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桑林和他的黑猫王子
作者:周学军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桑林出网吧,先探出头去东张西望一阵子,这是他看外国间谍片的最新收获,前几天,他上网被陈老师抓个正着,不但在班会上做检讨,回家还受到老爸的一番修理。 
  桑林看到了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炯炯有神,他大吃一惊过后,很快镇静下来,不过是一只小黑猫站在高高的台阶护栏上,盯着自己看。是不是太神经了?他自我解嘲地一笑,把刚塞进嘴里的口香糖,朝着小黑猫吐过去,斥责说:“去――云,我烦着呢!”小黑猫两只前爪顺势一扬,稳稳地接住口香糖,品尝起来。 
  “哈,你――你也喜欢口香糖?”桑林郁闷的心绪掠过一丝微风,顿时多云转晴,他跑过马路回家了。 
  走了好远,桑林还想着小黑猫刚才接口香糖的动作夸张而技巧,禁不住又回头看,他惊讶地看见,小黑猫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后呢。 
  素不相识,为什么要尾随我啊,是感谢我的口香糖吗?桑林紧走几步来到街边公园的长椅,买一只雪糕,吃几口,把剩下的大半截都犒劳给小黑猫了。 
  小黑猫走过来,嗅嗅雪糕的味道,然后大口大口地舔食着。 
  看小黑猫狼呑虎咽的样子,桑林意识到自己的肚子也咕咕叫了,他记起来书包里还剩一段双汇呢。 
  桑林来到老爸家的当天,老爸的媳妇搬家来一箱双汇火腿肠,阴阳怪气的说,喏,中午带饭盒吃,上电视了,名牌呢!只是这东西刚吃还行,吃多了就全是老玉米味道了。胖子张纬经常嘲笑桑林,又是一元钱两根?后来就直呼他:老,一元。也合着桑林说话的节奏感。前天,老爸的媳妇和老爸大吵一通后回娘家了,桑林想,也许要换换样了吧?早上,收拾书包时,老爸连同饭盒又塞过来两根双汇说,等吃完了,下回买金锣。桑林惊叫着,还是一元两根啊……算了,不想它了。 
  桑林在书包里翻出来细细的双汇,双手握住不停地拧着劲,红色塑料皮被绞断了,他把一半挤进自己的嘴里,一半扔给小黑猫。 
  桑林看小黑猫很像奶奶家的老黑猫,连扑食的动作都像,只是小黑猫很丑,两只眼睛套了两圈白毛,很像是戴了眼镜,瘦小的身子与大脑壳不协调,身上也很脏,走路还点脚,是谁家的丑陋家伙啊?现在竟然跟上自己了。 
  小黑猫风卷残云般吃完了双汇,冲着桑林喵地叫一声,然后很斯文地用两只后腿直立着走几步,抱起前爪,对着桑林做一个抱拳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分明是笑呢。 
  还有会答谢、会笑的猫?这也太有意思了!桑林欣喜地把小黑猫抱在怀里,高高地举过头顶。这时他才看到小黑猫点脚的原因,腿上有一大块伤口,是被绳索勒出来的。 
  聪明的猫应该有名字的,叫白眼圈?不,很像是京剧丑角,奶奶家的老黑猫叫猫王,就叫它黑猫王子吧! 
  桑林把黑猫王子抱到宠物医院包扎好伤腿,并清洗干净,他决定收养它。 
   
  桑林自从三岁那年妈妈被洪水冲走后,就跟着奶奶在山里过,直到上个月奶奶去世,他才来到城里的老爸家。临来时,姑姑千叮咛万嘱咐,见到继母亲热点,要学会说城里的客套话……但见了继母,却只叫出了姨,妈妈是什么概念啊,他想不起来了。而背地里,他更习惯叫她老爸的媳妇。 
  刚开门,桑林就听到客厅里老爸打电话的嘶哑声: 
  --什么?她不在家,我烦心?扯淡! 
  --没人管,独自喝点小酒更不错! 
  …… 
  桑林扒着客厅门缝看,老爸有气无力地摇着老爸的媳妇留下的绢面团扇,斜靠在沙发上对着话筒大声嚷嚷,茶几上的烟灰缸,里里外外满是烟蒂、烟灰,狭小的客厅早已是烟雾弥漫了。老爸没上班,又躲在家里抽闷烟了? 
  他蹑手蹑脚溜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黑猫王子放在床下,摊开家庭作业本。 
  家里的烦燥气氛,桑林早就觉察到了。先是沉寂,大家相互都很少说话,然后是大人们发脾气、吵架,最后是老爸的媳妇走了,老爸酗酒、抽闷烟。他的心情沉重起来,作业也写不下去了。 
  胡思乱想中,客厅里传来了异样的声音,老爸大叫大喊,“是什么东西?啊,哪儿来的猫?”随着,茶几哗啦一声翻了,玻璃杯、烟灰缸什么的破碎声清晰地传过来。桑林立即掀起床单,黑猫王子不在了。 
  他马上跑到客厅,刚推开门,有什么东西迎面扑过来,他下意识地一躲,风声中,黑猫王子在他头上做一个飞掠的特技。 
  客厅里一片狼藉。老爸斥责说:“是你带回来的吗?” 
  桑林点点头。 
  “这个小东西袭击我,看看……”老爸举里手里的团扇让桑林看,上面的小白猫头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一定――是要和上――面的小白猫――玩……”桑林一着急说话更结巴了。 
  老爸听明白了,问:“哪儿弄来的?” 
  “捡――捡的……” 
  “你竟敢把野猫带回家来?马上给我扔了!接你进城来是读书的,不是要你来惹麻烦的!”老爸黑着脸下了死命令。 
  接我来?不接我还能去哪儿?桑林心里最柔软的那扇闸门一刹那间被打开了,眼里盈满了泪水。他呆呆地愣在那儿,半天也没有说话。 
  还是黑猫王子拉着他的裤角,怯怯的一声喵,桑林才发现老爸已经走了。 
   
  上学时,桑林犹豫片刻,把黑猫王子藏进书包,他警告说:“不要做声,否则你就死定了!”拉拉链时,特意预留一段做通气孔。 
  坐到座位上,同桌许小多发现了他书包里的秘密,“是小狗吗?还动呢!” 
  桑林看看周围,把食指竖在嘴连上,压低了声音,“是黑猫王子,捡的,在上园网吧门口――你们家前街。” 
  借着书桌掩护,许小多轻轻地拉开书包的拉链,抚摸着黑猫王子,“哇,是我们小区的逗猫,我认识它的白眼圈!” 
  “逗猫?” 
  “一只流浪猫,小区的一个保安把它栓在树上,大家逗着玩。”许小多小心地拉上拉链,“不过,我很喜欢它。” 
  第一节课应了电影里的那句著名台词――平安无事,黑猫王子很听话,桑林松了一口气。 
  第二节是班主任陈老师的语文课,后座的胖子准时打起了瞌睡。偏偏书包里的黑猫王子在黑暗中也困顿地睡过去了,还呼出了调门。几乎在桑林动手制止黑猫王子的同时,陈老师把一个粉笔头准确地掷在胖子的脑门上,她早就盯上这个爱喝娃哈哈的胖子了。胖子站起来,嘴角还流着口水。 
  陈老师说:“张纬,你太过份了,打瞌睡,还打呼噜!不能再喝娃哈哈了!” 
  同学们哄地大笑起来,胖子的另一个外号就叫娃哈哈。 
  当时,桑林还没有意识到麻烦已经发生了。下课间操回来,他看到教室里围了很多人。挤进去,里面上演着一场精彩车轮战,黑猫王子嗷嗷叫着,在桌子上跳来跳去,笨拙的胖子操一把扫帚在后面拼命地追打,所过之处,桌子、椅子都撞得歪歪斜斜的。 
  还没弄清楚什么事呢,桑林就被气喘吁吁的胖子揪住了,“结巴,你的猫抓坏了我的水洗牛仔,你说怎么办吧?二百多元呢!” 
  许小多在一边插话说:“是你先踢了黑猫王子!我看见了!” 
  “黑猫王子?你能叫出它的名字,看样子你们是同伙了!”胖子转过来,还很有成就感地宣布说,“我瞌睡从来不打呼噜的,陈老师批评我,还有点纳闷,就逃了课间操,结果在桑林的书包里发现了这个惊人的秘密……” 
  许小多说:“别为自己找借口了,你经常逃课间操!” 
  被揭了老底,胖子脸红了,恼羞成怒说:“好男不跟女斗!结巴,你赔我的牛仔裤!” 
  桑林看到站在讲台上的黑猫王子惊魂未定地看着他,很仗义地说:“赔就――赔,你拿――拿收据来!” 
  “都上课了,快回自己的座位!”听到陈老师的喊声,大家才想起这节数学课还是陈老师的,闹剧立刻收场。知趣的黑猫王子三跳两跳回到书桌膛,被随后赶过来的桑林塞进了书包。 
  陈老师还是看见了,她走近桑林,“都是你的小黑猫惹的祸吧?不能带宠物上学,校长开大会说过的,宠物有寄生虫,有病毒,有病菌,你不会不知道吧?下节课,我给你假,把它送回家!” 
  有人用书啪啪地掸着自己的桌子;有人故意乒乒乓乓地挪动着桌椅;也有人抱怨说:“学习不行,玩可挺上心!”大家对桑林和黑猫王子都很不满,显然。 
  有一些人不很喜欢桑林,确切地说,是有点距离感――不适应引起的排斥反应。桑林说话结巴,有一股山根子味,脾气也出奇地倔犟,一句话能把人冲到南墙根,学习还跟不上来,拖了全班后腿。陈老师的批评让大家联想到了很多。 
   
  短短的,还不到一整天呢,就出了这些麻烦。桑林狠狠心,下课后带上黑猫王子跳上通往江边的二路汽车。 
  家里老爸不能容忍,学校陈老师也不允许,宠物医院昨天已经问过了,不收流浪猫,再送回到上园网吧门口,不行,被那个可恶的保安逮住,还得当逗猫,很可能就要被折磨死了,如果把黑猫王子放到江边的柳树林里呢,不但可以找到吃的,环境也相对幽静,还可以经常来看它。 
  柳树高高的,粗大的枝枝杈杈上长满了结子,很像是童话里的精灵树。桑林在树林里选一个巨大而平整的树结,弄来些软草铺在上面,给黑猫王子做家。 
  把黑猫王子放在上面,桑林抚摸着它的头,有些恋恋不舍,你收留了它,却没有能力照顾,现在要把它扔在荒郊野外了,这也太残忍了吧?他轻声说:“黑猫王子,这儿就――是你的家了。以后,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黑猫王子似乎听懂了桑林的话,趴着往后退缩,无助地喵喵叫着。 
  桑林看一眼黑猫王子,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走了好远,又折回来,他把饭盒里的两个面包倒在树结上,把两根双汇拧断放在一边,这时,他看见黑猫王子举起前爪揉着自己的眼睛呢。 
  桑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转身跑出了柳树林。 
  几乎一下午,桑林听不下去课,也做不了什么事,他的脑子里全是黑猫王子可怜兮兮的样子。 
   
  半夜时分,桑林听到窗外有异样的声音。他跳下床,拉开窗帘,吃惊地张着大嘴,哇,这可是七楼啊!黑猫王子站在外窗台上,用前爪一下一下点着窗框。 
  桑林马上拉开窗纱,把黑猫王子放进来。他探头向窗外看,一根笔直的水溜子,刚好从窗子一侧通过。那,黑猫王子怎么会找到自己的房间呢?这也太神奇了! 
  收拾书包要上学了,黑猫王子懂事地跳进来,蜷缩着。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桑林苦笑着拉上拉链。 
  到学校,许小多看着桑林鼓囊囊的书包问:“你没扔啊?” 
  “扔了,夜里它又――找到我家了。” 
  许小多吃惊地瞪大眼睛,“那你――以后就天天藏在书包里带来带去?” 
  桑林点点头,“它很胆怯,从来不乱叫。” 
  许小多建议说:“你把书桌膛用书隔成两半,里面一半给它活动,我这边也是,刚好咱们俩的书桌膛里面通一个大洞。”两个人三下五除二,给黑猫王子做好了房间。 
  要上课了,许小多找铅笔刀削铅笔,发现不见了。桑林还以为是黑猫王子拿去了,伸着手去摸,没有啊,黑猫王子静静地趴着,什么也没玩。许小多见他摇头,就转身问后座的胖子要,胖子经常借铅笔刀不还。 
  胖子还记恨着昨天许小多向着桑林说话的事呢,恼火地说:“别缺什么都找我,怎么不问问你同桌啊?” 
  桑林说:“我没有借东西不――还的习惯!” 
  胖子过到前座来,“别自我标榜,让我看看!” 
  许小多手急眼快,一把遮住桑林的书桌膛,大声说:“他没拿,我知道,只有你好干这种事!” 
  高个子季飞是班级纪律委员,他走过来问:“胖子,早自习你下地干什么?” 
  胖子嘟哝说:“凭什么赖我拿铅笔刀啊?还有,结巴不让翻他的书桌膛,是不是那只猫还藏在他的书包里啊?” 
  桑林猛地把书包抽出来扔给胖子,“你看看,有猫吗?”胖子拉开拉链看一眼,才讪讪地回座位了。 
  课间操时,桑林、许小多先跑回来,想趁教室里没人,给黑猫王子放风。刚把黑猫王子放出来,胖子也闯进教室。 
  胖子察觉到早上的事有点蹊跷,才跟着桑林、许小多跑回来的。看见黑猫王子,胖子啊字还没有喊出来,就看见它从废纸篓里扒出来了许小多的铅笔刀。 
  许小多捡起铅笔刀,端详了一会儿,“怎么会呢?” 
  她沉稳一会儿,冷静问黑猫王子,“是你嗅到铅笔刀的气味了?” 
  黑猫王子懂了似地点点头。 
  “那么,你早上看到铅笔刀了?” 
  黑猫王子又点点头。 
  “啊,一定是我收拾书桌膛时,不小心扔掉了?” 
  黑猫王子还是点点头。 
  竟然询问出了事情真相,许小多站起来,大度地对着胖子说:“对不起了,我给你平反!” 
  胖子看看黑猫王子,再看看许小多,什么也没说。 
  很多同学陆续回教室,都看到了这精彩的一幕,大家对黑猫王子有些感兴趣了,包括胖子。 
   
  桑林看到胖子戴红色棒球帽上学时,还以为是赶时髦呢,大热天也不怕捂出痱子来?季飞最先揭穿了秘密,胖子的头上出了好几块油光光的斑秃。他下课时大叫,“看鬼剃头啊,好犯错误的人,鬼也不宽恕!” 
  看他们闹起来,许多男生都参与进来,但桑林总是躲得远远的,胖子身上的财大气粗和盛气凌人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这天放学,季飞借海拔优势,抢下胖子的帽子,往空中一掷,帽子趁着一阵风势,打着踅飘上了天空。好几个淘气的男生在后面追啊追的,帽子飘到一棵钻天杨树梢上,偏偏刮住了。 
  胖子一手捂着头,一手揪着季飞,大喊大叫:“帽子是我爸从加拿大带回来的,有名星签字,你赔不起!” 
  季飞仰头看树梢上的小红点,犯愁了,这么高,谁能上得去啊? 
  桑林急忙绕开走,许小多却拉住了他,小声嘀咕着,“玩笑开过头了,请黑猫王子上去,帮帮他吧!” 
  桑林迟疑着,“不――行吧?”但还是从书包里抱出来黑猫王子,他指着高高的树梢说:“那上面,红色的帽子,你看见了吗?” 
  黑猫王子当然不会回答,只是下意识地喵了一声。 
  许小多大声说:“都让开,看看黑猫王子的手段!” 
  黑猫王子爬上了大树。大家高喊着:“上啊,上啊!”但黑猫王子爬过了红色棒球帽,又下来了。 
  季飞说:“胖子,你没人缘,也没猫缘,真丢人!” 
  胖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都想看热闹,是吧?” 
  许小多悄声对桑林说:“好人做到底啊!” 
  桑林在大树下拦着黑猫王子,用手比划着,“上去,取帽子,快去!” 
  黑猫王子只好又爬上去,在树梢上蹿来蹿去,枝条也四下里摇曳着,红色棒球帽也就如落叶般飘下来了。下面的人欢呼着:“黑猫王子,Yeah!” 
  季飞接到帽子,对着胖子说:“向黑猫王子道歉,你一直跟它过不去!” 
  胖子蛮横地说:“这也不能抵消我水洗裤子的损失!” 
  桑林觉得很没面子,抱起黑猫王子恼火地说:“胖子,我不是要讨――好你,是许小多看着你秃头难堪,请求我――帮助的。你拿来帽子,让黑猫王子放――回去,我会赔――赔你的裤子的!” 
   
  不管怎么说,黑猫王子的处境有所改善,桑林原本悬着的心也逐渐回放下来。星期天午后,他陪黑猫王子去散心。 
  绕过公园门口“宠物不得入内”的牌子,来到湖边的僻静处,桑林把黑猫王子从书包里放出来。大片玫瑰林里,好闻的玫瑰花香气缭绕着,好了腿伤的黑猫王子高兴地在前面尽情地跳,撒欢地跑。 
  听到茂密处有人叫喊,桑林赶紧跑过去,怕不是黑猫王子又惹什么祸了吧?他惊讶地看到有一个大胡子男人抢一位中年妇女的东西,他大叫一声,“住手!” 
  大胡子男人跑了,随后有几个游人追过去。中年妇女又大叫起来,“我的钱包,我的钱包!”一个红色钱包离岸不远处飘浮着,她几次伸手都没够到。 
  旁边是一排石礅桥,桑林跳上去,还是差一点点。怎么办呢,折一根树枝已经来不及了,钱包眼看要沉下去了。桑林啊啊着无计可施,黑猫王子突然从什么地方跑过来,一个猫跳跃入水中,衔起钱包,再来几下难看的猫刨,游到了他脚边。 
  中年妇女拿到了钱包,胡乱地在漂亮衣服上擦净水,然后拉开拿出两张大票,递给桑林。桑林急忙摆手说:“不――不,不……”招呼着黑猫王子走了。 
  星期一早自习,陈老师开班会。她说:“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昨天午后,我去公园散步,过石礅桥时,远远地看见对面一个小男孩指使一只小黑猫在水里捞东西,过后女主人还给了酬劳。大家知道,游人过石礅桥经常不小心掉东西,是不是有人故意守在石礅桥边,等着捡东西赚钱啊?从背影看,我认出了那个小男孩是咱们班的。” 
  大家听了,目光刷地投向了桑林,带小黑猫的男孩只有他啊。 
  胖子立刻大声嚷嚷,“我早就知道……” 
  许小多回头狠狠瞪着胖子,胖子才闭上嘴。 
  桑林脸红了,他很想解释一下,但能说清楚吗? 
  陈老师接着说:“还有,梁教导上周六去网吧查录像,在上园网吧发现了咱们班的一名同学,恰巧和前面我说的是一个人。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他这样做是为了上网呢?我警告大家,还有两年就要升中学了,要把精力用在学习上,玩物丧志,这是古人总结出来的经验……” 
  桑林还是站起来了,他说:“昨天午后是――我,但我没有指使黑猫王子,是它主动――跳下水,帮助捞钱包的……” 
  “猫是不会游泳的,这几乎是常识。”陈老师很自信。 
  “才离岸一米――多,也许是联想――到红色――棒球帽了吧?” 
  “什么红色棒球帽?”陈老师诧异地问。 
  桑林呐呐了好几声,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教室里顿时一片笑声。 
  回到家,桑林很想和谁说说话,老爸会有兴趣吗?他们好长时间没像样地说过话了。等得天都黑了,他才在饭桌上看到了老爸的一张纸条:小林,我有事,可能要很晚很晚才能回来。饭在保温锅里,菜在上层。 
  桑林吃着饭,想着陈老师的话,觉得自己很委曲,他和黑猫王子说着悄悄话:我们是帮助别人啊,陈老师怎么能这样武断呢?还有胖子几个人,竟然还一唱一和的。桑林越说越生气,也更后悔进城来到老爸家,是啊,如果奶奶还在就好了……后来,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天亮了,桑林爬起来,发现老爸一夜也没有回家,他草草地吃了剩饭,把黑猫王子以及两根双汇塞进书包,出了家门。 
  桑林没有去学校,他去了公园,又去了湖边的玫瑰林,他很想在那儿遇见那位中年妇女,只有她才能替自己说清楚。 
  桑林在玫瑰林里坐到太阳西斜,也没有看见中年妇女的影子,他的心情很烦燥。倒是黑猫王子,在林子里自由地嘻戏,无忧无虑。 
  藏在书包里猫终究是不能长久的,黑猫王子不开心,自己也不开心,有没有更好的结局呢?桑林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和黑猫王子去山里的姑姑家。老家的学校虽然条件差点,但老师对他很好,班里也没有胖子这样的人。根据最近几天的经验,老爸现在肯定不在家,他要回去带上衣服。 
  桑林急匆匆地爬上七楼,看见陈老师正在门口站着呢,桑林意识到,一定是因为自己今天逃课了。就跑过去,请陈老师进屋。 
  还是陈老师先开口,“桑林,真对不起!” 
  桑林怀疑听错了,“陈老师,是我没有去――上课……” 
  陈老师仿佛没有听到,“怪我没有搞调查,就随便说了。上午,那位中年妇女按照你佩戴的实验小学校徽找到学校,我认出她来了。她要当面感谢你,还说钱包里面的重要票据,多亏你的帮忙才得以保全。而我却把你和上网联系起来了……”  
  桑林的心情愉悦起来,诚恳地说:“陈老师,我也应该检讨,那天我是去――上园网吧了,但在最关键时刻,我控制住了,没――玩。”  
  陈老师微笑着点头。 
  桑林想解释今天的行为,但陈老师似乎并不想听,她说:“你今天在家休息吧,从明天起,我要帮助你补上落下的课。” 
  陈老师走了,桑林认为事情有点复杂,老家是不能回去了,那么黑猫王子呢?还要继续藏在书包里吗? 
  正敲着脑门想呢,老爸回来了,他带回来一袋包子,“小林,你没饿着吧?爸爸昨夜有事……” 
  “怎么会饿着呢,老爸,你不是给我预――备双汇了吗?”桑林还想着复杂的事情呢,觉得老爸的关心有点多余。 
  “你说过的,你不爱吃双汇火腿肠。”老爸一脸的歉意,“都是我不好,是我让你――姨买的,为此,她还责怪我抠门呢!其实,我也有难处,因为――因为……” 
  桑林听不明白,老爸要说什么啊? 
  “哎,还是告诉你吧!我下岗很长时间了,一直瞒着家里,你姨对此很生气。不过,以后就会好了,过几天我们要和你姨的妈妈家换房住,那边是一楼,我们要开一个食杂店,都筹备得差不多了。”怕桑林担心,老爸又解释说,“那边离你们学校更近。” 
  啊,原来是这样啊!桑林一脸的惊讶。 
  老爸看着桑林鼓胀的书包,微笑说:“还有,小黑猫――你叫它黑猫王子,是吗?留下它吧,虽然长得有点丑,但很机灵,和老家的猫王有点像,算是咱们家的新成员吧!” 
  桑林拉开拉链,放出黑猫王子,说:“老爸――”叫出来的竟然是颤音。 
  老爸抚着桑林的头,所问非所答地说:“好了,好了,困难是暂时的,只要咬咬牙总能挺过去的。”

  • 上一篇文章: 放牛

  • 下一篇文章: 宠物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