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小树精大冒险
作者:窦 晶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上)              
  下雪啦!又下雪啦!披着灰色大斗篷的北风呼啸着把轻盈的雪花变成雪团旋转着砸向一棵棵光秃秃的树。老树精不止一次告诫北风不要在下雪天出来捣乱,因为所有的小树精都喜欢在雪花静落的夜晚,做一个香甜的梦,梦里的雪精灵跳着欢快的舞步,小树精唱着轻柔美妙的歌儿,他们会有一个宁静纯美的约会。可是爱搞恶作剧的北风才不愿意静静地欣赏雪落无声的美好,他喜欢东冲西撞,在雪国尽情欢腾。
  小树精艾妮被树洞外呼啸而过的北风吵醒,慢慢地从漂亮的枫叶小床上爬起来,打着哈欠望向窗外,唉!好一个寒冷的冬天!
  雪国的冬天总是那么的漫长,住在树林里的小树精艾妮偏偏最害怕寒冷,尽管她套上八十八件棉袍子,戴上八十八顶棉帽子,可还是手脚冰凉。
  太阳升到最高的那棵大杨树梢的时候,艾妮走出树洞去散步,尽管她害怕寒冷,但是也不能总是窝在家里不出去呀,她不会像小狗熊和小青蛙一样冬眠,如果不活动活动腿脚,真担心自己会变成一棵老朽的枯木。
  “一二三,蹦蹦蹦,蹦蹦不怕冷!四五六,蹦蹦蹦,蹦蹦热乎乎!”艾妮一边蹦着一边唱着。
  忽然,她被一个东西跘了一大跤,“扑通”一声摔在雪堆里。
  “哎呦呦!我的鼻子!”地上的雪不容分说地钻进了她的嘴巴和鼻子里。
  “呸呸呸!”小树精艾妮吐出嘴里的雪,闷声问:“你是谁呀?为什么睡在地上?”
  地上那团雪白的毛茸茸的东西颤抖地说:“这这这——是是是——什么破地方?冻冻冻——冻死我了!”
  “哈哈,你还会说话?这里是雪国啊!”艾妮摘下一顶棉帽子扑打着那团“雪”。
  “咳咳咳!”一只棕色的大鸟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一边咳嗽一边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许真的会在雪地里睡着的。”
  “也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跘了我一大跤,摔了个嘴啃雪,我还不知道今天下的雪是甜的呢!”艾妮吧嗒着嘴,天上下甜雪,可不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一年只有一次。小树精们会用这样的雪做成甜雪冰淇淋,甜雪大蛋卷,甜雪蜜蜜糕,迎接热闹的啪哒节。啪哒节可是树精们最隆重的节日哦!
  “阿嚏!阿嚏!啊啊嚏......”大鸟打了一连串的喷嚏。
  “哈哈,原来你是一只喷嚏鸟!”小树精用冰凉的小手指着大鸟说,她虽然怕冷,但是从来不打喷嚏。
  “快给我一件袍子取取暖。”喷嚏鸟说。
  艾妮急忙脱下一件棉袍子给喷嚏鸟穿上,又给它戴了一顶棉帽子。
  暖和了一些的大鸟说:“我不叫喷嚏鸟!”
  “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嗨!任何东西都要有名字,我是千百个小树精里的一个,如果没有自己的名字,别人怎么和我打招呼呢。所以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艾妮。那你就叫喷嚏鸟吧,多么响亮的名字啊,我敢说世界上保准没有和你重名的!”艾妮为自己给大鸟起的名字无比骄傲。
  “好吧,谢谢你给我起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名字。”喷嚏鸟张开尖尖的嘴巴笑了,它笑的样子就像要叨人一样,好吓人。
  小树精说:“喷嚏鸟,这里太冷了,你赶紧飞走吧。”
  “可是我肚子饿得瘪瘪的,飞不动了。”说着,喷嚏鸟咕咚一声栽进雪堆里,要饿晕的样子。
  “唉!在冰雪覆盖的大地,你怎么会找得见吃的呢?”小树精从兜里翻出一块糕点递给喷嚏鸟,喷嚏鸟几口就吞进了肚子里。噎得直翻白眼!
  “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艾妮赶紧捧起一把雪塞进喷嚏鸟的大嘴巴里。
  “不!我不吃这个冰凉的差一点冻死我的东西!”没等喷嚏鸟把话在嗓子眼儿咕噜完,它就笑了,真神奇,白色的雪团变成甜蜜蜜的水流进了喉咙里。
  喷嚏鸟吃饱喝足了,拍拍翅膀说:“艾妮,有一个地方一年四季都是夏天,我带你去那里好吗?”
  “这?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我害怕!”小树精艾妮小声说。
  “坐到我的翅膀上吧,我会护送你到那个热乎乎的地方,那里海水湛蓝,绿树成荫,鲜花盛放,瓜果飘香......”
  没等大鸟说完,艾妮的眼睛就闪闪发亮啦,迫不及待地说:“我去,我要去那个温暖的地方,明天的这个时候你来接我好吧?”
  “好的,一言为定。”大鸟忽扇着翅膀在狂风暴雪中消失了。
  小树精艾妮唱着歌去跟那些搬运甜雪的小伙伴们告别,“明天我要远行了,再见我亲爱的朋友们!”
  “你一个人去?”
  “对呀!”
  “哦!我们小树精从来没有离开过雪国,离开过这片树林,难道你不害怕吗?”
  “是呀!你不害怕路上会遇到危险吗?”
  “你不害怕遇见海盗吗?”
  小伙伴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小树精艾妮有点胆怯了,可是,她已经跟喷嚏鸟约好了,怎么能反悔呢?小树精说话必须算话!否则会变成一根干树枝的。
  第二天同一时间,喷嚏鸟来到小树精艾妮的门前,大声喊:“出发啦!”
  “好的!出发啦!小树精艾妮要有一个大冒险!!”艾妮大声说道,她挺了挺腰板,抖了抖两个绿色的小犄角,又做了一个深呼吸,每当她心里没底的时候,就会完成这一连串的动作,给自己打气加油。
  艾妮跳上喷嚏鸟的背,对既担心又羡慕地小伙伴们说:“小伙伴们,再见!”
  “再见!一路上注意安全,保重啊!”小树精们伸长脖子,仰头叮咛着。这个小树精艾妮是她们中最胆小最怕冷的一个,此时竟然要去远方冒险,小伙伴们心里酸酸的,她们忍住泪水,以防泪水流下来变成两条冰柱挂在脸上。
  树精老奶奶却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是一万个不舍和担心,树精老爷爷帮她掰着脸上的冰柱说:“不哭不哭,每个人都有冒险的渴望,等到我们这个年纪想冒险已经力不从心了呀!你说不是吗?”
  喷嚏鸟越飞越高,只见地上送别的树精们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雪地上的一个个小黑点。
  尽管艾妮戴着八十八顶帽子,还是感觉到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尽管艾妮穿着八十八件棉袍子,还是感觉浑身上下冰冷冰冷。
  喷嚏鸟一路向南飞去,它说:“艾妮,坚持一会儿,你会感觉到越来越暖和。”
  果然,他们飞过险峻的高山,飞过茂密的丛林,飞过无垠的沙漠......一路飞过去,艾妮已经陆陆续续脱下了八十七件棉袍子,摘下了八十七顶棉帽子。
  突然,乌云密布,艾妮对喷嚏鸟说:“怎么办呀!要下雨了,我们会被大雨击落的!”
  “没关系,看我的!”喷嚏鸟运足了力气向上飞去,它带着艾妮穿过云层,哇!乌云上面竟然是蔚蓝一片,原来天上有天,不是每一层天都是阴云密布大雨滂沱。
  在漆黑的夜里,喷嚏鸟落在了一个小岛上,艾妮看不清这里的环境,只能听见海水哗啦啦拍打着礁石,艾妮累极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呢?
  (下)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小树精艾妮被海岛上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了,哈欠——她打了一个长长的香香的大哈欠,差一点把下巴抻掉了。
  “喷嚏鸟!你叫唤什么呀?”艾妮不满地说。
  树上的鸟儿叫得更欢了,好像在说:“哪有什么喷嚏鸟?从来没有这么一只鸟!”
  喷嚏鸟没了踪影,它竟然没有告别就销声匿迹了。唉!真是一个没礼貌的家伙!真是一个狠心的家伙!艾妮在心里埋怨着。她们在一起飞行了两天两夜,艾妮对喷嚏鸟已经有了一种依赖的情感,是它让自己知道天上有天,是它让自己知道山外有山,是它让自己知道只要勇敢,胆小的小树精也可以飞越寒冷来到温暖的地方。
  想到这里,艾妮绿色的泪水啪嗒啪嗒落在绵软的沙滩上,她用绿色的手指在沙滩上写道:喷嚏鸟,喜欢你!
  写下这几个字时,小树精艾妮忽然原谅了喷嚏鸟,也许喷嚏鸟不忍心经历离别的场景,悄悄地离开不也是一种告别方式吗?
  艾妮想起树精老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我们每个人都在告别过去,告别过去的自己,因为万物都在成长的路上。如果告别的路上留下了温暖和善良,即是永恒。
  小树精脱下棉袍子,摘下棉帽子,走进清澈的海水里,欢畅地洗了一个海水澡,艾妮感觉浑身都充满了能量,再也不是那个窝在树洞里迷迷糊糊的小树精了。她坐在沙滩上堆沙子玩,“一二三,堆个大城堡;四五六,堆个小娃娃;七八九,堆个大娃娃!”
  小树精艾妮对着堆好的小沙娃吹了一口气,哎呦!小沙娃瞬间蹦了起来!又对大沙娃吹了一口气,大沙娃扑腾扑腾跑了起来!
  “小沙娃,大沙娃,我们坐船出海吧!”艾妮一手拉着一个,跳上了一艘小快艇。
  “我们会被颠簸散架子的!”小沙娃抗议道。
  “没关系,你们放心吧,我小树精曾经把泥人变活了,也曾经把雪人变活了,都结实得像石头一样呢!”
  艾妮对自己的仙气儿充满了信心,“流浪去喽!”她开心极了!
  浪花把快艇掀起老高,然后又拍了下去,弄得艾妮和沙娃一身的水,艾妮被颠簸的屁股疼,脖子疼,脑袋也疼,然后就哇哇哇吐了起来。
  小沙娃和大沙娃拍着艾妮的后背说,幸亏是把你给颠簸吐了,这要是把我们颠吐了,吐得可都是沙子呀。
  “你们还是不是朋友?竟然在我难受的时候开玩笑!”
  “笑一笑真奇妙,吐完心情格外好!”大沙娃说。
  好在前面有一个珊瑚国,他们急忙上了岸。这里住着六个小妖。
  六个小妖都有自己的特点,大妖爱打呼噜,二妖爱说谎话,三妖特别能吃,四妖胆子像蚂蚁胆那么小,五妖大嗓门,六妖坏脾气。哎呦呦!艾妮看着六个小妖傻眼了,不过,好在他们都不吃人不打人,忍受一晚吧。
  大妖的呼噜声响彻珊瑚岛,艾妮刚睡着就被他的呼噜声吵醒了。二妖一会儿说来海啸啦,一会儿说鲨鱼来了,一会儿又说天上下刀子啦,吓得大家爬起来无数次躲藏。三妖因为吃的太饱,捂着滚圆的肚子滚来滚去。胆小的四妖不是被呜咽的海风吓哭就是被二妖的谎言吓得大哭不止。五妖说梦话也改变不了大嗓门的习惯,梦里的话鬼话连篇,吵得大家耳朵疼。脾气暴的六妖当然忍受不了五个哥哥了,发了一夜的脾气。
  唉!小树精艾妮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早晨带着熊猫眼游览岛上的景色。那个曾经胆小的怕冷的小小的艾妮已经和现在的自己挥手告别。她看到三个小仙女正在椰子树下织网,便走了过去。
  “嗨!小仙女你们好,我是来自雪国的小树精艾妮。”
  “你好小树精,我们分别叫妮可、妮然、妮佳。”
  艾妮说:“原来你们是我的亲戚!”
  “为什么?”三个小仙女齐声问。
  “因为名字里都有一个‘妮’字呀!哈哈!”
  “好吧,被你打败了!”三个小仙女也笑了起来,“既然亲戚来了,就要好好招待一番喽。”
  艾妮品尝了小仙女送来的各种美味水果,嗯!味道好极了!
  艾妮和小沙娃、大沙娃在仙女岛上住了下来。
  白天她们一起游泳,晒太阳,帮仙女织网。夜里,她们把网抛向空中,网下一颗颗小星星串成项链挂在胸前,真是开心极了!
  “雪国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三个小仙女已经是第一百次提出这个问题了。尽管艾妮给她们描述了无数个冷的场景,甚至用暴雨过后的冰凉海水把她们淋成落汤鸡,可惜小仙女还是想象不出雪国的样子。
  “唉!我只好带你们回雪国了!”艾妮只能用这个办法了,因为让从小生活在热带地区的小仙女去想象滴水成冰的雪国,也是太难为她们了。
  “可是我的喷嚏鸟不知去向,怎样才能回到雪国呢?”带着两个沙娃三个小仙女一起回到遥远的雪国,无疑又是一次大冒险,艾妮犯了愁。
  小仙女妮可说:“这个就交给我们吧。”
  当晚霞飘落西海岸的时候,三个小仙女用网网回来六朵玫瑰色的云彩,每人一朵正正好,大家分别跳上自己的那朵云彩,向北方进发啦!
  雪国的啪哒节正在热热闹闹进行着,小树精们穿着最耀眼的色彩缤纷的袍子跳着啪嗒舞,大大小小的雪人戴着红帽子滑着雪爬犁和顽皮的北风捉迷藏,美味的甜雪点心和冰淇淋,还有摇曳生辉的红蜡烛摆满了大雪桌子。树精老爷爷燃起一堆堆的篝火,等待着艾妮的归来。
  满头银发的树精老奶奶问:“亲爱的,你怎么知道艾妮会回来呢?”
  “呵呵,一定会回来的,出生在雪国的小树精因为四季分明,性格也变得四季分明,她怎么能忍受一年四季都是一个温度的地方呢?”树精老爷爷很有把握地说。
  正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六朵玫瑰云飘落下来,小树精们停止了欢闹,喊着:“天上下红雪啦!天上下红雪啦!”
  从红云里钻出了三个小仙女,两个沙娃,还有艾妮,她们越飞越冷,就藏进了云朵里。
  树精老爷爷赶紧拿来六件棉袍子给她们披上。他没想到出去冒险的艾妮竟然冒险地带回五个热带精灵。
  哈哈,更没想到的是历险回来的小树精艾妮再也不用穿八十八件棉袍子啦,也不用戴八十八顶棉帽子啦,她只需要一件玫瑰色的棉袍子,飞扬着绿色的长发在雪中飞舞,一点也不觉得寒冷。是冒险的旅程让她变得强壮,是冒险的经历让她充满爱的能量,怎么会惧怕寒冷呢?她深爱着自己的雪国,“一二三,蹦蹦蹦,小树精乐呵呵!四五六,蹦蹦蹦,小树精热乎乎!”
  树精老奶奶张着没牙的嘴巴呵呵笑不停,小孩子出去冒冒险,原来不是什么坏事情。
  《童话世界》2016年1-2月合刊发表
  • 上一篇文章: 春神的宴会

  • 下一篇文章: 大皮鞋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