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跨国外婆之九
作者:肖三红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第九部分,团圆之旅
  86,回国回家
  9月3日上午,收到潇打来的电话,他们已经到达重庆,并办好回长沙的登机手续,正在候机。按航班正点应该是11点多到长沙,我们在11点就开车到机场,到出口处等候。航班延误了10分钟,他们又等待行李,直到快12点才出来。女儿背着双肩包,拖着坐在带轮盘的卡通行李箱上的索娜出来,威廉推行李车跟着。
  他们都是疲惫样,索娜虽然还是有陌生感,但我抱她她还是没有拒绝。潇说他们两天都没怎么睡觉,索娜也一样,一路都很兴奋。小索娜不仅能跳能跑,还出落得小小脸大大眼,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美女。为不耽误时间,我们就在机场的火宫殿吃午餐。索娜进入火宫殿就成为人们注意的焦点,她不要我抱要自己走,但牵手还是可以。她很快就与服务员们熟悉,她们带着她在餐厅里转游,没吃什么东西,出门时还很友好的与服务员再见。
  到家后,什么都没做,三个人就上了床。虽然为索娜准备了小床,但她不习惯,一定要睡在爸爸妈妈中间。又到一个新环境,索娜在车上摇出来的瞌睡全醒了,很亢奋的在潇他们身上爬来爬去。尽管这样威廉还是不管不顾的鼾声响起,潇则不行,睡意绵绵却怎么也无法安睡。到家时2点钟,快四点了潇和索娜都没睡一下。我看这样不行,索娜在床上不睡,潇也别想睡。我几次要抱索娜出来,她都不肯。我只好采取强硬手段,不管她愿不愿意,她虽然狂哭不已,我坚持把她抱到花园。因为在下雨,我一手打伞一手抱索娜感觉马上就坚持不住了,看看索娜哭声小些,我问她:我们去买鞋子好不好?我并没有想她答复,但真真切切听见她轻声说:"好吧"。索娜的中文还真可以!我欣喜若狂的再问她:还买一双袜子好不好?她又回答"好的"。我所有的疲劳都烟消云散。
  两人来到一个专门卖儿童用品的商店,店主小陈看见索娜就很高兴的拿店里的玩具给她玩。索娜一点不认生,跑进跑出翻东翻西,特别喜欢商店门口的两个电动摇车。一个是类马,另一个是喜洋洋的娃娃头,我把索娜放到喜洋洋的坐位,我说喜洋洋,索娜也跟着说喜洋洋,再放到马上,她又学说马,但坐不了一会,就指着喜洋洋喊"喜洋洋"。随后她就两个摇车上上下下坐了几次。我想起她中午没吃什么,就问她:索娜吃不吃面?她一边说"面"一边从喜洋洋上下来。我给索娜穿上新袜子和鞋子,拿着选好的玩具,没有付钱就回家了。
  回家后,我开始准备做面条,索娜自己在客厅茶几上拿葡萄吃,看她两只手轮着扯葡萄放进口里,一副急不可耐饿得不行的样子,我又心疼又好笑,赶紧去烧水。等我再到客厅,却发现索娜坐在地毯上凑瞌睡。正好这时候杨起来,我就叫他一起推索娜出门,索娜自己乖乖的要爬上童车,可能是没有力气失去平衡却摔了一跤。她太疲倦,连哭脸都没劲了。推出门没有一会,索娜就很快睡着了。我们去商店把欠的钱付了,回来后就让索娜躺在童车上睡觉。
  趁索娜睡觉,我抓紧时间做晚饭。轻手轻脚的准备饭菜,偶然转头看看索娜睡得好不好,忽然发现她睁眼坐在童车里,不哭也不叫,我吓了一跳,马上过去抱她,正准备为她穿鞋,她又倒在我肩头睡着了。这一回她睡得很安,放到床上,她翻翻身照睡不误。这下我才安安心心做饭。每隔半个小时我去看一下索娜,她的睡姿和方向都有变化,直到我把她周周围围都用枕头和被子圈满。
  6点半姐姐一家来吃晚饭,正好潇两口子也起来。一晃两年多不见,紧紧拥抱不断的嘘寒问暖,亲情浓浓。直到我们快八点差不多吃完晚饭,索娜还没有醒。我想把她抱到小床上让她睡得更安稳,才轻轻一抱,她就哇的叫起来,姐姐他们都围过去喊她,她马上笑呵呵的让姨外婆抱。抱出睡房她就要下来自己跑,颠颠的跑到餐桌旁,问她:吃饭好不好?她马上说:好吧!放进餐椅里,潇把饭菜给她夹过来,她就拿勺子挖,要不就干脆手抓。看索娜吃饭,成了一家人的享受。回家的感觉就是这么温暖而琐碎。
  87,长隆动物园
  到广州第一个目的是与二姐一家团圆,第二个目的是游长隆动物园。7号上午到广州,午饭是在小钟单位的酒店用餐,酒店对面就是长隆动物园,所以我们先达成第二个目的,下午去看长隆动物园。
  我们与王治一家分坐两部车,直奔长隆动物园。王治介绍这是一家私人企业集团开发的,非常成功,还准备扩大。动物园进去就是车行区,也就是大型动物或猛兽区。路边的提示牌要求游客不打开边窗,但实际上车行道与危险动物都被隔离,根本无法接触。一些温和的如长颈鹿,鸵鸟,羚羊等就在自由闲逛。家骏一直开着天窗很兴奋的看动物,遗憾的是索娜一进动物园就开始睡觉。直到大象区把她弄醒,才开始两边张望。到停车场后,准备看步行区的动物。
  进步行区又要过一道安检门,所有的食品都不能带入,尤其是水果,姐姐为路上吃带的鲜枣,只好寄存在门口的保管室。广州的9月,还是有30度,大家都走得又热又渴。步行区里面的矿泉水只有一种,每瓶10元,也没有直饮水,只好伸脖子挨剁。家骏没带帽子,太阳晒得难耐,看中路边小摊上的一把圆扇,我为他买下。半个小时后,从大象表演馆出来,家骏的扇子就不见了,问他扇子到哪里去了?他茫然的看看手,再摇摇头,窘态可掬。
  树熊馆和熊猫馆是动物园的两大宝,各占一片天。里面不仅连着3-4个分隔的馆区,分室喂养着几大熊系家族,而且都配有专门的营养膳食间、娱乐厅和购物中心,真正是动物园的贵族,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在树熊馆的表演厅,台上有一颗真树,上面有一个肥肥的树熊。我抱索娜想上去摸一摸,结果被两个工作人员拦住,告知照相或接触树熊都要缴费,每个人50元。如此坐地起价让树熊卖笑,实在不堪,我转背就打算离开。王治见两个小朋友对树熊依依不舍,就淘一百元,买了两次与树熊拍照的机会。那工作人员煞是过分,生生的不准两个孩子一起去玩乐,非得一个一个来,很是败兴。
  88,十年后的相见
  到广州与亲人团圆之外,我还想了一个心愿。我的老领导律师事务所老主任李运堂,2000年退休后伴小女儿佳佳移居广州,我与她已近十年未见。想当年,我1992年考取律师资格后,跟随李主任走南闯北,两人的默契和谐,令我们在一起的近20年时间充满欢声笑语,所以十年不见心中满是牵挂和怀念。
  虽然多年不见,但总在关注。去年碰到李主任的丈夫陈老板,说起李主任因患癌症动了手术,使我想见见她的心思更为迫切。这次在广州虽然只有一天多时间,王治还想安排我们去黄埔军校等地方玩一玩,但我更想借此机会与亲朋好友团聚。因此我就安排8号中午我们请客,邀请王治和小钟父母全家人及李主任母女,再就是杨的发小绍方共进午餐。
  客人们都如约而至,就是李主任母女姗姗来迟。原来她们是从广州的另一方向开车过来,因不知道这边的路线,虽然开车还请了一部的士带路,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我们从长沙去与她们相见,路途似乎远得多,但她们在同城还走得如此艰难,看来大家相见心切真心可鉴。
  等得焦急之时,接到李主任电话,说已到楼下,我赶忙去接。之前电话里感觉李主任说话中气十足,但总担心会有大病初愈的神态,见面后所有的疑虑一扫而光。李主任精气神不减当年,两人激动拥抱,她一边笑呵呵,一边说不停,她红光满面毫无疾病之态,令我为之欣慰。
  十年时光,人情世情,如梦如幻。且不说我也为人之祖,但看佳佳却是小子变佳人。20多年前,在司法局联欢会上,耍宝打猴拳的假小子,如今已是长发披肩、长裙修身、皮肤白皙、年薪百万、自驾豪车的金领玉人。难得的是,我们与李主任一家的缘分还在延续。大家见面汇聚一堂时,才发现王治原来与佳佳早已认识和熟悉。看到下一辈也作为朋友友好往来,我们更为大家的相会而频频举杯。
  李主任是第一次见索娜,一定要拿个红包,索娜接过,就当玩具把玩,要离开餐馆时我在桌子底下发现捡起来,孩子无欲无求的天性无处不在。此时,我想到二十年前,我们律师事务所刚刚搬到新办公楼,恰遇李主任50寿日,所里大家凑份子在酒店定了一桌酒席,我们费劲的几乎是把她抬过去;而十年前在长沙铁道学院对面吃李主任60岁的生日饭,当时她已退休,所里就我和小欧去了;明年是李主任70古稀之年,更应庆贺,我问佳佳准备怎么为妈妈做寿,李主任哈哈一笑搭腔道:"还不晓得活得那个时候啵"。爽朗性格一览无余,如此乐观,自当延年益寿长命百岁。
  89,入关出关
  香港澳门免费游终于开启,虽然8号晚上到深圳就已经交了4千多元钱,免费已名不副实,但总算如期于9号早上到了皇岗口岸。
  8点钟,皇岗口岸就已是人声鼎沸。我们这个团是临时组合,20个人来自湖南,江苏,北海等地,我们一家人是核心,除开我们三位男士外,不算两个孩子,其余都是女人。在等待领我们过关的导游期间,小刘带我们到里面的小店子,要我们换一些港币,说是到香港换比率高,也不方便。我们知道这里肯定有蹊跷,但想想他们也不容易,就当是做好事吧,我和姐姐都换了5000港币。香港导游过来后,即把潇他们一家子带到另外的队伍,走不同的线路。
  我们带着行李,跟随入关的队伍,缓慢向前移动。左边两条道是专为香港居民和外国人开设的,空空落落,没有几个人。我们走的大陆旅游团通道,满满当当,人挨人前胸贴后背。从皇岗口岸出关,看见潇他们走的另一条通道。然后又要排队,准备进香港的入关口岸。这时候再次看见潇他们三口子匆匆在旁边的道上走过,真是有缘处处能相见。
  出关入关前后花了2个多小时,直到11点多,才在香港口岸坐上旅游大巴。如此人潮汹涌,我心有余悸的一声叹息:就是坐八人大轿也再不来趟这浑水了。
  90,海洋公园的飞车和长梯
  机场离市内有一段路,一个年轻男导游很风趣的介绍香港风土人情。他没有推介任何商品,自己讲他是纯导游,就带大家玩。香港也确实没什么地方好玩,带我们去山上看富人区,海边看维多利亚港,还看了黄大仙庙,与我96年来看的没什么区别。
  午饭后,换了一个女导游姓姚,上车先以照顾司机生意之名,要我们买矿泉水和纪念品.为安抚他们的情绪,我带了水,还是花10元又买了两瓶,花100元买了一盒劣质迪斯尼纪念品。中午,她把我们带到海洋公园,下午就在这里自由活动,师傅4点半来接,也告诉我们潇他们也是这个时间来集合。
  进了海洋公园,没有游玩的兴致,只想找个地方睡觉。转了一会儿,连个遮太阳的树荫都找不到。本来想去坐小火车,不凑巧那天正逢休息。只好回头坐登山火车,所有进来的游客,全都挤到这里,又是排队,又是拥挤,人挨人站着,不能扶手,也不用扶手,幸好坐车的时间不长。到了山顶,随人群走出车站,发现对面有一个清凉处,忽然长了点精神。生怕转眼间被人占据,匆匆走过去,还真是个好地方,一条可以躺两个人的石凳,中间一段有树荫,两人头对头晒不到太阳,身上有阳光也不会着凉。招呼姐姐姐夫自己玩,我和杨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已近3点,两人漫无目的转到后山。看见我以前来过的直达手扶电梯,因为它的长度和天棚,我一直都记得,只是电梯最后到哪里就不清楚了。两人沿着梯子,慢慢往下走,每隔一段,电梯就会有一个转折,我们也会在途中休息片刻,或是吃一碗面,或是玩一次旋转飞车。一碗面花了78元,杨有点心疼,但正是饿了,还是吃得很舒服。
  我们看见旋转飞车时,它正在缓缓停下,十几个小仓,每个都有两坐,不用系安全带,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在跑着争位子。我以为也就是不快的转一转,拉着杨两人也各自去坐了一个仓。关好舱门,把外面的一个挂钩勾住,很快就启动了。飞车短时间真的飞起来,快速得让我猝不及防,整个身心都挡不住的难受,腿脚发软,眼睛睁不开,想吐,在我几乎熬不住的关口,飞车终于慢下来停住。我自己已无法动弹,杨从后面为我把舱门打开,搀扶着几乎是把我抱下来,我全身依靠着他,说不出,动不了,他把我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大概是脸色煞白,引得路人注目,我一身发凉好久才回过神来,真是把我害苦了。
  坐了约十分钟,两人才继续往下走。走到第四段,电梯只能下,不能上,我们暗自庆幸。顺利的下到底,迎面是一块路牌,指明已经到了另一个门口,正是我们来时导游一再说不能从这里出去的地方,因为是约在进来的大门口集合,从这个门出去就会坐不到大巴。我们不甘心要走原路回去,杨要我等他去问一下,看他沮丧的样子,就知道只能再坐电梯上去。两人疲惫的又乘电梯往上走,还好,第四段也正常运转,没有要我们爬楼,还不算倒霉。快到5点,两人才回到门口,看见姐姐姐夫,又与潇他们聚到一起,索娜的快乐让我们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
  91,购物日
  海洋公园出来后,先去吃饭。这种饮食清淡得有点像忆苦餐,多亏我们平常就比较注意少油少盐,所以也能吃饱。然后去了紫荆花广场,一家人照了合影。以为快8点了该去宾馆休息,导游又把我们带往一个商厦。路上,她一再说这是统一安排,大家都进去一下,别让她为难。同时,她介绍第二天的行程:香港就这么大,今天玩得差不多,明天就主要是购物。我们提出让潇他们一家人自由活动,我们跟着走买点东西,导游说到每个地方都要点人头,她也没办法。潇听她这么说,比较恼火,下车就冲动的说就是不进去。我和杨把她拉到旁边说了她几句,也告诉她导游的无奈,只能互相体谅。潇眼泪下来,威廉赶紧抱住她,平静后,她真诚向导游道歉,导游以为她是与妈妈斗气,笑着回过头来安慰潇。
  第二天也就是9月10号,吃过早餐,导游就把我们带到购物点。这是一个工业区,一排排的建筑,都是厂房或库房。大陆游客全都来报道了,人群融入了人流,进入商店后都无法接近柜台。潇他们在里面转一转就溜出去了,杨和姐夫也想出去,却被站在门口的导游好言好语劝了回来,只好陪我们看东西。只有我和姐姐还比较有兴趣,两人分别买了钻戒和挂饰。在另一个卖场,专门卖小电器、手机和百货的地方,我们又买了手机和摄像机等。导游核对我们开的票,很满意的让我们提前出来。第一次在如此重重包围下蜂拥购物,内心五味杂陈,但看着手上戴的新钻戒,高兴胜于不快。
  92,家庭旅馆
  在深圳时,小刘就一再跟我们说:香港没有深圳的住房条件,那里寸土寸金。我们对香港的住房,没有抱太高的期望,只要是标准间,小一点没关系。真正到了住的地方,还是让我们有点意外。
  这是一栋住宅楼,就在铜锣湾附近,大概属于平民区,没有一点影视作品中香港的繁荣豪华气息。大楼里有几家家庭旅馆,我们人多,安排在11楼,其他团员都与导游住在6楼。在等电梯时,就会感到是香港了,因为电梯旁就是业主公告栏。里面贴了一些经常性的富有民主特色的告示。拿了钥匙到房间,我们和姐姐姐夫住3号门里面的2个房间,潇他们一家住在8号房里最大的一间房,照房东和导游说已经是特别照顾他们带孩子。
  房间确实小,潇他们最大的那间,也无法摆下带的儿童床,只能把折叠床放在我们房间床下,索娜与他们睡在床上。房间除开小以外,与标准间没什么不同,且很干净,带卫生间也很方便。有个事情让我好不折腾。房间里不能晒衣服,但走廊很宽,可以挂在上面。我找房东要了晾衣架,房东要我先挂到走廊外面的架子上,再晚一点没人过路了,就可以挂到走廊里面来。结果我把杨的一条外长裤刚往外面一挂,裤子就掉下去了。因为只带了两条长裤,丢一条就没得换了,我急急的俯在栏杆上往下看,发现下面有一个平台,裤子就掉在平台上。马上把房东请来看有不有办法拿回来,房东说那要到四楼去,通往平台的门钥匙在物业,9点以后才能去找他开门。
  等到差不多9点,我又找到房东,他见我着急,二话没说就与物业打电话说明情况,放下电话叫我去四楼平台门口等一个拿钥匙的管理员。我一再感谢他后去坐电梯。他们的电梯有两部,按单双分类。我们所在的是单层,上电梯也只能在单层停留,我就下到一层再转双层到四楼。等我到时,管理员已经把门打开在等我。裤子就掉在楼梯边,虽然有点脏幸好还没有什么损坏。
  因为杨说肚子饿,我就陪他出来找东西吃。出大楼门右转是一条小巷,一般巷子里有小食杂店或饭店。转个弯就发现路边搭了一个一个的大棚,我们以为是长沙一样的夜宵摊,走近一看,原来是专门唱粤剧的歌棚,唱的有板有眼,听的有男有女。在这些大棚对面都是一些只能坐一个人的小棚,棚的旁边或上面有某某大师标志,原来是算命看相的。转了一圈回到门口,都没有找到吃东西的店子。两人又往对面走去,刚过街口就看见几个餐馆,我们走进一家甜品店。老板用蹩脚的普通话向我们介绍食品,他说的没我们自己看得清楚,就选了三种看上去好吃的,一份糯米糕,一份乌冬面,还有一份甜品,花了30港币,两人吃得有滋有味。
  本来导游说在香港的两个晚上,不会住同一个地方,叫我们每天都把东西收拾好,随身带着。结果洗的衣服不干,也只能折叠放进塑料袋。第二天到晚上去住宿时,却发现仍然是同一座大楼,只是换了楼层和房间。可见这个楼只怕自住的少,做宾馆的多。这样的家庭宾馆其实也很舒适方便,价格应该便宜得多,为备以后自由行,我找房东要了名片。但是到澳门后,有团友要回香港去迪斯尼,打听我们住的地方电话地址,我拿的名片马上就起了作用,他们千恩万谢。
  93,临时陪游
  香港购物日还安排我们去了最后的两个景点,一个是明星大道,一个是夜游维多利亚港湾。带我们游这两个地方的,是姚导叫来的一个临时导游,姓杨。
  杨导是我们这次到港澳的第五位导游,她高高瘦瘦,漂漂亮亮,但因为没有施脂粉,也没有任何饰品,就穿件黄色T恤衫,背个布包,年纪也有40岁左右,看上去更像个家庭妇女。她很羞涩,没有成年人的市侩,倒像个不谙世事的中学生。既不推销商品,也不介绍风土人情,更没有导游惯有的调侃,默默的坐在前排,有问就答。前后接触的这么多导游,她是最不像导游的导游,所以我认为她应该是临时拉来充数的陪游。
  先到明星大道。这里除开两个雕塑,地上镶勘了很多香港影视明星的水泥手掌模。我不是追星族,对看明星特别是看地上明星的手摸根本不感兴趣,碍于杨导游跟着我絮絮叨叨,我就陪她边聊边走。她不谙对众说话,私下聊天却是个话唠。原来她也是大陆来的上海人,到香港20多年。她指着地上一个个手掌印,介绍各种明星,有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这时候,她倒是有点像个导游。她也不忌讳谈她自己的生活,说香港不见得好,对有钱人是天堂,回归后使他们普通人的生活更艰难。我不解的问为什么,她说因为大陆来的人更多了,竞争更激烈等等。
  天黑了,她又带我们去坐游船,看维多利亚港湾夜景。她买好票送我们排队上船,就在岸上等着,直到游玩结束回到宾馆她才离开。
  94,唱国歌的紫荆花
  到香港的第三天,早上六点就集合上车去码头。新来的女导游非常典型,30岁左右的年纪,泼泼辣辣风风火火。上车往去澳门的码头,一路她一个人说个不停忙个不停,居然在短短的半个小时,让一车的游客40多个人,这是我们团和另一个团组合的,买了30多个紫荆花。这种紫荆花初看有点意思,金黄色的花瓣,在开启后可以亮灯,最大的亮点是还能唱国歌。上面虽然刻印了"香港政府赠送",但到了导游口里,变成限量制作非常难得的珍品。看她说的泡沫横飞,我们也按每个100元人民币买了两个。
  没有时间吃早饭,每人发了一盒饮料两个面包,就上了去澳门的船。我们带的两个大箱子超标,每个交了40港币的运费。只有个把小时,船就到了澳门。我们与别的团又重新组合,40多人坐一部大巴,又是一个40岁左右的女导游。
  她是澳门本地人,说起澳门头头是道,30平方公里的土地,50万人口,是世界上最挤的地方,也是最富的地方。当地人做什么工作或生意都不要交税,除开赌博以外。澳门赌博业响当当,他们澳门人既受益也受害。赌博业是支柱,所有的财政收入都来自于它,医疗,学费,养老,行政等等一应社会福利和政府开支全部取自于赌博,每年澳门人还有几次几千或上万的红包。但是,黄赌毒对澳门人生活的负面影响深重。有人说澳门本地人不赌,这不是真的,导游本人就是赌博的受害者。她以前有一个幸福家庭,有丈夫孩子,但她迷恋上赌博,惨输之后,也失去了家庭。不得不在30多岁年纪重新走入社会,找工作以养活自己,并誓言从此与赌博一刀两断。
  她带我们去的第一个地方,当然是澳门的牌坊。这是澳门的标志性建筑,牌坊本身已失去建筑的含义,但它的存在就是历史的见证。牌坊边上有一座山,山上有博物馆和一些人物雕塑,一不留神,杨一个人很快上了山。导游约定的时间唯独他没有到,我只好回头去找。地方不大,但转了两个圈,没有看见人。因手机在那边没用,只好拉开嗓门,喊得周边游客纷纷侧目。正在不好意思犹豫是不是继续喊,看见杨从山上下来,一脸兴奋跟我说:上到山顶看到炮台。他这么高兴,我也不好扫兴,满腔埋怨都咽到肚子里。
  急急忙忙与杨去集合,路边上的一些小摊上,摆满香港紫荆花,它深深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两人一致同意问一问。不问不打紧,一问气一坐,10元港币一个,只要我们付出的10%!后悔莫及,只能自我安慰:为香港人民做贡献。导游听说这个事,笑一笑说:澳门因为没有什么关税,所有东西都比香港便宜,为什么都是港澳游,而不是澳港游,就是怕游客在澳门买了东西,到香港就没什么可消费了。
  随后,她也按程序,带我们到了几个购物场所,一个是买食品的,一个是买电器的。听她说澳门东西便宜,我认真关注了白金钻戒,看看澳门同类的钻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不懂行,但似乎澳门的东西也便宜不了多少。
  95,威尼斯人
  到澳门,看赌场玩赌博是必不可少的项目。1996年我们到了当时最大的葡京赌场,它是一栋特别的大楼,下面是赌场,上面是吃住的酒店,印象就像是电影里的镜头,令人炫目。导游在车上问大家是想购物还是娱乐,大家都同意去玩。我以为还是去葡京赌场,但导游说是去澳门现在最大的威尼斯人娱乐城。
  每人交了2百元,中午1点多就到了威尼斯人。因为带着索娜,她一直要睡觉,但总是不安,我们轮流抱她,进了娱乐城还没有感觉。直到索娜睡着,让潇陪威廉去玩,拿了几十港币给杨,他和姐夫去了赌场。然后我和姐姐上楼,在大厅餐饮处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抱着索娜睡觉。
  没多久,杨来找我,说不知道怎么玩,叫我将索娜给姐姐抱,跟他去看看。我们下到一楼赌场大厅,场面不小,但因为比较敞开,没有赌场的神秘和华丽感。96年在葡京赌场,我们换了一些硬币,直接去玩老虎机,按几个按键,有输有赢,李主任输完100港币不罢休,是我们架着她出来的,印象之深,至今难忘。现在这个赌场完全不一样,就像国内电玩城,进去就找不到北。
  在一位红马甲指导下,来到一排机器旁,她说这就是老虎机,但我看与以前的不一样。这种机器不仅可以用硬币,也可以用纸币,而且程序也不同。它是3元钱一注,可以翻倍,杨试了一下,先放了10港币的纸币,赌3元,这次输了,然后在剩余的7元中,再投注3元,这次又赢回来。看他们玩得投入,我挂心姐姐和索娜,就很快出来了。
  回到楼上,姐姐怕惊醒索娜,不让我接手。这时候肚子有点饿。想起导游说一楼有新鲜出炉的原味葡塔,我又回一楼,看见大厅中央有澳门特产购物区。很多人拥挤的地方正是在抢购葡塔,一盒8个,60港币一盒,我也没多想,挤进去要了两盒。刚出炉的葡塔香气扑鼻,我一下子就吃了两个。确实比国内肯德基或一些面包店的要正宗,也许是饿了才有不一样的感觉。
  5点多准备离开威尼斯人,匆匆忙忙把杨和姐夫找出来,他们两人最后的战绩是杨输姐夫小赢,平均下来不输不赢。
  96,八国联军
  导游第一次说八国联军,我以为是要讲一个历史故事,再说到八国联军,却说是看表演,都是来自八个国家不同肤色的美女,每天晚上7点开始,要看的每人400元。如此,我恍然大悟,所谓八国联军原来是指色情表演。
  1996年我们初到澳门,两个特色活动之一,就是看色情表演。那时候有两种,一种是桌舞,一种是舞台表演。李主任看了前种,我看的后种。舞台表演比较艺术化,很多的美女,随着音乐,在华丽的布景衬托下,加一些道具,有各种队形和组合,曼妙美好,一个接一个的节目,虽然大多是裸体或比基尼,但没有淫秽的肮脏感,确实是一种美的享受。而李主任看了桌舞后,印象却是某某(同去的男性熟人)哈巴水直流。原来就是裸体美女在客人面前的桌子上搔首弄姿,这对男人是何等不可抗拒的诱惑,这就是真正的性表演。
  导游说的八国联军就是这种性表演吧?我正在疑惑之间,导游就来收钱了。想想我们家里的三个男人,杨、姐夫和威廉都是第一次来澳门,说不定以后也没有机会再来,如果没有看到这里的特色,是不是会有点遗憾?我简单介绍了表演内容,建议没有看过的都可以看看,看一下增加一点见识,也无关伦理道德,只是要花几百元钱而已。潇也是第一次来,听了我的话,翻译给威廉,他们两口子都想看看。这样就我和姐姐带索娜,他们都去看表演。
  从威尼斯人出来,其他团友离境到珠海吃晚餐住宾馆,我们则晚餐都没时间吃,导游就开车来接。除开我们一家,还有一对夫妻也去看表演。面包车开到一家比较大的酒店,全体下车,将所有的行李寄存在酒店的行包房。他们几个看表演的就吃了点蛋挞,到酒店旁等待,继续坐车去表演场。他们离开后,我和姐姐带着索娜去吃饭。
  在酒店边上的一个餐馆,我们点了一个土豆丝,一个豆腐,还有一个炒肉,索娜也满满的吃了一碗饭。她吃饱了就满店堂跑,这时候已快八点,没有其他客人,老板娘和一个小伙子就围着索娜转,跟她玩得欢,我和姐姐趁机会安安心心吃完饭。再回到酒店大厅,已经8点多。索娜一刻也闲不住,在酒店大厅疯跑,我只好跟着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却乐此不彼,也不要找爸爸妈妈,跟酒店的保安,门童,接待小姐都一一游戏。大家都看着她玩得高兴,只有一个保安可能有心理问题,将近个把小时后很严肃的对我说:不能在大厅玩。看看已经9点多,我就带索娜出去走走。
  9点多看表演的回来了,问他们什么印象,大家一致认为饿晕了。
  97,澳币=港币=人民币?
  到了澳门,导游就告诉大家:在澳门使用人民币、港币和澳币是一样的,通用而等值。从常识看,这三种货币汇率不同,价值应该不一样。在去香港时,用4000元人民币,可以换5000元港币。而澳元相对于港币汇率更低,可以说,4000人民币能换近6000澳币。在澳门花了几次钱,才知道导游说的一点不错,澳币=港币=人民币,但是,倒过来就不能成为等式。
  我在澳门除开去威尼斯人和看表演,导游都是收的人民币,真正自己消费花了三次钱。一次是我和姐姐带索娜吃饭,花了100多元,交的港币,找了一些澳币零钱。饭后,为买索娜的尿片,到对面的一个小商场,要了一包20元的,他不收澳币,用100港币又找了澳币。
  最后一次,是在过海关时,为了把手上的港币和澳币用完,去免税店买烟,我想买4条中华和1条双喜听装,一共5条烟。按标价算好帐,刚好只剩点零钱。交钱时,营业员将港币和澳币分开,再算账,告诉我只能买3条中华,我问为什么,她一一算给我看。原来其中的澳币和港币都按与人民币的汇率折算,价值低了很多,没办法最后买了3条中华和两条听装双喜。这时候才明白,上面的等式不能倒过来。
  98,涵涵姐姐和索娜妹妹
  涵涵姐姐是哥哥的外孙,今年3岁。虽说是女孩,有时候也穿裙子,但剃个小平头,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很有小子的英武。
  索娜小姑娘1岁9个月,集中了亚欧混血之长,褐色长头发,白白皮肤,黑而大的眼睛,走路颠颠,甚是滑稽可爱。
  两个小姑娘不远万里在海南相聚,真是缘分深厚。老祖宗还有一句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两个小丫头也有这个劲。好的时候一起蹦蹦跳跳,闹得不亦乐乎;斗的时候你争我夺,互不相让,总有一个哭哭滴滴不欢而散。
  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索娜跟着涵涵,但如果两人能在一起玩5分钟,那么肯定是第一分钟友好,后面四分钟吵闹,大人关注后,索娜就转移了注意力。
  过3岁的孩子和不到3岁的孩子确实不同,心理学家就认为3-4岁是人生第一个叛逆期。3岁后孩子就不是完全的懵懵懂懂,而是似懂非懂。像涵涵,她就已经有自我意识和所有权私有意识,玩具或者图画,她的别人不能动,须她自愿允许,即算她不想玩不想看,他人也不能动。索娜还没有这些思想,但好奇心特大,什么新鲜玩什么,也不懂得看姐姐的脸色,想玩就乐呵呵的玩得高兴,往往涵涵把这样东西抢过来保护好,索娜又去玩另外的,弄得涵涵常常因占有东西被外公斥责而啼哭,索娜却又去玩其他东西而兴高采烈了。
  两人玩得最好时间最长的就是跳舞和奔跑。每当电视机开到儿童音乐台,两个小姑娘就会随着音乐起舞,涵涵可慢可快,有点阿娜有点舞姿,索娜则是捏紧拳头撅起屁股狂野乱舞。最开心的当属奔跑,涵涵领头,索娜跟随,高举双手边跑边喊,两人可以喊得声嘶力竭,跑到上气不接下气,必须大人干预才能停下来。
  孩子就是家里的快乐之源,两人的跑跳喊叫争吵,带动全家人的关注和欢乐,只是相聚的美好太短暂,但是回忆也不失为一种美好。
  99,游乐场
  到海南的第三天,潇和威廉去一些景点游玩,如猴岛、热带雨林等,都在三亚那边。那些地方我们不感兴趣,也不适合孩子去,如是我们就带索娜留在海口。
  不是节假日,涵涵要上幼儿园,跟索娜玩就是我们的事,带索娜当然也就是带她玩了。我们知道的一个好玩地方在海大门外的超市,门口摆放了三个音乐摇摇。索娜每次去玩,三个摇摇轮着玩,有十个游戏币就玩得很过瘾了。正当我们又要带索娜去摇一摇,哥哥突然想起一个孩子喜欢的地方,就叫我们跟他坐车。
  车子转了两条街,5分钟就到了。我原以为是在城市边远地方的公园里,就像我们的烈士公园一样,没想到在繁华闹市之中也有大型儿童游乐场。游乐场大门就像一家商铺,摆了两个摇摇,迎门是个充气沙滩圈,两三个孩子在里面玩。进门左边是收银换币和买小零食的柜台。直走左边有几排儿童食品用品超市,然后是大人休息区,里面有报纸杂志沙发;最里面是洗手间。右边则是大型游乐区。哥哥他们有这里的游戏票,把票给服务员,我们就径直往里走进了游乐区。
  别看这个室内游乐场,占地也有约2千平米。整个地板都铺设了胶版,软软的,里面全部是塑料玩具和设施,很安全。有滑滑板,秋千,爬行隧道,塑料球池,蹦蹦床等等,以及各种各样的车子,娃娃,不管多大的孩子在里面都有东西玩。在这琳琅满目的游戏玩具面前,索娜好奇天性大爆发。所有的东西她都摸一摸,碰一碰,骑一骑,爬一爬,直到在一个角落发现一部塑料马车,正准备骑,却被一个4岁左右的男孩抓住车头,男孩一边喊:这里的东西都是我的。索娜虽然听不懂,但明白是不让她玩,她也不与他争执,转过背就出去了。
  索娜在游戏大厅转转悠悠,又游荡到门口的沙圈,这下她好像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沙圈里并没有沙,而是一种黑黑的颗粒,服务员介绍是中药,无毒。两个男孩和索娜三个人在里面玩,用盆、铲、车,把黑色颗粒倒来倒去。这个地方不大,也不新奇,孩子们不吵不闹不争不抢,相安无事玩了很久。直到哥哥来接吃午饭,我们才离开。
  100,鱼吻
  潇他们从三亚回来的第二天,晴空碧照,哥哥叫晶在网上订了去泡温泉的票。长沙灰汤温泉有百年历史,因没什么兴趣,仅30分钟的车程我都没有去玩过,所以一听说泡温泉,我就反对。哥哥不管不顾,只叫上车跟他走,路上介绍说海南泡温泉不一样,还可以享受鱼的亲吻,等于是鱼为你做一次全身大扫除。听他如此一说,就安安心心跟着去看个究竟。
  这是一个海边游乐场,里面被分割成大小不一的游戏圈,都是以戏水为主题,而且水很浅,适合孩子们游戏。哥哥对这里很熟悉,带涵涵来了好多次,进去就叫我们分别到男女不同的更衣间换泳装。我没有到海南玩水的准备,出发时嫂子将晶的一件红色泳衣带上备用。我到浴室换了,但因晶比我胖,感觉好像臀部太露,又把自己黑色平脚内裤罩在外面,看上去还协调,如此才敢跟着哥哥到一个水池边。水里面真的有好多2-3公分长的小鱼。
  因为时值9月下旬,气温在20度左右,我以为鱼池里是自来水,水温不高,不敢贸然下水。两个小朋友什么都不想,直接下到水里,因怕她们不安全,我也勇敢一回,接触了才知道水是温热,非常舒服。哥哥看着索娜和涵涵,叫我躺下了感受鱼吻。站在水里,水深就在小腿,躺下来水可以到胸部。我躺到水里,四肢伸展,身上是柔柔的温水,头上是暖暖的阳光,温暖柔滑舒适之极,温柔之乡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
  无数的小鱼,在身上腿上脚上啄来啄去,周身痒痒的,直想发笑,看着索娜和涵涵像鱼儿一样欢快,我好几次都笑出声。因为两个孩子走来走去,还用自带的塑料小碗兜鱼,使得鱼儿不得安歇,四处逃窜。
  杨因想睡觉,又曾经感受过鱼吻,他就在海边的躺椅上休息。潇因来了月经,陪威廉在鱼池最南头晒太阳。玩了一个多小时,准备吃午饭,大家陆续上来,到洗浴室冲洗换衣。大家都还沉浸在鱼吻的兴奋之时,潇说威廉被鱼啄伤了。果然,威廉的背上斑斑点点的红色,有的地方都有血渗出。原来因为他躺在水里没有动,他皮肤又薄,鱼儿叮着一个地方不用松口他就受伤了。看来,鱼吻之味威廉身有体会。
  101,大团圆
  9月19日是中秋节,姐姐他们一家预定18号下午到海口机场。18号那天海南狂风暴雨,我们很担心他们飞机能否按时。本来他们应该是下午3点的飞机,结果中午我收到为他们买机票的青青的电话,告知因为天气原因,飞机延迟到4点起飞。我赶紧告诉姐姐,叫他们晚一点去机场。四点钟风雨小了一点,姐姐他们的飞机按时起飞,哥哥也在5点多开车去接他们,准备回来一起吃晚饭。但是,哥哥刚出门,雷雨大作。
  7点他们还没有回来,等来的是哥哥报告飞机延误的电话。我们只好先吃饭,但不停的大风大雨,搞得我们食不甘味。电话又响,大家都很紧张,原来是哥哥告知:接到姐姐信息,飞机因无法在海南降落,已飞到北海机场等待。雨没有要停的迹象,风也越刮越猛,我一次次走到窗前,牵挂越来越放不下。特别是他们9点多从北海机场起飞后,该降落的时候没消息,电话又打不通,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11点多,哥哥终于接了姐姐一家回来,我欢喜得赶紧都抱一抱或握握手,老天不负好人,让我们全家在海南中秋节团圆。
  9月19日中秋节,天公作美,艳阳高照。中午,我们全家13人和哥哥的女婿小涂家5人,一共18人在酒店欢聚一堂。这是母亲去世后,我们家最完整的一次相聚,看着其乐融融的老老少少全家人,我泪眼盈眶。遗憾的是,没有在当时留下一张很规整的全家福(照片62-65 回长沙后照的团圆照)。
  102,"嘎嘎"和"臭臭"
  索娜小姑娘别看她才1岁多,语言才能已经凸显。小姑娘有个本事,在与爸爸妈妈交流时,不仅能分辨,还能使用不同的语言。中文和芬兰语作为世界上最难的两种语言,居然通过索娜可以达到完美的协调和融合。她可以清楚地与爸爸用芬兰语对话,一旦与妈妈交流,就立马使用中文。如此通融,令人称奇。索娜的语言天才,在表达拉大便上就表现得很充分。
  跟其他1岁多的孩子一样,索娜也不知道自己拉小便,所以还带着尿不湿。但是,拉大便她基本能辨识。在芬兰,大多是威廉带她去大便。常常是把她放在大人的座便器上,然后拿一本书跟她一起看。到了外面,索娜要大便也习惯找爸爸。她一边牵爸爸的手,一边喊:"嘎嘎"。刚开始我们不明白,因为潇一般喊索娜大便是问她要不要"臭臭"。后来看着索娜喊嘎嘎,去牵爸爸,我们就知道她是要大便了。
  从海南回家后,有一次威廉躺在床上,索娜又去拉爸爸并咕咕喃喃念嘎嘎。威廉当时正想睡觉,潇就去牵索娜,她马上跟妈妈说"臭臭"。小女孩如此乖巧,确是可爱。
  103,喜羊羊和绿葡萄
  索娜第一次来中国,第一次回长沙,我们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动物,喜欢吃什么。在他们没回家之前,我在QQ中问过潇,潇说索娜比较喜欢土豆,豆腐,牛奶,长豆角,绿葡萄等。这些东西国内都有,我就按单索骥,把这些都买回来。
  绿葡萄我们平常吃得不多,这次也是买一点给索娜,看她喜不喜欢。他们回来的那天,我就洗了一碟放在桌上。中午带索娜出去玩,回来想给她煮面,叫她先自己吃点葡萄,结果她两只手轮着扯,嚼也不嚼,煮面的水还没开,一碟葡萄就都进了她的肚子,手里还拿着两个就坐在地上睡觉。
  看她喜欢吃,我们保证家里天天有,出门时也洗一些带着。路上她如果呆不住,问她:索娜要不要葡萄?她马上就会提高声调一边伸手一边回答:葡萄。到香港的当天晚上,我就在楼下的门口商铺里,发现有绿葡萄,没有问价就拿了一串,付了钱才记得问:多少钱一斤?老板说:36元。香港物价比大陆确实高了几倍。来到海南,嫂子看到索娜喜欢吃绿葡萄,每天买菜都记得买一些,常常是我买了,她也买了,大家都吃也吃不完。我有次在海大门口见有推车卖葡萄的,不还价5元一斤。5元一斤是最划得来的,谁还会还价?
  索娜最喜欢什么动物?虽然带她去了广州和长沙两个动物园,她看见什么都高高兴兴唧唧歪歪,所以也看不出最喜欢那种动物。倒是著名的喜羊羊,索娜也记住了,很明显,她也蛮喜欢。她认识喜羊羊,还是回长沙的第一天。坐飞机一路上她太兴奋,虽然疲惫但是不睡觉。我带她到院子外一个专门做儿童用品的商店,看是否有合适的鞋袜。刚到门口,索娜就被一个喜洋洋摇摇吸引。我告诉她这是喜洋洋,她马上跟着念,并自己往上面爬。
  到海南后,潇两夫妻去三亚,我们也带索娜去超市玩。还没有进门,索娜就对着门口的喜羊羊摇摇喊:喜羊羊,喜羊羊。一边快乐地跑过去。这时候,我们也晓得她喜欢喜羊羊。他们回芬兰后,我们给他们寄包裹,我专门买了一个喜羊羊放在里面。我们视频时,只要问喜羊羊,索娜就飞奔去把喜羊羊拿过来给我看。喜羊羊已经是索娜的好朋友了。
  104,一个两个
  在长沙或海南时,潇和威廉有几天不在家,由我带索娜睡觉。刚开始,我不了解她的习惯,到睡觉时间,就把窗帘拉上,把索娜直接放进她的小床。然后拿几本书给她,我自己躺倒旁边的床上,任由她哭闹折腾,直到她把自己弄得疲惫睡着。
  有一次,我看见潇拿着一个小盒,索娜马上对潇说:果干。潇从盒子里拿了一颗给她,她很满足的吃得津津有味。我问潇那是什么,潇说是从芬兰带着路上给索娜吃的,没有任何添加的天然果干,因为无害,索娜又喜欢,所以给她做零食吃。当时,我就多了一个心眼,留一盒用于对付索娜睡觉。
  当天中午,潇和威廉外出,我带索娜睡觉。她很兴奋的跑来跑去,不肯上床。因为她的小儿童床最前面设计了一个弧形的门洞,外面可以用拉链开关。我拿着果干盒问她:索娜吃不吃果干?她飞奔过来一边喊:果干!我走到小床旁,拉开门洞说:你进去外婆就给你果干。她毫不犹豫的很快就钻了进去,站起来对我就伸手:果干。我跟着先拉上门洞的拉链,然后就拿了两个果干给她。索娜很容易满足,拿着两个果干,高高兴兴的坐着吃得有味。吃完她又站起来,对我伸手:果干。我说:再吃一个还是两个就睡觉了,好不好?她秀秀气气的回答:好吧。我再问:吃一个还是两个?她毫不犹豫的说:一个两个。我说:那到底是要一个还是两个?她简单的回答:一个两个。她既不明白一个两个的意思,更搞不清如何选择。往后,每逢想起此情此景都要把我笑晕。
  • 上一篇文章: 跨国外婆之八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