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风外婆和水公主
作者:杨岁平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在辽阔的河西走廊上,在一座一座的城堡连结起来的丝绸之路上,在绵延数千里的祁连山雪峰的北麓有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堡,它叫苦峪城。

  苦峪城的上空有蓝蓝的天和白白的云,白天太阳监管着蓝天和白云,晚上太阳累了,月亮就来接班;太阳将秘密武器郑重地交给月亮——闪着金光的一把亮剑——然后就闪身去了山背后的大海深处。

  苦峪城的空气归风外婆管,她有一个漂亮的外孙女叫水公主,水公主专管地面上生活的人们和动物、树林和花草。

  风外婆很喜欢自己的孙女,总是宠着水公主,凡事都让着水公主。太阳和月亮本是一对夫妻,对苦峪城的万物也是百般娇惯,于是苦峪城周围的绿洲,总是鸟语花香,瓜果飘香,树林翠绿,花草茂盛,户户和悦,百兽兴旺。

  风外婆渐渐地老了,皱纹像沙枣树皮一样的粗糙,脸面像乌云一样的黝黑,手指像红柳树枝一样的纤细,整天瓦着脸,坐在苦峪城向阳的城墙下晒太阳,像红柳树枝纤细的手指总在把玩着一枚晶莹剔透的黄铜色的钥匙,好像那就是她生命里最最重要的物件一样。

  她没有一个朋友,凡是要好的朋友都离她而去,谁也不想看见她那张忧郁而沮丧的眼神,仿佛苦峪城的所有人所有动物所有树木所有的花花草草都欠她人情似的,她对谁都是那样的神情。

  水公主也好久没有来看外婆了,她怕看见外婆那张脸,她怕那张忧郁而沮丧的眼神像瘟疫一样传给她。她不喜欢这样的眼神,她担心自己一旦有这样的眼神,苦峪城里那些善良的人们、快乐生活的动物们、郁郁葱葱生长的花草树木们也会忧郁起来,沮丧起来,那是多么糟糕的事。

  水公主爱着他们,他们就是她的孩子,水公主不愿看到孩子们受苦的样子。

  风外婆晒太阳,眼神忧郁而沮丧,一直持续了好多年,她想水公主,她希望自己想水公主时,水公主就能站在自己的眼前,甜甜盈盈地冲着她忧郁而沮丧的脸笑,并在脸上现出两个快乐的小酒窝。

  可是水公主很少来,她怕那样的眼神。

  她怕这病恹恹的眼神会传染给自己,自己再传给人们,人们再传给动物,动物传给树木,树木最后传给花草。

  水公主其实也想风外婆了。

  她想外婆的时候,就站在沙枣树巅远远地看外婆,看好一阵子,然后就伤感地离开。

  可是风外婆不知道。

  风外婆冲着空气说:“水公主最近在干什么呢?她可是有些日子没有来看我来了!她来过吗?她来了吗?”

  空气与空气互相摩擦,发出咝咝的风声:“婆婆,她来过了,悄悄地看过你了,然后恋恋不舍地走了,我们看见水公主因你而伤心了,流泪了,婆婆!”

  风外婆听了空气们的话,哈哈大笑起来,那张忧郁而沮丧的脸略微有了一丝丝浅浅的微笑:“我就说嘛,毕竟是我的外孙女嘛,当然会来看我来的。只是她为什么不给我说一声呢?为什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呢?是她很忙吗?这孩子!”

  “是的,她很忙,走的时候太匆匆了,空气都避让不及,于是起了点微风!”空气怕婆婆生气,这样哄婆婆高兴。

  “唉,这孩子!”风外婆听了空气们的回答,边把玩那枚晶莹剔透的黄铜色钥匙边怜悯地说,“苦命的孩子,总有操不完的心!但不管怎么样,来了给婆婆说句话再走才对啊!”

  水公主其实时时都来,悄悄地来,悄悄地去,不带走一丝儿风。她生存在人体内,动物体内,树的管道里,花草的身体里,连空气有时也能感觉到她湿漉漉的体温。

  风外婆不知道水公主常来的事,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这城要完了!要蹋了!要被风沙掩埋了!怎么还这么安静!水公主还在管事吗?”

  “水公主是不是不理我了!我多么孤独啊,我都几万岁了,只有活到我这样的岁数,才知道孤独是什么味道!水公主,你为什么不来看我呢!”

  “你不理了我了吗?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了!我要打开风库了,让风的子子孙孙们全出来,只有这枚钥匙可以打开风库的大门,那时,隐形的风库里会涌出那些被囚禁在风库牢狱的魔风,他们可是一群穿着黄色长袍,黄脸黄眼睛黄头发黄胡须,连脚和手都是黄颜色的怪兽!”

  “水公主,我的孩子,我要放出那些怪兽了,如果你再不来看的话!真的,我说的是真的!你看你那些孩子是怎样对你的,他们太贪婪了,总是希望你给予他们很多很多,但到头来,你怎么努力也不能满足他们无穷无尽的贪欲的。他们是咎由自取!你已经爱过他们了,但他们不爱你!他们太贪婪了,贪婪是地球上的一切特种最坏的禀性!”

  风外婆挥舞着那枚晶莹剔透的黄铜色钥匙,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反射出一缕缕金灿灿的光茫。

  空气们扭动着身躯,左三圈儿,右三圈儿,然后使劲地向上用力,只一会儿工夫就化成了一缕缕微风,向四处传递着风外婆的一个信息:“水公主,我的孩子,我要放出那些怪兽了,如果你再不来看我的话!真的,我说的是真的!”

  水公主其实早就来了,站在苦峪城内的一棵沙枣树的最高处。

  她突然大声地给外婆说:“婆婆,我来了,我每天都在看你,我每天至少要看你几千次,次数多得我都数不清了,只是您不知道我啊!我本来想叫声您婆婆的,可是我看见你眼神很忧郁很沮丧,同时您还不停地把玩着风库的钥匙,我不敢打扰您,我担心钥匙掉在地上,所以就没有告诉您!我来的时候,空气们也知道的!”

  风外婆说:“我要你时时陪着我!我不想孤独!你知道我有多么孤独吗?现在没有人和我说话了,太阳不和我说话,月亮不和我说话,你所管理的那些人啊动物啊树木啊花花草草们也不和我说话,我觉得我是苦峪城里最孤独的一个人了!我希望你时时来看我,一分钟,不,一秒钟都不能离开我!”

  水公主看着风外婆沙枣树皮般粗糙的皱纹,乌云一般黝黑的脸面,红柳树枝一般纤细的手指,她心里很难过。说真的,要不是外婆那副忧郁而沮丧的眼神,要不是为了那些苍生们,她肯定会时时陪在风外婆的身边,时时地呼唤外婆,说不定还会亲切地叫声婆婆的:“婆婆,孙女看你来了!婆婆,你看见我了吗?婆婆,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水公主看见风外婆的手指在颤抖,她担心风外婆把那把钥匙掉在地上,如果掉在地上,一切就完了。只要那枚晶莹剔透的黄铜色钥匙掉在地面上,就会打开隐形的风库之门,那么那些被囚禁在风库牢狱的魔风,一群穿着黄色长袍,黄脸黄眼睛黄头发黄胡须,连脚和手都是黄颜色的怪兽就会席卷了整个苦峪城,那时候,苦峪城就会湮没于沙海,彻底毁了,一切都会毁了,人们、动物、树木、花草们将在劫难逃。

  “婆婆,钥匙!婆婆,我求求你不要处罚他们!我是爱他们的,您知道的!给他们一次机会吧!他们是凡夫俗子,自然没有我们这样高的智慧的!情商也很低的!在我们眼里,他们都是孩子!”

  “钥匙在这儿,我拿着呢,不用怕!掉不到地上!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只要有爱,钥匙就不会掉在地上的!可是,你爱他们,他们怎么对你?你难道忘了吗?他们不珍惜每一滴水,他们总觉得水是用不完的,浪费也没什么,他们的贪欲太强了,早就应该得到惩罚了!”风外婆这样说。

  风外婆手在不停地颤抖,哆哆嗦嗦,那钥匙就在她红柳树树枝般纤细的手指上,多么危险啊,几乎就要掉下去!要知道,风库之门的钥匙只有风外婆的手才能拿住,到了别人手上,风库之门照样会打开的,因为只有风外婆懂得钥匙的魔咒。

  于是,为了苦峪城那些善良的人们,为了苦峪城周围那些快乐生活的动物们,为了那些红柳沙枣槐树们,为了那些骆驼刺梭梭草风滚草们,水公主无时无刻都陪在了风外婆的身边,时时刻刻都轻轻唤着风外婆的名字。

  于是,人们因为看不到水公主,田园荒芜,一家一家,拖儿携女,悄悄地离开了土地,离开了苦峪城。

  土地开始撂荒,庄稼地里的麦苗开始枯萎;紫花苜蓿也开始枯黄,太阳也无法挽救日渐衰弱的生命。

  水!水!水!

  水去了哪儿?水公主去了哪儿!

  人们互相打听水公主的下落。

  骆驼们成群结队地站在苦峪城外围,凄婉地吟鸣,像是哼着一首古老而忧伤的挽歌。

  黄羊们在雄羊地带领下,三五成群,发挥了跳跃和奔跑的最大优势,争抢着有限的那一点儿水源。

  跳鼠不再在月光下进行月光舞会,静静地藏在洞穴里待着,保存体力是活下去的最好方法。

  一贯善于奔跑的兔子,这时候伏在低矮的灌木丛里,正担忧刚出生的这一窝兔崽子,怎么样才能躲过缺水的劫难。

  秃鹰不再在苍穹翱翔,奄奄一息地等待有一只兔子或者跳鼠冒失地蹿到嘴边。

  水!水!水!

  水去了哪儿?水公主去了哪儿!

  动物们互相问水公主在哪儿。

  太阳还是那么的毒辣。

  月亮还是那么的温柔。

  水公主无分身之术,她知道现在很艰难,人们在等她,骆驼在等她,柳树在等她,花草也在等她。

  时间在奔跑。

  水公主爱风外婆,也爱着她管理下的子民。她盯着那一枚钥匙,死死地盯着,她担心它掉在地上,而自己却没办法控制它。

  风婆婆突然说话了:“公主,公主,你在吗?我感觉嗓眼里很干燥很干燥,你能给我些水吗?我渴了!”

  “好的,婆婆!”

  水公主把够灌溉几百公顷田地的清澈的水喂进了风婆婆的嘴里,咕哝一下,风婆婆的喉头只是轻轻地抖动了一下,那么多的水就下去了。

  春天来了,又去了。

  夏天来了,又去了。

  秋天来了,又去了。

  冬天来了,春天又不远了。

  水公主心急如焚,她的子民都在呼唤着她:“水公主,来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

  水公主似乎听到了众生的呐喊!

  但她没有一点儿办法,因为有比缺水更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她在这儿就是为了阻止最可怕事情的发生,她盯着那把钥匙,她怕那些黄色的怪兽风魔。

  水公主终于忍不住了,给风外婆说:“婆婆,我亲爱的婆婆,我知道您是爱我的,您也爱着我的那些子民们,他们就是我的孩子,算起来,他们就是您的重孙子啊!您一定还记得他们!婆婆,您想起来了吗?”

  风外婆一声不吭。

  水公主继续给风外婆说话:“您可能已经忘记他们了!爱奔跑的兔子,爱跳跃的黄羊,喜欢月光舞会的跳鼠,能驮重物任劳任怨的骆驼,喜欢在蓝天翱翔的秃鹰,还有能散发出奇特香味的沙枣花儿,红花成海的红柳林……他们,多可爱啊!他们是不懂得珍惜,但他们是善良的!”

  风外婆的喉咙突然咕咕地响了一声!风外婆睁开了眼睛,她自己把耷拉在眼睛上松松垮垮的上眼皮揪起来,向眉毛处推推,挂在那儿,说:“孩子,我的孩子,公主,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刚才说我疯了?我没有疯!你才疯了!你以为我耳朵聋了,就看不见东西了吗?我能看见!你瞧,我看见我的宝贝了——钥匙,黄灿灿的钥匙,我没有瞎!我没有聋了,孩子!你刚才是说我疯了,对吗?我不怪你!谁叫你是我的孙女呢!我要教你咒语!”

  水公主一听咒语,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凑到风外婆身边,这是一张多么忧郁而沮丧的眼神啊,上眼皮竟然耷拉到下眼皮上了,把眼睛全覆盖在下面了。

  “婆婆,我听着呢!”

  “什么,你咕咕囔囔的,还在说我疯了吗?我没疯,我没有聋了,也没有瞎,我心里像明镜似的。你可记好了,咒语只有四句话。”她将嘴巴对在水公主的耳边,“这是第一句!挺拗口的,你要花三个月才能记住的!”

  一月过去了,水公主还还没有记住。

  二月过去了,水公主才记住了几个字。

  三月过去了,水公主终于熟练地背下了咒语的第一句。

  然后,风外婆又教她第二句,这样等四句都学会时,已经又是年底了。

  那一天,天特别特别的蓝天,因为太阳也知道水公主终于学会了把控那枚钥匙的咒语了,所以它拿出最蓝的天空来表达对水公主的祝贺,顺带派了些棉花般的白云来助阵。

  有空气们的帮忙,所有的子民都来了。人们牵着骆驼赶着羊群,爱奔跑的兔子,爱跳跃的黄羊,喜欢月光舞会的跳鼠,能驮重物任劳任怨的骆驼,喜欢在蓝天翱翔的秃鹰……他们都来了,站在苦峪城内向阳的地方,见证这个神圣的时刻。

  树们静静地站着,草们抻长耳朵,贴在地面上听空气借微风传来的消息。

  “孩子,来,把你的嘴巴贴在我的耳朵上,给我背背那四句咒语!”

  水公主倒背如流了,把嘴巴凑到风外婆的耳边。

  她刚背了一句,准备背第二句,她感觉眼前一道阴影闪过,没有看清是什么飞过去,只听见风外婆“哦”了一声,风外婆手中的那枚黄灿灿的钥匙便离开了外婆的红柳树枝般纤细的手,向地面掉下去!

  水公主伸手要去接,但迟了。

  急念咒语,也迟了,第三句还没念完,钥匙已经离地面只有一公分了。

  是秃鹰惹的祸,这秃鹰,从万里高空俯冲下来,将金钥匙打落了。

  水公主好多年的心血白费了。

  风外婆的心意也落空了。

  钥匙落地了,咒语已经失效。

  就在刹那之间,苦峪城外的西边,一群穿黄色长袍,黄脸黄眼睛黄头发黄胡须,连脚和手都是黄颜色的怪兽魔风,张牙舞爪,呲牙咧嘴,凶神恶煞地扑过来了,嘴里吹着黄色的妖气,噗!噗!噗!扑过来了!”

  水公主赶紧拿出自己的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钥匙,收拢所有的水源,向地的最深处隐藏。

  怪兽风魔淹没了苦峪城,从此怪兽风魔统治了城堡,水公主退到了地下,但水公主并没有因此而服输,在沙子下面,使出全身力气长出了一根根寄生在白刺根上的锁阳。

  城堡没了,锁阳却愈来愈旺!那里面据说凝聚着风外婆的眼泪,红艳艳的清亮的眼泪!风声在吼,据说那是风外婆对水公主的絮语。

  水公主退居城堡下面,但没有离开过,于是锁阳丛生,一个叫锁阳城的城堡因此而生,上面住着怪兽风魔,城堡下面却住着水公主和她的风外婆。

  爱奔跑的兔子,爱跳跃的黄羊,喜欢月光舞会的跳鼠,能驮重物任劳任怨的骆驼……他们常常想起水公主,还有风外婆。

  他们讲着苦峪城堡,不,后来的锁阳城堡,锁阳城堡下水公主和风外婆的故事,一代又一代。

  只有秃鹰,谁也不喜欢,孤独地苍穹飞翔,也一代又一代。

  只有怪兽风魔,谁也不喜欢,像个脾气暴躁的过客。

  有人说,风外婆很后悔当初,现在和水公主一起,保护着锁阳城堡,他们是真正的苦峪城的主人,怪兽风魔只是个脾气暴躁的过客,过客而已。

  • 上一篇文章: 少女在花季飘零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