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割肉
作者:王雁君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嗖嗖嗖”,一道绿色的闪电如同流星闪过,转瞬间消失在茂密的绿色丛林里。

  这一切都瞒不过小蝉的眼睛。

  小蝉紧密地注视着,眼前好像闪过一双贼亮亮滴溜溜转的眼睛。

  小蝉不敢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这丛林是他们家族的领地,这段时间,爸爸妈妈就一直让小蝉在这里守卫,发现不是本家族的外族动物出现,就必须马上回去报告,这是为了防止外来的家族突然涌入。小孩儿们眼尖,最适合干这个。

  过了一会儿,仍然没有听到丝毫动静,小蝉就悄悄地顺着刚才闪电经过的地方跟了上去。

  绿色的丛林,好像丝毫也没有留下谁经过的痕迹,可是小蝉确信,一定是有什么经过了,她没有看走眼。

  她擦亮自己的双眼,仔仔细细的悄悄的一边走着一边瞧,不想落下蛛丝马迹。

  这是他们家族的边境线,在这边境线里,他们家族大大小小,快快乐乐的生活着。

  绝对不允许外族踏入!

  小蝉心里暗暗的想。

  走着走着,终于,她看到了可疑的东西:那是一滴一滴的血迹。

  果然,自己既没看错也猜对了。

  她放慢脚步,更加小心谨慎,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悄悄地往前跟。

  走着走着,就这样,大约跟了几里地,血迹在一个山洞前不见了。

  显然,有个家伙躲进了山洞里。

  小蝉想,到底是回家叫人来呢,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呢,走了再来怕这家伙就逃掉了。

  小蝉回想了一下那道绿色的光芒。

  嗯,应该比自己体型小很多,不怕!

  小蝉自信的悄悄向山洞里前进。手里顺势拿起一块石块。

  山洞里那家伙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他正在用舌头舔自己的伤口,这些日子以来,自己一直都在奔跑,那恐怖的一幕一幕,永远都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小蝉再走的离那家伙又近了一些,终于看清楚了这家伙的长相:细细瘦瘦的身子,绿色的皮肤,短短的尾巴,尖尖的嘴巴。

  小蝉没见过这样的动物。

  就在小蝉端详那家伙的时候,那小家伙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然后一抬头,猛然看到了小蝉:头上长着两只牛犄角,脚上长的是四个猪蹄子,脸上长着一个长长的象鼻子,嘴里吐出个老鼠牙,浑身上下还长着密密的山羊毛。

  他也被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动物啊?

  几乎同时,他俩向后窜了一步,喊了起来:“你,是谁?不要再靠近!”

  二

  一刹那间,两人又同时愣在当地。

  长尾巴的高声说:“你是谁?你再靠近我就不客气了!”

  长角的举起石头说:“你是谁?谁让你侵入我们的领地?”

  两人开始僵持起来。过了一会儿,有先开口的了。

  “我是蜥,刚刚从那边逃过来,我们那里发生了灾难!我家族的人,全部死光了!“蜥用手指着说。想到那悲惨的场面,蜥哭了起来。

  “你别哭,我是鬣,这里是我们家族的领地,擅闯入我们领地的都会被处死!”

  蜥因为短腿上的伤口疼起来,他忍不住趴在地上捂着伤口继续哭。

  小蝉趁这个时候,悄悄走了上去观察他。这时的蜥,已经没有了防御能力。

  “我从我家一直往东逃,逃跑的时候剑龙,翼龙,梁龙、雷龙,三角龙,他们一家一家都快死了,最后喘着粗气告诉我,快往东去,快往东去,那里也许还好,你也许能生存下来!我,也许是我们全部家族能够逃亡出来的唯一的蜥了!”说着,“呜呜呜“地哭着,这么多天在极度恐惧之中度过,此时此刻,他忘掉了恐惧,终于碰到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啊!

  “蜥,是什么?我可没听说过。“小蝉迷惑地说。

  “你听说过恐龙么?我们是恐龙家族的一支,只不过身体矮小,别人以为我们不是这个家族的。恐龙家族有好多种类你知道么?“蜥哭哭啼啼的说。

  “恐龙?以前,传说中,好像听说过,据说身体都特别特别高大。但是他们离我们很遥远啊!“小蝉怀疑地说。

  “是啊,恐龙家族需要高大的树木丛林,你们这里的树木比我们那里的矮多了!所以我们恐龙不可能到你们这里来!”说着说着,蜥马上想到了自己逃离前的恐怖,翼龙,剑龙,他们一个个庞大的身躯,轰然轰然的的倒下倒下了。

  “那你为啥跑到这里来?”

  “我们那里发生了灾难,不知道为什么,一块大石头从天上砸下来,烟雾把天空遮住了,我们看不到阳光,吃的食物没有了,大家就纷纷饿死了。我们蜥是恐龙里最矮小的一类,因为吃得少,我才逃了出来,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都没走多远就死掉了!“说着又哭了起来。

  啊,有这样的事么?小蝉不知道说什么好,这里不收留外家族的人,但是这只蜥也真够可怜的。

  “那你以后去哪里?”

  “全都死光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我是我们家族跑的最快的,才逃了出来。“蜥低着头说。

  “那以后的事情不要想,你先留下吧,也别到处走,被我们家族的人捉到,你是要被消灭的!明天我给你送饭和药来,一切都等你好了以后,再作打算。现在你在这里好好的养伤!”

  不知怎的,小蝉对这只蜥产生了深深的怜悯和同情。

  临走之前,蜥告诉了小蝉自己的名字:龙。

  就这样,俩人告了别,小蝉决定绝对不让家里知道这个消息。

  三

  第二天晌午,小龙躺在山洞里静静地养伤,忽然听到洞口有声音。

  原来是小蝉,她给小龙端来了一碗吃的。看到吃的,小龙真想马上全部吞下去。

  可是,小龙看着碗里的东西问:”这是什么啊?“

  “这是我们每天经常吃的饭啊!”

  “那怎么会是绿色的?是草么?”

  “你如果认为是草,就当做草吧,我们全家族吃的都是它。我从小就吃它。”小蝉得意的说。

  “可是我只吃绿的草。”小龙皱着眉说。

  “你先尝一尝,很好吃的。”小蝉耐心的劝导。

  “不吃,我们全部家族只吃草。”尽管小龙饿的前胸贴后背,但是还是皱着眉头说。

  “别固执了,估计这四面八方都找不到你说的你们吃的那种草,难道你要饿死自己么?”小蝉接着说:“快吃吧,也许是你爱吃的草的味道呢!”

  小龙饿坏了,皱起眉头,忍不住尝了一口。

  “这是什么啊?还挺美味,到底是地里长出来的草不?”

  “不是,是我妈妈给我准备的,每天妈妈都给我弄这个吃。我怕你饿,就给你端来了。”

  “我们恐龙那么大的家族,有吃草的有吃肉的,但是你家这种食物,我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吃过。”多少天没吃东西的蜥一口气把这一大碗美味都吃完了,嘛哒着嘴说。

  “要是你觉得好吃,明天我再给你端过一些来。”

  吃完了饭,小蝉给小龙的伤口上了一些草药。

  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人成了很好的朋友。

  一连几天,小蝉都把自家的饭端来送给小龙吃,可是过了几天之后,自家的这种饭却越来越少。小蝉很着急,没有能吃的东西,拿什么来招待蜥呢?他的腿伤还没好,不能让他四处走动啊。

  四

  小蝉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两三岁,刚刚学会走路和说话的时候,妈妈经常抱着她来到一片林子里。

  “小蝉,就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呆着,不要到处乱跑,一会儿,妈妈来接你!”

  说完了,妈妈就一头钻进林子里。

  小蝉那个时候总是惶恐的等妈妈出来。

  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吧,小蝉的妈妈终于从林子里钻了出来,抱着小蝉回家去。

  小蝉知道,每一次妈妈从林子里出来,她会显得很虚弱,而自己就会有足够的肉来吃了。

  怪只怪小蝉这个家族是一个靠吃肉生存的家族。

  小蝉的全部家族,头上都长着牛角,猪蹄子,象鼻子,老鼠牙,浑身上下还长着山羊毛。女的呢会长的纤细一些,男的会强壮一些。

  等到小蝉长得稍微大了一点,她就总是想知道,妈妈到底钻到林子里做什么?

  于是这一天,小蝉确认妈妈不再注意到她的时候,她就用自己小小的身躯,顺着妈妈钻进去的方向,悄悄的跟上了妈妈。

  妈妈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跟了小蝉。

  小蝉好奇的从林子缝隙里看到:妈妈从最后一棵树旁边钻出去,树林的中央竟然是一座圆形的石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坐在那里。

  “来了?”老奶奶说。

  “来了。”

  只见老奶奶递过一把刀子。

  小蝉的妈妈顺手接了过来。然后,马上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一个盆子上面,用刀子一刀一刀割起自己的肉来。

  小蝉家族,他们的血都是绿色的,所以,不一会儿,妈妈割下了一片片绿色的肉,有很多的绿色的血流到盆子里面。

  小蝉相信自己的妈妈一定是很疼的,可是妈妈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反而很镇定。

  接着,老奶奶递给妈妈一大把绿色的植物,说:“赶快去熬,熬完了喝下去,让伤口很快愈合下去!”

  妈妈的伤口还流着绿色的血液,就赶快把那绿色的蒿子放在燃着的炉子上面的砂锅里。

  不大一会儿,砂锅里面的蒿子汁咕嘟咕嘟熬好了。

  妈妈也不嫌烫,就把那一大碗蒿子汁喝了下去。说也奇怪,那碗蒿子汁喝下去,妈妈的手臂似乎就长好了,就像以前没割过一样了。

  然后,妈妈谢别了老奶奶,端起碗里割好的肉,就要钻进林子里面去。

  小蝉看到妈妈就要出来了,“嗖嗖,”灵巧的顺着原路跑了回去。

  妈妈钻出林子,对小蝉说:“小蝉,咱们回家了!”

  小蝉答应着妈妈,跟着妈妈一起回家去。

  回到家里,妈妈问:“小蝉,饿了没有?”

  小蝉说“不饿。”

  妈妈说:“今天小蝉怎么不饿了呢?妈妈喂你吧!”

  妈妈端起碗里的肉,准备喂给小蝉吃。

  小蝉想到今天看到妈妈在林子里割自己的肉的情景,就皱起了眉头,原来,自己从小到大,吃的每一次饭都是妈妈从自己的身上割下的肉啊!

  小蝉妈妈好像明白了什么,说:“小蝉,今天妈妈做什么你都看到了吧?”

  小蝉不情愿的皱着眉头点点头。

  “孩子,你也长大了,妈妈告诉你,你迟早要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我们整个家族,在孩子小的时候,都是母亲靠割自己身上的肉来喂自己的孩子的……”。

  “那割自己身上的肉,不疼么?”小蝉含着泪花心疼的说。

  “疼,当然疼了”,妈妈眼睛里都是泪花,“可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让自己的孩子健康的成长,我们的家族才能够兴旺下去!”

  “非要这么做么?”

  “是的,咱们每一代人都是这样做这么传下来的。”

  妈妈又说:“我们的祖先老早就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下一代好好成长,不过,他们也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秘密,就是这树林里有一种草,把它熬了之后,喝了它的汤,割过的伤口很快就会长好。”

  “还有一个,就是当我们家族的人老了以后,他们的儿女也必须割自己身上的肉喂老人吃,老人才会延年益寿,就像他们小的时候被父母喂养一样。”

  “如果老人活不到五六十岁,那就算了,但是五六十岁之后,儿女们必须割肉给他们吃,他们才会活得长久,每个人要想活得长久,都要好好的割肉喂养自己的父母,越是这样,他们的孩子才更会在他们老了的时候,喂养它们。”

  小蝉问:“那如果爷爷奶奶的爸爸妈妈也还在,也是这样么?”

  “是的,当然是这样啊!”

  “真是好奇怪啊!”

  “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孩子,咱们家族的传统一直都是这样,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那要割多少肉呢?”

  “孩子小,割得就少;老人老了,吃的也少,孩子多的话,每个人就不会割得很多了。大家可以几日几个月轮流,也可以一日三次轮流。”

  “那我爷爷就是叔叔姑姑几个轮流,你还用喂他么?”

  “当然用了,孩子,我们家族里的每个女人都会替代丈夫喂养公公和婆婆啊!”

  “啊?妈妈,那你要割出多少的肉啊!“小蝉心疼的说。

  “孩子,这是祖宗的传统啊!”

  当小蝉知道自己家族的秘密之后,妈妈告诉她,这事千万不要外传。

  五

  看到小龙受伤大伤元气的样子,小蝉动了恻隐之心,不知道拿什么来喂他。

  她怕把小龙饿坏,于是赶快拔了几种野草,去招待蜥。

  可是,小龙一种都不吃,那都是他不能吃的草。

  小蝉没有办法,只好把自己的饭也就是妈妈每顿割给自己的肉端给小龙,骗他吃。

  小龙看到今天小蝉没有带那绿色的饭来,没好意思问。

  小蝉说:“饿坏了吧?”

  她把青草带给小龙,小龙从里面选了几株,放在嘴里,可是不大一会儿,又痛苦的吐出来。

  “怎么了?不好吃么?”

  “不瞒你说,我要吃的草你们这里似乎都没有。“

  “啊?那你们吃什么?”

  “我们那里都是阔叶的草,你这里不会有的。”

  小蝉想,坏了, “那不是要饿坏了你么?”

  “那谁也没办法。”小龙皱着眉头说。

  小蝉的心“咚咚咚”的跳,到底告不告诉她们家族的秘密呢?

  “小龙,实话告诉你,我端来的饭是……”,小蝉哽咽道。

  “是什么?”

  “是……”小蝉低着头把自己家族的事说给小龙听。

  小龙听了这个故事,非常惊奇,啊,原来竟然有家族割肉喂养孩子和老人;感动的是自己每天吃的竟然是人家妈妈身上割下来的肉,这个家族用割肉来喂养小孩儿和老人,是多么神奇的家族啊,小龙听了之后肃然起敬。

  “小蝉,我们家族就剩下了我自己,你家这么救我,我很感激你,有机会我一定会会报答你的!"小龙眼泪汪汪,对小蝉说。

  “这几天,妈妈身上的肉割得太多了,一时供不上,所以……”,想到供不上小龙吃的,小蝉难过的哭起来。

  “别哭别哭,谢谢你,小蝉,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今天已经好些了,一会儿,咱俩悄悄出去,寻一些我能吃的草就可以!”小龙安慰小蝉说。

  “可是,你能吃的草太少了!”

  “没事的,这么大的林子,总会有我能吃的!”小龙说。

  这时候小蝉痛苦地说:“可惜我还不到割肉能给你吃的年龄,如果我能把自己的肉割下来给你吃就好了!”

  小龙说:“别说了!就是你现在能够割肉给我吃,我也坚决不会吃的!”

  小蝉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小龙给小蝉擦着眼泪说:“别哭,你的心我领了,你一直这么照顾我,我的伤也快好了,行走什么的都不成问题。现在你领我去寻找我能吃的草吧!”

  说完,俩人手牵着手,一起悄悄地去林子里,好不容易找了些能吃的草。

  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在小蝉的精心照顾下,小龙的身体完全好了起来,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六

  一天,小蝉仍然和往常一样,在密密的林子里值班,忽然,小龙悄悄地走了过来。

  他是去向小蝉告别的:“小蝉,我要回我老家那里去找一找,看看我家族还有没有别的人活下来,如果这个世界我的家族就剩下了我,我是多么孤独啊!”

  小龙无限痛苦地说。

  小龙决定自己去寻找本家族幸存下来的人,他知道,经过一次又一次劫难,这实在是太艰难了。

  可是他是多么的不甘心啊。他想,哪怕还有一个同类活在世上也好啊。

  茫茫的宇宙,自己的亲人在哪里?到底还没有亲人呢,眼泪,绝望,模糊了小龙的双眼。

  小蝉不同意小龙的想法:“这世界这么大,万一你迷失了方向,遇到了危险,那会怎么办呢?”

  小龙却坚持自己的想法。

  小禅说:“如果你找不到家人,你怎么回到这里呢?”

  小龙看着小蝉,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样吧,我们这里有一种草,是可以做染料的,你带着它,一路留下记号,你就会找回这里来,也许我也会找到你。”

  俩人就这么商量着,商量好了记号,小龙告别了小蝉,出发了。

  七

  小龙沿着自己记忆的方向往回走,希望可以找到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到那里看看有没有和自己一样,能够幸存下来的蜥。

  可是他越往前走,遇到的越是荒芜。以前高大茂密的森林全都不见了,看到的只是低矮的衰草,一点过去生活的影子都不见了,好像潮水把以前的痕迹都冲刷掉了。

  最终,他看到了一座高高的山峰,很明显是自己小时候经常攀登的高山,小龙决定最后去看一看。

  “尖峰山?”小龙仔细擦亮了双眼,真的是尖峰山。

  他忘记了疲劳,饥饿,终于登上了这座山峰。奇怪的是,气候的变化也让这座山产生了变化。走着走着,记忆如同潮水涌进了他的脑海。他清楚地记得,那天,他正和爸爸妈妈一起准备到离丛林很远的草原上去,突然,天空像是谁扔下了炸弹,落到地上就“呯”地爆炸了,地上马上升起了巨大的烟雾,铺天盖地的灰尘充满天空,看不到太阳,气温一下子降下来;大雨滂沱,山洪随之暴发,泥石流将恐龙们卷走并埋葬起来。接下来,天空依然尘烟翻滚,乌云密布,天气非常寒冷,就这样,他幸运的逃了出去。

  当他好不容易登上山顶的时候,他大声地嚎叫了起来,仿佛在召唤自己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

  “啊……啊……啊……”

  可是,传来的只有只有山谷的回音,他的心糟糕透了。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他再次大声的呼喊。可是回答他的仍然是空荡荡的回音。

  就这样,他喊啊喊啊,喊的嗓子都要哑了,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最后,他绝望了:再也喊不回自己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了!

  悲哀伴随着绝望的他向山脚下一步一步走去,可是没有注意到,一个危险正向他袭来。

  原来,山上的泥石流推动的石块并不牢固,因为他多次的大声呼喊,一块块石头滚落了下来。

  “闪开!”紧急时刻,一个身影向他扑了过来。

  小龙闪身躲过,当他清醒和冷静下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小蝉。

  “小蝉,怎么是你?”小龙激动的抱住小蝉。

  “是啊,我一直惦记你,所以跟着你的记号来找你了,我一直跟在你的后面。”

  小龙再次深情的拥抱着自己的朋友,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这时候,耳边传来巨大的霹雳声,原来,浩劫再一次来临了,大雨就要起来,泥石流和洪水又要来了。

  小龙对小蝉说:“咱们永远也不分开!”

  小蝉说:“怎么办?”

  小龙说:“快逃!”

  于是他俩手牵着手,飞快的飞奔起来。

  跑啊跑啊,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终于,来到了小蝉家族的地盘。这是个暂时安全的地方。

  小蝉说:“小龙,留下来吧,这里会是你新的家园!”

  八

  小龙说:“小蝉,快通知你们家族的人也赶快往东迁走吧,这场浩劫是天灾,我看很快会来到你们这里!”

  小蝉迟疑地说:“会是这样么?”

  小龙说:“快点吧,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看这场天灾要持续下去,马上这里也会遭殃的!”

  小蝉说:“好吧,我赶快去跟爸爸妈妈说!”

  小蝉爸爸妈妈正因为找不到小蝉恼火,看到小蝉忽然回来,又惊又喜。

  “爸爸妈妈,赶快离开这里吧!遥远的西边已经出现了巨大的灾难,生活在那里的恐龙家族都灭绝了!咱们这里不是久留之际,赶快另寻他地,逃走吧!”

  小蝉把危急的情况急急忙忙告诉了爹娘,并且让爹娘通知全家族的人离开这里,寻找安全的地方。

  爸爸妈妈想,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

  可是全家族里的老人却谁也不相信一个毛孩子的话。

  “小蝉一定是被谁别有用心的蛊惑,咱们要拿小蝉开刀试问!”

  爸爸妈妈惊慌失措,赶快告诉小蝉逃跑。

  “小蝉,家族里的长老要拿你开刀,你快躲一躲吧!”

  小蝉急得直跺脚,全家族的生命重于一切,可是自己根本不能说服家族里的任何一个人。在这个地方幸福的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们怎么相信可能有丝毫的危险呢,纯粹是无中生有!

  不管小蝉怎么泪眼婆娑劝爸爸妈妈跟着走,甚至跪着哀求他们,爸爸妈妈都深情地说:“孩子,即使有你说的灾难,我和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还有其他的长辈们,永远都在一起的,怎么会弃他们而去呢?”

  最后,没有办法,小龙只好强行拖着小蝉逃到了山上,这时候,灾难真的降临了。

  身后,山崩地裂的声音传来,洪水来了,泥石流像是猛兽一样也来了。

  小蝉紧紧地抱住了小龙。

  几天几夜电闪雷鸣之后,小蝉和小龙再回到自己住过的地方,发现所有的鬣都没能生存下来。

  发生在小龙家族里的事情,果然又一次在小蝉家族里上演了!

  小龙看着悲惨一幕又一次发生,自己的不幸再次重演,心里不知道怎么才好。

  小龙的遭遇同样发生在小蝉的身上,小蝉确定,自己家里也没有一个留下来陪她了,她哭的天昏地暗。

  害怕危险再次发生,小龙只好拽着小蝉继续逃离这个地方。

  “小蝉,一连多少天你都不吃任何东西,你妈妈不在了,没有人割肉给你吃,你吃什么啊?“小龙担心的哭着说。

  “小龙,如果没有你这个朋友,我也不想活下去了!妈妈不在了,不能割肉给我吃,可是我已经到了不用吃妈妈的肉也能生存的年龄,不用担心我了!”

  两个相依为命的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八

  “小龙,我最最亲爱的朋友,谢谢你陪我这么多年!”多年以后,小蝉因为疾病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了

  “小蝉,你怎么能够丢下我一个,留在这个世界上啊!”小龙流着悲痛的泪水。

  过了很多年,最后的一只鬣小蝉悄悄死去了。小龙作为幸存下来的恐龙家族中的一个,因为寿命长久,还活在世上。他永远不停地说: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靠割肉来喂孩子和老人的鬣,再也没有了这么一个家族;你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个家族是靠割肉来喂养孩子和赡养老人的么?听听我给你们讲的故事吧。

  这个时候,失去了小蝉的小龙逐渐变成了老龙,只见他脑袋像骆驼、犄角像马鹿、眼睛像兔子、耳朵像牛、脖子像蛇、鳞片象鲤鱼、爪子象鹰、脚掌象老虎。因为他总是孤独地在林中穿行,他早已经能够穿行在云中,水中。

  有一天,老龙看到人类出现了。为了救大水中的人们,大禹治水那么辛苦,就帮助他。

  大禹跪下,拜谢他说:“您帮我治水,救了我们人类,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你龙的传人!”

  老龙悲哀地问:“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一个家族是靠割肉来喂养孩子和老人的么?”

  大禹说:“我只知道我们人类的母亲给孩子哺乳喂养孩子!”

  老龙悲伤地把自己的故事说给大禹听,最后说:“人类永远记住,虽然不能靠割肉喂养孩子和老人,但是一定要有仁义廉耻和道德,大人孩子都要知道尊老爱幼孝敬老人,向那个靠割肉喂养孩子和老人的家族学习啊!”

  说着,老龙的眼泪滚滚而下,小蝉的影子一次又一次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 上一篇文章: 一副银镯儿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