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汤 汤 伍 剑 艾 禺 刘清山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16、秋日静好也是诗
作者:明照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我的小孙子和每一个孩子一样,都像原野上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流,随意自在地淙淙流淌,流淌着成长之美的欢乐与忧伤,流淌着菩提之爱的心灵觉醒之光。
  我的小孙子麟麟,2019年9月上小学三年级了,他的故事一波三折,源远流长。
  《书法轶事——字乃人之体表》
  如果我的心是一颗星星,我会将星光洒向人间照亮行人,也会将祝福送到孩子的梦境。
  如果我的心是一块石头,我会把远古的智慧送给人们,还会将沉默的禅境幻化成风景。
  2019年8月19日,周一。
  在大厅里的书柜侧面,挂着几个奖状,其中有一张小小书法家的奖状,引起了我的联翩浮想。
  我想起了2019年6月28日,我去学校接他,他说,我在学校里得了一个小小书法家的奖状。
  我问,怎么得的?
  他说,给老师交了一个作品,老师发的。
  我说,班里面有几个人得了奖?
  他说,好像有几个。
  我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练书法,需要下苦功夫。
  因为这个奖状,我又想起了一年前的2018年暑假,儿子给他报了一个书法班,上课时间为每周六下午。
  上书法班时,他的爸妈能够腾出时间,就会开车送他去,一路通畅;遇到有事,爸妈无法走开,我就得一马当先。
  7月里的一天,37度的桑拿天,我用自行车推着他,含辛茹苦地步行了45分钟,才到达书法班。
  他进了校门,见他走进了上课的教学楼,我才放下心来。
  在学校外面,在路边居民楼下的树荫里,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儿没有狗屎的地方,我坐了下来,等着他一个半小时后下课。
  好就好在,等着他时,我可以在手机上写东西。
  下课了,他坐在自行车后座的小椅子上,我再推着车回家。
  实话实说,因为道路并不宽敞,我不敢骑自行车带着他,怕把他摔下来——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如果是儿子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我就会骑车带着他,在七月流火之中奔波。
  儿子是儿子,孙子是孙子,大不一样——哪一个爷爷奶奶都知道,隔辈儿亲。
  有一天,老伴话语悠长地说,今天,我和你一块儿送麟麟去书法班吧。
  我说,艳阳似火,又那么远,算了吧。
  她说,万一呢,你有脱不开身的事儿去不了,我可以立即顶上去。
  我说,你想得很周全,那好吧。
  她说,未雨绸缪。
  到了书法班,还没有到开课时间。
  我抬头一看,太阳热情不减,没有一丝儿风,蝉鸣有气无力,枝叶阴影中的飞鸟也热得张不开翅膀。
  老伴说,时间早一点儿,我们还是把麟麟送到班里去吧。
  我说,那好吧。
  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
  走进了书法班,立即打招呼,问老师好。
  教室里,已经有一个学生先到了。
  之后,我看见办班的老师在书写——不看不知道,一看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老师握着毛笔,笔尖不是与宣纸垂直,而是斜对着宣纸,一抹,一抹,又一抹地运笔。
  然而,老师写出的一笔一画,一撇一捺,自在流畅,一气呵成,字体结构,像模像样。
  我立即想到了,在全聚德烤鸭店,看着师傅在一旁片烤鸭的情形——烤鸭师傅用刀的角度,和这位老师写字的角度,非常相像。
  接下来,我又想起了武侠小说中的剑走偏锋——当然,剑走偏锋也是一种行云流水的技艺。
  不重过程,只看结果——这是东方文化哲学思维的一个特质。
  因为在一个小学几个校区的院墙上,见到过这位老师的墨宝,我想,他不是中国书协会员,也会是北京书协会员。
  暑假办班,10堂课,学费700元;钱多钱少,另当别论。
  只是,作为一个办班老师,相当于给孩子引路,不能这样教孩子握笔,也不能这样一抹一抹地书写。
  我不想说,这样办班会误人子弟,有伤大雅;只是默默祈祷,参加这一次书法班的小朋友不要被误导。
  说到书法时的握笔,我上小学时,是在故乡河北省离县城很近的一个村子。
  班里有个同学,因为握笔的姿势不对,老师发现了,二话不说,扬起教鞭,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在他的尖叫声中,脑袋上立即出现了一个青枣。
  老师的教鞭是从扫帚上抽下来的一根竹子,竹子的顶端是一个青枣大小的竹节。
  老师说,民间有一种说法,字乃人之体表。你懂吗?
  挨打的同学沉默不已,抽泣着。
  老师说,写字要握好笔,写字要笔直,写字也是在学习怎样做人。
  后来,我知道了,写字要端庄工整,要刚柔并济,要有骨头有肉,要气运如虹,这是一种人生境界。
  小孙子的书法班结束后,我来教他如何握笔,如何蘸墨润笔,如何下笔,如何端正写字的姿势。
  他说,爷爷,你练过毛笔字?
  我说,练过,但字写得不好。
  他说,你写得不错,特别是这一个走之。
  我说,上初中时,每天放学回家,我就从玻璃瓶里,拿出泡着的毛笔,在废纸上写字,不要怕废纸粗糙不堪。
  他说,为什么?
  我说,纸越粗糙,写出的笔划越有骨头。写完了字,我放下笔,就去胡同里挑水。
  他说,院子里没有自来水?
  我说,没有。
  他说,挑水很辛苦吧?
  我说,是的,不要怕吃苦,吃苦是一种劳其筋骨的磨炼。
  他说,一天,你挑多少水,家里就够用了?
  我说,一般来说,挑两担水就够了,也很麻烦。
  他说,什么麻烦?
  我说,麻烦的是挑水的人多,得在胡同里排出一字长蛇阵,你没有见过那样的阵势。
  他说,没有。
  我说,在天津,这是市井生活的一景。
  他说,爷爷,刚才说到的走之,你练了多长时间。
  我说,不好说,只是光写走之,就用了二寸多厚的纸。
  他惊讶了,写什么字呢?
  我说,以成语为好,以古诗为妙。
  他说,哦,写大字,需要注意些什么?
  我说,当时我听说,附近一所中学里,有个同学毛笔字写得好,练字时,练到手指手腕手臂酸麻木胀疼了,仍然锲而不舍,精神可嘉;只是他不注意,手着了凉,受了风寒,日复一日,不能再握笔书写了。
  他说,什么是日复一日,不能再握笔书写了?
  我说,到讲台上,在黑板上板书时,他只能用5个手指握着粉笔来写字。
  他说,爷爷练字,有过什么创新?
  我说,创新谈不到。上高二时,学校有活动,让我来写宣传标语口号,我在几块小黑板上,用抹布蘸着清水写字,字一写完,立即用彩色粉笔勾勒字的边缘,这样标语口号就凸显了出来。
  他说,真棒,老师教你的?
  我说,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你喜欢喜鹊的喳喳叫,就会喜欢黑白分明的喜鹊;你喜欢喜鹊,就会喜欢喜鹊黑白分明的一身羽毛。
  你喜欢喜鹊羽毛,就会喜欢喜鹊黑白分明的故事;你喜欢黑白分明的故事,就会喜欢惩恶扬善之道。
  《人就是诞生在语言中》
  如果我的心是一片大海,我会用波浪一排排奔涌的律动,阐释天道运作的一个流程。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葵花,我会将笑脸献给太阳,把籽粒凝成一颗颗童心之中的幻想。
  2019年8月29日,周四。
  早晨6点10分,我叫醒麟麟,他喝了一杯水,撒了一泡尿,洗了一把脸。
  然后,我们下楼,打羽毛球。
  很客观地说,他打羽毛球进步很快,尤其是正手接球后,把球打得很高,我接球后打过去,他接的时候,手劲儿拿捏得不错,一次一次地打高球。
  他自己一连打了14个球后,我给了他一个赞。
  他说,爷爷,不要拍马屁。
  我说,南辕北辙——什么拍马屁?这是爷爷的爱。
  他说,对不起啦。
  打了40分钟球后,我们上楼。
  回到了家。
  正在手机的学习强国平台上回答问题的奶奶,头也没抬地问我们,聊天的聊字,是左边一个耳朵,右边一个柳树的柳字的右半边吗?
  我说,完全正确。
  他颇为感慨地说,真是人老了,这么简单的一个字也忘了。
  我平静如常地说,你这样说,老人听了会不爽。
  奶奶说,没什么不爽,确实是这样的,人一老忘性就大了。
  一听此言,他马上接过了话茬儿,微笑着说,那就是贵人多忘事。
  我说,你这样改了一下,给人两种感觉,两种语境,两种气象,老人听了绝对不会烦。
  他说,看来,语言表达的方法不同了,效果也大不一样。
  我说,一语中的。有一个成语叫一语定江山。话语的作用,可见一斑,因而不可小觑。
  奶奶说,这就是语言的一种魅力。
  他说,人就是诞生在语言中。
  奶奶说,这话说得太棒啦,麟麟,人就是诞生在语言中。
  我说,你8岁的年龄,说出这样的话,让人思索,还真有一点儿语言的艺术性。
  触景生情,我立即想起了诗人阿多尼斯的诗《一朵云,在死海上空》,其中有这样的诗句,当然它有着另一种内涵,另一种审美指向:
  这里,人是关于“唯一”的一门语言,|仿佛人来自语言,|在语言的床榻上,|用语言创造。|每一个词语里有一具躯体在跛行。
  秋日,如一泓清水,静谧安恬。
  秋日,如一幅水粉画,不是春光,胜似春光。
  秋天里的孩子,收获着秋天的喜悦,童年时代的幻想。
  幻想是对于现实的补充,也是对于生活的引导。
  任何的幻想都是心灵性的,都是生命的诗与歌。
  《也是秋水,也是蔚蓝》
  如果你是火焰,会有水的透明,水的宁静,但不会有水的歌声。
  如果你是清泉,会有火的激情,火的形态,但不会有火的永恒。
  2019年8月31日,周六。
  今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万里天。
  上午儿子打来了电话说,爸,你的低糖怎么样了?
  我说,好多了,基本上恢复了。
  他说,太好啦。
  我说,你们在哪儿?
  他说,元大都,我们在海棠花溪散步呢。
  我说,在元大都,那里有河有水,有花有草,风景美丽。
  过了一会儿,儿子给妈妈的手机发来了两个视频。
  我看了视频,知道他们带着麟麟,在小月河边长城形状的垛台上,放风筝。
  儿子拿着风筝,怡然自得;麟麟在放线,神情专注。
  另一个视频是风筝飞起来了,在天空飘摇。
  奶奶给他们点赞:不大的风筝放得很高啊,麟麟放风筝的感觉很好吧。
  妈妈拍了一段视频,用微信发过来,画面是麟麟的大幅照片。
  妈妈说,麟麟,奶奶问你放风筝的感觉怎么样?
  他说,放风筝的感觉挺好,放起来好难呀;风筝落下来的时候,好恐怖啊,老怕碰到人。
  奶奶对我说,你写一段话,回复一下吧。
  我想了想,写下了四行文字:
  放风筝时,有了感觉就好,这是心灵收获的梦境。
  风筝有大有小,都能飞上天空,只要有吹拂的风。
  不管大人和小孩,只要有幻想,就会有风景诞生。
  ——看你放风筝,这是秋天的静好,爷爷的风景。
  回复之后,麟麟发来语音,他说,爷爷,你写一个短信,还这样文学。
  我说,这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写了一首散文诗模样的东西,表达心灵的真实风貌。
  他说,很好。
  我说,唯有真情,才能动人。
  把一座花园和另一座花园连接起来的道路,就是风景和风景之间的美丽。
  把一个幻想和另一个幻想连接起来的心灵,就是希望和希望之间的彩虹。
  《春风所到之处,都有花儿歌唱》
  阳光用生长打磨万物。
  万物用沉默歌唱太阳。
  2019年9月6日,周五。
  放学,我去接他,替他背着很重的书包。
  天很热,没有一丝风,整个大地天空,似乎是一座炼丹炉一样。
  我说,昨天放学回到家,你喝了奶奶给你新榨的雪花梨汁,吃了葡萄,感觉很好吧?
  他说,感觉很好。但是,你给我按摩,感觉更好。
  我说,给你按摩,是爷爷一种爱的表达方式。
  他说,回到家,我一上床,就知道了,我是多么累呀。
  我说,给你按摩的时候,你快要睡着了。
  他说,爷爷,按摩很舒服。
  我说,当然知道,爷爷自我按摩,已经有半个世纪了,对按摩的理解,我自以为深入骨髓。
  他说,说真的,爷爷的按摩让我沉醉。
  我说,今天回到家,我还是先给你按摩。
  他说,不啦,先别按摩啦。
  我说,为什么?
  他说,爷爷,开学已经5天了,我一直没有看课外书,今天想读。
  我说,开学第一周,比较疲惫,之前你跟爸妈又去了一趟马来西亚旅游,很累的。
  他说,好像还没有完全缓过来,内里有火。
  我说,不要操之过急,就会平心静气。
  他说,爷爷说的,有道理。
  我说,那好吧,回家之后,你先吃水果,喝梨汁,然后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读书。
  读书后,在奶奶的手机上,他做完了同步学的作业,得到了97.2分,4星。
  之后,他打开书包,拿出了一摞生字本,放在小桌子上。
  我说,这是同学的生字本。
  他说,是的,是某某某给我,让我看的。也许是我上厕所,没有看见老师吩咐她这样做。
  我说,你是语文课代表,她也是语文课代表,老师交办的事情,齐心协力来完成,有分工也有合作。
  他说,对,分工合作。
  他把生字本摊开来,几乎铺满了写字台的桌面。
  我说,本子还不少,有几本呀?
  他数了一下说,八九本吧,我自己的也在里面。
  奶奶说,某某某将本子交给你时,你就应该数清楚,一是一二是二。
  我说,这样,你就心中有数了。
  他说,放宽心吧,丢不了。
  我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奶奶说,本子少了,你和她说不清楚,因此要当面锣对面鼓。
  我说,如果丢了一个生字本,赔人家一个,也用不了几个钱。但是,影响学习,影响别人,也影响自己的心态。
  他说,如果丢了本子,还真是这样。
  奶奶说,好兄弟还要勤算账,为什么?为了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我说,今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时间很紧,你就数一下有多少本;如果时间宽松,你就逐一记下本上的名字;这样才会泾渭分明。
  魔鬼在人间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谁是第一个被带到地狱的人?
  天使到人间后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谁是第一个进入天堂的人?
  《不管担当什么职责,都是为大家服务》
  有多少喜鹊的叫声,人间就有多少福气。
  有多少乌鸦的身影,世上就有多少背运。
  2019年9月6日,周五。
  他在同学的生字本上判作业的时候,我给他怕了照片,发给了他的爸妈。
  记得9月2日周一,也就是开学的第一天,他当上了语文课代表。他告诉我说,老师问我,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我回答说,忙不过来,万一我感冒了呢。老师又找了一个同学某某某,和我一起当课代表。还记得9月3日周二早晨,老师在群里发了一个视频,是麟麟带领大家晨读课文。
  他在判作业的时候,自言自语地说,我可能错了,同学对。
  我问了一下,什么呀?
  他说,惩罚的罚字,偏旁部首,是言还是四?
  我说,先上下,再左右,应该是扁四,你查一下字典。
  之后,他说,爷爷说得对。
  我说,遇到这样的问题,一定要认真去辨别。
  他说,我在判别人的作业,找出了自己的错儿。
  我说,你错了,是马虎了吧?
  他说,当时老师让我帮助一个同学,我一边帮他,一边写自己的作业,没有专心致志。
  我说,发现错了,改了就好。
  他说,从同学那儿也能学到东西。
  我说,三人行,必有我师。
  他说,这是孔子说的。
  我说,同学之间就要互相帮助,取别人之长补自己之短,才能有所进步。
  他说,判作业,我感觉到权力越大,压力也越大。
  奶奶说,这可不是什么权力。
  我说,这是职责,不是权力。当课代表,这是老师的嘱托,也是同学的信任。
  他说,老师说了,尽可能让同学们,都轮流当一当班里的一些职责。
  我说,不管担当什么职责,都是为大家服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会得到锻炼,提升情商,陶冶心灵。
  我们包韭菜鸡蛋虾皮饺子。
  他上一对一课,这是在线英语教育。
  下课后,我已经将饺子煮好,端上了桌。
  见他揉眼睛,我叮嘱道,不要揉眼睛。
  他一听,立即发火了,话语有一点儿生硬地说,等一会儿。
  我说,你上火了,之前大便时,你说肛门有一点儿热,吃去火的药吗?
  他说,不吃。
  我说,我给你按摩,好吗?
  他说,好吧。
  于是,我用砭石给他按摩眼睛。
  下夜班的妈妈回来了,要给他上眼药膏,他烦躁不安,大声地冲妈妈说话。
  之后,他躺在了床上,确实累了,心火上攻。
  我说,你也该吃饭啦,不然,饺子坨了。
  他说,我过两分钟再吃好吗?
  我说,好吧。
  开学的第一周,没有在学校发火惹事,今天在家里宣泄了一下,眼睛不舒服就是一个宣泄之点,我们都能够理解他的心态。
  成长之美,被孩子的成长一次次证实了的生命美学。
  成长之美,是孩子自己的美学,是孩子自己的上帝。
  《不拘一格降人才》
  看到太阳和流水的时候,我感到人生是一道时光的斑斓彩虹。
  看到月亮和繁星的时候,我感到每一个人都是大地站立的梦。
  2019年9月16日,周一。
  今天16到26度,上午没有风,非常热;下午,有风。
  放学,我接上了麟麟。
  走在路上,他说,今天课间操,我想吐。
  我说,你在学校喝水怎么样?
  他说,挺好的。
  我说,你想吐,可不要一味地坚持。
  他说,一开始,我还真想坚持一下,两三分钟后,就不行了。
  我说,赶紧举手,报告老师。
  他说,是这样的,我一举手,老师马上问我怎么啦?我说,想吐。老师让我回教室,喝一点儿水,休息一下。
  我说,休息了一会儿,想吐的症状就消失了吧。
  他说,好多啦。
  我说,天气太热啦,上午没有一丝儿风。
  他说,爷爷,你告诉我有事儿,马上举手报告老师,真快,真好。
  我说,刚开学时,我叮嘱你,在学校里有人招你惹你,你要在第一时间举手,报告老师,让老师来处理,比你自己发火好多啦。
  他说,有道理。
  我说,今天就是一个立竿见影的实例。在学校里,老师就是你的依靠,你的大树。如果你自作主张,很难把握自己。你举手报告老师,事半功倍。
  他说,爷爷,今天上午,有一件事儿,我没有想到。
  我说,什么事儿出乎意料?
  他说,老师把我叫到跟前说,张若麟,不让你当语文课代表,不是因为你干得不好,你干得特别好,班里的一些职务一些工作,让同学们轮流来担当一下。这个道理,你懂吗?
  他说,我懂,谢谢老师。
  我说,你这样淡定,说明你智慧在提升,心灵在完善,这是成长之美。
  他说,老师说,学习委员病了,在他病的这几天里,你临时替代他,好吗?我回答,好。
  我说,我非常赞赏老师的做法,让所有同学都有机会担任相关职责,展示自己的才能,接受大家的监督,非常好。
  他说,之后呢?
  我说,之后,谁担任什么职责好,大家心明眼亮,心服口服。
  他说,我被撤了语文课代表后,有了新任命。
  我说,你不是被撤了,撤了是处分;你是正常轮换,也就是被免职了,免职不是处分,老师说得再清楚不过了。
  他说,我明白了。我不当语文课代表后,当上了卫生值日小组长,也很重要。
  我说,当然了,任何工作,都要一丝不苟去做,这是奉献。
  他说,今天,还有一件事儿。
  我说,什么事儿呀?
  他说,老师让大家写一篇作文《猜猜他是谁》。
  我说,到了三年级了,开始学习写作文了,这是很关键的一环。
  他说,老师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也就是一个范例。
  我说,谁作为范例?
  他说,老师说,猜猜他是谁——然后,描述了一下我的情况。
  我说,老师怎么描述你?
  他说,我不记得了。
  我说,这么有意思的事儿,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说,反正大家一听,就能够听出来是我。
  我说,一目了然,老师描述得好。
  他说,然后……
  我说,然后,还有文章?
  他说,有——老师又说,他和爷爷很好,爷爷是个作家,把写他成长的文章发在了网上。
  我说,老师这样说了,很有见地,谢谢她。
  他说,我很困惑。
  我说,困惑什么?
  他说,老师怎么知道这些情况?
  我说,中秋节,也就是上周五,我给老师发了一个短信,告诉了老师,我在儿童文学大本营网上发表了关于你成长的故事。
  他说,老师回了短信吗?
  我说,回了。
  他说,这样一来,我就明白了。
  我说,即使爷爷不给老师发短信,你二年级的班主任宫老师也会告诉三年级孟老师的。
  他说,我知道,爷爷写孙子的文章不多。
  2019年9月17日,周二。
  他说,爷爷,老师说谁想念一下自己的作文?我举手,老师让我念。
  我说,你是在座位上,还是到前面念的?
  他说,我走到前面,声情并茂地念完了自己的作文《猜猜他是谁》。老师说,作文写得很好,有一个小问题,注意一下省略号,只占一个格儿。
  我说,老师说得对。
  他说,爷爷,我占了两个格儿,已经改过来了。
  他说,昨天老师留下的作文,拿我当范例,今天有三个同学写我。
  我说,你怎么知道同学写你?
  他说,同学问我,你有什么特点?
  我说,你怎么回答的?
  他说,我好像是一个明星,其实我不想出名。
  看到大海和白帆的时候,我感到命运是一个潮涨潮落的画卷。
  看到谷穗和泥土的时候,我感到童心的爱是一座时光的花园。
  《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没有比永恒更长久的事物?
  有没有比瞬间更短暂的东西?
  2019年9月18日,周三。
  今天凉快,和风吹拂,给人一种秋高气爽的感觉。
  走在上学的路上,我说,麟麟,昨天晚上,你上在线一对一英语课时,我想起了自己上中学时学英语的情境。
  他说,爷爷,你不是上了小学,就有英语课?
  我说,不是,我是上了初中一年级下学期,才开始有英语课的。
  他说,初一的上学期,你们没有开英语课?
  我说,没有。我考上高中,仍在初中的学校。英语分班是这样的,有的班是继续初三之后的课程,其他的班学英语是从字母开始。由于是从整个天津市招生,就出现了一个今古奇观的现象,我所在的高一二班,有49个同学,其中24个学英语,25个学俄语;我们学英语是接着初三的课程继续学习。
  他说,这很有意思,一个班学英语和俄语,怎么上课呀?
  我说,经过研究决定,第一个月,我们英语班在教室上课,俄语班在学校里自己找个地方开课。
  他说,之后,再轮换。
  我说,是这样的。说一下我上英语课,记忆犹新。
  他说,爷爷说给我听一听。
  我说,记得初冬的时候,我们英语班在学校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礼堂里,老师站在台上,把一块小黑板靠在讲桌上,手拿一根教鞭给我们讲课。外面寒风呼啸,礼堂的玻璃多有破损,冻得我们直打哆嗦。
  他说,礼堂里没有暖气?
  我说,没有暖气,礼堂中间有一个铸铁的大炉子。生炉子,刚生好,礼堂里有一点儿热气了,我们就该下课了。
  他说,冬天不好过呀。
  我说,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搬着椅子,在学校办公楼前的桃花前面上课。老师把小黑板挂在桃树上,我们整整齐齐地坐好。老师讲课,旁边的喜鹊惊讶得喳喳叫。我们的读书声,宛如一片片云朵飘飘。
  他说,没有听过这样的故事。
  我说,我们班考试的时候,监考老师最省心省力。
  他说,为什么?
  我说,当时,我们教室里用的是双人桌,学英语和学俄语,一边一个同学,不会出现同桌抄袭的作弊现象。就这样,我们一直上到了1966年6月开始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后来爷爷离开天津到内蒙古插队,再后来抽调离开农村,参加工作,也与英语无关,我也与英语断了联系。
  他说,我明白了。
  我说,我和英语还是有缘的。到了1995年,我在北京一个杂志社工作,升副高职称时需要考英语,我参加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复习,然后参加了中直机关的有关考试,得了73分。
  他说,你考的成绩可不好,我从来没有考过这样的成绩。
  我说,你学得比爷爷好,爷爷丢下了英语好多年,考得自以为还可以,过关了。
  他说,考英语为了评职称?
  我说,英语考过了关,但是没有给我评职称。
  他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我原来的职称是作家系列,要晋升副高职称,现在的工作属于编辑系列;因此,先由作家系列转成编辑系列,明年再参加评审。我要给你说这些,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世事无常。
  他说,怎么啦?
  我说,我离开了杂志社,调到了文艺报。在文艺报参加评副高时,已经不用英语考试的成绩。你想一想,一前一后,不过一年光景,此一时彼一时。好啦,到学校了。
  对于人生而言,童年是母亲一般的存在。
  对于命运而言,故乡是灵魂一样的存在。
  2019年9月19日于北京
  • 上一篇文章: 童心是不落的太阳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