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彤彤与猫
作者:邓撰相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小说|彤彤|猫


  这是个星期天。丈夫出发了,家里只有娘儿俩。做中午饭的时候,夏晨问儿子,“彤彤,想吃什么?”
  “吃夹肉饼!”彤彤说。
  吃夹肉饼是彤彤的最爱。夏晨打开钱包掏出5元钱让他自己买去。反正市场离家不远,也就是百十米的样子。还可以借机让他锻炼锻炼。可谁知,出去一个大时辰了,没见回来。
  上哪去了呢?正在伙房忙饭的夏晨打开窗户向外望去,发现小彤彤正在楼下嚼着肉饼喂小猫呢。
  这几年,不知什么原因,小区里野猫逐渐逐渐多起来,大体有五六只吧。它们靠着抓老鼠与各家丢弃的生活垃圾为生。由于老鼠逐渐减少,各家送出的垃圾都用垃圾袋系得很紧,不易弄开,加之堆砌在垃圾筒里,别说里边可吃的东西不多,就是多,凭小猫们的力量,也难以将它搞到手。何况,这些垃圾随时会被处理掉。所以,有时,猫们就饿得哇哇叫唤。
  真可怜!彤彤每次看到小猫饿得逼逼着个肚子,听着小猫那一声声喊叫,他心里就难受。吃饭时,他总让妈妈舀出些来,端给小猫吃。吃鱼啦,虾啦什么的,他总是偷偷地留出点来和虾壳和鱼骨头一起喂小猫。家里的垃圾他都争着送,他不只不系紧,而且送到垃圾筒的一边,让小猫们吃着方便。小猫们吃着他送来的各种食物,就和他亲近起来。不但不再怕他,还咪咪地叫着围着他转,亲昵地用身子摩擦他的脚脖子,小彤彤感到它的皮毛软软的,那么受用。小彤彤逗它,它就抑面躺下,四爪朝天,倒挠爪子和他玩。小彤彤成了它们的好朋友。他为它们起了名子,有的叫老黑,有的叫小黑,有的叫大花,有的叫小花,有的叫小精猴,有的叫捣蛋鬼……小猫们在他的训化下,都逐渐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只要小彤彤一喊谁,谁就咪咪地叫着来到他面前。为了让每一个小猫都能吃到食物,小彤彤总是一会唤这个,一会唤那个,有时几个小猫一齐来了,争夺起食物来,小彤彤就一会批评这个,一会批评那个,想方设法让吃得少的多吃点。邻居们都说小彤彤成了猫倌了。
  今天,他又用肉饼喂起小黑猫来。因为他发现小黑猫后边一条腿伤了。
  当妈的看着儿子的表现,虽然感到他口里省肚里挪地去关心猫,有点心痛,但看到他从小就有这么一颗善心,也感到欣慰,便不再说什么,依着他的要求去做这做那。想不到今天,她竟然将自己最爱吃的夹肉饼先喂起小猫来。于是,便喊起他来,“你不吃啦,怎么都给小猫吃了?”
  “还有。”彤彤站起身来,向家走去。
  夏晨家住在一楼。不多会,小彤彤拿着夹肉饼走了进来,小黑猫也跟在他身后,走到门口却停住了。它望着小彤彤妈,咪咪地叫了两声,似乎在问我可以进去吗?
  “小黑太可怜了,妈!”小彤彤望着妈说,“不知谁把它的腿打伤了!”说罢,转过身唤起小黑来,“咪咪——咪咪——,小黑小黑——”
  “咪——”小黑叫了一声,慢慢地向屋里走来。夏晨发现它翘着后边一条右腿,一瘸一瘸地。小彤彤指着它的后腿喊道,“妈妈你看,妈妈你看!不知让哪个坏蛋给打的,那人太坏了,太坏了!”
  啊,怪不得小彤彤今天用肉饼来喂它。
  “妈妈,它的腿不痛吗?”小彤彤皱着眉头,闪动着两个黑亮黑亮的大眼睛望着夏晨问道。
  “痛,怎能会不痛呢!”夏晨也可怜起小猫来。她想起早饭吃的大米稀饭,还剩下一些,便找一个碗盛上一勺,又掀开锅盖,从锅里舀上一勺菜汤,搅了搅,一面端着,一面咪咪地唤着,然后放在地上,让它吃。小猫望着夏晨,咪咪地叫了两声,但仍没向前走。
  “吃吧,不要怕,我妈在喂你呢!”小彤彤走过去,蹲到碗边下召唤小黑道。小黑又咪咪地叫了两声,再望了望夏晨,大概见她一脸的诚意吧,又看到小彤彤召唤它,便一瘸一瘸地走到碗边下,先闻了闻,然后,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妈,你说它这腿怎么办?能好吗?”吃饭的时候,小彤彤望着妈着急地问道。
  夏晨是个小学老师,并且己过而立之年了,但,还真还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她只知道人若是断了腿或胳臂的,都必须要上医院包扎还要吃药才行。这小猫是否也需这样呢?这时,她忽然想起楼上住着当兽医的老同学王寿民。便高兴地对儿子说,“吃完饭去问问楼上您王叔叔吧,他是干兽医的。”
  “对对,对!”小彤彤一听,立马两眼放光,把筷子一放,就急急地向外跑去。
  “你吃完饭再去!”夏晨想拉他,一把没拉住,他跑了。小猫吓了一跳,惊慌地也想向外跑,被小彤彤拦住了,他转回身从桌子上摸起肉饼猛嚼了两口,吐到碗里,对小猫说道:“我要去为你请医生呢,你别跑,好好吃着等着,啊!”
  小猫又吃起来。这时,小彤彤向妈挤了挤眼,用手指了指小猫,小声告诉妈妈看好它,夏晨笑着点了点头。这时,便悄悄地打开门,向王叔叔家跑去。



  看着小彤彤消失的背影,夏晨又想起儿子的一些往事来。
  小彤彤虽说是个男孩儿,可从小就心软。六岁那年,刚上小学一年级。那是春天吧,放学时,看到学校门口有人在卖小鸡。诺大的笸箩里都是毛茸茸的小鸡,吱吱地叫着,煞是喜人。放学后,孩子们一齐围上来,争相购买。小彤彤也让妈妈买了两对。从此,这四个小鸡成了彤彤的亲密小伙伴,一下学就伴陪着它们,给它们喂食、饮水,逗着它们玩。星期日还缠着妈妈和或爸爸和自己一起去野外抓蚂蚱回来喂它们。当时还没搬到楼上住,住在平房里,小鸡就放在院子里养着。在他和妈妈的精心喂养下,小鸡一天天长大了。吱吱叫着围着小彤彤转圈,跟着他跑。小彤彤裂着个小嘴嘻嘻哈哈地笑着,那个乐呀,真是没法说。后来四只小鸡中,三只长成母鸡,一只长成公鸡。再后来,母鸡们先后在窝里咯达咯达地叫着下起蛋来。捧着它们下的温乎乎的鸡蛋,小彤彤高兴地喊着:“妈,妈,下蛋了,下蛋了!你快看呀!”他把蛋放到妈妈手里又要回来,一直舍不得放下。心里就像撒上白糖一样,甜丝丝的。那个公鸡呢,长得又高又大,火红的冠子,火红的身子,高高翘起的尾巴闪动着墨绿色的光芒。走动起来昂首挺胸,气宇轩昂,啼叫起来,高扬着脖子,像吹喇叭一样,声音嘹亮而悠长。小彤彤对这些伙伴们可亲啦,每次放学回来,总是先看看它们,喂喂它们,和它们啦啦呱,再吃饭。可惜他们不会啦呱,小彤彤想,若会啦呱该多好啊!
  有一天他中午放学回来,一进门,突然看到大公鸡躺在院子里,红红的鲜血从脖子里汩汩地向外流着,地下被染了红红的一片。
  彤彤吃了一惊!正想过去看看,它忽地蹦起来,把彤彤吓了一跳。只见它吱地叫了一声,又啪地跌在地上。血,鲜红鲜红的血,猛地又喷了出来。
  这是怎能么啦?小彤彤惊骇地大声喊叫起来,“妈,妈,大公鸡怎么啦,怎么啦?”
  “杀了它犒劳犒劳你啊!”二舅说着和妈一起从屋里走出来。一听这话小彤彤哇地哭了,一面哭一面用两个小拳头猛地向二舅打去,打着喊着,“你坏你坏,你赔我大公鸡,陪我大公鸡!”夏晨一面拉他一面劝他说,“它长大了哪有那么多饲料喂,平日咱家也没个敢杀它的。这次您舅来了,正好杀了它,招待您舅,咱也一起嘬一顿……”
  “我不吃,我不吃!”小彤彤越哭越伤心,妈和舅舅怎能么劝,怎能么哄也不行。是后来爸爸下班了,答应带他到集市上买一只更好的,他才停止了啼哭。但,他却拒绝吃鸡肉,不但当天妈妈做的这只鸡他没吃,从那之后,他再没吃过鸡肉。
  “真可怜呀!”一说起被杀的那只可爱的公鸡时小彤彤总是皱着小眉头痛心疾首地这样说。
  …………
  夏晨正想着,门开了,小彤彤领着楼上王叔叔来了。
  夏晨说:“老同学你快来帮帮忙吧,快把小彤彤急坏了!”
  小黑猫一见生人来了,要跑,被小彤彤一把抱住了,一面摩弄着它一面说,“王叔叔要为你治伤,你走了还行。”王寿民从兜里摸出一个用塑料绳编的牲口笼头一样的一个东西为小猫戴在嘴上,说防止它为它治伤时咬人。然后用手摸起它的伤腿来。大概痛吧,小猫哇哇地叫着,挣扎着。小彤彤紧紧地抱着它,抚摸着它说,“别怕别怕,让叔叔看看,看看才能为你治好呀!”王寿民说,“看来是小骨断了,大骨伤了一点没断,我用小夹板为它固定住,再给它喂点消炎药就好了。”说着,从兜里摸出两片小竹片和一小卷胶布,夏晨过去帮他用竹片分别从两旁将受伤的腿固定好,然后,用胶带缠紧,缠完后慢慢放下。
  王寿民拍打拍打手,说,“这就好了!”然后让小彤彤为小猫摘下嘴上的笼头。小彤彤小心翼翼地为它摘下笼头,高兴地拿起它的两只前爪,一面摆动着,一面说,“谢谢,谢谢!”说完又像嘱咐小孩一样嘱咐它说,“别再碰着它啊,小心!”说着将小猫轻轻地放在地上。小猫咪咪地叫了两声,不知是表示对王叔叔和主人的感谢呢,还是告诉小彤彤它知道了,然后便一瘸一瘸地走了。
  “快歇歇,喝碗茶吧!”夏晨为老同学倒上一杯茶。王寿民去洗手间洗了洗手,一面喝着茶一面无限感慨地说“您这个彤彤彤心地真好!去年秋天楼下拴着一个拉车的驴,口里戴着铁嚼子,他看见后,一口一个太可怜了,非让我替它摘下来不可。我为他讲了许多道理,他不听,又去找驴子的主人,找了一大会也没找到。要不是同学招呼他再不走上学就迟到了,他还不能算完。真有意思。”说到这里,望着小彤彤,高兴地说,“小彤彤长大了要当慈善大使了。”
  “什么是慈善大使?”小彤彤抬起头问道。
  王寿民说:“慈善大使就是以善心去关心爱护别人的人。”
  “还包括小动物!”妈妈接着补充说。然后问她道,“愿意不?”
  小彤彤点了点头。
  “太好了,太好了!”王寿民说,“相信你一定会当一个最好的慈善大使。”说完,他从兜里掏出几片药,交待了一下如何喂它之后,便回去了。
  王叔叔走后,小彤彤想起还没给小黑猫喂药,便问妈妈道:“小猫还没吃药呀,怎么给它喂?”
  夏晨说:“等给它喂食时,将药品碾碎,放在食物里搅拌好,让它吃了就行了。”
  “将药放到嚼的夹肉饼里不行?”小彤彤又问道。
  夏晨说:“可以,当然可以了。”
  “它最爱吃夹肉饼了,我现在就去喂它。”说着从饭桌上摸起夹肉饼就向外走。夏晨想起儿子还没吃完饭,便说“那你不吃了,你还没吃完饭呀!”
  “我不饿!”小彤彤说着向外跑去。



  小彤彤放学一回家,看见爸爸出发回来了,高兴地跑上去喊着爸爸正要抱他,爸爸从身后拿出一个小纸盒,笑嘻嘻地说,“你猜我为你带回一个什么礼物?”
  “什么礼物?快给我,快给我!”小彤彤急着地伸着着两只手,要夺过盒子看看。
  “不行,你猜猜,你猜猜。”爸爸躲闪着他,高高地举着纸盒子逗他玩。
  “小鸡!”小彤彤闪动着黑亮亮的眼睛猜道。
  “不对!”爸爸得意地说,“再猜!”
  “小猫!”彤彤又猜道。
  爸爸笑嘻嘻地说,“还不对!”
  小彤彤猜不着,着急地一下蹲在地下,皱着眉头鼓着嘴,晃动着身子说,“快给人家嘛!快给人家嘛!”
  妈妈从伙房里走出来,看着爷俩个还在闹,便责备丈夫说,“快给他吧!”
  “好!”爸爸答应着,将盒子放到桌子上,像耍魔术一样,猛地拿开盒盖,“请看——”随着喊声,映入小彤彤眼簾的是一个白白的小兔子。只见它把掌大小,白白的,白的如同雪花一样。红红的眼睛,长长的耳朵,用手一摸毛茸茸的,好玩极了!小彤彤爱昵地将它抱了起来,像抱着一团棉花团似的。
  “喜欢吧?”爸爸问道。
  小彤彤高兴地说:“喜欢!”说完,转过脸问爸爸,“你这是从哪里弄的呀!”
  爸爸说:“这是你二舅给的。我出发顺便回家看您姥姥时,他说他家养的兔子生崽了,拿了一只让捎给你。说才出生一个多月,正好养。他说等你养大了,他还要来杀它吃呢!”说罢爸爸哈哈大笑起来。
  “我不让他来,不让他来!”小彤彤皱着眉头,晃动着身子说。
  爸爸笑了,“您二舅和你开玩笑的。您二舅说,上次因为杀了个鸡,把外甥得罪了,再来杀兔子,恐怕外甥就不认他这个二舅了!”
  小彤彤抱起小兔亲了亲它,然后说道,“小兔兔,我一定好好保护你,决不让人动你一指头!”
  “不动不动!”爸爸笑着说,“咱好好保护它,让它长得又大又胖,好吗?”
  “谢谢爸爸!”小彤彤高兴了。他跑到伙房里弄了一个大白菜叶子,拿来喂它,小白兔先嗅了嗅,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小彤彤兴奋地将两个指头向上一伸,喊道:“唉——”
  然后拍着手跑到伙房里向妈妈说,“妈妈,妈妈,小白兔吃饭了,吃的大白菜叶呢!”
  “你好好养它,让它长得又白又胖,老长老长的!”妈妈一面做着饭,一面说。
  吃饭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刷刷的声音,接着传来咪咪地叫声。小彤彤停止咀嚼,侧耳一听,急忙喊道:“小黑!小黑!来要饭吃了!正好给它喂药!”说着将筷子一放,就跑去开门。
  果然不出所料,一开门,小黑猫咪咪地叫了两声就走了进来。
  “你有小朋友了,小黑!”小彤彤从桌子上端过盒子,让小黑猫看着,对它说道:“你看看,这是新来的小兔兔,多好玩呀!”
  小黑猫伸出一只爪子扒着盒子望着小兔子,好像在说,“我看看,我看看。”
  爸爸在一旁说道:“可得看好啊,别让它咬死。”
  “不会的,是不是小黑!”小彤彤对着小黑猫说。然后警告它道,“听着啊!你若咬它我可不饶你!”
  妈将猫碗端过来,为它舀上一些米饭,又舀上一勺子菜汤,然后将消炎药调进去。小猫闻了闻就吃了起来。
  小彤彤对爸爸说:“爸爸。小猫被人打了,腿打坏了。那人真坏。你说,他为什么要打小猫呢?”
  “可能它偷东西吃被人看见了吧!”爸爸说。
  “那也不能打啊!”小彤彤为小猫争辩着,“它们没东西吃怎么办?都不喂它,它吃得饱饱的话还能偷吗?”
  夏晨笑着说:“是啊,若小区的人都和我儿子这样,关心猫爱护猫,小猫也不能偷啊,是不是?”
  小彤彤说:“老师说打人不对,不是好孩子,打小猫是不是也不对啊!”
  “应当说是这样!”爸爸说,“小猫们在咱们小区立了大功呢。以前小区里老鼠泛滥成灾,防不胜防,如今一个老鼠的影子也找不到了。”
  小彤彤问妈妈:“妈,小猫吃了药就好了吗?”
  “嗯。”妈妈说,“别忘了按时给它用药就行。”
  小彤彤决心似点着头的说:“忘不了。”



  在小彤彤精心照料下,小黑猫不但腿好了,也胖了,皮肤黑亮似锦;小兔子也一天天长大起来,白茸茸的如同一团棉花。看着它们的成长,小彤彤那个高兴呀,真是没法说。
  一白一黑,若能成为朋友,一起玩,该多好啊! 小彤彤几次把它们放在一起,可不知为什么,它们怎么也不合群。小黑猫还不时地用爪子抓挠它,小白兔慌忙跑到一边,大概吓得吧,浑身颤颤抖抖的。小彤彤抚摸着小白兔说:“别怕,它也是我的好朋友,不会害你的。”可说归说,它们总是玩不到一块儿。
  吃饭时,小彤彤问妈妈道:“妈妈妈妈,你说小白兔和小黑猫怎么不想成为朋友啊?”
  夏晨笑着说,“因为小黑猫想吃它,小白兔害怕它。”妈妈说,“咱好好教育教育它,让它们成为好朋友。”
  小彤彤一听,两眼立马明星闪亮一般,望着妈妈着急地问道,“那怎能么教育它们呢?”
  妈妈神秘地眨了眨眼,笑眯眯地说,“等小黑来的时候你看我的。”
  说曹操,曹操到。话音刚落,就听到小黑猫用爪子抓门并伴着咪咪的叫声。小彤彤高兴地说,“小黑来了!”说着跑去为它开门。
  果不其然。一开门小黑猫就咪咪地叫着跑了进来。夏晨先为它舀上食,让它吃。吃饱后,她先让小彤彤将小白兔放出来。然后,她抱起小黑猫来到小白兔身旁,小黑猫一见小白兔,伸出爪子就要叨挠它,夏晨她从桌上摸过筷子一面打它的爪牙,一面说:“小白兔是你的好朋友,不准欺负它!不准欺负它!”小黑猫赶紧收回爪子,挣脱开她的身子,咪咪地叫着跑开了。
  “就这样。”夏晨告诉儿子说,“经常这样教育它,它就知道不能欺负小白兔了。”
  小彤彤皱起小眉头问道:“打它它不痛吗?”
  “痛了它才能记住你的教导呀!”夏晨对儿子说,“这是为它好,让它知道侵犯小白兔就不行,就要受惩罚。这样,它就不敢咬小白兔,小白兔就安全了!”
  小彤彤点了点头。
  以后,小彤彤就按照妈教的办法不时地教育小黑,小黑在他的训练下,见了小白兔也不再抓挠它了。小白兔也不再那样怕它了。有时还跑到它身边,好像有要和它交朋友的意思。
  妈妈真有办法!小彤彤高兴地将这情况告诉妈妈,妈妈说:“不过仍不能放松警惕。发现小黑猫有侵犯小白兔的行为,还要用这办法教育它。”
  真是不出妈妈所料。小黑猫真的又侵犯起小白兔来,并且侵犯的十分严重。
  那是在中午放学之后,小彤彤一进门,小黑猫就跟了进来。小彤彤放下书包,就跑到伙房里向正在做饭的妈妈要了些菜叶,想先喂喂小白兔,等妈妈做熟了饭之后,再舀饭喂小黑。可当他拿着菜叶走出伙房时,触目惊心的事情发生了——小黑猫竟然一口咬住小白兔的脖子,急急地向外跑去。
  “小黑——小黑——”小彤彤惊呼着一面去追赶,一面哭叫着,“妈——妈——,小黑猫刁了小白兔去了!”
  夏晨正在做着饭,一听儿子的呼喊,把锅铲子一放,就跑过来追打小黑猫。小黑猫一看小彤彤母子一齐追来,跑得更快了。房门关着,它慌忙间丢下小白兔,从洗手间的后窗蹿了出去。小彤彤急忙从地下抱起小白兔一看,小白兔己经闭上了眼睛,脖子上的鲜红的血汩汩地向外流着。小彤彤又吓又急,哇地哭了!夏晨一面安慰儿子,一面接过小白兔,发现小白兔己被小黑猫咬断脖子。
  “真可怜,太可怜了,妈妈!”小彤彤伤心地哭着,哽咽着说,“快叫王叔叔来救救它吧!”
  夏晨感到手中的小白兔己浑身松软,心脏早己停止了跳动,显然是抢救不过来了。她真不忍心立即将这残酷的消息告诉儿子,因为她知道这小白兔在儿子心里的份量。于是,便放下小白兔拿起电话打给王寿民,说了说这情况。王寿民说:“从你说的情况看,抢救过来是不可能了。你告诉他,我再为他搞一只更好的,外国品种。他一定喜欢。”
  夏晨将王寿民说的话告诉了儿子,小彤彤听后,虽然想到不久王叔叔还会为自己搞一只更好的,但看到可爱的小白兔一眨眼就残死在自己眼前,心里还是刀割般的难受,泪水仍是止不住地流淌。他抚摸着小白兔,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太可怜了,太可怜了!”说罢,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抹了把泪,气愤地说:“哎,该死的小黑呢?找它算账去!”说罢摸过门后的帚苕敝开门就向外跑去。
  “小黑——小黑!”小彤彤呼唤着,一遍又一遍,“小黑——小黑——”
  “咪——”传来小黑的声音。小彤彤循声望去,找了好大一会未见身影,抬头一望,只见它趴在小树上,两眼怯怯地望着他。
  “过来——”小彤彤气愤地命令它。
  “咪——”小黑猫大慨知道自己惹祸了吧,只是咪咪地叫着,好大一会才慢腾腾地走过来。
  小彤彤猛地举起扫苕,真想恨恨地凑它一顿,好好解解恨,可想到前些日子它被人打伤腿那个痛苦的样子,心里又软下来,将高高举起的扫苕又轻轻地放下,长吁了口气,愤愤地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看我再喂你!”

  傍晚,爸爸买了一条鱼,吃晚饭的时候,小彤彤向爸爸讲了今天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事情,然后气愤地说,“小黑太坏了,以后我再不理它了!”
  可当妈妈收拾桌子上的垃圾时,仍然让妈妈将鱼骨头等单独放着,又把自己偷偷留出来的鱼头和半块鱼尾巴放上。夏晨笑了笑,知道儿子是刀子嘴豆腐心。便不再说他,并照他的说法做了。
  小彤彤将垃圾袋放在门后,然后坐在沙发上皱着个小眉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突然,随着一道耀眼的闪电,轰的一声炸雷,小彤彤一楞怔,望着窗户上水流如注,他急忙摸过伞,提起盛鱼骨头的垃圾袋要向外走。
  “干什么去?”爸爸喊他道。
  “喂小黑猫去!”小彤彤开开门一面向外走一面说道,“可惜下雨前没送出去。”
  爸爸跟上去,“下雨了,你向哪里找它去?”
  小彤彤没止步,快步走下楼,站在阳台下面,望着茫茫黑夜,他一遍一遍地叫唤着小黑猫,没回声,他又喊别的猫,也没回声,传来的是隆隆的雷声和涮涮的雨声。
  “回去吧!这么大的雨它们不会来了!”爸爸劝儿子回去,可小彤彤仍然站在那里不走,还在一声声唤着小猫。
  “回去吧!它们不会来了”妈妈也下来了,动员他回去。动员了一大会,小彤彤才把垃圾袋放下,跟着爸爸妈妈向回走,一面走,一面问他们,“这么大的雨它们淋不坏吗?吃不上饭害饿了怎能么办?”
  听着儿子对小猫的牵挂,夏晨心头一热,好像触摸到儿子那颗滚烫的心,眼睛不禁湿润起来……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难

  • 下一篇文章: 盲琴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