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碳基生命与硅基生命
作者:张爱峰     来源: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一 
                  
  “爱心号”飞船成功地穿越第五个时空隧道,前方出现了一个恒星系。 
  “报告船长,前方发现一颗行星,有强烈生命现象,生存环境和母星地球相近。”飞船电脑“生命之母”报告。 
  “好极了,这将成为我们征服的第100颗行星,如果环境确实适合,我们就呆在这儿好好休整几年!”船员尼古拉兴奋地说。 
  “不要说什么征服吗,我们可不是什么侵略者,我们是爱心使者,是宇宙生命的播种者,不是吗?我们每到一颗行星,就利用生命之母把当地原料加工成碳基生命,让他们繁衍生殖,改造环境。”船长莫里斯显得更加成熟。 
  船员杨帆若有所思地吸了一口“生命一号饮料”,心想,什么播撒生命种子,什么传播和平与爱心,不就是建立在把土著文明赶尽杀绝的基础之上吗? 
  “干杯,为了宇宙的生命和爱。”莫里斯说。 
  “干杯,预祝我们成功。”尼古拉说。 
  “干杯,为了这个行星的未来。”杨帆说。 
                  
  二 
                  
  艾德沙尔行星,联邦大学生物系教室。 
  “生命是由有机物构成的,有机物就是含碳的化合物,碳结合氢氧以及其他元素构成有机分子,有机分子构成细胞,细胞组成生命。大家一定要记住,碳是生命的第一要素,没有碳就没有生命。”老教授在那儿照本宣科故做威严地强调着,好象真理就掌握在他的手中似的! 
  “照这么说,我们每天吃点碳不就行了吗?植物含碳量高得多,我怎么没有看见那一棵树比我聪明。”阿伟小声地对傲旗说。 
  “兔嘴里吐不出猪牙,这么僵化的脑袋里怎么能冒出新思想的火花?”尼尔斯不无嘲讽的对傲旗说。 
  “都他妈的什么年代了,还这样讲,我爷爷上学时这样讲,我上学时还这样讲,等我的实验成功了,造出了硅基生命,立马把这老家伙从大学里踢出去。”张傲旗气愤地小声说,“走,继续做咱们的实验去。”傲旗在众目睽睽之下拂袖而去,尼尔斯和阿伟也偷偷溜了出去。
                  
  三 
                  
  “报告船长,情况异常,情况异常,该星球生命和我们属于根本不同的生命类型,他们不是以碳为基础的生命,而是以硅为基础的生命。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生命之母报告。 
  “什么,天哪?真的有硅基生命,那么我们能跟他们交流吗?他们有什么生理或思维上的特点?船长莫里斯既显得惊讶又很着急。或许杀人太多了吧,他也害怕被陌生生物杀死。 
  “正在分析,正在分析!”生命之母加快了运算速度,加紧分析预测。 
  “啊哈,硅基生命!晚上抱着一块石头睡觉可不是一件美事。”尼古拉显得很丧气。 
  “尼古拉,你不正好可以开开眼界,尝尝新鲜吗?说不定比碳基美人疯狂得多呢!”杨帆不无嘲讽地说。 
  “根据现存资料分析预测,硅基生命可能比碳基生命更缺乏柔韧性,缺乏灵活性,可能肌肉僵硬,动作不灵活,性格憨厚,但他们的抗击打能力强,且硅是半导体,可以把阳光转化为电能以至自身的生物能,他们可能不需要吃饭,也没有食物链,必要时更新一部分体内物质就可以了。我现在正在调整你们的脑电波频率,希望能够和他们进行思维交流。”生命之母报告。 
  “立即环绕星球飞行,探测什么地区适合碳基生命生存。” 
  “分析结果:在一个湖区附近有一定的碳基生命物质,适合生存,可制造少量生命。”生命之母报告。 
  “船长,既然希望渺茫,我们还是不要打扰这个星球了。”杨帆说。 
  “好久没有和人打一仗了,再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硅基生命,为什么不去瞧一瞧呢?”尼古拉又有了兴致。 
  “降落!”莫里斯下令。 
                  
  “你们好,我们是‘爱心号’飞船乘员,是宇宙生命的播种者,传播和平与爱的种子,想和你交个朋友。”莫里斯通过思维交流和遇到的硅基生命对话。
“什么是和平?你们想播种什么样的生命?” 
  莫里斯一愣,然后马上说:“和平就是大家一块快快乐乐地玩。我们想在这个星球上制造一些和你们不一样的生命类型,以碳为基础的生命。” 
  “噢,天哪!难道碳也可以构成生命,真想不到,那就请你们快快干吧,我们很想尽快见到什么是碳基生命。不过我们这里碳很少,只在圣水湖边有一些。” 
  “啊哈,朋友,难道你看不出我就是一个碳基生命吗?”莫里斯说。 
  “什么,难道你不是硅基生命,你就是碳基生命?”硅基生命用他们的仪器对莫里斯等人进行了体检,“天哪,他们真是碳基生命!” 
  莫里斯等人利用生命之母把碳物质结合其它元素合成了碳基生命,有绿草、大树等植物,狗、鹿、野鸡、山羊、猪、兔子等动物和人给这个星球增添了生机和活力。每天工作的时候都有许多硅人在旁边观看,他们感到很惊奇。他们惊奇的是草为什么是那种颜色,树为什么那么高,动物身上为什么有细毛,最惊奇的是那些动物和人长着嘴不只是为了说话,还要吃其他植物和动物。 
  碳基生命和硅基生命和睦相处,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但硅基生命从来不让碳基生命进入圣水湖,当然他们也不进入,那是他们的圣地。 
                  
  四 
                  
  艾德沙尔行星,圣水湖。 
  阳光如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大地上的一切生灵,暖风吹来,稀疏的几棵大树也会摆动着手掌般的树叶奏响欢乐的歌。这里的草最绿也最密,不时还会跳出几只可爱的小兔子来。碧绿的湖水展示着无限柔情,水草摇曳出柔美的舞姿,荡出圈圈涟漪,鱼儿欢快地在水中追逐嬉戏,没有任何危险。湖中除了鱼没有其它动物,艾德沙尔星人奉鱼为神物,谁都不准捕杀。圣水湖是这个行星上最大而且最美的湖,直径超过了十公里。湖边石像的数量是行星上最多的,有数以千计的石人、石狗还有从未见过也说不上名字的动物石雕。这是行星上最大的一处古迹,传说是第一批到达这个行星的人类始祖,他们的“空中马车”就在圣水湖底。后人为了纪念他们而在圣水湖边给他们竖立起石雕。每年都有很多人来旅游,也有许多虔诚的信徒来朝拜。 
  王阿蒙工程师是联邦大学建筑系教授,他以杰出的设计图而闻名全球,因此人民联邦共和国最重要的一项工程“灵石公园”的设计和建筑的重任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他的肩上。王阿蒙很高兴自己能担当这一重任,他更高兴的是他的大学同学死对头杨忠终于成了叛国者,逃向了人民同盟国。当年两人聪明绝顶,互相竞争,互相攻击,并且在对方的建筑过程中使坏,捣乱。最后王阿蒙胜出,杨忠被迫出逃。王阿蒙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要“灵石公园”建成,他就可以被写入历史,成为最伟大的工程师,然后可以带着他的三个妻子在圣水湖边建一座别墅,过幸福的生活。 
  王阿蒙舒服地躺在草地上,静静地回忆着美丽的童年。小伙伴们在圣水湖边的草地上跑啊、跳啊,追小山羊,逮小兔子,甚至可以看到已很少见的梅花鹿。在草地上打滚,骑到石狗的背上,甚至勇敢地爬到石人的肩膀上,骄傲地高呼胜利。然而,在无比的快乐中总有一抹阴影无法除去,那就是:为什么这些人类的始祖石像没有胜利的喜悦心情,有的只是无比恐怖、痛苦的眼神。它像噩梦一样纠缠了他二十多年。 
  如今王阿蒙再一次把眼光投向那些石像。它们比人稍高,肌肉僵硬而显得有力度,身体各部分比例精确。每个石像的眼睛都含有极为复杂的神情,除了有无比的恐怖、痛苦以及愤怒外,还有一些更复杂的含义。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神情,雕刻家到底要表达什么?没有人知道!曾有一些反动的民间传说,石像不是人类的始祖,而是和人类争夺圣水湖而被人类始祖用魔法固定在这儿的恶魔。然而这种观点是被禁止的,持这种观点的人好多都被公开处死了。 
  一个可怕的念头再一次涌上了王阿蒙的脑海,难道他说的是真的吗?其实这个念头已经多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但每一次出现都会使他惊起一身冷汗。他实在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然而从内心里又感觉到他可能是正确的。 
                  
  五 
                  
  三十年前,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公审,审判对象是著名博物学家洛克教授,罪名是诬蔑、诋毁全人类。 
  法庭就设在圣水湖边,来观看的人有几十万,真可谓人山人海。 
  “同胞们,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人类在这个行星上只有一百万左右,活动范围也不过一百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星球表面积的千分之一,其它的地方都是山地、沙漠,连绿色植物都没有,但那些地方也有少量的石雕。而我们这个行星上的生物种类是如此的少,刚满足一个极为简单的食物链。我们这些以碳为生命基础的生物不适合在这个星球上生存。我相信我们不是这个星球的原住民。”洛克教授毫不畏惧的演讲着。 
  “那么洛克教授,你认为谁是这个星球上的原住民,能不能给我们介绍几位,他们又是依靠怎样的食物链来维持生存的?”大法官带着嘲讽的神情问。 
  “杀死这个疯子,他居然敢说我们不是原住民,说我们不是这个星球的主人。”人们高声呼喊。 
  “通过多年考察,我推测,这个星球的原住民和我们是根本不同种类的生命,他们可能是曾经遍布全球的以硅为生命基础的一种生命。”洛克教授不紧不慢地说。 
  “混蛋!碳才是生命的第一要素,碳才是生命的唯一基础。这个疯子所说的话是对现代科学的极端蔑视,他妄图推翻整个现代生物学体系,杀死这个疯子!”埃尔教授怒不可遏。 
  “埃尔教授别忘了,这个星球上硅元素占百分之九十,碳只在人类活动范围存在,其他地区根本就没有碳。硅和碳是同族元素,有许多相似的性质,完全可以形成以硅分子链为主体的生命物质,且硅是半导体,可以把阳光转化为自身生物能,我相信硅基生命只要照照阳光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任何食物链。埃尔教授你是不是依然顽固地认为吃是动物的最重要标志呢?” 
  “洛克教授,不要做白日梦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请你介绍一个硅人朋友让我们认识一下,或者你制造一个硅人出来让大家瞧瞧。”大法官脸上充满了鄙夷的神色。 
  “唉,可惜我们现在的科技水平太低,根本无法制造出一个硅基生命,而这个星球上的硅基生命都被我们的始祖赶尽杀绝了。那些神话有一部分是正确的,就是我们是从外星迁来的,但那些石像绝不是我们的始祖,他们才是这个星球的原住民,他们是被我们的始祖破坏了生命程序而被固定在这儿的。”洛克教授很悲哀地指着石像说。 
  “疯子,纯粹是个疯子。圣水湖边的石像是我们民族最伟大的艺术珍品,是我们星球最珍贵的文物,你居然说它们不是石像,它们是活的。这是对我们整个人类文明的侮辱,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我请求立刻处死这个疯子。”雕塑家米伦愤怒地说。 
  “艺术发展了几万年了,请问米伦大师,您能雕刻出那种眼神吗?我想即使您身边的联邦最杰出画家王帆都不会画出来。” 
  王帆默默的点了点头,米伦则哑口无言但依旧怒气冲冲。 
  “现在由我来宣布一件本星球最大的犯罪事件,”洛克教授变得激情高涨,很郑重严肃的说,“我们的始祖是星际侵略者,是他们赶尽杀绝了这个星球上的原住民,可能在最后一战中和硅人同归于尽,他们的先进科技也失传了,因此我们只能在他们建立的简单碳基生命圈里缓慢发展。那个民间传说有一点是错的:他们不是和我们的始祖争夺圣水湖的恶魔,相反我们的始祖是和他们争夺圣水湖的恶魔。” 
  “太不可思议了,他居然说出这种话,他的神经肯定出问题了。” 
  “疯子,一个纯粹的疯子,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一个硅人?” 
  “这也太打击我们人类的自尊心了,这种人绝对不能让他活在世上。” 
  “他怎么可以如此狠地攻击人类自身,难道他没有一点私心?” 
  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 
  大法官严肃的宣布:“被告洛克教授宣传邪恶理论,诬蔑攻击人类始祖,攻击人类文化,反对人类文明,并试图挫伤全人类的自尊心,引起人类精神的大恐慌,实属人类有史以来最可怕的罪犯,应处以最严厉的刑罚。本庭宣判:将被告洛克教授处以火刑,两小时后执行。” 
  洛克教授被绑在火刑架上,俯视着众人,大声喊到:“总有一天,人类会为自己的罪行而忏悔的!” 
  王阿蒙和其他小孩子一样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去看了那次公审,也曾为烧死洛克教授而欢呼,然而洛克教授的那些话却像噩梦一样纠缠了他三十年。 
                  
  六 
                  
  艾德沙尔,一个满是岩石和沙漠的行星。 
  硅是这个行星主要成分,这里形成了以硅为基础的生命,几万个硅人,还有许多其他的硅基动物,他们和睦相处,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他们体表的硅晶片可把阳光转化为自身的生物能,体内有完善的神经传导系统,复杂的大脑由主体硅晶片构成。不需要吃饭,也就没有食物链,生物间没有“战争”的概念。他们肌肉僵硬,缺乏灵活性,性格憨厚,甚至没有“好坏”的概念,思维敏捷,大脑运算速度快,很聪明但绝不狡猾。他们没有死亡,他们定期更新一部分体内物质。他们拥有相当不错的航天技术,有时也去外太空旅行。 
  然而这个星球上还有其他生命,那就是圣水湖中的水草和鱼,硅人知道那和他们不是一种生命类型,因此约定任何硅基生命都不能去打扰他们。当然圣水湖还有更神奇的功能,它能发出一种波,可以影响硅人脑中的主体晶片,产生奇特的感觉,硅人的许多发明创造都得益于此,因此圣水湖是硅人心中的圣地,是硅人心中的“灵感之湖”。硅基生命在圣水湖畔快乐地生活着。 
  艾德沙尔行星,碳基生命居住区。 
  “砰”一声枪响,又一只梅花鹿倒下了。“今天收获不错,又可以大发一笔了。”鹿茸是最珍贵的药材,鹿皮是最好的皮革。 
  “狗肉大补,尤其是野狗肉,再来一盘。” 
  “哥们儿,吃过野鸡肉吗,那才叫美呢!” 
  “你也太没见识了,这个星球上最好吃的莫过于猴脑了。” 
                  
  “梅花鹿、猴、野鸡、野狗、山羊已经在这个星球上彻底灭绝了,野生兔子的数量正在急剧减少,有可能在十年内灭绝。”联邦电台报导。 
                  
  七 
                  
  “报告船长,一个小型的碳基生命圈已经建成,基本上能够维持自我循环,这个星球的碳物质基本用完,请指示下一步的工作。”生命之母报告。 
  “制作几个生命程序破坏器,准备扫除障碍。”莫里斯下令。 
  “终于可以大干一仗了!”尼古拉很兴奋。 
  “按红色按钮可以把硅基生命分解为原子,按绿色按钮可以把硅基生命的内部结构破坏,固定其外形。” 
  “秘密行动,先从硅人少的地区下手。” 
  三个大学生在实验室做实验没有任何进展,心里烦闷,到湖边散心。 
  “说不定这些石像就是真的硅基生命呢,你看他的眼神多么逼真啊。”傲旗认真的说。 
  “不好了,湖上出现怪物了。”阿伟着急的说。 
  “王叔叔,快起来,快起来,你看圣水湖上出现了什么东西?”傲旗很着急地叫醒了王阿蒙。 
  “什么?居然真有人敢进入圣水湖,真是罪大恶极。无论是人民联邦还是人民同盟都不允许这样干,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王阿蒙正疑惑着,一发炮弹打来,“轰”的一声。 
  “孩子们,快撤!”王阿蒙大喊一声,一颗炮弹落在他的不远处,尼尔斯被炸死,王阿蒙昏倒在地,傲旗和阿伟逃了回去。 
  “快去报告总统,就说抓获了人民联邦最杰出工程师王阿蒙。”杨忠对士兵说。 
  “王阿蒙,你这个混蛋,还认识老子吗?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吗?告诉你吧傻瓜,这是我的新发明,它叫‘船’你能设计的出来吗?它能在水上走。现在它已大批量生产,一个月后,人民同盟将从水路进攻,我将是最大的功臣,而且将以船的发明人而被载入历史。而你呢?现在就要进监狱了,过几天就要被处死了,哈哈!” 
  “什么,难道你就这样肆无忌惮的破坏圣水湖?甚至想把它变成战场,你真是卑鄙无耻!” 
  “我卑鄙无耻,你清白?当年你在我承包的工程中偷偷安放炸弹,炸伤了我一条腿,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圣水湖怎么了,为了战争胜利,顾不了那么多了。人民同盟统一全球后,可以规定谁都可以进入圣水湖,谁都可以吃圣鱼。” 
  “你,你……”王阿蒙气得说不出话来。 
  “兄弟,看在做了多年对手的份上,我可以在你死之前请你吃一顿烤鱼,比猴脑、野鸡肉好吃多了。小子,你太嫩了,你比不上我卑鄙只好认栽了。哈哈!” 
  “太好了,这些硅化物有了生物活性,我们已造成了最简单的硅基生命的‘细胞’了,或者说硅基生命的最基本构成元件。”傲旗高兴地喊道。 
  “为了庆祝咱们的成功,喝一杯怎么样?”阿伟也显得很高兴地说。 
  “干杯,为了咱们的成功!”两人一饮而尽,傲旗马上捂住了肚子“你,你┅┅”嘴角流出黑血而死。 
  “哈哈,现在我是硅基生命唯一的发明人了,可以获得人民联邦的最高奖金了,我将是这个星球最伟大的科学家,开启了新时代的大门!”阿伟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阿伟兴奋地打开电脑,输入密码。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密码错误,死!阿伟还没来得及看第二遍,电脑射出一道死光把阿伟的脑袋穿了个洞。原来傲旗早就想除掉阿伟,成功后立刻修改了密码,并加上了发射死光的程序。 
                  
  八 
                  
  一颗大型陨石从外太空飞入艾德沙尔行星,直径超过了十公里。天文台长霍金很清楚这将会造成一次大的灾难,可又有谁会听他的呢?外面就要开战了。 
  艾德沙尔星大约有一百多万人,原来有十几个国家,为了争夺土地、资源互相混战,伤亡惨重,各国都鼓励生育增加人口,所以像王阿蒙这样的工程师有三个妻子是很正常的。多次战争后,各国寻求联合,于是形成了两大集团:人民联邦和人民同盟,每个集团约有50万人。人民联邦经过多年苦战,夺回了圣水湖,人民同盟元气大伤,虽有小的进攻,但没有造成多大威胁,因此五十年来圣水湖一直掌握在人民联邦手里,而且双方有协议,无论哪个国家都不能破坏圣水湖。 
  然而美丽的圣水湖就要成为残酷的战场了,船的发明人杨忠成了大将军,带领船队架着大炮从湖上冲过来,而人民联邦没有船,把大炮架在了圣水湖边,加紧防御同时也造成了其他战线的空虚,给人民同盟以可乘之机。 
  外太空传来一阵美妙的音乐,“真是太美了,简直是仙乐,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天文台长霍金很疑惑,难道这音乐是从那块陨石里传来的?那到底是一块什么石头? 
  人民同盟总统亲率大军从陆路进攻,所向披靡,很快杀入了人民联邦境内,一路上鲜血成河。圣水湖边炮声不断,鲜血染红了湖水,杨忠受命拖住敌人,因此打两炮往后撤一点。然后又向前冲,又打两炮,战争成为一场闹剧,虽然伤亡较少,但是湖水变了色,鱼群四处逃散。 
  “这是人类历史上能听到的最美妙的音乐,比任何交响乐都更激壮,严肃。”霍金感到听了这种音乐,自己不再有任何名利感,不再有任何私欲,思想得到了了升华。突然他的脑中出现了幻象,象一场电影(同时每个艾德沙尔星人脑中都出现了着一幻象,就好象有人在他们的脑中放了一盘录象带)。 
  
“硅英明大哥,不好了,近日来晚上总有兄弟们失踪,也有的突然不再能够运动,内部生命程序遭到破坏,外壳被固定,怎么办啊?”一个硅人向首领报告。 
  “什么?难道真是碳人干的?不会吧,自从他们来了之后,我们相互间关系一直很好啊!”硅英明不相信。 
  “报告大哥,大事不好了,那个莫里斯带领大批碳人冲过来了,他们有厉害的武器,一按开关就可以把兄弟们粉碎成原子。” 
  “原子分解器,难道他们真有这么厉害的武器,情况严重。英杰,你带领尽可能多的兄弟进飞船,快走,越远越好,如果我能够侥幸胜利再给你们发信号;如果没有信号,就永远不要回来。” 
  “大哥,你┅┅” 
  “不许推辞了,快走,”硅英明焦急的说“兄弟们,跟我保护圣水湖去。” 
  “硅英明,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碳人的厉害。”莫里斯说完对准一个硅人一按绿色按钮,硅人不能动了,被固定在那儿。对准另一个硅人一按红色按钮,硅人立刻被粉碎成原子。 
  硅英明大脑高速运转,立刻认识到能量不是来自莫里斯手里的仪器,而是来自“生命之母”,要不然打仗为什么要带一个笨重的大电脑呢?当他认识到时,硅人们已经不多了。“兄弟们,杀死莫里斯、尼古拉、杨帆,捣毁生命之母。”在混战中,莫里斯、尼古拉、杨帆被杀死了,硅英明只剩孤家寡人,当他正在痛击生命之母时,一个碳人拿起了原子分解器,按下了红色按钮,硅英明被分解为原子,生命之母也被彻底砸烂了。战争结束了,没有了制造者的高科技,碳人只能在勉强维持循环的小型生物圈里慢慢发展。 
  电影播完后,幻象消失,每一个人耳边都响起了一个严肃的声音:“生存的最高意义是爱,也就是各种生物之间的平等共处,和谐发展。个体应该为了生物间更和谐美好的发展而贡献自己的力量,实现自己的创造价值。碳比硅的柔韧性强得多,然而碳基生命却因此把狡猾当聪明,你们的进化史就是狡猾的进化史,它的尽头就是因自相残杀而导致的大毁灭。”
  • 上一篇文章: 腐 蚀

  • 下一篇文章: 百年居士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