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其  他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大白楼
作者:牧 铃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大白楼

  过了旧历年,爹让二瓜下山,住到一个远房亲戚家去。亲戚家新盖了一栋大白楼。爹说大白楼离学校近,寄宿费可以省下来。停停,爹又说,饭食也省了。二瓜说人家凭啥子给我供 
饭?爹说你不是有力气么,就帮人家做点活。农忙假也不要回,咱家就六分水田,我一个劳力还多出一大半哩。 
  二瓜说我晓得,爹是让我去试工。试上了,就不念书了,给人家当长年。爹叹口气,晓得就好。二瓜说叹气干啥?王老师都说我不是念书的料,当长年有多省心!于是二瓜就兴冲冲收拾行装,先拣了一包初二时念过的书,心想这番不比往年,就把一摞子书唏里哗啦扔搁楼上去,只拣些扛活时穿的旧衣旧鞋。 
  下了平川地,二瓜先上学校报了到,再跟爹奔大白楼。爹再三告诫二瓜在外头不比自家,要放灵醒些,做啥都看看人家的眼色。二瓜说晓得。到了白楼房里,爹跟人家点头哈腰说了一通客套话,就留下二瓜,千恩万谢地回去了。 
  从那日起二瓜每日念书还是做活,全由那家的老爷子说了算。开始还算“课余劳动’’,念了两周书,眼看春色逼人,地里农活紧了,老爷子就三天两头给学校打电话,替二瓜请假。老爷子请假总能找到十足理由——头疼发烧甲肝乙脑……还没一个月哩,二瓜就把能害上的病都轮番“病’’过了,念书当然成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二瓜也巴不得,他一进教室就脑瓜子发晕;下田干活,人反倒精神了,就乐,就一边驾牛整田一边唱山歌: 
  日头落水哟呃呃呃坳背黄哟呃……正唱,田埂上走来主人家的小保姆。  • 
  “好兴致呀,’’小保姆说,“九十年代新长工,几多潇洒!,, 二瓜就不唱了,埋下头,且去看犁铧下翻滚的泥巴。 
  “唱呀,小长工!”保姆又说。 
  “不是长工,是长年!”二瓜涨红了脸纠正。“长工,,那词,说着都有一股受压迫受剥削的委屈辛酸味儿,十六岁的中学生挺忌讳那两个字。 
  “长年就是长工!"小保姆执意要伤他的心。 
  “那你又算个啥咧?”二瓜扭过脑壳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保姆就是丫头——你美啥?不过这后半句他没敢说出声。他有些怕这个叫桂花的小保姆。 
  桂花不屑地哼了一声,抱着主人家那个树墩子一样的胖娃上山坡摘花去了。二瓜雅兴被打断,再也唱不来“日头落7k"。  ’门  大白楼的主人家四口人,老爷子儿子媳妇再加l么I胖树墩。那儿子在外头当厂长,本不在乎这三亩水——田一亩地,只因他是个孝子,处处依着他爹。老爷子坚信种田是根本,硬舍不得把责任田让人;厂长夫人又患神经官能症,医生说住乡下有利于病,就盖下大白楼了。桂花和二瓜都住楼下,吃喝跟主人同席,每餐都有五六样菜,还有酒,管饱;田里的事又有老爷子操心,二瓜只需出力,就百事不愁。 
  整好田,正准备插秧哩,那日却来了一群少男少女,皆是厂长手下的工人,下得田去,赛一群麻鸭,嘎叽嘎叽没半日,把几亩水田栽插得青是青绿是绿,二瓜乐得在田埂上当技术指导,那帮城镇青年一口一个“李师傅”,二瓜就觉得自己比生产队长还神气。 事事遂意。老师也像把他给忘了,没来给他添麻烦。只是东家老爷子有些讨人嫌,有事没事,拄着根锄把满田转,见二瓜耘禾漏落一株杂草,也要哕嗉半日,非逼着二瓜返工不可。又去侦察二瓜踩过油菜籽的地方,见那儿生了绿茸茸一片菜芽芽,就顿着锄把吼得震天响。“要遭雷劈的 
哟!"老家伙手指点到二瓜鼻尖上,“你、你、你还算得个种田汉么——菜籽泼洒了半升!.,, 
  二瓜陪着笑脸忍之受之。试工过了关,“长年’’这工作就稳了!只要爹不逼他上学,他啥也不在乎! 
  平川地跟山里不同,轻易不下雨,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二瓜想去田里头寻点事情做,省得在屋里听老爷子埋怨。正戴上斗笠想冲进雨帘子,听到楼上有女子喊:“小师傅,你来……,’ 
  二瓜心里一咯噔,不是桂花,那鬼、r头口口声声只叫他长工长工。便晓得是厂长夫人在叫,忙脱了蓑衣斗笠上了楼。那楼他只上过两回,一回是搬花钵上楼顶,一回是扛冰箱。三楼的客厅是铺了地毯的,二瓜看看赤脚上的泥,没敢进去。 
  “小师傅,’’厂长夫人在门帘子里头说,“这大的雨,就在家歇着吧。太凉,莫冻出病来。” 
  “哦,不不不。’’二瓜心想人家必是考验他的——要不,咋叫“试工"呢——忙说,“雨不要紧,我做惯了的……" 
  “在家做事也可以呀,"厂长夫人说,“我想想看……哦,喏,这里有人送我一对鸟儿,小师傅设法给它们安个屋吧。" 
  二瓜就看到珠帘内搁着的盖篮里有对红嘴相思鸟。“好,好的,"他忙不迭回答,“我立马去弄竹……’’ 
  雨下了三天,二瓜就缩在屋里忙了三天,破篾,编笼。这编鸟笼之类的细篾活,二瓜是好手艺’1跟爹学的。爹不是正式匠人,手却巧,灯笼风筝沾手就成。可爹从不好好教他。“这是懒汉们编着玩儿的,”爹无限羞愧地说,“换不来衣食的。你给我好好儿念书,不然,就乖乖地种田——莫弄这些花花手艺,到头来跟爹一样,让满村人指着背叫懒汉!’’ 
  二瓜他娘,就是受不了这懒汉名才跟爹离婚的!不愿伤爹的心,二瓜一进中学,就赌咒发誓不玩这些,手艺也丢生了。不过,这会儿篾丝丝在手指间一跳颤,他那心机立时活泛起来,也不用一颗钉,全仗竹子自身弹力和榫接,鸟笼编成一朵八角菱花。八方图案依次是:梅、兰、菊、竹、 荷、柳、桃、松,连鸟儿栖息的栏杆上都刻上了螺旋花纹。又别出心裁,在里面用青篾皮织了一个对外开口的食篮,蝈蝈儿装进去,鸟能看见,蝈蝈却逃不出;鸟儿几时要吃食, 尖尖嘴儿一挤,青篾盖自行分开,蝈蝈就叼上嘴了。 
  二瓜把笼门做成大白楼的楼门式样,每边还镶上一片磨得油光水滑的紫竹,算是对联。对联就该刻上字才好,可他肚子里那点子墨水不够使了,只好由它,空着。 
  二瓜在屋里坐着做手工,厂长他爹一天到门口来几趟,嘴里不甚干净:喂猪长肉喂牛下田哩,这点子雨就不干活了?命恁贵?命贵就莫做长年!二瓜忍了又忍,谁让他是东家我是长年呢,他想。便心安理得不去计较。 
  编成了,二瓜将鸟笼送上三楼,厂长夫人喜欢得眼都笑细了。二瓜也高兴,吹着口哨一阵风飞下楼,在二楼口差点撞翻了抱胖树墩的桂花。“痴!”桂花拿眼白瞪他,“捡 到元宝了么7” 
  厂长难得回家一趟,他是个瘦小男子,骑一辆红艳艳的摩托。进了家一会儿,就打发桂花下来叫二瓜。 
  二瓜的心吓得嗵嗵嗵跳,跑上三楼,厂长正托着他编的鸟笼兀自在那啧啧称赞:“巧!巧思巧手,这娃,了不起哪!可惜笼子大了点,太占地方。’’ 
  二瓜就在门外大起胆子接声说还收得拢的。  厂长忙拉他进去,看着他拔去一块插销,整只鸟笼便如折扇一般收拢了,成了禾镰刀也似弯弯一叠儿。厂长更是赞不绝口。 
  中午吃饭,厂长和夫人两双筷子给他夹鸡夹鱼。厂长都这么敬重他,倒弄得二瓜不好意思,赶忙扒了三碗,拎着桶“护花灵’’上房顶浇花,一边浇,一边吹口哨,吹《日头落水》。 
  桂花从楼口钻出头来冲他皱皱鼻子,“莫得了块残骨头就忘了自己是猫儿狗儿!’’那姑娘刻薄他。二瓜说:“忘不 
了——你是丫头,我是长工!’’桂花还要应战,被他一壶肥料水浇得落荒而逃。  , 
  下回落雨,二瓜就不出门了,有厂长夫人宠着护着,二瓜不怕老东家。老家伙还神气得几年?大白楼终归是他儿子媳妇的,只要他们看中了,“长年’’也做得铁饭碗的! 
  厂长又给二瓜说定了工价:吃饭在外,每月还给六十元。二瓜更认真起来。见他们喜欢自己的手艺,在家不上 
学不下田的日子他就变着法儿编编织织雕雕刻刻,鸟笼做腻了,他就做筷子,做茶筒。他的筷子也特别,专选那些 
特沉特重的老竹,刨削得光滑了,使硫磺烟焖着熏过,赛 象牙;他就在这“象牙”筷上走刀,将小时刻惯了的《幕阜十景》一景一景往筷子尾上搬;这套刻罢,再刻过海八仙,鸟兽虫鱼,那人脸比米粒还小,把桂花都看傻了。 
  “你不傻呀!’’桂花说。 
  “不进学校没人说我傻。,’二瓜老实说,“一进教室哟,就变成猪了。王老师说我吃下的都长了肉,脑瓜还停留在幼儿园大班的水平……,, 
  “我不信!”桂花说着非要出道题目考考他。 
  “饶了我!’’二瓜作揖打拱,“我一想题目就发晕,套不上公式,一笔糊涂帐!” 
  “我这题目偏不要公式。,’桂花说,。。你听着:一只蜗牛从墙脚往上爬。墙高十米。它白天向上爬三米,夜间又溜下二米,问它几天能爬上墙头。,, 
  “十天!’’二瓜脱口说。 
  “错了。再想想——给你二十秒钟!,, 
  二瓜停下刀子想了几秒钟,‘‘八天!我刚才忘了,它最后一次爬上,就不会再往下溜了。,, 
  “满分!”桂花满意地说,‘‘再听着:九个看上去一模一样的小铁球,里面有一个比其他的重三克。用天平,在两 
次内要找出这个重一点儿的球来,该怎样称?" 
  二瓜闭上眼睛想了一分钟:‘‘我先在天平每边放上三个,哪边重,说明重的那个在哪边;再拿这三个,每边搁 
上一个,如果两个一般重呢,我手上剩的这个就是重的了。 要是第一次放上的两组一般重,我就把另外两个分别搁上 
天平——也是两次找到——对不对?"  。 
  “完全正确!’’桂花说,“你那脑瓜比我的可好使多了,这道题花去我半个钟头哩!’’ 
  二瓜脸红了。他做过八年算术题,还没有谁这样夸奖过他! 
  可惜学校从不考这种题…… 
  二瓜使劲摇摇头,又闷闷地操起刻刀,随心所欲地在茶盒上雕刻起来。 
  “你说没记性,咋能记牢这么多复杂图案呢?”桂花又问。 
  “这好记得很。”二瓜说,q匿了,就好记。再说,我从q,JL喜欢这些……’’ 
  “那我敢肯定——你在学校从没认真听课,所以不懂,对功课也喜欢不起来——是么?" 
  二瓜愣住了。可不!打从他认定自己脑瓜笨,就再也 
  没好好听讲过! 
  桂花还要说啥,胖树墩在那边狼咬着似地嗥叫起来,她忙跑过去。 

  • 上一篇文章: 归 途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