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可采与千贝的夏天
作者:安 宁     来源: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小说|女生和男生的故事|青春小说|

 

1
  暑假快要到了的时候,千贝在网上留言给可采,可采,这么漫长的暑假,我们去哪里玩呢?处处都是滚滚的热浪,我的灵感都被蒸发干了呢,所以还是你累死几个脑细胞,好好设计一个玩乐的方案吧。
  可采收到留言的时候,刚刚结束了最后一场的期末考试。她微微一笑,回复千贝说,可是千贝,你的灵感被蒸发,我的全被烤死了呢,不信,等试卷发下来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上面横陈的尸体啦。
  其实可采很想告诉千贝,她想圆他一个离家出走去海边的梦想,可是当时她的Q上挤满了说话的男生,她实在有些顾不得千贝这提前来到的烦恼,于是便关了窗口,和其他人继续聊成一片。
  千贝想要离家出走去海边走走的梦想,从可采遇到他的时候,便已经有。那时候可采读初三,千贝则是高一的学长。可采想要报考千贝的高中,便时常地过来温习功课,算是给自己一个好的兆头,一只脚先跨入学校的大门。
  恰巧一次在图书馆自习室里,可采刚刚占好的位置,不过是出去上一趟洗手间的工夫,就被另一个男生给坐了去。可采低声说了声抱歉,那男生却装作浑然不知,继续带着耳机做题。可采正尴尬着,对面的一个瘦高个子的男生就站了起来,直接伸过手来,将那男生的耳机摘下来,毫不客气道,这是这位女孩子已经占好的位置,人家不过是刚刚出去了一会,你就赖过来,现在可以起来不用装聋作哑了吧。
  那男生一脸窘迫地站起来,又恨恨地瞪了对面一眼,那视线里,有威胁的意思。但瘦高个子男生不仅不怯他,反而一个幽默抱拳,意思是,你的拳头我心领了。
  可采在安静的自习室里,不知该如何谢他,便写一张纸条,说,我是可采,邻校初中部的,不过或许很快就可以考进来做你的学妹了,所以谢谢学长的帮助哦。
  可采羞涩地递过去后不过是片刻,便收到了回礼。可采展开来,见上面写着,我是千贝,千万次梦见扇贝与海边的千贝,时刻想着逃学离家出走去海边的千贝,如果你愿意,请投我的梦想一票。
  可采微微笑着,将纸条叠起来,在上面写上“赞成票”,而后轻轻投进千贝用手圈起做成的临时投票箱里。
  2
  这一票,可采便与千贝连在了一起。
  千贝成绩算不上好,但还是以学长自称,来帮助可采复习功课,尽管很多时候,千贝常被题目急得抓耳挠腮,还要求助于另外的人。但能有一个走过此桥的人,陪着一起过这艰难的一关,可采还是觉得幸福。
  可采那时候常常说的一句话是,等她考入了高中,她一定陪着千贝逃学去看大海。可采其实去过很多次大海,因为她的姑姑家就住在海边,每年放暑假的时候,只要她说一声,姑姑就亲自开车过来接她去度假。所以她对于大海,远没有千贝那样从未到过海边的人的痴迷。千贝家条件算不上好,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也就供他读书刚刚好。再拿出多余的钱来让他在假期时外出游玩,便看上去有些奢侈,是计划外的支出。所以千贝便从父母爷爷奶奶平日给的零用钱里,一点点地攒着车票,据说,已经攒够,可以成行了呢。
  可采收到高中录取通知书的那个暑假,姑姑便打电话来,让她去海边消暑。可采刚要拒绝,突然想起了给千贝投的那个赞成票,便甜言蜜语地问姑姑,能不能带她一个朋友去?姑姑笑说可以啊,只要你没有什么坏点子来吓唬姑姑。
  可采开心极了,她网上留言给千贝,说,我要让你的梦想成为现实。千贝却是在收到信息后直接拒绝了她,又说,我要逃学独自去看海,而不是和大人,你明白么?
  可采当然不明白,她想这有什么不一样的呢?都一样是去看海,况且能够住在姑姑家里,有饭可吃有床可睡,多么舒服啊,再说了,还能省下一笔钱呢。可是她也就生了一会子闷气,便不再去想这件事,因为她考入了高中,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啊。
  所以等可采从海边晒成古铜色的健康肤色回来,在九月菊花香的校园里遇到了千贝,她并没有多么地热烈,而是和他聊过几句,便飞跑去教室里,看新的同桌是谁了。
  可采注意到她嘻嘻哈哈地转身说“再见千贝”的时候,千贝的脸上有一丝的忧伤。但这抹忧伤在可采的脑子里没有存上片刻,就被校园里繁盛的花草给冲淡了。可采想,千贝真是傻,刚刚开学,有什么可以难过的呢?即便是难过没有去成海边,那也是他自己的缘故,我盛情邀请了他,是他自己不去呢。
  3
  可采是个个性开朗的女孩子,她很快地便在这个学校里,有了新的朋友,她与他们热热闹闹地缠绕在一起,就像生长在水里的草们,风一吹,便拥挤着,说笑着,吵嚷着,真是乐趣横生。
  所以如果不是千贝在教室门口找她,她差一点就把这个学长给忘记了。
  那天可采正在教室里跟一个男生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那个男生还大胆地扭了扭可采的左耳,可采龇牙咧嘴地大叫着让他放手,不经意一回头,看见千贝正站在门口注视着她。她一下子红了脸,挣脱掉那男生的手,也不顾的疼痛,就跑过去有些愧疚地问千贝,你最近在忙什么,怎么也不来找我玩了?
  说完了她又觉得后悔,好像将责任全推到了千贝的身上,事实上是她自己将人家千贝给忘记了的。但她还是尽力地将左耳的那一小片红用长长的垂下来的头发遮掩住,就像遮掩住一个鲜明的疤痕。
  千贝并没有责备可采,而是微微笑一下,说,最近是有些忙呢,你还好吧,下午放学,我们一起坐公交走吧。
  可采回头看看那个扭她左耳的男生,有些尴尬,因为她与几个男生说好了放学后去游乐场滑旱冰,可是现在她实在是无力拒绝千贝。
  但千贝还是看出了可采的犹豫,拍拍她的肩膀,说,可采,知道你忙,我只是说说,以后有的是时间,你先陪朋友去玩吧,我们改天再见。
  可采还没有回答好与不好,千贝便笑着走远了。可采看着千贝瘦削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很孤单,孤单到他需要她的陪伴,可是,却又不去开口,霸道地要求她的陪伴。
  这一声“再见”,便真的很长时间才再次见面。那时千贝已经读了高三,功课忙碌,他的父母给予他很高的希望,可是他的功课却并不见多么鲜明的起色,于是为了这份希望,她只能努力地用功,以至于当可采有一天在校园里与他偶遇,觉得他愈加地瘦了。
  那天可采丢掉了其他狐朋狗友,陪千贝走了三站路回家。一路上依然是可采叽叽喳喳地说着身边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千贝则细心地倾听着,时不时地冲她笑上一笑,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是到了千贝家门口的时候,可采才止住了脚步,抬头看看眼前那栋有些灰旧的楼房,说,我就不上去了,千贝,你多注意身体,不要为了学习太过辛苦。
  千贝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漂亮的瓶子,说,喏,送你的,回去再看。
  4
  那个瓶子里面盛放了好多漂亮的幸运星,可采猜想是千贝从精品店里买来送自己的,她经常收到男生送的这样的礼物,所以并没有多么介意,便将它随手放进了抽屉里,与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礼物放在了一起。
  这样一转眼便到了夏日,可采有一天突然想起了千贝,于是留言给他,说,终于腾出空闲来,不如我们做个背包客,去海边吧。
  这句话却是很久都没有回音。可采有些寂寞,便无聊地翻看抽屉,并无意中碰触到那满瓶的幸运星。可采打开来,拈出一个蓝色的幸运星来,这才发现,上面竟然写着一行小小的字,说,投一票给千贝的梦想。而且,那近百颗的幸运星上,每一个上面都写满了这一行字。这瓶幸运星,原来是千贝每天晚上入睡前给自己去海边的梦想投下的一票。他在瓶子的最底部,还放了一张小纸条,写着,满一百颗,我与可采去海边。
  可是,千贝终于没有等到幸运星满一百颗,便去了海边。因为,那一瓶幸运星,在可采想起之前,永远都处在99颗的数字上。可是当可采发现,千贝已经独自一个人去了海边。
  可采在不久之后的Q上,再一次看到了千贝的留言,只是这次是发到Q信箱里的。附件里还有许多张千贝的照片,他无一例外地都是笑着的。那笑容如此地明亮真实,又柔软动人。可是可采却是看着看着就哭了。照片上的每一处风景,她都非常地熟悉,熟悉到连千贝靠着的石柱上的污痕,她都清晰地记得。
  可是记得又有什么用呢,她终究还是没有实践自己的诺言,陪着千贝一起去海边,而且,是坐绿皮的火车,体会一下那种哐当哐当车轮碰撞铁轨的寂寞的声音。她还要带他在海边捡拾漂亮的贝壳,并坐上自己划桨的木船,在汪洋中航行。他们还要丢了鞋子,在海滩上飞奔,歌唱,高喊,尖叫。夜晚便支起帐篷,枕着大海的呓语美美睡去。
  可是这一切,她都没有给他。是他自己,给这个梦想,投了最后一票。尽管,这一票,其实是千贝特意地留给她的,却因为她的忽略,而永远地错过了。
  这一年的夏天,千贝没有考入任何的大学,可他并没有着急地为了自己的前程,选择复读,或者去读一个职业的大学,而是为自己的梦想,投下了最完美的一票。
  这样一票的忧伤,只有可采知道。

灿灿的担忧
  贺晓彤
  一
  灿灿今年六岁。在音乐学院幼儿园那一大群可爱的孩子中,他特别显眼:脸蛋儿红红的,鼻梁高高的,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像闪着露珠珠。眼睫毛又密又长,忽闪忽闪的,,还有那嘴、那下巴、那乌黑油亮的还带点自然卷儿的头发……啧啧,要多漂亮有多漂亮,爸爸妈妈外貌上的优点全集中在灿灿身上啦。灿灿唱起歌儿来,那才叫动听呢!什么曲儿、调儿,他只要听上那么几遍就会唱,他的嗓音像山泉水那么清亮,还带甜味呢!他讲起故事来,绘声绘色,小朋友们可爱听啦!灿灿懂的可真多,什么《海的女儿》呀,《卖火柴的小女孩》呀,《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呀,还有《白比姆黑耳朵》,他都会讲 小朋友们喜欢他,幼儿园阿姨也喜欢他。爸爸妈妈带他出去玩,总有好多人盯着他看,有的还忍不住伸手摸他的脸蛋儿,拉拉他的小手。灿灿呢,一点儿也不怯生,总是笑眯眯的,问人好!
  灿灿的爸爸是音乐学院声乐系新晋升的副教授,家里有架钢琴。灿灿每天从幼儿园回家,只要爸爸一弹琴,他就不玩坦克、飞机和积木玩具了,乖乖地站在钢琴旁,入神地听着。一天,爸爸又弹起那支歌儿时,灿灿居然跟着哼起曲子来。爸爸十分惊讶,轻轻地弹着琴,认真地听他哼,越听越觉得灿灿哼的虽是无字的歌,可曲调儿一点都没错,一个六岁的孩子竟能哼准这么高难度的曲调,实在太稀罕了!爸爸停止弹琴,一把拉过灿灿,十分惊喜地问:
  “灿儿,你会唱《我的太阳》?是老师教的?”
  “不是。”灿灿说,“我不知道词,只会哼曲儿。”
  “你怎么会的呢?”爸爸惊疑地望着灿灿。
  “你好多天都弹这支歌,我就听会了呗。”
  “啊呀,我的宝贝儿子!”爸爸兴奋地搂紧灿灿,一个劲地亲吻着,直把灿灿的额头、脸颊亲得麻辣辣的疼。完了,爸爸又将灿灿抱到高高的条桌上站好,他自己退到屋子另一头,远远地望着灿灿,摊开双手,欢喜地说:“我的小宝贝,你有音乐天赋!爸爸来当伯乐,一定把你这匹千里驹训练出来!”从那以后,爸爸只要有功夫,就教灿灿认那像豆芽菜似的五线谱,教灿灿唱一支又一支歌儿。
  妈妈爱灿灿,但不像爸爸那样发疯一样亲呀抱呀的-她总是轻言细语地和灿灿说话,轻声细气地给灿灿唱歌,还给灿灿讲许多许多好听的故事,每当妈妈讲完一个故事听灿灿一字不漏地复述时,她高兴得白皙的脸庞泛着红晕,轻轻地抱起灿灿放到自己大腿上,㈩那双满含温情慈爱的大眼,久久地欣喜地注视着聪明的灿灿。每当这时,灿灿就会抬起双手,捧着妈妈的脸,天真地说:“妈妈,我最喜欢看你这样儿,真好看,真美!”
  “小精怪,你个小不点儿,就懂啥叫美呢?”妈妈甜甜地笑着说。
  灿灿爱爸爸,喜欢听爸爸弹琴,喜欢依偎在爸爸那像大山一样坚实的胸前;灿灿爱妈妈,喜欢躺在妈妈那像春风一样温暖的怀抱里,感受山泉溪流般的母爱。可是,灿灿近来发现爸爸妈妈之间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过去,爸爸一弹琴,妈妈总会站到旁边,一只手搭到爸爸肩上,一只手给爸爸翻乐谱,随着曲子唱唱歌儿。现在,爸爸不再弹妈妈爱唱的《绿岛小夜曲》、《在那遥远的地方》了,而是弹那支妈妈不会唱的《我的太阳》。妈妈呢,也不再到钢琴旁边来了,常常自个儿坐到里面房间看书。过去吃饭时,妈妈和爸爸有说有笑,互相劝菜。好多次,灿灿还看见爸爸夹上妈妈爱吃的菜喂到妈妈口里,灿灿为此还笑话过妈妈哩:“不怕羞,大人还要别人喂饭呢!”现在呢,吃饭时他俩谁也不看谁,谁也不说话,都争着给灿灿夹菜,有时灿灿的小碗都堆得小山一样了,急得灿灿一个劲嚷:“碗装不下啦,我不要吃这么多。”过去,一到星期天,爸爸妈妈总要带灿灿去公园玩,或去看电影。现在,好几个星期都没一块儿出去玩过了。最严重的是前不久有天晚上,灿灿吃多了西瓜,被尿憋醒了,一睁开眼,见对面床上没有爸爸,妈妈一个人躺在那儿,台灯没关,灿灿清楚地看见妈妈的脸上有泪水。妈妈哭什么呢?他好多次问妈妈:“你为啥不高兴呢?为啥不再唱歌儿了呢?”妈妈总是苦笑着说:“乖儿子,妈妈只有看着你才有笑,你是妈妈的开心宝!”灿灿好多次问爸爸:“你为啥不快乐呢?为啥不爱和妈妈说话了呢?”爸爸总是说:“宝贝蛋,只要有你,爸爸就高兴,你是爸爸的快乐!”
  是的,灿灿明白自己的价值,无论爸爸妈妈怎样不愉快,只要和他在一块儿,就又有说有笑了,他们从来都没对灿灿板过脸、发过火。只是爸爸妈妈总是愿意单个儿和灿灿在一块,再不像过去那样三人一起开心地玩儿了。
  这天是星期五,灿灿刚睡过午觉起床,爸爸就来幼儿园接他了。在往外走的路止,灿灿仰着脸问:“爸爸,你往常都是按点儿来接我的,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呢?”
  “今天爸爸没事儿,早点接你去儿童公园玩玩”爸爸笑吟吟地说。听说要去儿童公园玩,灿灿可开心啦,乐得一蹦一跳的,转而又问:“那妈妈也去吗?”
  “不去,她没有下班呢!”爸爸说。
  “那只有我们俩去玩吗?”
  “当然,只爸爸和你。”爸爸说着牵着灿灿快步走出了音乐学院大门。
  刚走到公共汽车站,灿灿便看见前面一棵大树旁边,站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漂亮阿姨。他认识她,是市歌舞团独唱演员郝阿姨,她跟着爸爸学唱歌,每次来家里,总要给灿灿买咪咪糖、泡泡糖一类好吃的,还给灿灿买了一架好大的玩具坦克呢。郝阿姨很爱笑,笑得很甜,好像嗓门儿里安了个金铃子。她唱起歌来真叫人人迷呢。灿灿最喜欢听她唱那支《童年的小摇车》。她一唱这支歌,灿灿的脑海里就出现一幅生动的画面。妈妈唱着无字的歌,轻轻地摇着灿灿睡的小摇车。灿灿望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月亮笑弯了嘴,灿灿也笑咧厂嘴,星星眨着眼儿,灿灿也眨着眼儿。慢慢儿地,灿灿在妈妈的摇篮曲中走进了甜蜜的梦乡……每次郝阿姨练完声,灿灿就缠着要她唱《童年的小摇车》。爸爸问灿灿为什么这样喜欢听这支歌,灿灿就把自己头脑里这幅生动的画面说给爸爸和郝阿姨听。郝阿姨一个劲夸灿灿艺术感受特别好,联想丰富,是个小天才,是未来的歌星!爸爸就一个劲亲吻灿灿,口口声声唤着:“我的宅贝儿子,我的小狗狗,我的小猫猫……”
  这会儿忽然在这里看见郝阿姨,灿灿又惊又喜,扑上去叫着:“好(郝)阿姨,我和爸爸去公园玩,你也去吧!”郝阿姨甜甜地笑厂,伏下身子和灿灿贴了贴脸,说:“好,阿姨陪你去玩儿!”
  儿童公园可真够美的。那伞形的绿树一溜一溜儿的,整整齐齐,像是—排排绿色的大蘑菇;那透明的池水里,游着一尾尾红的、黄的、白的、花的金鱼,像是青蓝的天幕上飘动着彩色的云;那喷泉一柱柱、一束束冲向半空中,又纷纷扬扬飘洒下来,碎末似的落在水面上,白雾般的水烟外围,经太阳光一照耀,生出一环环彩虹……灿灿看得眼花缭乱,他头脑里有说不完的为什么:“爸爸,那树为什么长成蘑菇形了呢?”“阿姨,那喷泉上为什么有彩虹呢?那池水为什么能喷上去呢?”可是,爸爸和郝阿姨—路说个为停,声音很小,灿灿弄不清他们说什么那么入神有味,对他的提问压根儿就跟没听见似的。有时灿灿问得急了,爸爸还埋怨说:“别老问,大人在说话呢,你自个儿看吧,别打岔。”
  灿灿心里不高兴了。过去爸爸和妈妈带他来公园玩时,他问啥都得到满意的回答,灿灿是爸爸妈妈的中心。这会儿却全不把他放在眼里了,灿灿感到被冷落的委屈,他索性停住脚,故意留在后面不走。他无意中看见阿姨拉着爸爸的手呢。爸爸最先发现灿灿已不在身边,马上转身走过来,笑眯眯地拉过气鼓鼓的灿灿,哄着说:“乖儿子,别撅嘴,爸爸从现在起,回答你那满脑壳的‘为什么’,好不好?”爸爸一句话就把灿灿说乐了。
  “前面人真多,咱们都牵着手,免得走散了。”爸爸说着拉起灿灿的手,阿姨又拉起了爸爸的手。
  是呀,公园里的人是多,万一走散了怎么好?灿灿也就更紧地抓住了爸爸的手,他还说:
  “我们幼儿园的男生和女生,怕冲散,也总拉着手在坪里玩呢。”爸爸和郝阿姨都笑了。
  来到儿童游艺场,灿灿看见那飞旋着的飞船,心里痒痒的,欢喜得大叫:“爸爸,我也要坐飞船!”
  “好,阿姨给你去买票。”郝阿姨说着向售票处飘了过去:
  “爸爸,你带我—块坐吧。”灿灿说:“爸爸是大人,怎么好去坐你们小孩子的飞船呢?”爸爸笑着说。
  “那妈妈也是大人,她过去就带我坐过。”
  “妈妈……嗯,她个子小,爸爸这么大块头,怎么好坐呢?”
  灿灿不好说什么了。郝阿姨好像同爸爸商量过一样,真的只买了一张票,灿灿只好自个儿坐了上去。
  旋转,快速地旋转,灿灿坐在飞船上竟看不清坐在那条椅子上的爸爸和阿姨了。当飞船的速度慢下来时,灿灿望望亭子边的椅子,只见郝阿姨那么近地靠着爸爸坐着,她的额头靠在爸爸的肩膀上,郝阿姨头痛了吧?灿灿不安地望着她。
  飞船还没停稳,爸爸就飞快地跑了过来,伸开双臂喊:“灿儿,爸爸抱你下来。”郝阿姨也跟着跑了上来,笑眯眯地问:“小灿,头晕吗?”
  “不晕,我的头一点儿也不晕。”灿灿想起刚才郝阿姨将头伏在爸爸肩膀上,就关切地问:
  “好阿姨,你的头晕了,是吗?”
  “没有哇。”郝阿姨不知灿灿为啥要说她头晕。
  “你肯定不舒服来着。我看见你刚才把额头靠在
  我爸爸肩上呢。”灿灿认真地说。
  “啊?唔……嗯……你阿姨刚才……是不舒服”爸爸结结巴巴的,笑着看郝阿姨。郝阿姨弯下腰来,捏着灿灿的下巴,轻声说:“是呀,小灿,你真关心阿姨呢。走,我给你买汽水去!”灿灿高兴极了,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阿姨,直奔前面的售货台。
  灿灿咕咚咕咚喝完了汽水,跟着爸爸和阿姨走出了游艺场。他们走在林荫小道上,灿灿快活地哼起了《我的太阳》的曲儿。郝阿姨摸摸灿灿那乌黑的鬈发,又拍拍他那红扑扑的脸蛋,对爸爸说:“小灿这孩子又聪明又漂亮,真可爱!我还从来没像喜欢他这样喜欢过一个孩子。”
  “你为什么只喜欢灿灿呢?”爸爸问。
  “我不是说了吗?这孩子聪明漂亮。”阿姨说。
  “聪明漂亮的孩子多着呢,你就因为这喜欢他?”爸爸又问。
  “他……他太像你了!”阿姨这么一说,爸爸不吭声了。可灿灿嚷了起来:
  “好阿姨,我像爸爸,也像我妈妈呢。我的眼睛就和妈妈的眼睛一模一样的,这是幼儿园阿姨说的。”
  “唔,对,对,你像你妈妈。”阿姨赶紧说。
  “你这么喜欢灿灿,把他给你当儿子好了,同意不?”爸爸笑哈哈地问阿姨。
  “好哇!真求之不得呢-”郝阿姨说着又伏身望着灿灿,问,“你愿意当我的儿子吗,小灿?”
  灿灿望着阿姨,她脸上红彤彤的,比平时更好看啦。他喜欢阿姨,可更爱自己的妈妈。他是妈妈的儿子,怎么能当人家的呢?灿灿笑了,有点不大情愿地说:“我给你当儿子,那我妈妈呢?好阿姨,你自己没有儿子吗?”
  “傻蛋,阿姨还没结婚呢。”爸爸在灿灿头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又笑着对阿姨说,“你呀,往后生个儿子会比灿灿更漂亮更聪明!”
  郝阿姨不说话了,灿灿抬起头望望她,只见她耷拉着脑袋,眼圈儿红了。爸爸和她都不说话了,他们不高兴了吗?爸爸刚才说的话惹阿姨生气了吗?灿灿是个懂事的孩子,他也一声不吭地跟着走,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们来到湖边,坐到一条靠背椅上,爸爸抱起灿灿放到自己大腿上,用下巴顶着灿灿的后脑勺。过了一会儿,郝阿姨先开口说话了:
  “小灿,你给阿姨唱支歌听听,好吗?”
  灿灿可喜欢唱歌儿了,马上说:“好哇,你要听哪一支呢?”
  “唱你自己最喜欢的?”郝阿姨说。
  “我喜欢《童年的小摇车》。”灿灿说完,亮开了清脆的嗓音,唱了起来,“那一天妈妈问我,童年最难忘的是什么?在朦胧的记忆中,难忘那小小的摇车,它摇着日月,它摇着星宿,它摇着妈妈无字的歌,童年的时光,悄悄地流过,母爱啊,深埋在心窝,深埋在心窝……”灿灿唱得动听极了!他的歌声惊动了周围的游人,那些大人和孩子纷纷向长椅围了过来,湖中心那只只小船儿,也停止了划动 人们叽叽喳喳地夸奖着灿灿 灿灿唱完了歌,想起厂妈妈,他扭过脸来对爸爸说:“我们回家吧,妈妈该下班啦!”
  “对,咱们回去吧。”爸爸把灿灿抱下腿,拉起灿灿的手,和郝阿姨一块儿向公园大门走去。
  走出公园,灿灿和爸爸送郝阿姨上公共汽车时,爸爸伸手拈去郝阿姨头发上的一小片树叶,说:“小郝,祝你周末愉快!”
  “我……没有愉快。”阿姨像孩子一样撅了撅红红的小嘴。
  “咋不愉快呢?今晚有武打电视剧看,多开心啊!”灿灿欢乐地说。
  “我只有和你在一块才愉快!”郝阿姨拍着灿灿的脑袋说。可灿灿分明看见阿姨说这话时眼睛是看着爸爸的,他真弄不清她是对谁说的。
  汽车来了,郝阿姨上了车,灿灿拼命向她招手喊“再见”,阿姨也向窗外招手,可她总是望着爸爸。灿灿说:
  “爸,好阿姨喜欢你,她老看你,不看我。”
  “瞎说!她最喜欢你。要不是你,她还不愿意来公园玩呢。对了,回家你可别告诉妈妈呀!”爸爸很认真地说。
  “为什么不能告诉呀?”灿灿不解地望着爸爸。
  “妈妈要是知道我们不叫她一块来玩,会生气流泪的,你愿意让妈妈不高兴吗?”爸爸望着灿灿-灿灿当然不愿意让妈妈生气难过,妈妈那次伤心落泪,灿灿心里可难受啦;
  不知为什么,几天来,幼儿园小朋友敏敏不像过去那样活泼快乐了,整天泪水汪汪的,大家玩“找朋友”、“老鹰抓小鸡”、“砌房子”游戏,她不参加,远远地站在一边;小朋友唱《小鸟飞》、《我是妈妈的好宝宝》,她也不开口,呆呆地坐在小板凳上;还有,每天早上她爸爸送她来幼儿园时,她的头发乱得像个山雀窝,再不像过去那样老扎着漂亮的蝴蝶结了。阿姨这几天对敏敏格外好,每天给她梳头发,像过去一样扎上红绸子。敏敏不端碗吃饭,阿姨就亲自喂她,哄着她吃……敏敏怎么啦?是生病了吗?阿姨说她没有生病。灿灿猜想:准保是敏敏的妈妈出差了。要不,这几天怎么换成她爸爸来送她接她了呢?
  睡完午觉起床,灿灿走到敏敏身边,像大哥哥一样对敏敏说:“你妈妈出差了吧?别心慌,过几天你妈妈就会回来的;我妈妈也出过差,她回来时,给我买好多好吃的呢!”灿灿说着,瞧见敏敏脸上又爬满了泪珠珠。他不知怎么办才好,一个劲拉着敏敏的手劝着:“别哭呀,别哭呀;我给你唱歌听好吗?你不听歌?那我给你讲最好听的故事……”
  灿灿正说着,听见身后有人轻轻地唤:
  “敏——敏——”
  敏敏从凳子上弹了起来,飞快地扑了过去,大声欢叫着:“妈妈——”
  敏敏的妈妈把提袋扔到地上,蹲下身子,紧紧地抱住敏敏。敏敏几天来第一次笑了,可她妈妈却哭了,哭得那么伤心。
  阿姨扶起敏敏的妈妈,走进办公室去。过了好久,敏敏的妈妈眼睛红红地出来了,敏敏像粘在妈妈身上似的,紧挨着妈妈,一步也不离开。她妈妈从提袋里拿出一个好大好大的洋娃娃,还有一大袋巧克力糖,全塞到敏敏怀里说:“敏敏乖,在这里听阿姨的话,妈妈过两天还来看你。”
  “不,我要跟妈妈,妈妈!”敏敏说着哇哇地哭了,把洋娃娃和糖袋全丢到地上,双手死劲儿抱住妈妈的大腿。敏敏的妈妈又哭了,一边扒敏敏的手,一边呜咽着说:“好孩子,听话,让妈走,我明天……来看你……”
  阿姨又是哄又是拉的,好不容易才把敏敏的手扒开,她妈妈一咬牙,双手捂着脸,跑出了幼儿园。敏敏不要命地哭啊喊啊,双脚在地上乱擦乱蹬,那样儿好像再也见不着她妈妈了。望着敏敏这样伤心,灿灿心里也酸酸的了。
  正当阿姨在哄劝敏敏时,小灵通刚刚走到灿灿身边来了,悄悄地告诉他:
  “我知道敏敏为啥这么伤心。刚才她妈妈和阿姨在办公室说话,我在门边听见了。”
  “她们说啥呢?”灿灿问。
  “敏敏的爸爸妈妈离婚了。法院把敏敏判给她爸爸带。”刚刚神秘地说。
  “啥叫‘离——婚’呢?”灿灿从没听说过“离婚”这个词。
  “离婚……嗯……”刚刚抓着后脑勺,想了想,说,“就是爸爸妈妈吵架了,不在一个家里住了。”
  “那到哪儿去住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离婚了就不是一家人了。敏敏以后只能跟爸爸,她没有妈妈了。”“你瞎说!她有妈妈,刚才还来了呢!”
  “那是来看看她的,不能带走她。要不,她们会伤心哭吗?”刚刚理直气壮地说。
  “她爸爸妈妈为什么要离——婚呢?”灿灿又问。
  “肯定是敏敏的妈妈要和别的叔叔结婚呗。她刚才对老师说,她和敏敏的爸爸好久好久都不说话儿了,说她恨敏敏的爸爸。”
  灿灿听刚刚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了一下,他马上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也有好久不说话儿了。妈妈老是愁眉苦脸的。那天半夜被尿憋醒来,他还看见妈妈独自睡在床上掉泪。灿灿心里很慌,很怕,要是自己爸爸妈妈也离婚了,那他跟谁过呢?跟爸爸?他会想死妈妈的,他不能没有妈妈;跟妈妈?他又舍不得爸爸,他也不能没有爸爸啊。想到这些,灿灿的眼圈儿都红了,一下午也没开笑脸儿。阿姨不知灿灿的心事,以为他病了,摸摸他的额头,并不烫呀。问他为什么不唱歌不玩游戏了,灿灿只是低头不语,心里老想着那件犯愁、担忧的事儿。
  爸爸下班来接灿灿时,阿姨向爸爸说了几句什么。在回家的路上,爸爸问灿灿:
  “灿儿,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
  灿灿没有回答爸爸。他在想:敏敏的妈妈恨她爸爸,又找了个叔叔,就和她爸爸离婚了。那自己的妈妈不高兴,一定也是妈妈恨爸爸吧?她也找了个叔叔吗?是谁呢?灿灿可从来没见哪个叔叔来家找过妈妈啊。
  “灿儿,告诉爸爸,啥事不高兴?”爸爸又问。
  灿灿忍不住了,劈头问:
  “爸爸,妈妈恨你了吗?”
  “没有哇。瞧你想到哪儿去了?”爸爸很惊讶。
  “那妈妈和你怎么老不说话儿呢?星期天也不一起带我出去玩了?”
  “唔,爸爸忙……妈妈也忙……”爸爸想了想,又说,“哦,你是为这个不高兴呀。傻孩子,你人小心事大呢,说好了,等这个星期天,我和妈妈带你去公园玩。”
  灿灿听爸爸这么一说,才放心了一些。吃晚饭时,灿灿老瞅着爸爸妈妈。爸爸没话找话地同妈妈说话,妈妈呢?时不时“嗯”一声,点一下头,眼皮儿耷拉着,不望爸爸一眼。晚上,妈妈给灿灿换衣服睡觉时,灿灿看着妈妈,突然问:“妈妈,你要和爸爸离——婚吗?”
  “啊?你说什么?”妈妈惊恐地望着灿灿。灿灿又说了一遍,妈妈的声音都发颤儿了,问:“你怎么会问这种话?”
  灿灿便把敏敏的爸爸妈妈离婚的事和敏敏几天不高兴的事全告诉了妈妈。妈妈听后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眼圈儿红—厂,问:“灿儿,要是爸爸妈妈也……离了,你愿意跟着谁呢?”
  “我愿意跟你,妈妈。”灿灿脱口而出,停了停又说,“我也愿意跟爸爸。”说完这句话,灿灿好像感到爸爸妈妈真的要离婚了,心扑通扑通地乱跳起来,急得他双手紧紧搂住妈妈的脖子,带着哭腔说:“你们不要离婚,爸爸妈妈我都要!”
  妈妈抚摸着灿灿的背,疼爱地说:“乖孩子别担心,妈妈为了你,也不会同意……”
  “妈妈,你找了个叔叔吗?”灿灿松开妈妈,突然又望着妈妈问。妈妈不解地望着灿灿:
  “找叔叔?”
  “嗯。敏敏的妈妈找了个叔叔,才同她爸爸离婚的。”灿灿说。
  “你怎么知道她妈妈找了叔叔才离的?说不定是她爸爸找了个阿姨呢;”妈妈不在意地说。
  啊?灿灿这才明白爸爸妈妈离婚,原来不一定就是妈妈找了叔叔哟。不知为什么,灿灿一下就联想到郝阿姨了。唔,说不定爸爸就是找了她呢!难怪郝阿姨那么喜欢爸爸,老瞅着爸爸乐呷,还说要灿灿当她的儿子,还……想到这里,灿灿心里好气嘞!他想好了,以后再不叫“好阿姨”了,她是坏阿姨!就是她来找爸爸学唱歌儿,爸爸和妈妈才不像过去那样好了。
  “妈妈,我以后不让她来找爸爸了!还是好阿姨呢,坏!”灿灿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把妈妈震蒙了,半天也没说出话儿来 蚂蚂绐灿灿扣衣服的手抖得很厉害,过了好一阵,她才扣好衣服,抱起灿灿,放到床上,声音嘶哑地说:“乖儿子,你还小,别管大人的事儿……”妈妈说着竟呜呜地哭了。
  四
  转眼又到了星期五下午,爸爸接灿灿回家后,淘好米放进电饭锅里,就坐到钢琴旁,弹起那支《我的太阳》。灿灿看看墙上的挂钟,整五点。他知道,郝阿姨总是在星期五这个时候来他家的。于是,他不听爸爸弹琴了,自个儿跑出家门,站在院门口等着。果然,不一会儿郝阿姨就哼着曲儿来了。她一见到灿灿,就快跑过来拍他的脸蛋儿,问:“小灿,你怎么站在这儿呢?”
  “我愿意。”灿灿扒开郝阿姨的手,嘟起了小嘴。
  “哟,小灿今天怎么啦?这么不高兴?”郝阿姨说着掏出一把灿灿爱吃的泡泡糖,递了过来。
  灿灿背过身子,说:“我不要你的糖”
  “为什么呢?”郝阿姨又走过来站到灿灿面前
  “我不准你再找我爸爸!”灿灿瞪着大眼说
  “为什么呀?”郝阿姨冲灿灿眨巴着眼
  “你想让我爸爸妈妈离婚,哼,我不和你玩儿啦!”灿灿的小嘴比刚才撅得更高了。
  郝阿姨的脸忽然脸红了,一直红到耳根,她张着嘴,半天说不话来,一转身,逃也似的跑出了院子。
  灿灿没回屋去,他要在门口等妈妈下班回来。一会儿,屋里的琴声没有了,爸爸走了出来,看看手表,望着院外那条马路。灿灿走过来拉起爸爸的手,问:“爸,你也在盼妈妈回来?”
  “嗯?盼妈妈?哦……”爸爸不知说什么合适了,只好说,“咱们进屋去吧,你妈妈还要好一阵才回得来呢。”说完拉上灿灿回到家中。
  灿灿看见爸爸一会儿到厨房里去洗菜,一会儿又弹弹琴,一会儿又站到窗台边往外张望,他不知道爸爸为啥这样心神不定。
  妈妈回来了,做好菜吃过晚饭后,爸爸一放下筷子.就往外面走,走到门口停住了,他朝天说了一句:“我去同事家看看。”便开门出去了。
  灿灿吃过饭,洗完澡,又看了好一会儿电视,爸爸还没回来。妈妈送灿灿到小床上睡觉,坐在旁边给他讲故事,又轻声哼了一支无字的歌,灿灿在妈妈的催眠曲中走进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灿灿突然被吵醒了。他睁开眼,对面大床上没见爸爸妈妈,尖起耳朵一听,知道爸爸妈妈在外屋里吵架。他还听见妈妈轻轻的抽泣声。灿灿心里一紧,从床上爬下来,鞋也没穿,走到房门口,拉开—条门缝,听见爸爸在厉声地责怪妈妈:
  “你真卑鄙!竟指使个孩子去胡闹,你有气冲我发好了,用不着背地里使坏!”
  “你少冤枉人!灿儿堵她,我根本不知道!”妈妈呜呜咽咽地说。
  “你不知道?他一个屁大的孩子,会使出这种绝招来吗?”
  “那你去问灿儿好了。”妈妈说着又伤心地抽泣起来,“你真没良心呢,也不想想这个家……”
  “我腻透了,要不是灿儿,我早和你分手了!”
  “要不是心疼灿儿,我才不受这份窝囊气呢!你心里只有你那个‘太阳’,怕我不知道吧!”
  “知道更好!灿儿跟我,咱们就离婚!”
  这是爸爸的声音。离婚?灿灿这下全听明白了,他发疯似的冲了出来,跑到爸爸妈妈中间,大声叫:“你们别离——婚!我要妈妈,要爸爸!”灿灿一想到敏敏那没有妈妈的伤心可怜样子,就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爸爸惊呆了,妈妈惊呆了,眼睁睁地望着光脚丫站在他们中间的灿灿那么伤心地哭着。妈妈的心像刀割一样生痛,扑过来搂住灿灿,说:“心肝,别哭,妈妈不离开你!”
  爸爸的心也像针扎着一样剧痛,扑上来拉住灿灿的手,说:“宝贝,别哭,爸爸不离开你!”
  灿灿这才止住了哭声,望望爸爸又望望妈妈,只见他们脸上都流着泪水,可他俩仍然谁也不看谁。爸爸和妈妈和好了吗?会不会离婚呢?灿灿不知道,他心里还是不踏实,还是担忧着……

关键词:儿童美育|美育文学|高雅艺术|内涵丰富|引人思索||陶冶情操|领悟神圣|评论导读|理论探讨|提高欣赏水平|感受美的意境|诗意人的生活|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难

  • 下一篇文章: 放 牛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