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汤 汤 伍 剑 艾 禺 刘清山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15、马来西亚的奇遇
作者:明照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我儿子一家三口参加了一个旅游团,2019年8月10日到8月17日到马来西亚游玩。
  对于小孙子张若麟来说,此行难得。
  回到北京,他们讲述了在马来西亚的旅游,其经历可谓丰富多彩,有时平淡无奇,有时有声有色,也有时惊险相伴。
  我记述下了他们旅游的浮光掠影,以期保留孩子这一段难得的心灵旅程。

《来自马来西亚的气味——刻骨铭心》

  流水不争,方有安时处顺,随遇而安的自在流程。
  飞云不停,方有一生飘泊,万里蔚蓝的一片风景。
  2019年8月18日,周日。
  一说起马来西亚,我首先想到的是飘逸在马来西亚的榴莲气味,很有力度。
  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有一方人的气韵。
  麟麟说,爷爷,爸妈从马来西亚买来了一盒榴莲巧克力,送给了奶奶。
  我说,你爸妈给我买了两大包白咖啡。
  他说,我知道。
  接着他问道,爷爷,你好像不喜欢榴莲?
  我说,是的。
  他说,你好像吃过榴莲?
  我说,吃过,也在马来西亚。
  他说,你说过,我不记得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说,2002年年底,我参加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马来西亚的时候。当时汽车停在路边,陪同我们的马来西亚作家,给我们买了榴莲。鉴于榴莲的气味,我不想吃。与我同行的作家说,榴莲是这儿的特产,你不吃,那就白来一趟马来西亚。
  我说,言之有理,那就试吃一点儿吧。
  他问,吃了?
  我说,试吃了一点儿
  他说,感觉如何?
  我说,不想恭维,气味难闻,想吐忍着,没有吐出来;但不虚此行,也值得一试。
  他说,就吃了一次?
  我说,还有一次,在宴会上,我屏住呼息,吃了一点儿,一气呵成,口感还可以,气味如山,这也是我向榴莲的告别。
  他说,奶奶,我们现在就吃榴莲。
  我说,高抬贵手,你们饶了我吧。
  他说,我们吃榴莲的时候,你可以戴上两个防毒面具10个口罩。
  我说,那样的话,我就成了一个噘噘嘴。
  他说,这样吧,你也快过生日了,这盒榴莲巧克力给你,那两大包白色咖啡转送给奶奶。
  奶奶说,可以,没问题。
  我说,多谢你的良苦用心。
  奶奶说,麟麟,你一直笑嘻嘻的,别逗爷爷啦。
  他说,既然爷爷已经接受了榴莲巧克力,那就给了爷爷吧。
  榴莲巧克力又不是炸弹,我接了过来,小心为上。
  我闻了一下,密封的还可以。
  不放心,我又闻了一下,哎呀,原形毕露了,仍然有味儿。
  我把榴莲给了他,无可奈何地说,我的胃口开始翻江倒海,想一吐为快。
  奶奶说,快把榴莲巧克力拿到阳台上吧。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他故意拿着榴莲巧克力,走到我跟前,笑眯眯地说,爷爷,榴莲和臭豆腐相比较,哪一个更胜一筹呢?
  我说,真的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自然而然就没有比较过,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很难回答。
  他说,当然,臭味和臭味不会一样,说一说你的想法。
  我给他作揖,恳切地说,别拿榴莲绑架我啦,饶了我吧,现在一听到榴莲二字,我就支撑不住啦,晕菜了。
  他摸了一下我的脸庞,很有意思地笑着。
  我说,麟麟,你快去洗手间洗一下手。
  他说,怎么啦?
  我说,你的手上,还有榴莲味儿。
  他去了洗手间,洗了手,然后回到我面前说,洗过啦,还有味儿吗?
  我一闻,眉间立即紧缩成一个槟榔,连声说,还是有味儿。
  他说,我再去洗一洗。
  片刻之后,他走回大厅,自己闻了一下手,点了一下头说,可以放心啦。
  他又让我闻了一下,我说,不行,再洗。
  他又走进了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看着我。
  我说,事不过三,过关啦。
  他说,好哇,你也就不用退避三舍啦。
  我说,多谢理解。
  大概是又一转念,他十分惊讶地说,奇了怪了,榴莲的气味有那么可怕?
  我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白云只是在阳光中飘泊,不会给蓝天带来希望。
  云影只是在时光中飘荡,不会给大海带来梦想。
  《奇遇也是一种机缘投合——事有因果》
  哪一片白云听到了我的祈祷?哪一条河水带走了我的思念?
  哪一只夜莺飞进了我的梦境?哪一道波浪看到了我的幻想?
  2019年8月20日,周二。
  儿子对我说,在马来西亚,在珍拉丁湾,他看见一位女士,拿着一根一米长的铁棍,走了过来。
  他有些莫名其妙,打量着对方。
  蓦然地,女士对他说,走,捉住那只蜥蜴。
  我问,这个女士,和你们是一个旅游团的?
  儿子说,不是,我不认识,但她也住在这里。
  我问,多么大的一只蜥蜴,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儿子说,我看见了那只蜥蜴,有一米多长,彩色的,像一只吃人的科莫拉多蜥蜴一样令人恐惧。
  我说,蜥蜴在哪儿呀?
  儿子说,它的大半个身子趴在一块石头上,石头的下面是一片干涸的泥沙,再往外是一片水塘。
  我说,女士叫你参加的意思,是想请你帮忙,一起动手逮住蜥蜴?
  儿子说,我想是这样的。
  我说,好端端的蜥蜴,捉它干嘛?那么大的蜥蜴,太难捉啦,简直难于上青天。
  儿子说,我正在定夺之时,这位女士的女儿,也出来助阵了。
  我说,哎呀,有其母,必有其女。她女儿有多大?
  儿子说,大概十来岁吧。
  我说,接下来,你怎么办呢?
  儿子说,我叫了一声麟麟,想让他也来帮忙。
  我说,有其父,必有其子。麟麟出来了吗?
  儿子说,麟麟出来了。
  我说,麟麟能帮上什么忙?
  儿子说,帮了一个倒忙。
  我说,他怎么做的?
  儿子说,见我上前要捉蜥蜴,麟麟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说,去什么去,走开吧。
  我说,你停下来了?
  儿子说,麟麟的劲儿挺大,我退下来了。
  我说,麟麟做对了,你是应该闪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儿子说,应该是这样的,不要去招惹它。
  我说,那么大的一只蜥蜴,一男一女两个人,对付不了,再加上孩子,也于事无补。再说,蜥蜴是被保护动物,不要动它,一动就犯法,吃不了兜着走。
  说起蜥蜴,有故事。
  我一下子想起了几年前,北京的电视台播出过一则新闻。
  在潘家园古旧市场,有一对70岁的老头老太太,卖了一只蜥蜴,得了300元。他们想不到被人举报了。因为买卖珍稀动物蜥蜴,触犯了法律,每人被判刑入狱10年。
  对此,我想了很多,因而留下了岁月之水冲不走的鹅卵石一样的记忆。
  说起蜥蜴,还有相遇。
  在1999年中秋,我有过一次与蜥蜴的近距离接触。
  那时,我住在北京祁家豁子,早晨我和老伴打完了羽毛球,往回走。
  在回家的小路上,我看见20多米开外,有一只50多厘米长的蜥蜴,箭簇一样横拦在路上,占据了小路的一半。
  我们放慢了脚步,走到距它几米的地方,站定了。
  我想,它要逃走了。
  但是,蜥蜴并没有逃逸,而是眼巴巴地望着我们,目光是那样的柔和那样的恳切。
  我细细地打量着它,蜥蜴蓝绿色的身体,身上疙疙瘩瘩的,令我头皮立时发麻,心灵骤然发抖。
  我家什么宠物也不养。
  我也不喜欢蜥蜴,这就是机缘。
  我挪动脚步,走在前面,老伴紧随其后。
  走到它面前时,我站下来了,凝视着它,我平和地说,你一定是找不到家了,别着急,好好想一想,还是回家吧。
  老伴说,也许是主人待它不好,它逃出来了,自由了。
  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已经获得了自由,快走吧,这里人来人往,很不安全。
  令我惊愕不已的是蜥蜴并没有动弹,只是慢慢地转动着头,柔和的目光带有一种深深的无奈,恳切地望着我。
  我说,我知道你是被保护动物,你我有缘相见,但我不能收养你,我不喜欢蜥蜴,无缘相伴——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走了几步,我回头又看了一眼,它依然还站在那里,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恳切的目光依然望着我们。
  我们走到了小路的尽头,出于好奇心,我又返回去,不见了蜥蜴的踪影。
  蜥蜴,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为你祈福平安。
  秋天,已经泛出了淡淡的金黄。
  秋天,留下了匆匆的时光,留下了蜥蜴的身影,也留下了我的心灵独白。
  如果你追求不该拥有的东西,这样的幻想只会是一场空欢喜。
  如果你爱恋不该喜欢的东西,这样的幻想只会留下苍白记忆。

《马来西亚的幸运——苍天有眼》

  你可以因爱而伟大,也可以因爱而渺小。
  你可以因恨而沉重,也可以因恨而轻盈。
  2019年8月21日,周三。
  我对麟麟说,听爸爸说在马来西亚时,发生了一件惊人的事儿,当时妈妈在运动场运动。
  他说,当时,我和爸爸在一旁观看。
  我说,发生了惊人的一幕?
  他说,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网球,飞了过来,不偏不倚,打在了我的鼻梁上。
  我说,鼻子是一个要害部位,一定很疼吧?
  他说,当时,我的脑袋嗡了一下,鼻梁生疼,天昏地暗,我大叫一声。爸爸立即察看我的鼻子。
  我说,这很危险。
  他说,我扫视了一下周边,也不见有人找网球。
  我说,有捡银子的,有拾金子的,没有人捡拾责任。
  他说,我生气了,把球扔到了一边。
  我说,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儿。
  他说,鼻子可不禁打。
  我说,说得对,鼻梁骨是很脆弱的,经不起击打。
  他说,我很幸运。
  我说,这叫飞来横祸,麟麟,大难之后,必有后福。
  他说,为什么?
  我说,祸福相依。
  我说,麟麟,我给你讲一个并不幸运的同学和一个背运的老头。
  当时是在天津,我上初二,学校组织学生打靶。
  学生上实弹射击课,在打靶场,操作流程就是这样的:同学们站成一排,被叫到名字的同学上前,趴在地上,教官蹲在一旁,讲解射击要领,如何装弹上膛,如何瞄准;然后扣动扳机,子弹射出,飞向靶子。这个同学完成射击后,站起来归队。之后,有值守人员察看靶子,报告打靶成绩。
  有个男同学,不是我们班的,完成射击后,站起来,他应该立即归队;但是……
  下一个同学上位,趴在地上。
  千奇百怪,负责值守的人员不见了。
  但是,应该归队的同学,没有归队。
  为什么?
  因为他心急火燎地从同学队伍的后面绕了过去,私自跑到了射击靶子的跟前。
  他弯下了腰,撅着屁股,看自己究竟打了几环,成绩很重要啊。
  谁又能想到呢,这边瞄准的同学,操作失误,扣动了扳机,子弹朝着靶子飞去。
  毫不客气,子弹打中了撅着屁股的同学的臀部。
  当时用的是小口径步枪,子弹是铅的,铅有毒。
  我当时并不在打靶场。
  轮到我们班打靶的时候,是单膝跪地射击。
  教官说,眼睛好,心理稳定,全神贯注,瞄准射击,会有好成绩。
  我的成绩是一枪命中靶心,10环。
  在天津,还是在原来的中学,我上高一时,又出了一件奇了怪了的事情,一个老头意外受伤了。
  上体育课,同学们面对着学校的院墙,推铅球。
  鬼使神差,有个同学推出去的铅球,飞到了学校院墙的铁护栏上。
  铅球不守规矩,点了一下铁护栏之后,像一个跳崖者一样落了下去。
  铅球落下去了,落在了院墙外。
  谁也没有想到,立即传来了一阵惨叫。
  原来,学校院墙之外是一条马路的人行道,铅球,当当正正地砸在了一个走路的老头的头上,他倒在了血泊中。
  好就好在,因为是冬天,老头带着一顶棉帽子,没有当场毙命。
  后来听说,受伤的老头,脑袋上被砸下了一个小碗一样的坑,一直在医院抢救。
  后来的后来听说,老头命大,抢救过来了,但失去了意识,病卧在床,成了植物人。
  不管你是怎样的忧伤,世界也不会走向地狱。
  不关你是怎样的欢乐,人间也不是处处天堂。

《马来西亚的猴子——也是精灵,也有故事》

  在上帝喜爱的风景中,一定会有孩子的笑脸。
  在孩子喜欢的动物里,一定会有精灵的猴子。
  2019年8月22日,周四。
  我说,麟麟,听爸爸说,在马来西亚的时候,在你们下榻的酒店,有两只猴子跳到了遮阳伞上,向下窥望。
  他说,这样的一个场面,我没有见到。
  我说,你看到了什么?
  他说,我听到了人们的几声尖叫,惊恐万分的尖叫。
  我说,之后呢?
  他说,我看见了两只猴子,嗬,一前一后窜了下来,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抢走了在伞下就餐人的食品。
  我说,哎呀,猴子可真猖狂,如入无人之境,这样的猴子快成精了。
  他说,人们也不应该在遮阳伞下面吃饭。
  我说,人们也不会想到,在猴子与人的对峙中,人不会占上风。
  他说,我们就在里面吃饭,到了外面怕有危险。
  我说,食品被猴子抢走了,也没什么。
  他说,为什么?
  我说,猴子抢走了食品,也不会因此有人忧愁。
  他说,人们不会在意那些食品的。
  我说,物质不灭,人不吃,猴子吃,客观上看也是一个善事。
  访问马来西亚时,我们和马来西亚的作家同乘一部汽车,贯穿马来西亚全境。
  由于路途漫长,很容易困乏,就用说笑话讲故事,来提神醒脑,活跃一下气氛。
  一位马来西亚女作家,五十开外了,淡淡地微笑着,用平和的语气说,我讲一个猴子的故事。
  这个故事,给中国作家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她说,有一群半大的男孩子,来到了一条小河边,河水欢快地流淌。
  几个男孩子,脱光了衣服,准备下河,裸泳。
  原来在河里玩耍的一群猴子,看见人来了,惊慌地从水中跑了出来。
  眨眼的功夫,一群猴子纷纷地爬到了河边的椰子树上,惊诧地望着河里。
  河水中,男孩子们在尽情玩耍。
  猴妈妈的怀里,搂着一只小猴子,坐在树杈上。
  小猴子很好奇,指着河里的几个男孩子说,妈妈,我以前没见过这几个东西,他们是猴子吗?
  猴妈妈说,他们是另一种猴子,跟我们不一样。
  小猴子说,他们没有尾巴,为什么?
  猴妈妈说,你再看一看。
  小猴子说,有,妈妈,我看见啦,他们也有尾巴。
  猴妈妈说,我们的尾巴长在后面,他们的尾巴长在前面。
  小猴子说,为什么?
  猴妈妈说,族群不同,遗传变异也会不同,这就是这群猴子和我们的根本区别。
  小猴子说,我们的尾巴长,他们的尾巴那么小。
  猴妈妈说,我们的尾巴叫尾巴,你猜一下他们管尾巴叫什么?
  小猴子说,叫什么?快告诉我,妈妈。
  猴妈妈说,我不想现在告诉你,你再猜一猜。
  小猴子说,为什么?快告诉我呀,妈妈。
  猴妈妈说,好吧,妈妈告诉你,他们管尾巴叫辫子。
  小猴子说,他们管尾巴叫辫子,为什么呀?
  猴妈妈说,为什么?你再猜一猜。
  花朵的开放,是一年一度的色彩展示会,是灵魂对爱的深切渴望。
  花朵不喜欢蝴蝶的轻飘,不喜欢蜜蜂唠叨,只喜欢人深情的目光。

《在萤火虫的王国里——火树银花不夜天》

  你可以因菩提而获得童心,也可以因烦恼而生命苍白。
  你可以因太阳而诞生幻想,也可以因月亮而梦境闪光。
  2019年8月23日,周五。
  我说,麟麟,听说在马来西亚,你跟着爸妈去观赏了萤火虫。
  他说,是的,景色十分壮观。
  我说,在草滩上,还是在灌木丛里?
  他说,不是,我们坐在小船上,走在一条河里。
  我说,黄昏时分?
  他说,好像还晚一些,入夜之后吧。
  我说,萤火虫在哪儿?
  他说,在岸边的树上。
  我说,萤火虫多吗?
  他说,哎呀,很多很多,岸边的树上落满了萤火虫,大开眼界。
  我说,那是火树银花不夜天一样的壮美一样的辉煌,如梦如幻。
  他说,有两只萤火虫朝我们飞来了,一只落在爸爸身上,另一只落在了妈妈身上。他们很幸运。
  我说,祝福他们。
  他说,爷爷见过萤火虫吧?
  我说,见过。
  他说,捉住过萤火虫吗?
  我说,我上一次捉萤火虫,是在你爸爸1993年考大学的时候。我们住在北京海定区清华大学南门附近,黄昏之后,我和你爸爸在草丛中,在灌木中,捉萤火虫。
  他说,能够捉到萤火虫吗?
  我说,能捉到。
  他说,捉到了几只?
  我说,好几只。
  他说,捉到了萤火虫,怎么办?
  我说,把它们放进一个小瓶子里。
  他说,然后呢?
  我说,然后,拿回家,放在桌子上,躺在床上,拉灭了灯,萤火虫的蓝光一闪一闪的,仿佛进入了童话一样的世界。
  他说,萤火虫能活多长时间呀?
  我说,当晚睡觉之前,我们就把萤火虫放生了。
  飘落的黄叶是秋风的欢歌,枝头的绿芽是春风点燃的篝火。
  落叶的金黄是天堂遗落的梦,阳光在绿叶中珍藏着爱之歌。

《马来西亚的陷阱——麟麟挖沙子的终结篇》

  人要顺其自然地面对,命运带来的欢乐和忧伤。
  可以像乌鸦一样沉默,也可以像喜鹊一样歌唱。
  2019年8月27日,周二。
  麟麟说,爷爷,在马来西亚,我遇到了一个陷阱。
  我说,陷阱?你爸妈没说,怎么回事儿?
  他说,珍拉丁湾,有一片大海,我跟爸妈在一个u字形的海湾上。
  我说,我没有去过珍拉丁湾,想象一下那里的沙滩会跟北戴河不一样吧?
  他说,沙滩很洁净,白色的沙子,柔软柔软的。
  我说,俗话说十里不同天;大海不一样,沙滩也会不一样。我很高兴,你们不虚此行。
  他说,我想在海边的沙滩上,走一走。
  我说,阳光海水沙滩和清风,一定很有诗意——我理解你的心态。
  他说,我还没有走到海水边儿,沙子很软,我的双脚往下沉,陷进了沙子里。
  我说,情况不妙,很危险,赶紧呼叫爸妈呀!
  他说,我先拔出了左脚,脚出来了,鞋还窝在沙子里。
  我颇有些惊诧了,十分不安地说,你的鞋,完完全全地埋没在了沙子里?
  他说,没有,左脚的鞋露出了一点鞋边儿。
  我说,接下来呢?
  他说,我又拔出了右脚,哎呀,脚出来了,但没有鞋。
  我说,刻不容缓,你赶紧大声呼叫——爸爸,妈妈。
  他说,我喊妈妈,快来。
  我说,爸爸呢?
  他说,爸爸在海里,我看不见。
  我说,妈妈刚才在那儿?
  他说,妈妈在一旁的海水边,好像在看手机。
  我说,妈妈听到了你的叫声吗?
  他说,听到了,妈妈很快就过来了。
  我说,你赶紧往一边闪一下,这片沙滩像陷阱一样令人心惊胆战。
  他说,我对妈妈说,刚才我的双脚陷进了沙子里,左脚和右脚的鞋,都没有跟着脚一块儿拔出来,埋在了沙子里。
  我说,妈妈会很快有所行动。
  他说,是的,妈妈一听,蹲在了沙滩上,扒开沙子,很快就把左脚的鞋挖了出来,递给了我。
  我说,很好。你表现得很镇定,叫人感佩。
  他说,妈妈问我,右脚刚才站在那儿?我告诉她,记得大概的位置,是在那儿……
  我说,你很不简单,好样的,可以说临危不乱,还记得刚才站的地方。
  他说,我指给了妈妈我刚才站的地方。
  我说,妈妈开始在那儿挖沙子,用双手挖?
  他说,是的,妈妈挖得很用力。
  我说,爸爸呢?
  他说,这时爸爸也过来了,还有一起赶过来的大人和小朋友。
  我说,右脚的鞋,找到了吗?
  他说,妈妈挖呀挖,没有找到。
  我说,没找到,算啦。
  他说,爸爸也开始挖,挖呀挖,也没有找到。
  我说,有一些神秘了。
  他说,帮着找的大人和小朋友,挖呀,挖呀,也没有挖到。
  我说,找不到,没关系,只要人安全就是天大的好事。
  他说,我没有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哭了。
  我说,不哭,不哭——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说,我不由自主的,哭了,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
  我说,爸爸妈妈呢?
  他说,爸爸也说不哭,没什么,麟麟;妈妈也来安慰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我说,陷到沙子里的鞋是哪一双?
  他说,是妈妈在网上买的一双鞋。
  我说,哦,是一双新鞋,没什么。
  他说,很可惜。
  我说,你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吗?
  他说,不知道。
  我说,这双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他说,新鞋的鞋帮很紧,一般的情况下,走在海边的沙滩上,不会有沙子飞进鞋里。很好的一双鞋,陷进了沙子里。
  我说,你很机警,很快把腿拔了出来,这就是奇迹;不然越陷越深,麻烦就大啦。
  他说,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我说,每到一处海边,在北戴河,在秦皇岛,在南戴河,在黄金海岸,在海南岛,你都要挖沙子。
  他说,我是很喜欢挖沙子。
  我说,这回在珍拉丁湾,虽然你没有挖沙子,是妈妈在挖,爸爸在挖,别的人和小朋友替你在挖——因此,这一回应该是你挖沙子的终结篇。
  他说,我没有挖沙子呀。
  我说,这一切皆因为你,别人帮你挖,你是沙子的受害者,也是挖沙子的受益者。
  他说,哦,有道理。
  万事有道,道在万事流变里燃烧。
  万物有理,理在万物成长中清明。

《马来西亚海水的湛蓝让人流连忘返——从海底摸到了4个羚羊角一样的贝壳》

  云在蓝天上飘泊,美在风景中流动。
  善在心灵里生根,爱在命运中歌唱。
  还是在2019年8月27日,周二。
  我说,麟麟,我想起了你们没有去马来西亚之前,我告诉你的一些事情。
  他说,当时我问,爷爷去过马来西亚,什么时候?
  我说,2002年底,我参加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马来西亚。
  他说,你有什么印象?
  我说,别的先放在一边,你跟着爸妈到马来西亚旅游,还想到那里挖沙子?
  他说,是的,我很想。
  我说,挖沙子成了你到海边的必修课。我告诉你,那里的沙滩软呼呼的,小心为上。
  他说,爷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印象?
  我说,在宾馆后面的海滨浴场,我下海游泳。
  他说,这样的海滨浴场是归宾馆管理吗?
  我说,是的,有服务生在那里守望。
  他说,这个浴场的沙滩是软乎乎的?
  我说,我下海游泳,不敢到中流击水,只是在离海边不远处游。累了,站在水中歇口气的时候,我感到右脚踩住了一个什么东西,有10多厘米长。
  他说,发现宝贝了。
  我说,我沉到水中,脚下的细沙已经没过了我的脚踝,我从脚底下扣出来,一看是一个贝壳。
  他说,什么样子的一个贝壳?
  我说,它的形状像羚羊角一样,上面的花纹像椰子树干,看上一眼就叫人爱不释手。
  他说,贝壳是活的还是死的?
  我说,是活着的。
  他说,那就把它带回家吧,养起来。
  我说,除了拿护照的人之外,像贝壳这样活着的喘气的东西,是过不了海关的。
  他说,那你怎么办呢?
  我说,我把它放在水边沙滩上的水洼里,我一共摸到了4个贝壳,都是活的。
  他说,之后呢?
  我说,之后,回到宾馆房间,我把4个贝壳放进一个杯子里,注入了清水,很快都死了。我将贝壳带回了家,作为纪念。
  在童年时代,一个孩子生命的诗意,是月亮一样日新月异的成长,成长是心灵的歌唱,也是反映了人的生命运作规律的美——成长之美;成长之美,像故乡一样。
  在童年时代,一个孩子心灵的诗意,是太阳一样一日一新的菩提,菩提是生命的觉悟,也是表达着来自一种纯净慈悲的爱——菩提之爱;菩提之爱,像时光一样。
  2019年8月28日于北京

  • 上一篇文章: 童心是不落的太阳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