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汤 汤 伍 剑 艾 禺 刘清山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23、孩子的上帝是成长之美
作者:明照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有了小孙子,就有了一个爷爷的身份,对于世界的诗意理解,对于自身生命轨迹的检视,就会有了新的视角,新的视界,新的禅思。
  让我们以敬畏的心态,以爱的情怀,以童心的幻想,来审视一个孩子童年的意义。
  我说过孩子是自己的上帝。
  孩子的成长是和自己的上帝在一起。
  童年时代,孩子的上帝是成长之美。
  我采撷了小孙子麟麟的几个成长故事,献给读者;孩子的成长故事,是生命的图景,也是时光的玫瑰。
  《彩泥之水的诞生——不是涅槃,胜似涅槃》
  在高温和高压之中,剔透晶莹的钻石诞生。
  在清水和污浊之间,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莲。
  2019年12月26日,周四。
  放学回家后,麟麟找到了一盒过去玩的彩泥,他打开了盒子,仔仔细细地端详着。
  彩泥已经干了,我用手摸了一下,有一种青铜一样的质感,顿时让人遐想不已。
  他说,爷爷能给我找几个一次性的杯子吗?
  我说,可以,一次性的纸杯没有了,有一次性的塑料杯子行吗?
  他说,可以。
  我说,你要杯子干什么?
  他说,彩泥已经干了,不能用了,扔掉了怪可惜的,不能浪费。
  我说,物尽其用,你的想法很好。
  他说,我想做个试验,把彩泥泡在杯子里,然后欣赏一下彩泥泡出来的水是什么样的。
  我拿来了一摞塑料杯子,递给了他;我说,爷爷支持你,不管试验的结果如何,重在过程,也许会有什么发现。
  他说,即使没有什么发现,也不着急。
  我说,对,一定要淡定从容。
  他说,我要在杯子里放上清水。
  我说,这么多颜色,我给你把洗衣的塑料盆拿来,你把盛水的杯子放进盆里,细细观察,看会有什么变化。
  他选择了7个杯子,情真意切地说,谢谢爷爷。
  他在每个杯子里放进一种颜色的彩泥,泡上了水,把杯子放进了洗衣盆里。
  第二天放学,他说,我发现清水已经变色了,整块的干硬彩泥泡在水里,不如小块的彩泥溶解得快。
  我说,不错,试验有了一个收获,请继续观察。
  晚上,他说,已经溶解的彩泥,水的表面有一些白色的泡沫,爷爷你说那是什么?
  我说,不知道,推想起来,应该是彩泥中的什么化学物质。
  他说,英雄所见略同。
  又过了一天,他说,杯子里的水,颜色更深了。
  之后,只看一眼,就会发现杯子里的水,颜色很浓很浓了。
  当机立断,他把杯子里融化成云朵一样的彩泥,用两把玩彩泥的工具,把彩泥夹了出来,放在塑料袋子上晾着。
  我说,你想晾干了?
  他说,是的。
  再后来,他说,七种颜色的彩泥之水像彩虹一样美丽,拿这7个杯子怎么办呢?
  我说,你再想一想,有没有什么处置的方式方法?
  他率直地说,放进冰箱里冻起来?
  我说,不行,彩泥有化学成分,也许会含有有毒的成分,杯子上面没有盖儿,放进冰箱会污染食品,拿到阳台上,行吗?
  他说,好,可以试一试。
  我推测道,今天夜里零下8度,彩泥之水一定能够冻上。
  他说,看一看会出现怎样的状况。
  结果大失所望——第二天一早,我去阳台上一看,彩泥之水没有冻上。
  我说,大概是晚上阳台的窗户都关上了,影响了彩泥之水的上冻。
  他说,我的想法是彩泥之水冻不上。
  我说,今天夜里零下10度,我把彩泥之水放在厨房外的小阳台上,小阳台没有封闭,和室外温度一模一样。
  他说,好吧,继续试验;但是,我的想法仍然不变。
  我说,如果真的冻上了,把彩冰之水从杯子里磕出来后,你有何打算?
  他说,可以玩儿。
  我说,可以砌一道七彩长城,也可以搭一座金字塔。
  他笑了起来,似乎觉得我有一些异想天开。
  次日一早,我查看了杯子,彩泥之水仍然没有冻上。
  昨晚,他在爸妈那儿过夜,早晨我接上他,告诉他彩泥之水没有冻住。
  灵机一动, 我说,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找一个用过的药瓶,洗净后,装上彩泥之水,放到冰箱里,看能不能冻上。
  出乎意料,他说,不要那么执着——我知道零下10度没法冻上,那是彩泥中的化学成分的原因,放进冰箱也不行。
  我说,很好,你长大了,不认死理了。
  放学回到家,我把彩泥之水的水杯,拿进了大厅。
  他说,彩泥之水,看着很浓很浓,你说,浓度有多少?
  我说,大约有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 。
  他说,我看也就是百分之十。我用颜料笔蘸上彩泥之水,看看能不能写出彩色的字?
  我说,恐怕不行。
  他说,为什么?
  我说,浓度不够。
  他说,写出的字,会有颜色吗?
  我说,顶多是灰色。
  他说,我来试一下。
  我说,不要用颜料笔,我给你一根棉签,你蘸上彩泥之水,在一张白纸上写画吧。
  他说,可以。
  然后,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写画,只有浅灰色的笔道落在白纸上,云影一样淡淡的。
  2020年元月3日,周五。
  儿子下班了,一进家门就说,有一种化学味道。
  我说,这是麟麟泡的彩泥之水,发出来的味道。
  儿子说,对人有刺激,扔掉吧。
  我说,麟麟,怎么样,扔掉?
  他说,可以,但要把塑料杯子留下。
  我说,留下塑料杯子,不能喝水,也不能再做其他用项了,还是扔了吧。
  他说,可以。
  儿子说,麟麟知道节约,长大了会过日子。
  经过了浸泡之后,又从杯子里捞出来的彩泥,已经晾干了,石头一样。
  我说,麟麟,把这些彩泥也扔掉吧?
  他说,不能,留起来,也许还会有用。
  我说,好吧,精神专注金石为开;试验不止步,探索无止境,总会有收获的。
  孩子,你是天空,同时拥有白云和清风;孩子,你是大地,同时拥有阳光和阴影。
  孩子,你是大海,同时拥有潮起和潮落;孩子,你是童心,同时拥有成长和幻想。
  《一个人要认识世界,就要从爱出发,从小事儿做起》
  在相见和别离之间,晨光和晚霞相随相伴。
  在个性和励志之中,人生会写出华彩诗篇。
  2020年1月8日,周三。
  之一:今天期末考数学和英语。
  按照学校的安排,没有午饭,家长要在11点来接学生。
  我见到麟麟后,他说,爷爷,我和同学某某约好了,一块儿走。
  某某同学就在身边,我说,你妈妈呢,没有来接你?
  她说,妈妈没来,今天我自己走回家。
  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语了,我大吃一惊,你自己走回家?
  她说,我以前走过两三次。
  每天放学,还有一个同学某某某和他的奶奶,和我们在一起走。
  走进了我们居住的小区,麟麟要和某某一起玩,走向了小区中心广场,那里有一个前天立的雪人,雪人的脑袋已经不翼而飞了。
  他的同学某某某,没有停下来玩的意思,和他的奶奶穿过小区中心广场往家走去。
  我对麟麟说,不要玩了,你还没有吃午饭呢。
  他很听话地走了过来,像一只小鹿一样温顺。
  我说,麟麟,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们可以把某某送到她家小区的楼门口吗?
  他爽快地说,可以。
  某某说,我自己能走。
  我说,还是送一下好。
  顿了一下,我说,某某,我知道你家住的楼,麟麟幼儿园的小朋友就住在那个楼上,你姥姥接送你上下学的时候,她也告诉过我。
  我们三人快步赶上了某某某和他的奶奶,他的奶奶说,你们别去了,我们送吧。
  我说,你们送得绕一下,还是我们送吧。
  出了小区的西门,几分钟的时间,我们把某某送到了她居住的小区门外,她说,到了。
  我说,到了家,给你妈妈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
  她点了点头。
  往回走的路上,麟麟说,爷爷,为什么要送她回家?
  我说,在学校里,你约她和你一起走,她只身一人,现在不太安全,万一有什么事儿,不好啊。
  他信服地点着头说,有道理。
  我说,今天,爷爷是在教你,今后遇到这样的事儿,你应该怎样处置才合情合理,以善为本,以德为上。
  他说,谢谢爷爷,我明白了。
  我说,一个人要认识世界,就要从爱出发,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儿做起。
  他说,主要的是要有一颗善的心灵。
  我说,很好,善的心灵是根本,是心根。
  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太阳都在唱着同一支歌。
  在世间的任何一个心灵里,月亮都会送来不同的梦。
  《散文诗,文学熏陶的一种简洁形式》
  在很大和很小之间,有空无禅意存在之境。
  在地狱和天堂之间,有人间炼狱彩虹相连。
  2020年1月8日,周三。
  之二:回到家,我已给麟麟烧好了洗澡水。
  他泡澡时,我说,文学熏陶一下怎么样?
  他说,可以呀。
  我说,我给你念一下我写的散文诗。
  人不会伴随着白云的飘泊到处流浪,人的心灵可以和石头一起沉思默想。
  人不会伴随着溪水的流淌走向远方,人的目光可以和花朵绽放一起歌唱。
  他默默叨念着,人的目光……花朵的歌唱……
  我解释道,我说的是看见花朵的绽放之时,人的目光像花朵一样在深情歌唱,是形象的一种比喻。
  他说,我理解了。
  我说,你能够理解,我很欣慰。
  他说,爷爷,你给我读你写的散文诗,我知道为什么?
  我说,为什么?
  他说,你想让我做你的传人,写作。
  我说,不对,我随时随地见缝插针,给你读几首散文诗,是为了对你进行文学熏陶,开阔你的视野,丰富你的想象力,增加你的词语储备量。
  他说,爷爷想的很周到。
  我说,这样可以滋润你的心灵,培养你观察思索的习惯,懂得什么是文学的美,什么是美的艺术。
  哦,他认同地点了点头。
  我说,一个人能不能从事文学工作是命运使然,不是心想事成。
  他说,有道理。
  我说,还是那句老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他说,小时候,没上幼儿园,我想当警察。上了小学,我想当医生。现在不想当了,那些想法过去了。
  我说,今后呢?
  他说,今后干什么,现在不好说。
  我说,爷爷完完全全理解你的想法。不管干什么,文学的素养,艺术的熏陶,善的心性,是一个人心灵形式的基本构成。
  他说,文学艺术都是高雅的东西。
  我说,经验告诉我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最高境界是相互连通的,都是艺术层面上的构成,都是美的艺术呈现。哎,爷爷说得似乎有一点儿远了。
  他说,不远,不远,我能听懂爷爷的话中之意。
  在神州大地上,也许葵花的沉默胜过乌鸦的祈祷。
  在神州大地上,也许喜鹊的叫声会大于一座教堂。
  《小孙子如此淡定,如此平和——奶奶,别着急,你有血压高》
  在真理和谬误之间,有不断探索不断实践。
  在有为和无为之中,有人生执着沉默如蓝。
  2020年1月8日,周三。
  之三:午饭后,休息了一个小时, 奶奶说,麟麟,跟奶奶一起下楼,我们带上小桶和铁铲挖雪,不然雪就全化了。
  他说,好的,挖雪。
  于是,奶奶带着他下楼,挖雪去了。
  回到家,奶奶有声有色地讲了他挖雪的故事。
  小区中心广场的北边,立着一个很大的雪人,雪人没了脑袋;几个小学高年级的孩子,在不同的方位上,在雪人的身上开凿着隧道,用不了多时,隧道就会贯通,那样会有危险。
  于是,奶奶拉着麟麟,走到了广场南边,地面上打扫得光溜溜的。
  广场的边上,镶嵌着一条残雪似的飘带。
  海棠树下的草地上,雪大都融化了,今天是下大雪的第三天了。
  奶奶说,这儿还有些雪,麟麟来这儿挖吧。
  他走了过去,用小铁铲挖雪堆,挖不出多少雪,他就用小铁铲敲打雪堆。
  一条飘带似的残雪,其有冰有雪的表面破碎了,他把大一点儿的冰块敲碎,把散雪铲进了塑料小桶里。
  奶奶帮助他扶好小桶,他再慢慢地把桶里的冰雪,用小铁铲一下一下地砸实,不急不躁。
  过了一会儿,桶里的冰雪已装满了,也砸实了。
  他快捷地说,我把桶里的冰倒出来吧。
  奶奶说,别倒在草地上,倒在干净的地面上。
  于是,麟麟拎着小桶,来到了奶奶身边,蹲下来,将小通倒扣过来,轻轻地敲打,一个冰雪的坨子,赫然地立在了水泥地面上。
  他又回到了草地上,继续铲雪,敲冰。
  看到冰坨子立着的地方,离草地边缘有六七十厘米,奶奶说,麟麟,咱们把冰坨子再往边上挪一下吧。
  他大声回答,好的。
  一个保洁员不声不响地走了过来。
  奶奶说,麟麟,我的意思是你过来挪一下,挪到边上去。
  他说,好吧。
  这不是什么火烧眉毛的事儿,他虽然一口答应了,但没有动窝儿,继续铲雪。
  这时,意外会出现了。
  万万没有想到,保洁员蓦然挥动起竹子大扫帚,把冰坨子扫进了边上的草地;这样有力地一扫,冰坨子立即四分五裂了。
  奶奶忿忿不平地说,孩子好不容易弄成的冰坨子,一下子就叫你给毁了。
  保洁员强词夺理地回答,我怕人们锻炼的时候摔倒了。
  奶奶义正词严,你听见我说了,让孩子把冰坨子往边上挪一挪,你怎么这样强势?
  保洁员沉默了,像一只吃东西卡住了喉头的唐老鸭。
  他拎着小桶,拿着小铁铲,走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保洁员,平和淡定地说,奶奶,别着急,你有血压高。
  奶奶一愣,小孙子居然如此淡定,如此平和。
  如此淡定,如此平和之后,他又说,我带着你去居委会告他一状,他不会有好果子吃。
  一时间,保洁员惊愕了。
  听到这儿,我问老伴,你们去居委会告状了?
  奶奶说,没有。
  他说,只是说一说,不能小题大作。
  我说,让我欣慰,麟麟长大了。
  也许一滴海水的晶莹,可以映出整个大海的蔚蓝。
  也许一只鸟儿的心智,可以胜过整个鸟群的蓝天。
  《心灵花朵的美丽——天道酬勤,心道酬真》
  在新月和满月之间,一日一新是成长之美。
  在有限和无限之中,童年岁月为永恒时光。
  2020年1月17日,周五。
  今天返校,对于孩子来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日子。
  放学了,我问他的同学某某,得知她的家人没有来接她,和我们同行的还有某某某和他的奶奶。
  走进了我居住的小区,麟麟说,还是送她回家吧。
  我说,可以。
  走出我们小区西门,过了马路,我说,麟麟,你送她回家吧。
  他说,你不陪我?
  我说,我在这儿等你。
  他有些诧异,你在这儿等我?
  我说,我一眼就可以看到那座楼,一拐弯儿就到了她的家。
  他走出了十多米后,我听见他对某某某说,我们一块儿走吧。
  某某某爽快地回答,好哇。
  在等他的时候,我走到了光明小学门口,很快地看见了他,还有某某某和他的奶奶走了出来。
  之后,他们走到楼前,某某某和他的奶奶一拐,往自家的方向走去,他们看见了我。我挥动手臂,大声说,过年好,再见。
  从今天的返校中获悉:他获得了2019年中国儿童中心主办的第二十四届全国中小学生绘画书法作品比赛中的书法二等奖——这是上二年级的时候,书法老师推荐的。
  他得到了表扬,因为在2019—2020学年度第一学期语文期末测验中成绩优异。
  因为在2019—2020学年第一学期期末测试中表现优异,被评为三优生。
  孩子,认识自己的缺点,就是看见自己的面孔,上帝祝福你。
  孩子,改正自己的不足,就是走进自我的心灵,上帝走近你。
  《麟麟叼着的尺子,把口腔戳破了》
  在溪水和大海之间,有着水向东流自由自在。
  在太阳和月亮之间,有着日出月落天道循环。
  2020年1月20日,周一。
  上学而思数学课,也就是奥数班的时候,我和陪着孩子的家长们,坐在教室里的最后一排。
  我看见坐在第一排的麟麟,左手拿着尺子,尺子用嘴叼着。
  紧接着,他的手松开了,嘴巴叼着尺子,活像一只长嘴巴的翠鸟,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我想过去提醒他,不要叼着尺子;又一转念,不行,正在上课。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他举手了,老师点头之后,他拿起水壶喝水。
  下了课,走出大楼,因为要躲开新冠病毒开始传染的渠道,我们没有乘公交车,而是安步当车——步行回家只用20分钟。
  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说,爷爷,我叼着的尺子,把口腔戳破了。
  我说,流血了吗?
  他说,流了,很少一点儿。
  我说,血多血少,那是量的问题。只要流血,就是问题,不容小觑。
  他说,我感觉不到疼。
  我说,我看见你叼着尺子,但我无法走过去提醒你,因为正在上课。
  他说,对。当时,我喝了水,就把口腔里的血冲干净了。
  我说,这件事,你要牢记在心,从现在起一定不要用嘴叼东西。之前,我多次提醒你,你都当成了耳旁风。
  他说,爷爷说得对。
  我说,前车之鉴,引以为戒。
  他说,爷爷,你能不能声音小一点儿。
  我说,这里除了天就是地,还有我和你,怕什么?
  他看了一下后面说,前面有一个人,后面有一个人。
  我说,离我们一前一后各有30米,这两个人什么也听不到。
  他说,要是听到了呢?
  我说,他们也无法理解,因为他们不在我们谈话的语境里——嗨,即使听到了,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他说,爷爷,你接着说吧。
  我说,你用嘴叼着尺子是一种下意识动作。
  他说,下意识是有意识吗?
  我说,下意识不是有意识,它是一种习惯成自然。
  他说,为什么会习惯成自然呢?
  我说,因为你在集中精神思考,至于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根本就不过脑子,于是,自然而然就把尺子叼在了嘴里。只有认识到这种下意识的危险后果,才会加以改正。
  他说,认识到了,我得改正,已经有了血的教训。
  我想起了今天课间休息时,同学们要玩儿打地鼠。
  麟麟到了讲台前面,后面一个同学挤了他一下,于是捷足先登,从老师的桌子上拿到了鼠标。
  他毫不示弱,一把抢了过来。
  那个同学回头来抢,两人争执不下,都咯咯地笑着。
  我坐在后排,有一点儿担心,他会不会出手?
  很好,没有出手。
  他叫道,老师你看。
  老师没有听见,因为很多同学围住了老师,都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答题器。
  一个同学在一旁煞有介事地说,你们两个再抢鼠标,就要得鼠疫啦。
  麟麟首先松开了手,这是放下。
  拿着鼠标的同学嘻嘻地笑着,马到成功了。
  童心无忌,落地有声。
  孩子们之间的一场有说有笑的争抢,终于尘埃落地。
  孩子的成长之美是童年的黄金法则。
  黄金法则和时光玫瑰一样永恒珍贵。
  《在学而思的数学课上,老师说,自乘?还自杀呢》
  在出世和往生之间,有善行善举和因果机缘。
  在幻想和梦境之间,有现实苍白和梦乡悠远。
  2020年1月21日,周二。
  在学而思的数学课间休息时,按照惯例,老师要给同学们放投影。
  他走上前,在投影的灯光中,擦拭黑板上老师的验算题,不紧不慢的样子像一个大孩子。
  看着他的样子,我很感动——孩子在成长,这种成长在一点一滴的小事之中。
  我想起了刚才的课堂上,发生了有趣的一幕:
  老师问,边长乘边长,叫什么?
  顿了一下,老师接着说,比如,一个正方形的边长是5厘米, 5乘5叫什么?
  七八个同学异口同声地说,自乘。
  老师打趣地说,自乘?还自杀呢!
  陪着麟麟上奥数课,坐在最后一排的我,听老师这么一说,忍不住笑出了声。
  与此同时,有几个同学模仿着老师的口吻,惟妙惟肖地说,自乘?还自杀呢。
  因此,我的笑声被淹没了。
  之后,我意外地听到了,麟麟独出心裁地说,自恋。
  老师平和地看了他一眼,语速很快地说,我以前讲过,正方形的边长乘边长,也就是边长的平方,等于面积。
  嘻嘻嘻,同学们笑了。
  下课后,我对麟麟说,正方形的面积等于边长乘边长,也就是边长的平方。奇了怪了,你怎么能说,自恋?
  他说,好几个同学都说边长乘边长是自乘,我就说是自恋,我跟他们不一样。
  我说,你说边长的平方是自恋的说法,带有感情色彩,比自乘要好一些。
  他说,比自杀还要好吗?
  我说,当然。
  他说,老师说的自杀,从数学的角度来看是除法,我说的自恋是乘法。
  我说,这样的说法,我没有想到。
  他说,那是我的想法,一时间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我说,我们海阔天空的幻想一下,如果爷爷自乘一下,就变成了麟麟。
  他说,不对,应该是小孙子自乘一下,就变成了爷爷。
  我说,你的意思是爷爷自乘一下,不是小孙子,那是什么?
  他说,那是爷爷的爷爷,也就是爷爷的曾祖父。
  我说,很有意思,听你这么一说,有一点儿追根溯源的意味。
  他说,是这样的,遗传基因,源远流长。
  我说,这样把爷爷自乘一下,听起来,不那么顺耳,不如平方一下。
  他说,怎么个平方法?
  我说,小孙子平方一下,就变成了爷爷。
  他说,听起来,很有意思。
  我说,这是向前看,小孙子是未来。
  爷爷眼中的小孙子,一个诗意的世界。
  小孙子眼中的爷爷,一个世界的诗意。
  • 上一篇文章: 童心是不落的太阳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