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汪汪叫的兔子
作者:余 雷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兔子|汪汪叫|童话

一、MM速递公司成立


  老鼠毛先生是老鼠家族里的贵族,既然是贵族,当然要处处与众不同。他不喜欢别人叫他老鼠先生,他让大家叫他老鼠毛先生。最令老鼠毛先生骄傲的是他养的宠物汪汪。
  “汪汪,倒茶。” 
  “汪汪,倒茶。”
  ……
  老鼠毛先生每天至少要把这句话说上一千遍,因为每天至少有一千个客人到老鼠毛先生家做客。自从老鼠毛先生请市长到家里喝过一次茶之后,这个城市就开始流行到老鼠毛先生家去喝茶。客人们提着礼物到老鼠毛先生家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喝汪汪倒的茶。
  “好的。请稍等。” 汪汪倒茶的速度很快,如果他的动作稍稍慢一点,毛太太手里的鞭子就会抽在他的背上。
  汪汪倒给大家的茶水没有什么特别的,客人觉得有趣的是,汪汪端茶不用手,而是用耳朵。
  客人喝茶的时候,老鼠毛先生就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说:“我的汪汪不是一般的宠物,汪汪是一只兔子。确切地说,是世界上最后一只野兔。”
  因为每天至少有一千个客人来访,所以汪汪每天至少要倒一千次茶。如果这一天不是猫先生来做客,汪汪恐怕会倒一辈子。
  “哈哈哈,老鼠先生,哦,老鼠毛先生,你想让我笑死呀。”看到汪汪用两只长耳朵捧着茶杯的样子,猫先生笑得在地上打了九十九个滚。
  猫先生总算笑够了。他直起腰,捋一捋笑得东倒西歪的胡须,“老兄,你是从哪儿搞到这只兔子的?还叫‘汪汪’这么个怪名字。”
  “这可是商业机密,不过对你就不用保密啦。”毛太太让汪汪把茶杯轻轻放在猫先生面前,“我们楼上就是动物研究所,想找一只兔子还不容易。不过,汪汪可不是一般的兔子,他是纯种的澳大利亚野兔。‘汪’在英语里的意思就是第一。”
  “今天请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忙查一下,我的汪汪是不是世界上最后一只纯种野兔。”毛先生优雅地喝了一口茶,“现在做贵族不容易。养一只纯种的宠物更不容易。”
  “兔子就是跑得特别快的那种动物吧?”猫先生若有所思地说,“把他当宠物养是不是太浪费了?”
  “你不会像人一样也想把他吃了吧?他可是跑得特别特别快呀。”毛太太紧紧抓住汪汪的尾巴,担心地问。
  “我可没你那么馋。你没听说我最近注册了一家速递公司吗?”
  “你是说,专门替大家送信的那种公司?”老鼠毛先生的小眼睛骨碌骨碌地转了三百六十圈,才在鼻梁两边停下,“你想打汪汪的主意?”
  “算你聪明。现在地球上最多的动物就数老鼠和猫了。我们家族和人是世交,关系当然不错。你们的繁殖能力和适应能力也真算得上天下第一,才能活到今天。为了大家能够在地球上千秋万代地活下去,我们最好团结起来。一起对付他们。”
  “我也正发愁,最近我寄到乡下去的信老是在半路上就睡着了。不知道我的乡下亲戚都怎么样了。”毛先生的小眼睛一直在滴溜溜地转,“不如我们合伙怎么样?这样,我们与乡下的猫和老鼠就能结成同盟。”
  “一言为定。”猫先生和毛先生面对面,把各自的胡须和对方的交叉在一起,刷、刷、刷。一共交叉了三次,他们就成了最好的同盟军,发誓永远永远不后悔。
  胡须们很久没有见面,还想拥抱一下,但猫先生和毛先生已经分开了。但没等胡须们回到原来的位置,两位先生就争吵了起来。
  毛先生说:“就这么定了。公司就叫毛猫公司,因为毛字的笔画比猫少。”
  猫先生扯了扯还想和老鼠胡须拥抱的一根胡须,大叫起来:“谁的力量大谁的名字应该在前面。”
  胡须们又撞到了一起,不过这一次不是拥抱,而是战斗。刚刚拥抱完就要打仗,他们还没有进入作战状态,根本戳不到对方脸上,一点也发挥不了作用。两位先生只好用眼睛来作战,毛先生的眼睛发出红光,猫先生的发出绿光,两束光线马上就要相撞了。
  毛太太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她好不容易在他们的眼光缝隙里插了一句话,“不如叫MM速递公司。”
  “好!”他们总算异口同声地答应了。谁都可以把前面那个M当作自己。

二、训练邮差

  MM速递公司成立了。
  公司目前由三个成员组成。老板M先生和M先生,加上邮差汪汪。
  邮差当然是要接受训练的。猫先生要和主人到夏威夷去度假,老鼠毛先生要忙着应酬。训练汪汪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了老鼠毛太太。
  老鼠毛太太请来一大帮朋友,让她们给汪汪设计发型、服装。
  老鼠毛先生回来的时候,被家门口突然闪出的一个怪物吓了一跳,差点儿被自己的尾巴绊倒。黑暗中,这个怪物只有一张绿色的脸,闪着幽幽的绿光。而且,他竟然冲着老鼠毛先生大叫:“汪汪!汪汪!”
  老鼠毛先生壮着胆子开了灯,这才看到,这个怪物的身子裹在一些分辨不出颜色的布条里,头顶上竖了一个硬邦邦的  M,鼻子两边的胡须也是M形的,脸上涂满了绿绿的荧光粉。
  “怎么样,这个邮差够现代吧?”老鼠毛太太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她等着老鼠毛先生对他的表扬。
  “不错。我都差点儿没认出他来。但是,一个好邮差应该跑得很快。汪汪现在能跑多快?”老鼠毛先生显然更关心邮差的能力。
  “那是下个月的课程。我们这个月主要是培养汪汪对这个职业的热爱,让他知道做一个邮差的重要性,必要性和……”
  没等老鼠毛太太说完,老鼠毛先生就打断了她“不能等下个月了,让他现在就开始训练。明天就去送信。”
  老鼠毛太太拿出一份厚厚的训练计划,从中间抽出一份念道:“举哑铃一千次,俯卧撑一千个,引体向上一千次,快跑三十公里。”
  汪汪顺从地走到健身房,他已经习惯让老鼠毛先生和老鼠毛太太安排一切。如果他没能按他们的要求做,那根老鼠毛做的鞭子就会抽打他。从他来到这儿的第一天就这样,汪汪以为兔子都是这样的。
  汪汪举一次哑铃,老鼠毛先生就打一个哈欠。举到第268个时,老鼠毛先生睡着了。举到第269个时,老鼠毛太太也睡着了。他们的鼾声钻进汪汪的眼睛,使劲拉他的眼皮。还没举完一千次,汪汪也睡着了。

三、兔子邮差和跳蚤信

  这真是一个好天气。
  所有的白云都在阳光里干活,把天空擦得像一块晶莹的蓝宝石。老鼠毛先生自己都想到乡下去走一走,但贵族是不能随便出去走的。况且现在又有了一个邮差,还是派他去吧。
  “汪——汪,汪汪——汪汪,M——M——M。”这是老鼠毛太太花了一千万请最好的作曲家写的《MM速递公司歌》。她要求汪汪要一直唱到目的地。好在从小老鼠毛太太就训练他学会“汪汪”叫,现在汪汪只用了一秒钟就学会了整首歌。
  “汪——汪,汪汪——汪汪,M——M——M。”
  “拜——托,让我——睡觉。M——M——M。”
  汪汪正唱得起劲,却听到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和着他的拍子也在唱。
  汪汪想听得更清楚一些,他吃力地竖了竖耳朵。耳朵被发型师折成 M形,听什么都模模糊糊的。但即使这样,汪汪还是马上就听出这声音在自己的邮包里。
  不会是老鼠毛先生的儿子毛小弟吧?他一直吵着要跟汪汪一起出来。他打开邮包,里面没有毛小弟。
  “你——看,不到——我我。M——M——M。”那个声音还在唱,为了押韵,它唱了两次“我”。这次是在汪汪的耳朵边。
  “听出来了,你是一只跳蚤。你就是老鼠毛先生的信吗?”汪汪好奇地问。
  “你先回答我,你是什么呢?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动物。”跳蚤傲慢地说。
  “我也不知道。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听老鼠毛先生对别人说我是一只兔子。好象还是世界上最后一只。”汪汪放慢脚步,他担心跳蚤摔下来。
  “我爸爸给我讲过兔子的故事,说兔子胆小,兔子喜欢生活在草地上,兔子的长耳朵是撒谎变长的,还有,兔子的尾巴长不了。我看你一点都不象。”
  “你能讲给我听吗?我特别想知道。”汪汪每听到跳蚤说一次兔子,他的心就会“扑通”、“扑通”连续跳五下。
  “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两个条件。第一,以后要叫我跳蚤胡,我们跳蚤也是有名字的。第二,现在我饿了,要等我吃饱了才能告诉你。”跳蚤胡跳到汪汪的鼻梁上,这样,他们俩就能面对面说话了。
  “好的,跳蚤胡先生。可是,毛先生没有让我带你的食物。我只有一根胡萝卜,你吃吗?”
  “这个小气的老鼠毛先生,他让我做他的信,因为只有我能钻进老鼠的耳朵里说话。但他从来不给我吃饱,所以,我经常在路上睡觉,不给他送信。”跳蚤胡一生气就往上蹦,一连蹦了七次才落下来。“我看你不错,该不会看着我挨饿吧?”
  “只要你告诉我兔子的事,让我做什么都行。”汪汪从来没有这样求过别人。
  “其实,我吃得不多,只要一点点就够了。”跳蚤胡跳到汪汪的背上,“如果你愿意,我就喝一口你的血。”跳蚤胡说完,没等汪汪同意,就把尖利的嘴插进了汪汪的血管。
  跳蚤胡再跳到汪汪鼻尖上时,他的肚子就像一个通红的樱桃。跳蚤胡满意地擦了擦嘴,“啊,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吃过了。今天真比过节还高兴。你真是一只好兔子,让我来告诉你兔子的事吧。”
  不知什么时候,白云都藏了起来,原来,雨点赛跑开始了。大滴大滴的雨水争先恐后地往地面上跑,他们把泥土砸出了一个个小坑,又把它们注满。雨点砸到汪汪身上,他也不知道躲一躲。跳蚤胡躺在他的耳朵里对他讲的每一句话都让他震惊。雨点们生气了,他们被汪汪挡住就不能顺利地跑到终点。于是,更多更密的雨点朝着汪汪冲过来。但汪汪一动不动,他的心一直在“扑通”“扑通”地跳,他用手捂住嘴巴,深怕心脏会跳出来。虽然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故事让他听得热泪盈眶,但汪汪仍有些怀疑自己就是可以在原野上奔跑的那种动物。
  雨点们没有赶走汪汪,只好泄气地走了。雨水把他身上的胶水和颜料都冲刷掉了,他的两只大耳朵又可以神气地竖起来。他呼吸着田野里湿润的空气,听到了许多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雨了,喝得真痛快。”一支蒲公英快乐地叫起来,“快看,这里有一只兔子,一只真正的兔子。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是真的。天哪,我都高兴得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我要赶快准备好,让我的孩子跟他走。我的孩子们已经很久没有去旅行了。”一丛苍耳高兴地舞蹈起来,她身上的苍耳孩子都希望能跳到汪汪的背上。
  每一丛野草都快乐地和汪汪打着招呼,他们的情绪感染着汪汪。“我,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他不好意思地问大家。
  “你可以帮我施肥。”“你可以帮我吃掉多余的叶子。”“你可以帮我传播花粉。”“你可以帮我把种子播到远处去。”许多声音七嘴八舌地告诉着汪汪。
  “可是我现在是老鼠毛先生的邮差……”汪汪还没说完,跳蚤胡就打断了他,“你不会告诉我,你还要回到老鼠毛先生家去吧?”
  “汪汪,你是一只野兔,这里才是你的家。”跳蚤胡一连蹦了七次,险些从汪汪的鼻梁上摔下去。但汪汪显然还在犹豫着。
  “你知道你这次送的是什么信吗?”跳蚤胡急得满头大汗,“老鼠们要在地球上大面积散布鼠疫,他们要杀死所有的动物,做地球的主宰。到时候,连你也活不了。想想看,地球上只有老鼠会是什么样儿?”
  到处都是老鼠确实让人毛骨悚然,“可是,我听老鼠毛先生说,我的家族是被人吃掉的。要不是他,我也活不到今天。”汪汪疑惑地问。
  “可是,你活得像一只兔子吗?如果你的祖先看到他们的孙子是老鼠的宠物,还会汪汪叫,他们羞也羞死了。”跳蚤胡恨不能把汪汪的祖先从地下叫出来。“贱骨头,你就只配做老鼠的宠物。来呀,来抓我呀。”
跳蚤胡一扭身,向前跳去。
  汪汪觉得全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向跳蚤胡冲去。风乎乎地从他的耳边掠过,他全身的毛孔都在风中打开,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让汪汪只想拼命往前跑。
  “留下来吧,我们需要你。没有野兔,这里怎么称得上是原野呢?”每跑过一丛野草,就会听到相同的话。
所有的野草们突然间都停止了摇动,汪汪也不再奔跑,他停在了一个洞穴前。这是一个废弃的野兔的洞穴,汪汪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他体内的某种意识完全苏醒了。
  “我是一只兔子!”汪汪大喊了一声,向着原野的深处跑去。

四、兔子之家

  汪汪终于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一只兔子。但他没有像跳蚤胡想象的那么高兴。虽然知道自己是一只兔子已经200分钟了,但是汪汪还是没有觉得现在和在老鼠毛先生家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在老鼠毛先生家,每一个看到汪汪的客人都会表示惊讶,原野上的每一株植物看到汪汪也是如此。
  说到底,汪汪不知道一只兔子应该做什么。在老鼠毛先生家他一直在倒茶,这里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很新鲜,但也让他不知所措。
  跳蚤胡只好不停地开导汪汪,他不停地蹦起来,因为汪汪太让他生气了。一直蹦到他的每一条腿都抽筋 ,上下嘴唇都累得卷了起来,他才停下来。
  终于可以安静一会儿了。汪汪漫无目的地走上一个开满野花的小山坡。汪汪尽量走得轻一些,那些各种颜色的野花正在睡觉,要不她们也会对着汪汪大叫。一只兔子真的能让大家那么兴奋吗?汪汪生下来就呆在老鼠毛先生家,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既震惊又迷糊。
  “跳蚤胡,可能你说的有道理,让我慢慢想想吧。不管怎样,不用整天在老鼠毛先生家倒茶也是一件好事。我现在做什么呢?”汪汪问跳蚤胡,可跳蚤胡太累了,他什么也听不到。
  这里的空气真好啊,汪汪虽然不知道一只兔子该干什么,但他喜欢使劲呼吸这里的空气。这里的空气是有味道的,好多种气味混在一起,闻起来有一种舒服的感觉。渐渐地,他能分辨出不同的气味来。这时,有一丝甜味老往汪汪鼻孔里钻,汪汪不喜欢甜味儿,他躲来躲去都躲不开,就在那丝甜味冲进他的鼻孔时,汪汪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啊——啊——嚏!”
  他担心地四下里看了看,还好,野花们没有被惊醒,汪汪还可以继续自由自在地在花丛中散步。他继续往前走,突然,汪汪又闻到了那种熟悉的气味,对,是兔子的味道。和刚才在那个洞穴前闻到的一样,他不由自主地顺着气味传来的方向走去。
  在一丛盛开的杜鹃花下,有一个小小的洞口。这个洞口隐蔽得很好,不仔细看根本不可能被发现。汪汪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好像有什么在命令他:进去!进去!进去!
  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要不要和跳蚤胡商量一下?只迟疑了一秒钟,汪汪还是钻了进去。
  哦,这里才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汪汪从未有过这样奇特的感受。虽然老鼠毛先生为他定做的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家具公司做的宠物屋,但是,在这个洞穴里,汪汪第一次找到了家的感觉,他高兴得笑出声音来。
跳蚤胡被惊醒了,“这是什么地方?汪汪,你要干什么?”
  “这是一个兔子住的地方。跳蚤胡,我想在这里住下来。”汪汪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但是,不知道这里的主人会不会同意。”
  “管他呢,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只野兔,还有谁会来和你争。”跳蚤胡从汪汪身上跳下来,在洞穴里跳来跳去。
  “是谁回来了,也不打个招呼。”一个嗡声嗡气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吓得跳蚤胡又藏到汪汪的耳朵里。
  讲话的是一丛杜鹃花的根须,他就贴在洞穴的顶部,“是宣宣吗?只有你每次回来都不打招呼。”
  “我叫汪汪。”汪汪小声说。
  “不对呀,你什么时候改名字了。小调皮,别以为我看不到你,你就骗我。”说着话,那丛根须突然抓住了汪汪。他细细地把汪汪摸索了一遍,“奇怪,你真的不是宣宣。但你是一只野兔。兔子之家的所有兔子我都认识,你是谁呢?哈哈,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到了兔子之家就是回到家了。”杜鹃花的根须放开汪汪。
  洞穴的顶上很快垂下许多条根须,“好久没有兔子回来了。真让人高兴。”“动作快一点,不要让客人不满意。”  “放心吧,我们兔子之家的服务从来都是最好的。”
  不知有多少条根须都在忙乱,汪汪只好不停地让开他们。只一会儿功夫,整个洞穴焕然一新,比汪汪刚进来时还要舒适和漂亮。
  “您还有什么要求吗?”一条柔软的根须轻轻地问道。
  “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汪汪还是不太相信,他有许多问题要问,“我刚刚知道我是一只野兔。请问这里还有别的野兔吗?这片原野有多大?还有别的动物吗……”
  “我也说不清这片原野有多大,因为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最先讲话的那条杜鹃花根须说道,“原来这里有很多兔子,后来就越来越少。我们建起了这个兔子之家,就是为了让无家可归的兔子有一个安身之处。这个年代,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保护自己了。如果没有了动物和昆虫,植物的末日也就不远了。别的地方还有小鸟之家,蟋蟀之家、蜻蜓之家……你有机会可以去看看。原来的原野可真热闹啊……”
  “有没有跳蚤之家?”跳蚤胡打断杜鹃根须的话。
  “如果跳蚤剩下的不太多了,肯定就有。你是和汪汪一起进来的吧?”
  “不要赶跳蚤胡走,他是我的朋友。”汪汪连忙说道。
  “这样啊,那么你就不用去找跳蚤之家了,你和汪汪在一起也可以呀。”杜鹃根须并不介意跳蚤胡打断了他的话,  “好长时间都没有兔子来了。大家等得很累,都睡着了,所以你们来了都不知道。这下好了,我们还以为再也没有兔子了呢。今天晚上我们要开一个盛大的欢迎舞会。”
  “舞会?”跳蚤胡一连蹦了二十一下,“我可是当之无愧的舞王啊!”

五、舞会上的不速之客


  天黑了。
  广袤的原野似乎一下子藏进了夜的黑丝绒斗篷里。四周静极了,汪汪只听得到自己呼吸的声音。他轻轻地问跳蚤胡,“跳蚤胡,你说奇怪不奇怪,虽然只是一天的时间,但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这里已经呆了很久了。”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我早就告诉过你了,你是兔子,你就应该生活在这里。”跳蚤胡正忙着活动腰腿,准备跳舞。
  月亮升起来了,柔和的月光下,原野上的一切都像被一层乳白色的薄纱笼罩着。汪汪的毛像刚洗过澡一样柔顺,光滑。他的心安静下来,他现在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是属于这片原野的。
  一阵风轻轻地吹过,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一株蓝色的风铃花开始唱歌,她的歌声并不胡乱地往汪汪的耳朵里钻,只是在他的头顶上绕来绕去,让汪汪有一种想伸手去抓,又害怕把它们吓走的感觉。跳蚤胡早按耐不住了,他和着歌声跳了起来。
  又有许多声音唱了起来,汪汪不知道是谁在唱,但这些声音都很友好,它们温柔地抚过汪汪的全身,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快活和舒服。汪汪也情不自禁地跳起舞来。
  整个原野上的生物都在舞蹈,野草们“刷刷”地摇动着长发,蒲公英扭着纤细的腰肢喝醉了一般,苍耳妈妈恨不能长出一千只手,能一边跳舞,一边把跳出去的苍耳孩子一个个抓回来。野兔汪汪的到来,让大家感到快乐,原野上的每一种生命都是息息相关的,缺了谁都会给大家带来灾难。
  汪汪在老鼠毛先生家也参加过舞会,但在这么宽敞的地方,如此多的人一起舞蹈,让他兴奋不已。跳蚤胡早跳得不知去向了,汪汪觉得惊奇的是,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和骨头都是自己在跳舞,根本不用去指挥他们。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本事。
  “哎哟”、“哎哟”
  “谁在这里乱跑?”
  “跳舞就好好跳嘛。”
  “老鼠,老鼠,好多老鼠。”歌声都变成了叫喊声。
  “汪汪,出来。” 
  “汪汪,出来。老鼠毛先生说了,只要你回家就没事。”不知有多少只老鼠也在喊。
  野草们还在晃动,这不是他们自己在跳舞,而是老鼠们四处乱跑撞到了他们。老鼠们如果抓不到汪汪,老鼠毛先生就会扒了他们的皮,然后用他们的毛来做鞭子。
  汪汪吓了一跳,幸好离“兔子之家”不太远,他连忙躲回到洞里。
  杜鹃花的根须安慰他:“不用怕,只要是生活在原野上的动物都会互相保护的。”许多根须开始移动,洞口很快就被挡住了。
  虽然知道自己是安全的,汪汪还是一夜没有睡着。跳蚤胡一直没有回来,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天亮了,汪汪听到了跳蚤胡的声音,“门到哪里去了?汪汪到哪里去了?”
  杜鹃花的根须又移动起来,洞口出现了。汪汪看到跳蚤胡神气活现地站在一只老鼠的额头上,他想:不好,跳蚤胡肯定是带老鼠来抓我的,我可不想再回去,赶快跑吧。
  汪汪一下就冲出洞口,向前跑去。风声呼呼地从他的耳边掠过,跑出了很远,他才停下来。
  “傻瓜,又没有人追你,跑那么快干什么?”跳蚤胡的声音吓了汪汪一跳。
  “你什么时候跟上我的?亏我还把你当作朋友,你竟然带着老鼠来抓我。”汪汪使劲儿摇头,想把跳蚤胡甩下去。
  “你甩不掉我的。”跳蚤胡得意地笑道,“你跑出兔子之家的时候我就跳到你身上了。你这个小心眼,我怎么会带着老鼠来抓你呢?”
  看着满脸惊讶的汪汪,跳蚤胡继续说:“昨天晚上你走了以后,舞会仍样接着举行。那些老鼠从来没有这么玩过,他们也很开心,谁愿意再回到老鼠毛那儿去呀。所以就没有老鼠来抓你了,本来要去叫你的,可谁都抽不出时间来,我更忙,谁让我是舞王啊!”
  这时,有一只老鼠跑过,他匆忙地向他们俩点了点头,“我要去给小草松土,待会儿见。”一会儿就跑得没影了。
  “看到了吧,连老鼠都愿意留下来呢。”跳蚤胡跳到汪汪的脑门上,“走吧,回兔子之家去,说不定,我们还能等到 另一只兔子呢。”
  汪汪又飞快地奔跑起来,奔跑的感觉真好,在原野上奔跑的感觉更好,“跳蚤胡,我现在才明白,做一只野兔的感觉真棒!”
  “那当然,你还回老鼠毛那儿去吗?”跳蚤胡故意问汪汪。
  “回去呀,我要先把你送回去再回来。别忘了,我是他的邮差,你是他的信呀。”汪汪的耳朵出其不意地按住了跳蚤胡。“怎么样,信先生?”
  “老兄,这样的玩笑以后还是不要开吧,要不我会吓死的。”跳蚤胡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放心吧,谁也不能再让我们回老鼠毛先生那儿去了。”

  汪汪和跳蚤胡,还有来抓汪汪的老鼠们一起留在了原野上。老鼠毛先生和猫先生来找过他们很多次。每一次,野草们早早就把汪汪藏好,手拉手编成密密的篱笆,把老鼠毛先生和猫先生挡在外面。两个M先生一直不停地在吵架,为了这只会汪汪叫的兔子,他们永远都只能是敌人了。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药墨水”

  • 下一篇文章: 红鼻子包包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