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福昌婆婆
作者:马昇嘉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引      子

  听母亲说,福昌婆婆与我祖母年轻时就是要好的姐妹。
  我出生那年,祖母得病过早离开了人世,福昌婆婆一如既往,依然是我们家的常客。福昌婆婆对我尤为钟爱,每次来家总要抱抱我亲亲我,她系在腰间的藏青色布围兜,仿佛是一只神奇的魔术袋,里边有取不完的糖果、糕点、山芋、乌菱……
  那时我不会开口说话,但只要福昌婆婆来了,一听到她的大嗓门,我就会兴奋异常,瞪大眼睛四处寻找。一旦见了她,我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在木立桶里蹦啊跳的。福昌婆婆满脸的皱纹绽开成一朵好看的秋菊,嘴里说着:"来,抱抱,乖囝--"于是,我张开两臂向她扑去。福昌婆婆让我坐在她膝盖上,从围兜里摸出零食细心地喂我。吃着吃着,福昌婆婆突然觉得腿上一阵热辣辣的--哈,是我把她裤子尿湿了。母亲忙拿干净尿布为她擦拭,福昌婆婆褪褪裤管上的尿水,笑着说:"没事,没事,小囝水,当酒水。"
  尽管我没了祖母,但自幼在我的心目中,福昌婆婆就是我的祖母。
  这种美好的感觉,一直保持到我10岁那年--

  (一)

  春天来了,小草发芽,柳树报青,桃花灼灼地盛开着……
  那晚,我在睡梦中,楼下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
  "嘭、嘭--"
  "嘭嘭嘭……"
  深夜,幽静的石板街上,敲门声显得那样惊心动魄,我家的小木楼仿佛也在微微的颤抖。
  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伴随着一个女人凄厉、粗哑的哭声:
  "呜……"
  "啊……"
  我的心一阵战栗--"天哪,出什么事了?……"身子不由得直往被窝里钻,耳朵却支棱着,屏息敛气,听着楼下的动静。
  屋里一片漆黑,我听到妈妈轻轻叹了口气,说:"真可怜啊!……"
  爸爸担忧地说:"怎么又犯病了?"
  听口气,爸爸妈妈知道楼下的女人是谁。"是敲我家的门?--"我紧张地问。
  "不是。小孩家不用管,快睡觉。"爸爸说。
  听说与我家无关,我稍稍松了口气,不一会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竟然把昨晚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而大人们也没再提起过。
  整整一个星期,没见到福昌婆婆,我有点儿想她。
  我问母亲:"福昌婆婆好久没来了?"
  母亲说:"福昌婆婆生病了。"我要求母亲带我去看望福昌婆婆。母亲说,"已经去看过了,病情好了许多,过几天就会来我家。"
  果然,那天放学回家,我一进门就听到福昌婆婆熟悉的说笑声,大大的嗓门,爽朗的笑语。见了我,福昌婆婆依旧满脸笑容,指着桌上一只白色搪瓷杯子说:"伟伟,快来吃青团子!"
  阳春三月,是江南水乡吃青团子的时节。从田野里挖来浆麦草,洗净捣碎,滤出青汁,糅进糯粉,以枣泥、豆沙、白糖、猪油为馅,在笼屉里蒸熟后晶莹碧绿,十分诱人。福昌婆婆每年逢这时节,总会做了青团子给我送来,她做的青团子水分、火候把握得好,又糯又软,清香可口。
  "伟伟,福昌婆婆今天特地去乡下挖浆麦草,磨粉做青团子,给你送来了。"妈妈说话的神情,非常过意不去。
  福昌婆婆用筷子夹了一个青团子给我,还没送进嘴,我就闻到一股扑鼻的清香。我张嘴咬了一口,一股糖水溢满了嘴巴,甜得直沁心脾。
  "好吃吧?"福昌婆婆问。
  "好吃,好吃。"我大口咀嚼着,含糊不清地回答。这时我才注意到,福昌婆婆脸色苍白,确实比先前瘦了许多,两只眼袋下垂得更厉害了。
  "福昌婆婆,前几天你生病了?"我问。
  福昌婆婆脸色似乎有点儿尴尬,她用手摸着满是褶皱的脸,笑了笑说:"没事,没事,伤风感冒--"
  妈妈打断了我的话,把搪瓷杯子向我挪了挪,说:"伟伟,趁热,再吃一个吧。"
  这时,福昌婆婆站起身,说:"时间不早,我回去了。"
  我和妈妈把福昌婆婆送到门口,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石板街尽头。

  (二)

  时隔不久的又一个夜晚,我再次被敲门声、哭号声惊醒。我听辨出,敲门声比上回猛烈,而且用的是铁器。
  "你这杀千刀--"粗哑的嗓音拉着哭腔,夹杂着"咣、咣、咣--"的铁器撞击木板门的声音。我听出了,那是菜刀的声音,在敲对面梅婶家的门。
  "杀人啊?--"我忍不住喊了起来。
  "不要声响!"爸爸发出低沉的声音。
  "我,我害怕……"由于惊慌,我说话有点儿急巴。
  "小孩家别多管,快睡觉!"爸爸还是那句话,声音闷闷的。
  我听着一阵阵的敲门声、哭号声,这回却再也不能入睡。我脑海里思索着,想象着,楼下的女人会是谁?听声音似乎有点儿熟悉,可是一时却想不起来。她为什么要敲梅婶家的门?与她家有什么刻骨仇恨?……
  这时,楼下响起一个男人瓮声瓮气的声音,是在劝那女人回家。
  过了一阵,哭声、骂声渐渐远去,石板街恢复了宁静。
  "唉,"妈妈叹了口气,"一辈子的痛啊……"
  "这次毛病发得更厉害了!"爸爸忧心忡忡地说。
  看样子爸爸和妈妈非但对这个女人熟悉,而且充满了同情。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呀?"我冷不丁冒出这句话来。
  "怎么,你还没睡着?"妈妈觉得奇怪。
  "我睡不着,挺吓人的!"说着,我又问,"她为什么一直半夜三更来吵闹?"
  "唉……"黑暗中,妈妈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三)

  那天放学,我背着书包走在石板街上,稻香村糖果店里飘溢着诱人的香味,门口架着一只圆筒形的铁炉子,大铁锅里装着沙子和栗子,一个工人手持一柄大铁铲,正在不停地翻炒栗子,发出"嚓、嚓"的声响,吸引了不少路人观看。我不敢停留,怕禁不住诱惑,而口袋里没有分文。
  路过福昌婆婆家的酱酒店时,只见福昌婆婆站在店门口,正在向我招手,大声喊道:"伟伟,过来,过来!"
  "福昌婆婆--"我亲热地叫了一声,走上前去,"有事吗?"
  福昌婆婆从布围兜里拿出一包东西,用纸袋装着。我拿在手里,纸袋热呼呼的,还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糖炒栗子!"我高兴地说。
  "快拿回家去。"福昌婆婆叮嘱着。
  我谢过福昌婆婆,兴冲冲往家走。
  走出没几步,背后突然被人搡了一下,回头一看是同学阿海。他瞪大眼睛,像看着一个陌生人,说:"你,你刚才叫她什么?"
  阿海是班上皮大王,平时我不跟他玩。我扭过头,只管走自己的路。
  "你,你怎么叫她福昌婆婆?"阿海大惊小怪。
  "关你什么事?"我没好气地说。
  "她是疯老太婆呀!"阿海夸张地叫了起来。
  我几乎没加思考,立马回击道:"你才是疯子呢!"
  "真的,我不骗你,她是疯老太婆……你,你竟然叫她福昌婆婆--"阿海边走,边嘀咕着,一脸不屑的神情。
  我心头升起了一股怒火,一把抓住阿海的臂膀:"不准你说!"
  "我偏说,你还吃疯老太婆的东西!"阿海两眼盯着我手中的纸包,仿佛抓住了什么罪证。
  "你再说一遍!"我下了最后通牒。
  "就说,就说,你吃疯老太婆的东西!"阿海一脸蛮横。
  话未落音,我"啪"地当胸砸了他一拳。阿海没有料到我会真的下手,脚下没有站稳,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随即举起拳头,扑了上来。我一侧身,灵巧地躲过了他的拳头,可是左手托着的一包糖炒栗子,不幸被他击中,顿时哗啦啦全撒在了石板街上。
  "赔我的栗子!"我一把揪住阿海的衣服。
  石板街上的街坊邻居见了,纷纷前来劝架,帮着把栗子一颗颗捡拾起来,装进我的书包。
  阿海自知理亏,悄悄地溜走了。
  回到家,我气呼呼地把书包里的栗子一股脑儿倒在桌子上,有几颗骨碌碌滚到地上。妈妈见了,问是怎么回事,我把与阿海吵架的事说了。
  妈妈听了,责怪道:"同学之间不应该动手打架!"
  "谁叫他骂福昌婆婆!"我气愤地说。
  "骂人是他的错,可是……"妈妈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我急切地问道,预感到某种不测。
  妈妈叹了口气,弯下腰,拾地上的栗子。
  "妈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苦苦央求着。
  ……

  (四)

  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石板街上夜半闹事的女人竟然是福昌婆婆。
  福昌婆婆一家是徽州人,幼时母亲早亡,随父亲来到江南茜浦镇,开了一家酱酒店。我祖母去店里买油盐酱醋,福昌婆婆热心,常常会帮忙送至家中,一来二往俩人便成了要好姐妹。福昌婆婆长得并不漂亮,粗手大脚,干活倒是一把好手,店里脏活重活抢着干,深得她父亲喜爱。转眼到了婚嫁年龄,无人前来提亲,父亲四处托媒无果。我祖母见乡下亲戚阿奎年纪相仿,只是家境贫困,人倒老实能干,便说媒招为入赘女婿。一年后俩人生下一子,取名强强。强强自幼受到家庭宠爱,游手好闲,不求上进。成年后,福昌婆婆为儿子娶了媳妇,在我家对门置了酱酒店,交与强强管理,期望能去邪归正,自食其力。然而事与愿违,强强染上赌博恶习,父母、祖父规劝不听,媳妇说他,常遭拳脚相加,以致最后把一个好端端的酱酒店抵了赌债,媳妇愤而离去……
  人财两空,强强祖父年老体衰,急火攻心,一命呜呼。福昌婆婆经受不住打击,导致精神错乱,我祖母帮衬阿奎将福昌婆婆送进医院。半个月后福昌婆婆出院,强强已不知去向,有说他无颜见父母,去了徽州老家,也有说是与人结伴去了新疆谋生。阿奎劝说媳妇,就当从未有过这个不孝之子。
  福昌婆婆身体恢复健康,但心头的痛却解除不了。每年春天来临,世间万物苏醒,这病魔仿佛也会准时醒来,一俟发作,福昌婆婆就会在夜深人静之时哭闹敲门,痛惜失去的家业……对门梅婶,从别人手里买下房屋,开了一家百货店。梅婶同情福昌婆婆,事后奎公公上门道歉,她从不计较。

  ( 五 )

  自当知道福昌婆婆犯有精神病,在我头脑里出现的总是披头散发、手持菜刀、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的形象,从此便心生惧怕。街上见了福昌婆婆,我便远远避之,绕道行走;福昌婆婆来我家,我一定躲到楼上,不再照面;她带来好吃的东西,我不再嘴馋,而且心里常常会生出一种厌恶。
  可是,命运会捉弄人。
  那年冬天,我父母去县城探望生病的姑母,早上乘小火轮进城,傍晚才能到家,午饭让我去福昌婆婆家。想到要与福昌婆婆一起吃饭,我顿时头皮发麻,心中一阵慌乱。
  "不,我不去,我要在家里吃!"我向妈妈提出。
  "已经跟福昌婆婆说好了,听说你要去,她高兴着呢!"妈妈早做了安排,无奈,我只得顺从。
  福昌婆婆家,前屋是店面,旁边一条长长的陪弄直通后屋,我跟妈妈来过多次,熟门熟路。可是,今天当我迈进陪弄时,心里竟然忐忑不安起来,脚步格外地沉重。我明白,福昌婆婆是喜欢我的,直至今日还是把我当作她的亲孙儿一般疼爱,可是,我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感觉了。
  陪弄幽深而又寂静,我听得见自己"怦、怦"的心跳……
  福昌婆婆在厨房灶台上忙碌着,我倚在门口,陌生地盯着福昌婆婆有点儿驼起的背影。福昌婆婆转过身,见了我,惊喜地招呼:"伟伟,肚子饿了吧?快进来,吃饭!"
  厨房里弥漫着一股诱人的香味,福昌婆婆从铁锅里盛出红烧肉,在稻草编结的焐窠里盛出热气腾腾的米饭,从煤球炉上端来一锅鸡蛋汤,还有其它三四盘菜,很是丰盛。大冷的天,饥肠辘辘,热饭热菜很合我胃口,我急不可耐,端起碗埋头吃了起来。福昌婆婆坐在我对面,慢慢咀嚼着,眯缝着眼睛看着笑着,不时往我碗里夹菜,说我正在长身体,应该多吃一点。
  福昌婆婆的男人,我叫他奎公公,他多半时间一直守在店堂里做生意。此刻我与福昌婆婆面对面坐着,没有多余的话语,厨房里十分静谧,听得见咀嚼饭菜的声音。吃着吃着,我开始不自在起来,特别当我抬起头来,目光正好与福昌婆婆黯淡的目光对接时,我的心里就会引起一阵不安,后背上热辣辣的,仿佛有针刺的感觉。
  平时喜爱的菜肴,今天吃在嘴里却辨不出滋味,我胡乱往嘴里划拉着饭粒。见我快吃完了,福昌婆婆放下饭碗,要为我添饭,我说吃不下了。
  不,即使能吃,我也绝对不想吃了。
  这时,福昌婆婆从刀架上取下一把菜刀--看她手持菜刀的模样,我心中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恐慌,我想起夜半石板街上的敲门声,福昌婆婆哭哭啼啼举着菜刀……我浑身一个激灵,一股恐惧紧紧攫住了我的心。我再也坐不住了,放下饭碗,顾不得扒完最后一口饭,说声"福昌婆婆再见",拔脚就往外溜。
  身后响起福昌婆婆的喊声:"伟伟,我削水果你吃啊--"
  我一口气冲出陪弄,走在石板街上。冬日的阳光当头照着,身上感到了一股暖意,我长长嘘了口气,心中顿觉舒畅了许多。我暗暗庆幸,明天不用再来受罪了。
  晚上,爸爸妈妈告诉我,明天姑母要动手术,他们还得去县城医院,让我继续去福昌婆婆家吃午饭。
  天哪,怎么会是这样呢?我的头皮一阵发麻。然而,我没有吱声,心里想好了,明天坚决不去福昌婆婆家了。

  ( 六 )

  第二天早饭过后,上学路上我买了两个包子,放在书包里,作为午餐。
  中午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回家去了。教室窗外西北风在呼号,刮得老槐树光秃秃的枝丫不停地颤悠。教室里空落落的,剩下我一个人,真有一种饥寒交迫的感觉。我从书包里掏出包子,啃了一口,包子冰凉凉的,有点儿硬,很难下咽,跟刚出笼的包子完全是两种味儿。这时,我想起了福昌婆婆,想起了福昌婆婆家充蕴着饭菜香味的厨房,这会儿她肯定在等待我吃饭呢……
  我好不容易嚼完了一个包子,只见传达室季老伯走进教室来。他手里拿着一个青颜色的棉套子,里面包裹着一只饭盒子,他告诉我是一位老太太叫送来的。
  不用说,肯定是福昌婆婆给我送饭来了。
  棉套子包裹着的饭盒子暖暖的,沉甸甸的,揭开盖子,啊,喷香扑鼻,是我最爱吃的油煎带鱼,饭和菜都冒着热气。因为吃了冷包子,此刻我肚子里也是冰凉凉的,不由得来了食欲。
  这时,阿海和几个男同学突然闯了进来,真搞不懂他们回家吃饭竟会这么神速。我赶紧盖上盒盖,把饭盒塞进棉套子。
  "伟伟,疯老太婆给你送饭来了!"阿海大呼小叫直嚷嚷。
  "疯老太婆是你什么人?"
  "哈哈,吃了她的东西,当心也变成疯子!"
  ……
  以阿海为首的这几个同学,在班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师常常会觉得头疼。我听不惯他们对我的嘲弄,也不愿跟他们多费口舌。我拿定主意,捧起饭盒走出教室。
  我来到教学楼旁的小河边,河水随风泛着一道道波纹,由北往南潺潺地流淌着。
  阿海他们跟随着我,在不远处叽叽喳喳议论着,观望着……
  我拿出饭盒,揭开盖子,金黄的带鱼继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我咽了下口水,双眼漠然地望着天空。随即,我毅然举起饭盒,往河里倒去。
  "嗵--"的一声,饭菜全都撂在了河里--看着水滩边小鱼儿在争抢啄食,心中生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明白,不是怕吃了福昌婆婆的东西"会变成疯子",而是怕阿海他们日后的无事生非。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我掉过头去的瞬间,我竟然看到了福昌婆婆!寒风中,福昌婆婆佝偻着背,正站在传达室墙角边,朝我怔怔地望着。
  我一下惊呆了,手拿着空饭盒,木然地站着。
  福昌婆婆很快转过身去,脚步蹒跚地走出了校门……

  ( 七 )

  福昌婆婆病了,再次发病了!
  这是妈妈当天晚上去送还饭盒时知道的。妈妈问了我没去福昌婆婆家吃饭的原因,我只得推说来不及完成作业。妈妈告诉我,奎公公说,福昌婆婆这两天起大早去水产公司排队买带鱼,第一天快轮到她时货卖完了,今天又去买,可能受寒了。妈妈说,为了我喜欢吃的带鱼,大冷天的,福昌婆婆受累了。
  听了妈妈的话,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福昌婆婆为我买带鱼受寒犯病,可是,我知道福昌婆婆犯病的真正原因!……这话我不能对妈妈说,只能暗自藏在心底,隐隐作痛。
  那一晚,格外寒冷,北风呼啸着从窗户、瓦楞里一股脑儿地往小木楼里钻,我和爸爸妈妈早早躺进被窝睡觉了。
  夜半,我再次被惊心动魄的敲门声吵醒,听着一声声哀伤、凄厉的哭泣,眼前即刻闪现出福昌婆婆瘦削的肩头、佝偻的身影,我的心里浸染着一种伤痛和惶惑,并且伴随着深深的自责……
  "福昌婆婆!"黑暗中,我发出一声惊叫。
  "伟伟,怎么啦?"妈妈急忙问道。
  "你,你们为什么不去劝阻福昌婆婆,大冷的天,她要冻坏的啊!"我拉亮了灯,几乎哀求着说。
  "唉,没用,发病的时候,她不认人的。"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等会儿奎公公会来领她回家。"
  "大冷天发病可是第一回啊!……"爸爸担心地说。
  楼下,石板街上的呜咽声,在这寒冷的夜晚,显得更加凄凄厉厉,揪人心肺。
  福昌婆婆的哭声变成了呻吟,时断时续,时隐时现……
  可是,不知怎的,奎公公没有来。
  "不行,福昌婆婆的病会加重的!"不知哪来的勇气,我一骨碌翻身起床,说,"我把她送回家去!"我穿好衣服,"噔、噔"地冲下楼去。
  打开屋门,一股寒风袭来,我浑身禁不住一阵哆嗦。借着路灯的一丝光亮,只见上街沿台阶上蜷伏着一个瘦削的身影,正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哦,福昌婆婆!我赶紧迈出家门。
  这时,一束手电光照射过来。"慢,伟伟,我去看看--"怕有什么意外,爸爸把我叫住了。
  爸爸来到福昌婆婆身边,弯下腰,轻声喊道:"福昌婶,福昌婶--"接着伸手扶起福昌婆婆。
  福昌婆婆果然不认我爸,她一甩手,爸爸没提防,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福昌婆婆、福昌婆婆--"我拉住她一条胳臂,一叠声喊着。福昌婆婆身上穿着单衣,寒风中,身子在簌簌发抖。
  说也奇怪,福昌婆婆似乎辨出了我的声音,黑暗中慢慢抬起头来。
  我紧紧攥住了福昌婆婆冰冷的手。她不再哭泣,不再吵闹,渐渐平静下来……
  石板街上,灌满了凛厉的北风,摇曳着寒冷的灯光……
  爸爸脱下棉衣,披在福昌婆婆身上。
  "福昌婆婆,走吧,我们回家去--"我与爸爸搀扶起福昌婆婆,可是福昌婆婆却迈不开步来。
  爸爸蹲下身,背起福昌婆婆,匆匆往北街走去……
  福昌婆婆昏迷不醒,连夜送进镇医院抢救。
  爸爸和奎公公一起守护在福昌婆婆身边。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天快亮时,福昌婆婆竟然咽了气。
  听到噩耗,我和妈妈急急往医院赶去,泪水止不住哗哗地往下淌……
  福昌婆婆走了,走得太匆忙了!我多么希望再能听一听她的大嗓门,再能吃到她做的青团子,甚至愿意听到她夜半来敲击我们家的木板门……
  福昌婆婆走了,我知道,她是带着对亲情的渴望,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
  我懊悔莫迭……

  • 上一篇文章: 两相望

  • 下一篇文章: 一个心中的秘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