住了,变得隐隐约约; 
  这儿的小桥,像一张黑色的铁弓,卧在水波上,无声无息; 
  这儿的路灯似乎因电力不足而变得昏暗发黄,光线射不远就被夜色吞没了,远远看去有点像鬼火; 
  这儿的路边,偶尔听到几声蟋蟀鸣叫,给人送来淡淡的凉意。 
  汉林和金娜开始装鬼窃肾。 
  村庄东头住着一家人,父亲是开车的,母亲是售货员,儿子是中学生。这家人正在吃晚饭。 
  突然,一个没有身体的男人的脑袋出现在他们的饭桌边。 
  母亲和儿子见了大叫起来。 
  还是父亲镇静些,他没有叫喊,只是严厉地问道:“你是谁? 是人还是鬼?” 
  男人的脑袋晃了一下,龇着牙笑了,他拉长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是从阴间地府来的鬼。阎王爷的妹妹得了严重的肾病,大夫说她要换两个肾脏……阎王爷派我到你们家来取肾。” 
  “取肾?”父亲疑惑地问道,“我们家哪里有肾?” 
  “有,你们身上就有!” 
  “取我们身上的肾,那我们怎么活啊?”父亲开始惊慌起来。 
  “没关系,一人身上取一个肾,死不了!”男人的脑袋挂在半空,得意地晃着。 
  “明天我们全家给你们烧香磕头吧!千万不要取走我们身上的肾脏呐!”父亲恳求着。 
  “你们给不给肾脏?如果不给,阎王爷就会取走你们的命!”男人的脑袋又晃起来。 
  “别取我们的命!”三人恳求着。 
  挂在半空中的男人的脑袋挪了挪地儿,说道:“你们是给命,还是给肾?” 
  “好,好,给肾,给肾。阎王爷不是只要两个肾吗?我和他妈的肾给你们好了,这个孩子的肾就留着吧!” 
  “可以。” 
  “怎么给法?”父亲和母亲瞪着疑惑的眼。 
  “我们自然有办法,听我指挥!”说完,挂在半空中的男人脑袋突然不见了。 
  屋里的三个人以为鬼走了,高兴地叫了起来:“鬼走啦!鬼走啦!” 
  “我没走!”男鬼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三个人愣住了。 
  只听着男鬼说:“两个大人躺到床上去!”话音刚落,父母亲分别觉得有鬼拉了他们一下。 
  原来金娜也在屋里,她只是隐着身子。 
  接着,汉林和金娜分别隐着身子给这家的父母亲做肾脏的切除手术。 
  他俩在这家的父母亲脊椎骨上消了毒,打了麻药,接下来就是刀子,剪子的声音,一股鲜血流了出来…… 
  隐着身子的汉林将父亲的一个肾脏取了出来,放进了身边一个冷藏的器皿之中; 
  隐着身子的金娜,将母亲的一个肾脏取了出来,也放进了身边一个冷藏的器皿之中。接下来,他们俩缝好了这家父母亲的伤口后,便逃之夭夭。 
  他们俩步子轻松地回到家里,高兴地庆幸自己的成功。 
  �接着他俩又出动了十几次,他们用这种办法取走了地球人三十多个肾脏。 
  昏暗的月光像一张大网罩住了大地,山村里的路灯像妖怪的大眼睛似的盯着一切。 
  村里的人还没有睡。忽然有家人的院子里喧哗起来了。只听得他们喊道:“你们看,我们家的榕树上挂着两条腿,是女人的腿,还穿着高跟鞋哩!” 
  “唷,只看见两条腿,看不见人呐!” 
  奶奶听见了喊声便从屋里出来:“什么两条腿,让我看看。” 
  奶奶的眼神不太好,看了好久才看清:“这是狐狸精的腿,快,我们快给她烧点纸钱再给她弄点儿好吃的,她拿了钱,吃饱了就会走的。” 
  奶奶这么一说,爸爸妈妈和孙女便都跑进厨房拿吃的去了,他们把昨天杀的一只鸡端了出来…… 
  奶奶又说:“咱家没纸钱,赶紧到外头去买吧!” 
  妈妈听了说道:“我去吧!” 
  就在这时,榕树上的狐狸精说话了:“我是狐仙,你们用不着给我烧纸钱……你们谁也不许出去!我妈妈得了肾炎.要换肾,你们给我两个肾就行了。” 
  “给肾?”大家听了都很吃惊。 
  奶奶说:“我们家没肾,不能给您!” 
   “有肾!”狐仙的两条腿在榕树上摆动了几下,接着又说道,“在你们的身体里!” 
   “我们身体里的肾不能给您!”奶奶颤巍巍地说。 
   “不给,那就要你们的命!”狐仙说。 
   奶奶听了立刻跪在地上:“您饶了我们吧!狐仙,我给您磕头了。” 
   “磕头值几个钱?你们说吧,是给我肾,还是给我命?” 
   奶奶哭着说道:“我老了不中用了,就把我的两个肾给您吧!” 
   “好!”榕树上的两条腿突然不见了。 
   奶奶见了高兴起来,说道:“狐仙走了,狐仙走了!” 
   “我没走!”狐仙的两条腿突然站在榕树下面。 
   奶奶见了直磕头。 
   “起来!”狐仙对奶奶说。 
   紧接着,奶奶觉得有人拉了她一把,她站起身来。 
   “进屋,躺到床上去!” 
   奶奶进屋了,两条腿也进屋了。 
   奶奶躺到了床上……一针麻药打在奶奶的脊椎骨上。 
   这个狐仙,也就是金娜,她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汉林的声音: “就取一个肾,让她活着!” 
   金娜举刀犹豫了片刻,自语道:“取两个吧!反正汉林不在身边,就让这个老东西见上帝去吧!” 
   金娜取下了两个肾,奶奶便一命呜呼了。 
   金娜拎了两个肾,得意地走了。 
   金娜走后,院子里便响起了一片哭声:“奶奶走了!被狐仙带走了!” 
  金娜用这个办法取走了地球人二十多个肾脏;可是她的头儿汉林才取走了地球人十多个肾脏——因为金娜心狠,所以她胜过了她的头儿。 
  ……后来,隐身人被地球人消灭了。 
  选自中篇科幻小说《A星球的隐身人》农村读物出版社2006年第一版 

  • 上一篇文章: 决斗在网络

  • 下一篇文章: 复活节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